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四十九章 把你当奴婢使

第七百四十九章 把你当奴婢使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沐浴?”

    祝融顺着陶商一指,方才看到了那只水气氤氲的大木盒,先是一怔,旋即美艳的脸蛋上,就浮现出了郁闷不悦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以为,陶商是想占有她的身子,谁想到,陶商竟是让她服侍自己洗澡。

    要知道她祝融可是南蛮第二大部落头领的女儿,虽说南蛮没有汉地那么多讲究,但祝融从小也是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洗澡什么的,只有别有伺候她的份,根本不用她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她却万没料到,陶商竟然要她放下身份,去做这种只有卑贱婢女才会做的是,这也太不把她当回事,太轻看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竟然叫我做婢奴做的事,这也太过份了!”祝融也不憋着,当场就抗议道。

    陶商却冷笑道:“是你自己当初要跟朕打赌,输了朕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,朕有说过不让你做婢女做的事么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——”祝融被呛的无言以应,气的俏脸憋红,傲峰起伏的更加剧烈。

    半晌后,祝融只得无奈的一咬嘴唇,不情愿的抱怨道:“好吧,算我倒霉,中了你的招儿,不就是服侍你洗澡么,我做就是。”

    到最后,祝融还是屈服了。

    陶商这才满意的一笑,将双臂往开来一展,向她示意道:“既然愿意,那就别废话了,还等什么,赶紧的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这个动作,明显是叫她服侍自己宽衣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宫女们便退了下去,皆是暗笑窃笑,都等着看这位南蛮的尊贵大小姐,怎么低声下气的伺候她们的天子。

    祝融深吸了一口气,杏眼瞪的浑圆,扭捏了片刻,方才不情不愿的凑上近前,伸出了雪白的臂儿,开始为陶商宽衣解带。

    那沾满敌人鲜血的衣甲,一件件的解了下来,陶商渐渐露出了肌肉盘虬的胳膊,满是铁块般肌肉的胸膛,充满阳刚雄性气息的龙体,渐入祝融眼底。

    旁边那些宫女们见的也多了,却也没那么害羞,只是微微脸红而已。

    祝融却是脸蛋越来越红,越来越烫,呼吸渐渐急促,心儿扑嗵扑嗵狂跳,就仿佛那一头小鹿,就要从胸膛中跳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到了后边,祝融已是面红耳赤,连眼睛都侧向一边,不敢再看一眼,只怕多看一眼,就会被陶商深深的倾倒,那最后残存的对陶商抗拒的心理防线,就会因此而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看着祝融那副又羞又无奈,不情愿却又不得不做的样子,陶商心中就油然产生一种强烈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这就是陶商对付她的手段。

    像对付大小乔这样温柔的女人,就要对她们多多关怀,让她们感受到自己温情体贴的那一面。

    对付像祝融这等生性狂野刚烈的女人,就要用相反的手段,来打破她们的矜持,撕破她们自以为是的傲慢,将她们的野性一点点磨去,最终让她们乖乖的臣服。

    对储不同的女人,用不同的手段,这就叫作对症下药。

    你祝融不是自恃身份,觉的伺候人这种活,是婢女们才会干的下贱活么,我就偏偏要你去做。

    宽衣解带完毕了,陶商这才满意的一笑,大大咧咧的进了大木盆,靠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舒服啊……

    温热的水包裹着全身,一身的疲惫顿时被洗去,陶商感觉到是说不出的舒坦。

    祝融则站在身后,尴尬的看着陶商,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,给朕揉肩擦背啊!”陶商眯着眼命令道。

    祝融没有办法,只好咬着嘴唇,暗暗瞪了陶商一眼,不情愿的拾起了毛巾,蹲下了身儿,挽起袖子,露出了雪白的胳膊,开始为陶商搓背擦身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舒服的感觉,袭遍了全身,让陶商打了一个酸爽的哆嗦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南蛮第一武道高手,这双手杀起人来利索,给朕揉起背来也能这么温柔啊……”陶商笑眯眯的感慨道,手往后边轻轻一拍,摸住了祝融湿漉漉的手。

    祝融身儿一颤,瞬间感觉到像是被电到一般,心中掠过一丝奇异的曼妙感,正是那种奇特的快感,竟让她没有第一时间将手抽开,任由陶商轻抚。

    渐渐的,陶商已不满于此,忽然间转过身来,伸手将她的有俏脸端起,向着自己拉近。

    祝融心跳加速起来,脸红到如天边的云霞,心中明明知道陶商想干什么,却鬼使神差的竟没有抗扛,任由他将自己的脸蛋拉近。

    然后,陶商就在她那红扑扑的脸蛋,深深的一吻。

    瞬间,祝融就感觉到,浑身一酥,丰躯不由又是阵颤起来,却是轻轻一推,口中抱怨道:“你做什么啊……都是水……弄了我一身……”

    她声音娇
武侠世界大明星帖吧
羞,雪白的双臂虽然在推,却全无力道,与其说是在抗拒,倒不如说是半推半就,那声音言语,更如同在向陶商撒娇一般。

    曾经刚烈如野马一般的南蛮第一美人,竟然在向陶商撒娇!

