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五十四章 真正的西凉铁骑

第七百五十四章 真正的西凉铁骑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众人目光看去,请战之人,正是西凉雄狮锦马超。

    曹操神色为之一振,仿佛从马超自信的豪言之中,看出了几分希望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马超所言不无道理,陶商虽偷袭了蒲坂津得手,但定然是带着一支轻军,数量不可能有多少,若现在以马超率两万铁骑前去夺还的话,未必不能夺回。

    倘若给陶商将二十万主力大军,从弘农调往河东,并渡河成功的话,那他才是真的没有了希望。

    权衡半晌,曹操点头就想答应,这时,徐晃却突然道:“陛下,孟起所言确有道理,只是那陶贼拥有暴雨连弩这等利器,连五万羌胡铁骑都不是对手,孟起的两万西凉铁骑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徐晃没有把话说下去,言下之意却已明了。

    五万羌骑都不是对手,何况是两万西凉铁骑,在暴雨连弩面前,一切都是浮云!

    马超却豪然一笑,一脸自傲道:“陶贼的暴雨连弩虽然厉害,但不要忘了,我马家训练出的西凉铁骑,战法可是与其他的西凉铁骑全然不同,专门克制陶贼的暴雨连弩,不然我怎么会有信心,敢以两万铁骑去就为陛下夺回蒲坂津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曹操顿时眼眸一高,突然间想起了什么,眼中顿时迸射出了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他便再无犹豫,当即一拍案几,欣然道:“好,有孟起出马,朕还有什么好担心的,朕准你孟起所请,即刻出兵去夺回蒲反津吧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放心,臣三日之内,必为陛下夺回蒲坂津,那陶贼若敢狂妄跟臣对战,臣必将他人头一并斩下献于陛下。”马超一抱拳,慷慨自信之极。

    于是,曹操旨意下达,马超便带着他的自信,带着两万西凉铁骑离开潼关,星夜兼程的北上直奔蒲坂津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仗,曹操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除了派出马超领兵之外,还令大将庞德、严颜,甚至是自己御林军统领之一的许褚也派了出去,四员武道绝顶的大将同时出动,务必要夺回蒲坂津。

    众将领命出征,曹操这才松了口气,目光凝望着地图上“蒲坂”二字,眉头深凝,眼眸中流转着阴恨之色,口中喃喃道:“陶贼,你以为你的诡计这么容易就能成功么,朕是绝不会让你的大军进入我大秦国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万西凉铁骑,一路狂奔北上,不日间便已抵达了蒲坂津西南二十里之地。

    蒲坂津大营,皇帐。

    龙案后,陶商饮着温酒,听着斥侯的紧急奏报:

    两万西凉铁骑已汹汹逼近,前锋直逼蒲坂津,统兵大将乃西凉第一名将马超。

    “锦马超么……”陶商喃喃自语,脑中思绪飞转,回想着关于马超的记忆。

    历史上,这可是一个极其牛逼的人物。

    当年曹操西征关中,马超率十万西凉军造反,渭水一役是杀到曹操割须弃袍,险些丧命。

    历史上,能让曹操如此狼狈的诸侯,寥寥数人,马超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马超还带来了两万西凉铁骑。

    光从数量上来看,这两万西凉铁骑逊于当初的五万羌胡骑兵,但西凉铁骑乃是正规军出身,装备精良,训练有素,其战斗力丝毫不逊于五万羌胡骑兵。

    “陛下,咱们有暴雨连弩,五万羌骑都能灭了,何况是两万西凉铁骑,明日一战,叫那马超也步彻里吉的后尘!”罗成信心狂烈的说道。

    霍去病也是一脸好奇道:“臣在并州之时,就听闻陛下以五千弩兵,大破五万羌胡铁骑,全仗着那暴雨连弩之威,臣对这神奇的连弩也是极为好奇,正好见识一下其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暴雨连弩,朕没有带来。”陶商却轻描淡写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一下,霍去病和罗成二人就怔住了,彼此看了一眼,眸中皆是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想不通,暴雨连弩这等对付骑兵的利器,在这么关键的一战中,天子为何竟会不带。

    陶商却饮下一杯酒,淡淡道:“前番曹操五万羌胡铁骑被暴雨连弩所灭,吃了这么大的亏,你们以为曹操是傻么,还会在同一个地方被绊倒两次吗?”

    陶商一席话,便把霍去病和罗成二人给问住了,二将皆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若是这般的话,那陛下是否打算采取守势,坚守蒲坂津,等待我后续大军抵达?”霍去病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!”陶商一声冷哼,英武的脸上傲意顿生,“朕二十万大军伐秦,只有曹操守的份,岂有朕守的份,我大魏雄师,只有进攻进攻,再进攻!”

