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五十六章 龟甲与矛枪之威

第七百五十六章 龟甲与矛枪之威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魏军阵中,惨烈的叫声,伴随着迸涌的鲜血,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敌骑那掷出的矛枪,实在是太过锋利,在这种相距不足十步的距离上射来,魏军的大盾和铠甲,根本无法抵御,轻轻松松的就被扎穿。

    甚至,那力道未消的矛锋,竟然能将第二个人都刺穿!

    而且,这种矛枪的直径,远粗于普通的箭矢,魏军一旦被射中,就不是受伤那么简单,直接就丧失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威力恐怖也就罢了,关键是敌骑发动的距离也极近,这样近的距离之下,矛枪掷出的准确率更是高到了惊人的地步,几乎是矛无虚发。

    顷刻间,一轮矛枪射过,魏军便有近一千五百余名士卒,被扎成了肉串。

    那些被扎中的士卒,可谓是惨烈之极,大多数都当场丧命,那些侥幸没死的士卒,不是被扎穿了肠子,就是被扎穿了肩膀,三三两两的被穿在一起,钉在地上,死又死不了,动又动弹不得,惨烈之极。

    面对着秦军轻骑,这投掷矛枪的奇特攻击方式,看着己军瞬间凿受如此大的杀伤,主将英布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秦军这是什么攻击方式,这也太……”惊愕的英布,一时间竟失去了分寸,不知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连主将英布尚且震撼如此,其余魏军将士们,无不是错愕惊变,完全被敌军这闻所未闻的攻击方式给打懵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前排的枪盾手们,眼看着自己的同袍,被矛枪射穿,死的那样的惨烈,无不为之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中军处,陶商将这发生的一切,看的清清楚楚,他的眼中却没有一丝惊奇,反而是浮现出一抹意料之中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张仪的情报果然没有错,马家铁骑的进攻方式,确实与其他的西凉铁骑大不相同,幸亏朕早有准备,否则今日一战,后果不堪设想啊……”陶商微微点头,喃喃感慨道。

    霍去病却策马而来,拱手叫道:“陛下,马超骑兵的攻击方式,实在是太过意外,我军根本没办法克制,再拖下去形势就危急了,还是即刻撤回津渡大营为妙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不为所动,反问了一句:“你怎么知道朕没办法克制马超的骑兵。”

    霍去病神色一震,蓦然间想起,先前天子曾经说过,他早已有击破马超军团的妙计,所以才敢出营迎战。

    可是,马超军团有龟甲阵掩护,可以从容接近己军,再以枪矛投郑,破解己军的大盾阵,强大的攻击力和坚实的防御力,简直结合到了完美的境界,霍去病实在想不通,能有什么办法来克制。

    就在霍去病狐疑不解之时,陶商却战刀一挥,冷笑着喝道:“传令全军,向蒲坂津方向后撤,该是到引鱼上钩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霍去病又是一怔,便想刚才天子的意思还是要继续战下去,转眼间却又说要撤,这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霍去病心中虽疑,却不敢不从令,忙将陶商的号令传达了下去。

    魏军中军处,鸣金声一时大作,撤退的令旗也摇动如风,“魏”字皇旗掉转方向,向着蒲坂津方向撤去。

    皇旗一走,意味着天子已走,无论是步军的英布,还是骑兵的罗成等将,皆是心怀着不甘,忙掉头而去。

    左右两翼,一万骑兵当先而撤。

    前军处,英布也下令将士们继续高举大盾,开始向后移动撤退,以免形成溃败之势。

    五百步之外,马超看到魏军败退,不禁放声狂笑起来,极尽的自信,余下万余西凉铁骑,也是振臂狂呼,兴奋到爆。

    “怎样,严将军,你现在还觉的,本将不是陶贼的对手吗?”狂笑的马超,斜眼瞟了严颜一眼,毫不掩饰他的志得意满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严颜,早已惊到目瞪口呆,完全被马超军团那龟甲阵,结合矛枪骑兵的神奇打法给看懵了。

    直到魏军败退,直到马超得意的讽刺之时,严颜却才从惊异之中清醒过来,尽管他不爽马超的讽刺,但陶商败退带给的欣喜,已足够抵消他心中的不痛快。

    干咳过一声,严颜不情愿的拱手叹道:“老夫今天算是开眼了,没想到马将军的骑兵战法,竟与当世所有战法都大不相同,简直是陶贼的克星,老夫算是服了,老夫收回方才的担忧。”

    严颜都低头服气了,马超是更加得意,狂笑道:“早知陶贼这般不堪一击,本将早就向陛下请战了,也用不着白白送了五万羌人的性命,陶贼,你纵横天下,自诩无敌,现在,终于碰上了我这个克星了吧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狂笑声嘎然而止,马超银枪在手,向着败退的魏军一指,大喝道:“传令全军,给我追击魏贼,扬我马家铁骑之威的时候到了,给我杀!”
异界之英雄联盟商场帖吧