    这一幕,看的陶商心中又是一阵得意,知道她离心甘情愿臣服于自己,又进了那么一步。

    陶商便笑眯眯的欣赏着娇羞的祝融,只见她美艳红晕的脸蛋上,已沾满了水珠,丝丝缕缕的顺流而下,滑过那玉般的香颈,越过那雪峰的边际,汇入了深渊之中。

    此等美景,只搅到陶商血脉贲张,胸中炽烈的念火,陡然间又燃烧了起来,眼中邪意更浓。

    祝融然性子比较粗爽,但也不至于感觉不如来陶商不怀好意的目光,忙是用力将陶商推了开来,又把自己的衣领,往紧给拉了拉。

    然后,她又一嘟嘴,向陶商抱怨道:“你不是叫我擦背么,你不转过身去,我怎么给你擦背。”

    祝融这么突然一矜持,倒是提醒了陶商,让他意识到自己必须要收敛一点,差不多就行了,可不能因为一时冲动,就坏了事。

    “行啦,你也算愿赌服输了,朕也累了,你就回去早点休息吧。”陶商挥了挥手,转身不再去看她。

    祝融顿时又愣住了,迷茫困惑望着陶商水淋淋的肩背,一时间怔在原地,不知该走不该走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以为,陶商叫自己给他擦背揉肩,只是开头而已,接下来自己终归是难逃一劫,恐怕今晚就要被陶商占有。

    她却没有想到,陶商只是让她擦了一会背,竟然就没有下文了,竟然就要放她离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不走,莫非还想留下来侍寝么……”陶商转过头来,邪笑着瞟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侍寝”二字,顿时把祝融听的身儿一震,娇羞满面,赶紧把毛巾一扔,嘴里嘀咕着“谁想跟你侍寝”,便是匆匆忙忙的逃离出去,不敢再多看陶商哪怕一眼。

    看着祝融离去的倩影,陶商暗吐了口气,喃喃道:“快了吧,再用不了几日,应该就能一享这南中第一美人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祝融是走了,可陶商贲张的血脉,地无法压制下去,雄风与耐久作用下的狂劲身体,一旦燃起了欲念,又岂是那么容易平熄下去的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,很快就落在了周围侍奉的宫女们身上,眼中邪意更浓,拂手笑道:“你们都还愣着做什么,都给朕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一众宫女们身儿皆是一颤,顿时羞到面红耳赤,知道她们的天子想要干什么,倒也个个是轻车熟路了,扭动着腰枝,含羞带笑的凑上了近前。

    很快,内帐之中,就响起了男女嬉水之声。

    而帐外,祝融才刚刚逃离出来,暗吐了口气,手儿轻抚着起伏的胸脯傲峰,暗自庆幸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刚刚冷静下来时,却忽然听到了帐中发出的靡靡之音,祝融回头一看,只见陶商雄健的身影,已经和一个个宫女纤细的身影,纠缠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不知为何,祝融的心头忽然又产生了几分失落的感觉,小嘴一嘟,喃喃抱怨道:“什么嘛,难道让我过来,只是让我给你擦背么,宁肯跟那些宫女鬼混,也不肯碰我,难道我连那些宫女都不如么……”

    抱怨之时,耳边的嬉笑轻靡之音,已经更加炽烈,听的祝融是心火悄然,浑身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燥热。

    她不敢再听下去,仿佛那每一丝声音,都如针一般扎进自己的耳朵,是那么的刺耳,那么的让她难受。

    再瞪一眼帐蓬上,那一具具纠缠在一起的身影,祝融一跺脚,气乎乎却又满脸通红的扭头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连三天,陶商都在大营中寻欢作乐,令三军将士好好休整。

    三日后,陶商才再次起程,率领着大魏近二十万得胜之军,继续向西进军,追击曹操的败兵。

    此时的曹操,早已被杀到惊魂丧胆,率领着败溃之军,逃出了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魏军一路西进,所过城池的秦军早就逃之一空,不费吹灰之力,就收复了失陷的陕县诸城。

    理论上说,从黾池到潼关,不过数百里的距离,陶商若以轻骑追击的话,不出三天就能追击潼关城下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的追击,陶商却故意放慢了速度,大军是走走停停,每收复一城都会要大军休整一两日。

    故当曹操大军已逃上潼关之时,陶商才刚刚追至了陕县。

    当天,陕县收复之后,陶商再次下停大军扎营,于陕县城外休整。

    大军安营已毕,陶商前脚刚入皇帐,韩信后脚就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入大帐,韩信就拱手道:“陛下,臣有几句进言,憋在心里已久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