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四十六章 天赋惊敌胆

第七百四十六章 天赋惊敌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二十万魏军,倾巢出动,发动了全线的冲锋。

    除却对付羌骑的五万步军,正面方向,陶商动用了近十五万兵力,这是要一鼓作气荡平他的五万秦军!

    那可是十五万步骑大军发动冲击,铺天盖地,无边无际,掀起的漫空狂尘,几乎将头顶的太阳都遮挡。

    十五万人冲锋,那踏地的巨响,几乎就要将山川震碎,那骇人的声势,俨然如同末日降临一般。

    面对这一可怖一幕,即使是军纪严明的秦军,此刻也人人丧胆,无不变色,下意识的步步后退,已经慌到要站不住阵脚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陛下,羌胡覆没,我军军心已动,大势已去,速速撤往潼关拒守吧。”身边的徐晃,声音沙哑的劝道。

    曹操焦黄的脸已阴沉如铁,暗暗咬牙欲碎,眼中迸射着深深的不甘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这一战失利,五万羌胡覆没,他唯一所依赖的染指中原的利器,也将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今日就算撤去,从此他也只能陷入被动防守的境地,这场战争的主动权,就要彻底的拱手送给陶商。

    “朕不甘心,朕不甘心啊——”悲怒之极的曹操,仰天咆哮,怒问苍天。

    他的咆哮声,却转眼被天崩地裂般的魏军杀声和马蹄声,吞噬淹没,连他自己都无法听到。

    “陛下,撤吧,再不撤就来不及了!”徐晃再劝相劝,声音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曹操举目望去,只见魏军已逼至两百步外,若是再不撤退,被魏军贴了上来,就算他最后逃走,也将是一场惨烈败。

    五万羌胡已覆没,若再损失了手头五万秦军嫡系精锐,那秦国可真就要完了。

    终于,曹操的心理防线也崩溃了,再也顾不得什么愤怒,大叫道:“撤退,速速鸣金撤退,撤往潼关!”

    在右徐晃等松了口气,急是护着曹操拨马而走,向着潼关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铛铛铛——

    秦军阵中,金声大作,撤号的号令即刻也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五万秦军士卒如蒙大赦般,纷纷掉头,向着西面狂逃而去。

    可惜,曹操的一时迟疑,还是令撤退的号令,发出的晚了半步。

    身后方向,魏军的骑兵最先已冲至,这要是被魏骑追上,秦军就要陷入崩溃的地步,只怕要被魏军辗杀一空才怪。

    必须要牺牲一部分兵民,殿后掩护大军撤退。

    曹操眼眸一转,立时喝道:“张任,朕命你率本部七千兵马,阻挡敌军,掩护我大军撤退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令。”本就不甘心撤退的张任,想也不想就慨然接令,拨马而回。

    曹操眉宇间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异色,暗吐了一口气,拨马继续狂逃。

    张任乃是蜀将,其所统的七千兵马,皆也是蜀中归降之军,曹操是打心眼里对这支兵马不太信任,没有视为自己的嫡系。

    所以,牺牲自己,掩护主力撤退这种极有风险之事,曹操自是舍不得拿自己的主力去做,便叫张任和七千蜀兵去牺牲。

    张任却不知曹操的心思,他本就一直心怀着为刘璋复仇之心,今日一战,原以为可以大破陶商,甚至还有可能杀了陶商,为刘璋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谁知道,陶商又奇迹般的发明了连弩,一举击破了五万羌胡铁骑,这奇迹般的结果,不仅破灭了曹操东进的宏图,也撕碎了张任为旧主复仇的幻想。

    张任心中自然是不甘就此离去,而曹操的命令,却正中他下怀。

    “我张任绝不能再败给陶贼,绝不能——”

    被复仇之火蒙蔽了心智的张任,竟是下令七千蜀兵结阵,想要螳臂当车,阻挡十五万魏军冲击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中路方向,项羽率领的五千大魏铁骑,先行撞至。

    轰天的巨响声中,项羽手中金枪舞动如风,狂风暴雨般的枪影,如漫空的流星般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噗噗噗——

    骨肉刺穿声接连响起,数不清的敌兵,还没来不及看清他的枪锋,便被刺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项羽无人能挡,如神将一般,轻破的破开敌军,辗杀而去。

    身后,五千铁骑随后撞至,顷刻间将敌军步阵撞开一道巨大的缺口,马蹄所过之处,一命不留,将敌卒无情的踏为粉碎。

    片刻间,这七千蜀藉秦军士卒,便被从中间撕成了两截,阵形就此崩溃。

    惊慌的蜀卒们,哪里还敢再战,根本顾不得张任的喝斥,纷纷望风而溃。

    而此时,左右两翼的大军,也汹涌而此,如茫茫大海般,将蝼蚁般的七千蜀军淹没在刀光剑影之中。

    中路铁骑之后,陶商纵马提刀,正率领着五万中军,狂涌
猎妖协会sodu
而上。

    今日一战,胜负已定,陶商心中狂喜无比,自然也要杀他个痛快淋漓。

    “魏”字皇旗如风,陶商纵舞战刀,如天神般,撞入了已是混乱的敌军丛中。

    “挡朕路者,杀!”一声天雷般的暴喝从吼头发出,陶商杀机如狂,手中那一柄战刀,掀动着猎猎尾尘,横斩而出。

    咔咔咔!

