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五十五章 形势突变

第七百五十五章 形势突变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铁骑卷着遮天的暴风雪,挟着天崩地裂的踏地声,狂冲而下,在某一个瞬间,冲出风雪,进入了大魏将士的眼帘中。

    黑压压如黑云压地般的铁骑狂潮,兵甲反射着猎猎寒光,几欲将苍天映寒,两万西凉铁骑,如潮水般漫卷而至。

    三军将士精神为之一紧,皆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刀枪,精神集中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即使是再精锐的大魏将士,看到天下闻名的西凉铁骑之时,眼中也多多少少神色为之一动。

    陶商的眼眸之中,却只有无尽的杀机,还有凛烈如狂的自信。

    他没有半分怀疑,他就是要在今天,要在这片战场,灭掉天下闻名的西凉铁骑,灭掉曹操最后的依仗。

    眼见敌骑已近,陶商手中战刀缓缓一抬,厉声道:“大魏将士们,准备迎敌!”

    战无不胜的天子,这一声简简单单的话语,却瞬间驱散了将士们心头的一丝忌惮,两万将士立时众志城诚,眼中只有涌动的热血。

    两万步骑大阵,巍然不动,傲对狂逼而至的敌骑。

    前方处,敌骑已至里许之外,银枪白马的马超,横枪傲立,冷绝狂烈的目光,不屑的射向魏阵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那面“魏”字皇旗时,嘴角顿时扬起了狂妄的冷笑,口中冷哼道:“陶贼,你果然也在,很好,我马超多谢你把这件旷世奇功拱手送上。”

    马超是傲然无比,不远处的严颜,苍老的脸上则燃烧着凛烈的复仇怒焰,一张老脸都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“陶贼,今天我严颜非亲手杀了你,为我旧主报仇,为张任报仇雪恨不可……”这员蜀中老将,咬牙切齿,怒目圆睁。

    转眼间,敌骑已奔驰近五百步外,马超银枪一横,喝止住了大军的前进。

    敌我两军,相隔五百余步,形成了对峙之势。

    魏军方面是两万余人,秦军方面亦是两万人,但却是两万骑兵,从表面上来看,秦军占有优势。

    大军方一止步,庞德便飞马而至,拱手道:“孟起将军,德愿率前军冲击,一举冲破敌阵。”

    马超没有一丝迟疑,当即挥枪喝道:“好,本将就令你率一万铁骑正面冲击,一举给本将冲破敌阵,叫陶贼见识见识我西凉铁骑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马超虽然自信狂烈,却还保持着一丝冷静,没有一口气把余下的一万骑兵,统统都投入到冲锋当中。

    “德去也,孟起将军就看我如何破敌吧!”庞德慨然一拱手,策马飞奔而去,直奔前军。

    这时,原本复仇心切的严颜,反倒是冷静了下来,拱手提醒道:“马将军,我们还没有探明陶贼是否带了暴雨连弩军团,敌情不明的情况下就贸然出击,恐怕有些不太稳妥吧。”

    耳听严颜对陶商如此忌惮,马超就不满了,冷眼瞟了他一眼,冷哼道:“我说严老将军啊,你不会是屡屡被那陶贼击败,被他打怕了,打出心理阴影了吧,以为自己不是陶贼的对手,我马超就也不是陶贼的对手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马超傲慢的性格尽显无疑,竟是毫不掩饰自己对严颜的轻视之心,把严颜听到老脸一黑,顿是不悦。

    只是严颜虽对马超的讽刺不满,无奈人家是三军统帅,又是曹操的爱将,纵然心有不满,也不敢有所表露。

    严颜只得强按下窝火,苦口婆心的提醒道:“老朽是屡屡败给了陶贼,所以老朽老深知那陶贼的厉害,老朽知道马将军你了得,但你毕竟没有跟那陶贼交过手,不知此人的厉害,我劝马将军还是不要太小视陶贼才是。”

    马超却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你不就是怕陶贼的暴雨连弩吗,本将今天就叫你看看,我的西凉铁骑,是怎么叫他的暴雨连弩无用武之地。”

    马超的豪言是狂到了没边,甚至根本不把暴雨连弩放在眼里,仿佛已有破解之策,这让严颜不爽之余,心中又涌起了狐疑。

    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严颜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好闭上了嘴巴,静观马超到底是在吹牛,还是确有实力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秦军阵中,进攻的号角声,肃杀吹响。

    前军处,庞德一声下令,一万西凉铁军缓缓出阵,组成大大小小九座铁阵方阵,如钢铁巨兽般,向着对面的魏军开始辗动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如冰,穿越雪雾飞尘,敌阵的变化尽收眼底,顿时剑眉微凝,口中喃喃道:“张仪的情报果然没错,马家的铁骑,确实与众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正面方向,正在逼近的秦军铁骑,并没有如其他骑兵那么,加速狂奔,妄图仗着速度和冲击力的优势,一鼓作气从魏军的正面突破。

    更令魏军上下都感到惊奇的是,这支西凉铁骑,并没有如其他的骑兵那样,手执着长枪大戟冲锋,而是个个都手执着半人高的大厚盾,结成密密麻麻的龟甲阵,如移动的堡垒一般,缓缓前进。

    “骑兵,竟然结盾阵,这是什么阵势?”身边的罗成脱口惊呼。

    霍去病也目露奇色,惊奇道:“我从未见过骑兵推进这般缓慢,竟然还结盾阵前进,这西凉铁骑实在是
重生之小玩家小说5200
……”