    一句“进攻进攻,再进攻”,话是豪
非凡洪荒笔趣阁
气干天,感染到霍去病和罗成二将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两员大将却并非莽将,热血激荡之余,心头却还保持着几分冷静。

    玉面寒枪的俏罗成,便拱手道:“陛下要战,臣自当陪陛下血战到底,前番灭尽羌胡一战,臣已深深为陛下的计略折服,既然陛下决心跟西凉铁骑一战,臣相信陛下写已有万全之策!”

    陶商笑了,心想这个罗成跟随我虽然不久,却对我很了解,知道我不打无把握之仗。

    这时,霍去病才蓦然省悟,忙拱手道:“陛下可是已有击破西凉铁骑的妙计不成?”

    陶商诡秘一笑,也不言明,却反问道:“马超的西凉铁骑虽强,毕竟只有两万,他明知道我们有暴雨连弩,竟然还敢前来一战,曹操竟然还准了,你们难道不觉的这很奇怪吗?”

    帐中众将们神色一震,眼眸中不约而同的浮现出几分惊醒之色。

    霍去病连连点头:“陛下的怀疑很对,马超有勇无谋就不说了,曹操可是奸诈无比,他断然不会让马超白白来送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可是曹操为什么还要让马超前来一战呢?”罗成也狐疑茫然道。

    陶商还是不点破,目光却看向了英布,笑问道:“英布啊,朕先前派人提前送给你的那些东西,你可带来了吗?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不语的英布,眼中蓦然间迸射出惊喜之色,忙道:“原来陛下早就想好了破西凉铁骑之策了,那些东西,臣已令混在运粮队中,一并运至了蒲坂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陶商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明日一战,就把那些东西一并带上吧。”

    霍去病二人听着那君臣二人,这般神秘兮兮的对话,神色间已尽是浓浓的好奇。

    罗成忍不住兴奋的问道:“陛下果然已有破敌妙计,不知可否让臣等知晓。”

    陶商依旧不答,却自饮一杯酒,再次反问道:“你们嘴里一直说着西凉铁骑,西凉铁骑,那你们可曾事先探察了解过,马超麾下这支西凉铁骑,与其他的西凉铁骑,有什么不同之处吗?”

    这一问,顿时又把那二将给问住了,神色中疑色更浓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霍去病道:“臣是没有仔细的了解了马家这支西凉铁骑,但董卓当年率西凉铁骑祸乱天下,从那支西凉军的作风来看,也无非就是作战凶悍而已,臣想马超这支西凉军,大抵也就是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笑了,意味深长的一笑,感慨道:“兵法云,知己知彼,方能百战百胜,无论什么时候,都不能用过去的经验,去推断现在的敌人,否则,早晚有一天会吃大亏的。”

    霍去病和罗成神色一动,二人对视一眼,眼神更加的茫然,一时片刻难以领悟到陶商这番话的深意。

    陶商却也不再多言,饮下最后一杯酒,将酒杯往案几上砰的一放,拂手道:“尔等也不用再好奇了,再忍耐一日吧,明日一战,你们就会知道马超这支西凉铁骑,到底有什么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话说到这份上,霍去病和罗成二将也不好再问,只得按下狐疑,奈心的等着明日一战的到来。

    陶商目光射向帘外飞舞的风雪,嘴角扬起一抹玩味冷笑,“锦马超,朕倒是要看看,你的马家铁骑,是否如张仪情报中说的那么与众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午后时分。

    连着下了数日的大雪,在这一天正好停了,头顶一片晴空,正是大战的时机。

    正所谓霜前冷,雪后寒,雪虽然停了,气温却更加冷到彻骨。

    午后之时,两万大魏步骑军团,已在通往蒲坂津的必经之路上,列阵以待。

    头顶虽然阳光炽烈,但地上气温却冰寒无比,寒风卷着雪尘扑打在将士们裸露的脸上,如刀子一般刮的他们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寒冷的天气,即使是铁血的魏军将士们,也禁不住打着哆嗦,不断的在雪地上跺脚,以保持体温。

    “魏”字的皇旗之下,陶商立马横刀,巍然如金色的铁塔般屹立,鹰目凝望着西南方向。

    片刻后,却见南面大道上,飞雪狂尘遮天而起,如同卷积的暴风雪一般,向着这边袭来。

    雪暴中,隐隐看到黑色的身影,如怒涛般滚动,一面面战旗在雪中猎猎飞舞,脚下的大地也在为之震颤。

    “马超,你终于来了么……”陶商握紧了手中战刀,鹰目中只有狂烈霸绝的自信。

    三军将士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,仿佛一时间忘记了寒冷,一双双无畏的目光,齐射向了迎面而来的暴风雪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大名鼎鼎的西凉铁骑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