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五十三章 击碎秦人的妄想

第七百五十三章 击碎秦人的妄想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第二名,史思明,统帅81,武力90,智谋79,政治70;与宿主关系,敌对;召唤地点,渔阳郡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名,刘基,统帅72,武力53,智谋100,政治93;与宿主关系,效忠;天赋,天象;召唤地点,未知。”

    听到系统精灵的提示音,陶商顿时就乐到要发狂了。

    这个多尔兖的历史,陶商自然是深知,此人可谓是清军入关,窃取中原的第一功臣。

    这多尔兖乃清太祖弩尔哈赤的幼子,清顺治皇帝登基之后,因年幼之故,多尔兖以摄政王的身份代掌朝政,可以说清廷的军政大权,皆握于他一人之手,他才是清朝实际上的统治者。

    这多尔兖也是雄才大略,早有窃取中原之心,趁着李自成攻陷京城,明朝灭亡之际,果断的收纳了吴三桂的归降,率清军主力直奔山海关,大破李自成之后,率领着清朝君臣入关,拉开了夺取中原的帷幕。

    这多尔兖骁勇善战,又极有权谋,四维数据倒也跟他符合,只是召唤地点远在玄菟郡,暂时也应该对大魏构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史思明,则跟安禄山一样,原本同为唐朝边将,却心怀野心,跟安禄山一起发动了著名的安史之乱,使唐朝由盛转衰。

    此人虽然勇武善战,但却显然缺乏政治远见,最后被自己的儿子所杀,跟安禄山一样,都落了个身死名灭的结局。

    此二人之中,让陶商有所忌惮的,也就是多尔兖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那第三名后世英魂,才是真正让陶商眼前一亮,甚至是为之惊喜的物。

    那可是刘基啊,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刘伯温,传说中通天晓地,无所不知,智谋与诸葛亮相提并论,堪与张良比肩的人物。

    陶商熟知历史,自然知道刘伯温虽然有被民间神话的因素在内,但他确实是为朱元璋出谋策划,为明帝国的建立,立下了汗马功劳,满百的智谋值,他当之无愧。

    更让陶商意外的则是,刘基不仅仅是满百的智谋值,竟然还拥有一项天赋——天象。

    “这个天象天赋,又是什么鬼?”陶商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象天赋,就是指对象拥有观天象的能力,可以从天象中看出风云变化,推测出刮风下雨,潮涨潮落的气象变化,这就是天象天赋。”系统精灵这次倒是乖乖的解释,没有给陶商找别扭。

    陶商顿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就比如书中常常在说,某某人夜观天象,掐指一算,推测出明天会有一场大雨,结果第二天天高云淡,怎么看都不会有雨,但就在众人都怀疑不信的时候,风云突变,忽然间天降大雨……

    “我靠,那这刘伯温要是投奔了我,岂不是我身边就随身带了一个气象预报员啊……”陶商心里边就乐了,越想越觉的这个刘基,真是个宝贝。

    先不说他满百的智谋值,可以给自己出多少妙计,光是那个“天象”的天赋值,就能发挥很多意外的作用。

    比如他要对敌人发动火攻之战,倘若不巧正遇上大风倒刮,便有可能反烧了自己人。

    有了刘伯温这个“气象预报员”之后,一切自然就迎刃而解了,若再想用火攻,就可以让刘伯温提前夜观天象,算好什么时候会有顺风之利,便可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“妙啊,实在是妙,看来这一次的胜利,实在是收获丰厚啊,竟然意外的收获了一个自带天赋的满百谋士,运气真是好到爆啊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是越想越得意,禁不住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左右罗成等将士们,看着本是豪情大盛的自家天子,忽然间莫名其妙的发起了呆,接着又大笑起来,众人都是瞧的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陛下,现在咱们已经拿下了蒲坂津,接下来该如何用兵?”罗成忍不住提醒道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从兴奋中回过神来,挥手道:“速速传朕旨意往弘农,叫他们不用再假装演戏了,大军即刻由陕县北渡黄河,从蒲坂津大举杀入关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潼关。

    军府大堂中,一场热议正在进行,秦国君臣们正在讨论着,要不要派人往汉国,向刘备求救,请其速速发兵南下,在举入侵魏国北部,以牵制魏国伐秦的大军,逼迫陶商抽兵北援,缓解他们所受到的压力。

    其实,早在一个月前,曹操就已派辩士毛遂,前往汉国,邀刘备出兵南下,共灭魏国。

    不过,即使是毛遂这样拥有“说客”天赋的辩士,竟然也没能说动刘备出兵。

    很明显,刘备已打定了主意,准备来个坐山观虎斗,等他跟陶商斗个两败俱伤之时,再出兵下山来摘桃子。

    而曹操之前以为,靠着羌胡铁骑,他不仅不需要刘备的协助,还可以反守为攻,大军攻入中原。

    所以,曹操对刘备的不出兵,也没有太当回事。

    然后前番一场惨败,五万羌胡铁骑尽灭,己军也损失了七千精兵和大将张任,军心民心动荡,形势已颇为不利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曹操又想起了刘备,思来想去,还是觉的必须要刘备出兵,
长生庄主吧
才能缓解他所面临的不利局面。

    而想要请动刘备出兵,以盟友的身份邀其出兵,显然是不太现实的,只能放下颜面,去“求”刘备出兵。

    “求”与“邀”,一字之差,却代表着曹操向刘备低下了头,不仅有损于他皇帝之威,更有损于大秦国威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堂中众臣们,就在争论着要不要放下颜面,去向刘备“求”救。

    “陶贼前番确实是一场大胜,但我们死的都是羌人而已,我大秦主力并未受到多少损伤,我们又有潼关天险在,靠我们自己的能力,足以守到陶贼师老城下,被迫退兵,何需不顾国威,去向汉国低头求救!”

