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五十九章 我是门神我怕谁!

第七百五十九章 我是门神我怕谁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曹操这一战,竟然派出了这么多高武大将,有点出乎我的意料啊……”陶商剑眉一凝,心中顿时感觉到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要知道,光是马超一员大将,武力值就在自己之上,勉勉强强的还能拖上了两百多招。

    可再加上另一员武力值在自己之上的敌将,只怕自己撑不过七八招,就要非败不可。

    郁闷的却是,半路上不仅仅杀出了庞德,这员武力值在己之上的敌将,跟着还杀出了个许褚。

    三员武力值皆在自己之上的高武敌将联手,哪怕是项羽吕布这样的满百级别大将,只怕都支撑不住,何况是自己。

    陶商瞬间意识到,现在不是意气用事之时,非得立刻撤退不可,否则等那二人杀到,三人联手,只怕自己只有被秒杀的份。

    思绪一转,陶商没有丝毫的迟疑,即刻强攻几刀,逼退了马超的枪式,拨马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陶贼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,你哪里逃!”杀红了眼的马超,一声震天狂啸,纵马舞枪穷追而上。

    庞德和许褚二将也杀到,半路上掉转方向,朝着陶商追击而上。

    三员当世绝顶的武将,撕破乱军阻挡,狂追陶商,一个个都跟疯了似的,任何阻挡自己的士卒,哪怕是己方的秦军士卒也照杀不误,誓要诛杀陶商。

    “有点托大了,看来95点的武力值,也还是不够用啊……”陶商心中是暗暗叫苦,拼命纵马狂奔。

    只是两军混战,前方到处是士卒挡路,脚下的地面也是尸横遍地,统统都迟滞了他的马速。

    马超跟他同时加速便罢,那许褚和庞德二将,却是加速冲过来,马速远在自己之上,眼看着再用不了七八步,就要追上自己不可。

    陶商知道,一旦被那二将追上,想要再冲破战团撤逃便无可能,若等马超再追上来,三人联手,自己便性命堪忧。

    “霍去病,罗成,这等关键时刻,你们人在何处……”陶商心中愈急,回头一瞟,眼见庞德和许褚就要杀近。

    形势已危!

    “秦贼,尉迟恭在此,敢伤我家天子,我要你们的命!”就在这关键时刻,天空中陡然间传出一声闷雷般的大喝。

    尉迟恭!

    陶商听到这个名字,心头骤然大喜,便想这尉迟恭不是自己前番随机召唤出来的后世英魂么,没想到竟会在这个关键时刻杀出来救驾,看来自己果然是天命在身啊。

    惊喜的陶商寻音望去,果然见乱军之中,一员玄甲黑髯的狰狞虎将,坐胯黑色战驹,背披黑色的披风,手舞一对雌雄铁鞭,如一道黑色的飓风,踏破血路,杀破乱军,向着庞德和许褚截杀而去。

    “尉迟恭,没错,他一定是尉迟恭无疑,来的真是时候啊,真是天助我也!”陶商心狂喜,傲烈再度狂燃而起,停止了撤逃,回马转身。

    庞德追击在最前边,率先被尉迟恭给截住,不屑的狂喝道:“无名之徒,也敢挡我庞德杀贼,给我滚开!”

    暴喝声中,庞德手中战刀狂舞而出,如一道大磨盘般斩向尉迟恭。

    他以为,这什么尉迟恭不过是魏军中一员无名之将,武道微末,上来阻挡他只是自寻死路,自己只一招就能把他斩飞出去。

    尉迟恭却从容不迫,右手铁鞭卷着飞雪,撕破空气的阻挡,横挡而去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星火飞溅,金铁激鸣。

    尉迟恭只身形微微一震而已,却如铁塔般屹立不摇,并没有被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刹那间,庞德不屑的眼中,就迸射出了惊奇之色,显然是没有想到,这员无名魏将,竟然暗藏着如此了得的实力,竟能挡下自己全力一斩。

    就在庞德惊异时,许褚已从另一侧射至,连尉迟恭战都不屑一战,直接就想杀向陶商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有我尉迟恭在,谁也别想伤我家天子,给我留下吧!”尉迟恭敬喉头一滚,又是一声闷雷般的低喝,左手铁鞭也飞舞而出,截向了许褚。

    许褚本想着从旁掠过,没想到那个叫尉迟恭的魏将,竟然狗胆包天,想要凭借一己之力,挡下他和庞德二将。

    许褚被激怒了,大骂一声:“无名贼将,你看你是找死!”