    霍去病和罗成尚且惊奇不解,左右的两万魏军步骑将士们,又如何不是惊异无比。

    他们早已做好准备,应对敌骑的正面击,却没想到,敌骑根本不按套路出牌,竟如步兵那样结成龟甲盾阵前进。

    两万魏军将士,看到这一幕,一个个都蒙了。

    就在两万双惊奇的目光中,庞德率领的一万龟甲骑兵阵,踏着轰天巨响,缓缓的逼进而至,转眼间,就逼近至魏军近两百步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,已经进入到了魏军强弩的射程。

    敌军有盾阵,暴雨连弩射速虽快,但穿透力却不行,显然奈何不了敌军,这也是陶商为何没有带暴雨连弩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过,先前为了协助英布守蒲坂,陶商已调了两千多的破军弩营,现在正是这支弩军的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眼见敌骑已进入射程,陶商没有一丝犹豫,挥刀喝道:“破军弩士,给朕往死里射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前军枪盾手之后,两千破军弩营即刻扣动了机括。

    嗖嗖嗖——

    撕裂的破空之声骤然大作,两千多支穿透力惊人的弩箭,腾空而起,直扑敌阵而去。

    箭雨如下,顷刻间轰射而至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魏军将士却尽皆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那两千利箭射在敌军大盾中,竟然纷纷被弹落开来,根本无法穿透敌军大盾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连破军弩箭都穿不透敌人大盾么!?”霍去病眉头一凝,眼中奇色更重。

    魏军将士们显然不知道,马超这支铁骑军团所用大盾,极为厚重,中间一层为厚木,外面一层蒙了两层牛皮,最内一层还蒙了一层薄铁皮。

    这样坚厚的大盾,乃是可以抵御三石弩的重击,堪称天下第一坚盾。

    而这样一面盾牌,造价也颇为昂贵,乃是马氏一族靠着在西凉搜刮多年的财富,才打造成而,整个天下也只马家军团才拥有。

    马氏一族归顺曹操之后,这支装备有天下第一坚盾的骑兵军团,也随之变成了曹操手下的一支精锐之师,在曹操平定关陇的战争中,这支军团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马超正是仗着这支华丽的坚盾骑兵军团,才敢前来夺还蒲坂津,才敢无视魏军的暴雨连弩。

    “连破军弩箭都果然无效么……”陶商鹰目中流转出一丝厌恶。

    神色只微微一动,陶商即刻下令,命英布的步兵军团,做好准备,以应对敌骑的正面冲击。

    弩箭无效,霍去病和罗成的骑兵军团,要护住两翼,这种情况下,只能由英布枪盾步兵军团,来正面硬扛敌骑的撞击了。

    中军处,令旗摇动如风,号令下达。

    英布看到信号,即刻直奔前军镇压,喝令大盾手稳住阵脚,枪戟手握紧手中兵器,准备将冲上来的敌骑,扎成肉串。

    在英布看来,就算秦军骑兵有大盾,但骑兵终归是骑兵,大盾只能抵御己军的箭袭,最终必然还要裂阵冲击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任你大盾再坚也无用武之地,只能以血肉之躯来冲击,到时候,就要被我密密麻麻的枪戟,扎成刺猬。

    魏军将士得令,尽皆握紧枪戟,竖稳了大盾,屏住呼吸,集中全力等待着敌军的冲击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敌骑军团越逼越近,转眼已近三十余步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极近的距离,就算是步军也可几秒钟之内就冲上来,谁料秦军骑兵却依旧结着龟甲阵,始终没裂阵冲锋。

    魏军将士们开始焦虑,开始疑惑了起来,完全为西凉铁骑的异常之举而不解,扰动了军心。

    就在魏军将士心存狐疑不安之时,敌骑阵中,庞德脸上掠起了狰狞的冷笑,大喝一声:“龟甲阵,裂阵,矛枪骑,出击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敌军阵中,号角声突然由嘹亮转为急促。

    大大小小的秦军龟甲阵,闻令而听,突然间裂开了一道道的空隙,数以千计的轻骑兵,从缝隙中冲出来,直奔魏军步兵阵而上。

    “终于还是要裂阵冲击么,果然不出我所料,哼……”英布不屑一哼,旋即大声喝令,命枪盾手们扎稳了脚跟,全力迎接敌骑冲击,不可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英布自信十足,在他看来,这些突然冲出的敌骑,皆不过是轻骑兵而已,在没有重甲的保护,又没有几百步冲刺的速度加成之下,这样向着他的枪盾阵撞来,就是在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一万步军枪盾手中,信心也陡然大作,眼中杀意狂燃,他们已做好了准备,将敌骑扎成肉串。

    异变,突生!

    那数千狂冲而出的轻骑兵,手中拿着的并非刀枪,而是一支支细长的长矛,他们也并没有正面撞击魏军盾阵,而是从盾阵之前飞抹而过。

    就在擦阵而过的瞬间,千余轻骑兵,猛的将手中的矛枪,狠狠的投掷而出,千余支有一人多长的矛枪,便铺天盖地的扎向了魏军。

    血雾飞溅中,矛枪竟是轻松的将魏军大盾刺穿,瞬间将魏军连人带盾扎飞出去。

    惨叫声,骤然而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