    大堂中,马超义正严辞的慷慨陈词,反对的立场鲜明。

    庞德、严颜、徐晃的武将们,也尽皆反对向汉国求援,显然,更重名誉的铁血武将们,都受不了尊严受损。

    至于法正和刘晔等谋士们,虽在比武将们更理智,在颜面与实际利益上,更注重实际利益,但见反对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,便也不好据理力争,声音显的有些微弱。

    龙座上,沉吟已久的曹操干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臣们知道天子要说话了,顿时都闭上了嘴巴,大堂中很快安静下来,所有人目光都望向了曹操。

    曹操焦黄的脸上,浮现一股傲气,缓缓道:“马孟起言之有理,朕主力未损,潼关在手,纵然陶贼气焰嚣张,一时片刻又岂能攻破。我军中虽人心动荡,但只要假以时日必能抚定人心,到时候我大秦上下一心,朕就不信守不住一座潼关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众臣基本已明白了曹操的意思,皆纷纷点头,以为附合。

    曹操的目光向北瞟了一眼,冷哼道:“那刘玄德当年还曾依附于朕,寄朕篱下,朕今为大秦天子,能与他结盟已算是屈尊,若还派人微他求救,朕之颜面何在,我大秦国威何在!”

    这番话后,法正等人更是收全敛了规劝之心,不敢再提半个字。

    马超却拱手附合道:“陛下圣明,陛下尽管放心,有我马超在,那陶贼想染指我潼关,简直就是在作梦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一名斥侯匆匆而入,一脸惊慌的将一道帛书情报,先递给了刘晔。

    刘晔只看一眼,神色骤然大变,眼中迸射出无尽惊色,一时间竟是惊怔在了原地,不知所以起来。

    曹操眉头一凝,感觉到一丝不妙,急喝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刘晔手在颤抖,端起那情帛,半晌竟是念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曹操也急了,拍案喝道。

    刘晔这才给震醒,深吸了一口气,捧起那情报,颤声念道:“蒲坂津急报,昨日陶商亲率两万步骑,踏平过河,一举袭破我蒲坂要塞,夏侯尚为敌将罗成所斩,我五千守军全军覆没!”

    这道情报一念出口,大堂中,众臣们立时骇然惊变,所有人都惊到嗔目结舌。

    纵然是慷慨自信的马超,也哗然惊变,一时惊到无语。

    曹操更是惊到脸形扭曲,腾的就跳了起来,大喝道:“这怎么可能,陶贼在河东只有英布一万步军,从哪里又冒出两万步骑,我潼关外的细作,为什么没有任何奏报?”

    刘晔苦着一张脸,默默叹道:“禀陛下,陶贼并没有从弘农一线抽调兵马,据情报中称,那一万多骑兵打着的是‘霍’字旗号,应该是陶贼密调了霍去病率并州铁骑从晋阳星夜南下,我们中了陶贼的声东击西之计啦!”

    扑嗵。

    曹操一屁股跌坐了下来,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,焦黄的脸上涌动着恍然惊悟的神色,眼中更是燃烧起了深深的羞恼,深深的懊悔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他才恍然惊醒,意识到自己再一次中了陶商的诡计。

    “该死啊,朕不该啊,朕怎么就没有想到啊,朕万万不该抽调蒲坂之兵啊,朕怎么就没有想到啊……”曹操懊悔的自责着。

    阶下,法正也是神色羞愧不已,要知道,正是当初他建议曹操抽调蒲坂之兵来增防潼关。

    当初,也是他法正,信誓旦旦的表示,陶商若想突袭蒲坂津,一旦调动兵马,稍有风吹草动,细作就会禀报。

    他却万万没有料到,陶商再一次出其不意,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动用弘农的二十万主力,偏偏出奇不意的调动了晋阳的并州铁骑。

    曹操懊悔,法正羞愧,麾下秦国文武们,也皆陷入了惊慌失措之中。

    要知道,蒲坂津一失守,陶商的数十万大军,就可以轻松的绕过潼关天险,从北面进入到关中平原。

    一旦魏军进入关中平地,兵力众多的优势,就将彻底的发挥出来,叫他们如何抵挡。

    众秦国文武们,当然知道蒲坂津有多么重要,今听闻失陷,如何能不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一片惊慌叹息声中,忽然一人站了出来,向着曹操一拱手,慨然道:“陶贼就算偷袭我蒲坂得手又如何,其麾下之兵不过两万步骑而已,臣愿率两万西凉铁骑即刻北上蒲坂,抢在陶贼大军过河之前,把陶贼赶过黄河以东,夺回蒲坂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