    嗵嗵嗵——

    秦军阵中,总攻的战鼓声,如雷惊起,遍传雪野。

    中军一万余西凉铁骑,追随着马超,如潮水般狂涌而出,严颜和许褚两员大将,也呼啸杀出。

    前军处的庞德,也一声令下,收回了矛枪兵,一万铁骑军团,加速向着败退的魏军追去。

    总计两万西凉铁骑,此时已全线压向,掀起漫空雪尘,天崩地裂般向着魏军辗压而去。

    秦军的目标只有一个,杀尽两万魏军步骑,一鼓作气夺回蒲坂津,如果运气再好点的话,可以直斩魏主陶商,立下不世奇功。

    敌军在穷追,魏军在一路败退,陶商在撤退之时,却时刻回头密切关注着敌军的情况。

    眼见马超倾军追击,陶商当即传下号令,全军放弃结阵而退,发足狂奔便是。

    旨意传下,骑兵们开始加速狂奔,本是举着盾牌,倒退着稳步后退的士卒,也纷纷掉转了方向,埋头向着北面狂奔。

    很快,两万魏军就演变成了崩溃之势,在雪原上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魏军的溃散之势,更加激发了马超的狂妄,下令全军死命追击,定要抢在魏军撤入蒲坂津大营前,将魏军一举辗杀。

    转眼,敌军追出三四里地,眼看着身后的秦军就要追上步军。

    这时,陶商举目向着北面望去,搜寻着那支他预先埋伏下的军团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的视野中出现了那支两千人的步兵军团,列阵于雪野之上,巍然不动,象是一堵黑色的高墙。

    “马超,收下朕给你准备的这份大礼吧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脸上扬起冷绝的诡笑,手中大刀一扬,喝道:“全军,绕过前方军阵,从两翼撤往后方,给朕重新结阵。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奔腾的将士们纷纷从那道两千人的军阵两侧走过,开始于阵后重新聚集。

    霍去病等众将们,看着这支突兀出现的军阵,心中顿生狐疑,想猜不透陶商是何用意。

    “这支军阵,难道就是陛下暗中布下的破敌之策吗,可是这区区两千人又能管什么用,就算是用暴雨连弩,也依旧破不了西凉铁骑的龟甲大盾阵啊……”

    霍去病心怀着狐疑,勒住了战马,回身喝斥败溃的将士们,重新结阵。

    两万败军开始仓促结阵,还来不及重新组织起来时,南面方向,两万西凉铁骑就已经追击。

    而站在他们前边,为他们阻挡敌骑冲击的,仅仅是一支两千人的步兵军团而已。

    那支孤零零的军阵,就那么横在大道,显的悲壮无比,让所有人脑海里都浮现出一个字:

    螳臂当车。

    就在众将士们心存不安时,迎面方向,两万西凉铁骑已如钢铁洪流般,汹涌逼至。

    那两万敌骑,虽在追击当中,也是盾不离手,挟着漫天雪尘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一面“马”字将旗,傲然飞舞,彰显着马超的得意。

    众军中,马超策马狂奔,身上银甲反射着耀眼寒光,一身的肃杀威猛之气。

    他那双雄目中,猎猎的杀机在狂烧,仿佛已经在看到,一场大胜正在向他招手。

    “今日一战后,我将陶贼赶出蒲坂津,等于是挽救了大秦国于危亡之中,从此以后,我马家在朝中的地位,谁还能动摇得了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马超是越想越得意,禁不住放声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马超狂笑时,蓦然抬头,就瞧见迎面方向,魏军竟然停止了逃跑,开始重新结阵,似乎想反身再战。

    而且,魏军前方,还立着一道两千余人的大阵,好似打算以这座小阵,来阻挡自己的铁骑辗压。

    “怎么,陶贼难道还不服气,还想跟我再战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马超雄傲的脸上,掠起了一丝异色,紧接着就不屑之色狂燃,冷哼道:“陶贼,你不服气又如何,我龟甲铁骑加上矛枪轻骑,天下莫人能敌,你敢回身再战,正好让我大杀一场,杀你个片甲不留!”

    不屑之下,马超没有丝毫忌惮,只令大军稍稍放慢了速度,再度龟甲之阵,向着魏军辗逼而上。

    转眼间,那两万余人的铁骑军团,就如同一只只外壳坚硬的钢铁巨兽,逼近至魏军三百步的范围。

    此刻,大部的魏军依旧结阵未成,只能依靠那座两千人的小阵,来阻挡敌骑。

    这些精锐的大魏将士们,不免心中都有些慌张不安,望向敌军的眼神中,已闪烁起惧意。

    唯有他们的天子陶商,却沉稳如山,怀抱长刀,以种玩味的讽刺笑容,笑看敌骑逼近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,看不到一丝忌惮,唯有无尽的自信在熊熊燃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