    怒骂声中,许褚手中那柄象鼻刀,挟着天崩地裂般的狂暴之力,朝着尉迟恭就电斩而下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刀与鞭再撞相撞,溅出漫空星火,猎猎的激鸣声,几乎将耳膜刺破。

    交手瞬间,原本一脸狂怒不屑的许褚,眼中顿时迸射出了深深的震撼之色。

    而另一侧的庞德,本就惊奇的目光,瞬间也演变成了惊骇。

    他二人万万没有想到,眼前这员无名魏将,竟然能以一己之力,强行拦下了他们这两员绝顶武将。

  
异常生物见闻录全文阅读
“有我尉迟恭在,谁都别想过去,给我滚开——”

    尉迟恭喉头滚出刚决如铁的吼声,黑髯密布的一张脸,几乎要涨出血来,双臂青筋咔咔爆涨,用尽全力奋然一扛。

    庞德和许褚二人全力压下的战刀,竟然被他用铁鞭,凭着一己之力,同时荡了开去。

    庞德和许褚身形一震,二人对视一眼,脸上都是震惊茫然之色,显然没有料到,陶商麾下竟然还藏着这等奇人异士。

    尉迟恭之名,在历史上从未曾出现过,这就意味着此人不是陶商讲武堂出来的异士,根本不过是魏军中一员无名小卒而已。

    连魏军中一名小卒都能拦下他二人的冲击,传扬出去,他们的声名何在!

    这一刻,他二人只觉自己的尊严,被眼前这个尉迟恭,狠狠的踩在了脚下。

    “不杀此贼,我二人颜面何在!”被激怒的庞德,手舞战刀疯也似的再扑上来。

    许褚也是勃然大怒,手中象鼻刀挟裹起全身之力,向着尉迟恭再斩而去。

    尉迟恭却全无惧色,手中铁鞭左右纷舞,以一己之力,傲迎那二将的狂攻之式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三人便战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尉迟恭只守不攻,虽然吃力,竟是奇迹般的接下了二将凶猛之极的攻势,转眼便撑过了七八招。

    就在这眨眼间的功夫,被落在后面的马超,也纵马穷追而至了。

    眼见庞德和许褚两员绝顶大将,竟然跟魏军一员无名小卒僵持不下,不知虚实的马超惊奇之余,脸上不由又涌现出了一丝鄙意。

    “你二人怎么回事,竟然拿不下一个无名小卒,还得我锦马超出手!”讽刺的大喝声中,马超纵舞银枪,狂射而出。

    那一柄银枪螺旋刺出,卷动滚滚雪尘,化成一股硕大的白色涡流,挟着99点武力值所有的狂暴之力,从正面向尉迟恭轰击。

    “想杀我,你们三个还不够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面对马超的杀至,尉迟恭非但不惧,口中反而是爆发出了一声狂烈的大笑,双臂奋然一扛,将庞德和许褚的战刀抵退,双鞭一合,尽起全身之力,正面迎击向马超的攻击。

    吭——

    震天的巨响声中,雪涡四分五裂,膨胀成一道道的冲击波,四面八方的激射而出,将七八名的士卒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散尽的雪尘下,尉迟恭依旧巍然不动,握鞭的那双手臂,虽然青筋突涌到几乎要爆裂的地步,却仍是硬生生的扛下了马超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竟然能挡下我这一击,这怎么可能?”马超讽刺的眼神骤然惊变,英武的脸庞爆涨出道道青筋。

    显然,尉迟恭用他超强的防御力,狠狠的打击了马超的嚣张气焰,令他陷入了惊愕之中。

    惊愕过后,马超便恼羞成怒,岂能容忍自己连魏军中一名无名小卒都拿之不下,手中银枪再动,重重叠叠的枪影,如狂风暴雨般向着尉迟恭疯狂射去。

    就在同一时间,庞德和许褚二人,也挟着惊怒之火,两柄战刀分从左右攻向尉迟恭。

    三员武道绝顶,武力值都在90以上的虎将,尽倾全身之力,疯狂的攻至。

    尉迟恭却如门神一般,凭着两柄铁鞭,凭着一身不可思议的防御力,巍然屹立,接下了敌方狂风暴雨般的攻势,没有丝毫动摇,死死的将他们堵在了陶商的身后。

    转眼间,尉迟恭竟然奇迹般的扛下了三将,近五十余招的联手攻击。

    这一幕把左右的敌我两军士卒,统统都看呆了,恍惚以为自己眼睛产生了错觉。

    马超、许褚、庞德,三员当世绝顶武将联手,哪怕是项羽吕布在此,不出三十招也要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而他三人的联手,却竟被一名无名魏将,生生扛下了五十招都不怕,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画面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这个叫尉迟恭敬的魏军无名之将,武道竟已在吕布项羽之上,达到了武圣的境界。

    马超三将却是越战越急,越战越觉恼羞,只觉自己的颜面,正被这个尉迟恭,一点点的无情剥下,无情的踩在脚下。

    更令他们感到震惊不解的是,他们觉察到,这尉迟恭的实际武道并不高,仅仅也就是刚刚过了绝顶境界,但防御力却强悍到不可思议的地步,几乎如钢墙铁壁一般。

    这等超强的防御力,莫说是他三人联的,只怕是吕布和项羽联手,也无法攻破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,怎么可能存在攻与守这般不相符的武者,这个尉迟恭到底是什么来路?”

    马超三将的脑海中,同时都回荡着这深深的疑问。

    而几步之外,勒马横刀的陶商,看着尉迟恭力敌三将的场面,却不由笑了,喃喃感叹道:“不愧是门神天赋,这防御力,当真是不可思议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