    三声脆响,三道血光飞溅上天空,三具敌卒无头的尸体,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陶商血腹杀戮在前,五万大军辗压而上,将敌卒撕成碎片,将他们的鲜血洒上天空,浓浓的血雾,几乎将天空都笼罩在血色之中。

    整片战场,已变成了这七千蜀卒的屠宰场。

    而血雾之中,陶商就如屠夫一般,马不停蹄,手起刀落,手起刀落的斩敌不休,长长的血路辗过,不知有多少敌卒死于他刀下。

    血雾中,秦军惨烈的哭嚎声不绝于耳,陶商却没有丝毫同情,反而激起了他更大的杀机。

    今天,他就是要杀个痛快,杀出个威风来,杀到秦国上下闻风丧胆,听到他大魏之皇的名字就本能的颤抖。

    正杀的过瘾之时,陶商血目之中,出现了一面熟悉的“张”字大旗。

    鹰目一扫,陶商立时就认出了张任。

    那个曾经的蜀国第一大将,在蜀中被自己杀到连连败走,归降秦国之后,却仍敢继续跟自己作对之徒。

    “没完没了的跟朕作对,张任,今天朕非亲手宰了你不可!”龙威大怒的陶商,一声震天咆哮,手舞战刀直取张任而去。

    乱军中,正自拼死而战的张任,蓦然间感觉到,一股强烈无匹之极的杀气,滚滚如狂涛一般,从背后向自己急袭而来。

    人未杀至,张任就感觉到了彻骨寒意,仿佛整个人置身于冰渊中一般。

    张任猛然回头,血目一望,陡然间暴睁到几乎要迸裂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陶贼——”张任咬牙切齿的从口中吐出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那个大魏之皇,那个杀死他旧主刘璋的凶手,那个灭了他故国的仇人,那个他作梦都想手刃的死敌,就在眼前,正向自己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复仇!

    看到陶商的一瞬间,张任的脑袋中一片空白,只剩下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陶贼,我杀宰了你,我要为蜀王报仇,受死吧——”一声沙哑的嘶吼咆哮,张任纵马舞刀,迎着陶商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两骑相对撞至。

    复仇心切的张任,尽起全身之力,手中战刀横斩而出,掀起巨墙般的刃风,正面撞向陶商。

    “能杀朕的人还没有生出来,张任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陶商一声讽刺的狂笑,手中战刀挥纵而出。

    那一柄染血的战刀,如天地大磨盘般荡出,刀锋卷起漫空尾尘,所掀起的刃风之墙,有数丈范围,挟着恐怖的毁灭之势,轰撞而来。

    这一击,同样是陶商全力一击,神鬼难当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两道血之狂风,轰然相撞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震天的巨响,回荡在天地之间,竟是盖过了人马嘶叫之声。

    撞击中心之处,一环强劲无匹的反弹冲击波,四面八方的膨胀开来,将方圆数丈范围内的士卒,统统都如草芥一般掀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刀相撞,这一记惊天轰击之下,张任身形猛然一震,但感觉到银河崩决般的狂力,汹涌的灌入他的身体,瞬间搅动到他气血翻滚,五内搅腾,一瞬间竟有种喘不过气来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这陶贼的武道,竟然比当年更强了,竟似强过了我……”错马而过的一瞬间,张任的血目中,陡然间掠过了一道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深深的被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年伐蜀之役,他也曾与陶商有过短暂的交手,那时陶商的武道,不过是89点的一流境界。

    他却万万没想到,只过了不到半年多的时间,陶商的武道竟然精进到了95的地步,甚至已是超越了他自己的武道。

    从一流到绝顶之间,存在了质的差别,大多数人哪怕是穷极一生,也难以踏上绝顶境界。

    而就算踏上绝顶境界,每精进1点武力值,都极是艰难无比,除非是吕布项羽这样的天赋英才,方才能在短短数十载,就突破了重重桎梏,冲上了满百的无双境界。

    而陶商,仅仅用了半年,突破了绝顶境界也就罢了,更还超越了他张任的武道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奇迹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这小子怎么可能拥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天赋,就算是项羽吕布,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天赋啊……”

    张任陷入了恐慌震惊,深深的困惑惊愕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