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四十五章 辗压,灭尽羌胡

第七百四十五章 辗压,灭尽羌胡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异想天开,竟然能想出这等连弩的神器,这已经够震惊众人的了,最令众人惊奇的则是,陶商竟然在半年之前,就已经在赶造这连弩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陶商早在半年之前,就预料在西征秦国之战中,可能会对上大量的西羌铁骑,就已在提前准备这破羌的利器。

    这等先见之明,这等超强的预见力,简直形如神人一般!

    “陛下神机妙算,洞察深远,良万万不及啊……”身边的张良,拱手叹服道。

    樊哙也激动叫嚷道:“陛下啊,我现在总算知道你的破敌妙计是啥了,也太神奇,太不可思议了,老樊我真是服了,要不是我骑着马,我这就给你跪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哈哈大笑,鹰目远视混乱的敌阵,眼眸中杀机如火狂燃,厉声道:“羌贼也被射的差不多了,该是我们大魏将士发威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陶商的身躯陡然间升起了狂烈的霸绝杀气,感染左右众将,点他们渐沸的热血,点燃到爆。

    “韩信、马援听令!”陶商战刀一横,大喝道。

    韩信和马援拨马而出,拱手叫道:“臣在此,请陛下下令。”

    陶商刀锋一指未动的秦军中军,厉声道:“朕令你率五万大军,攻敌右阵,只许进,不许退!”

    “臣遵命!”韩信和马援两员大将,飞马而去。 “诺。”

    接着,陶商的目光又射向曹参和华雄,喝道:“曹参华雄听令,朕命你们率五万大军,攻秦军右阵,给朕踏平敌寇!”

    “诺!”两员大将慨然一应,策马而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陶商的目光,则落在了自己第一大员身上,此时的项羽早已热血沸腾,跃跃欲战。

    “项羽听令。”陶商欣然大喝。

    “臣待令多时!”项羽拨马而出,沉声一应。

    陶商刀锋指向那面“秦”字皇旗所在,厉声道:“朕命你以五千铁骑正面开路,给朕直冲曹操中军,不破敌阵,提头来见!”

    “末将得令!”项羽慨然一应,纵马提枪而去。

    随后,陶商又目射向玉面寒枪的新秀罗成,大喝道:“罗成听令,朕命你率余下五千铁骑,从侧面直接羌胡骑兵,将他们彻底收拾了,给朕杀到一干二净!”

    历史上的罗成,乃幽州出身的大将,精通弓马,善于指挥骑兵,陶商此战就是要发挥他骑战的优势。

    罗成新加入大魏阵营,正盼着能建功立业,陶商将重担托负,他自然是欣喜万分,当即抱枪慨然道:“陛下放心,臣必辗碎敌寇,一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说罢,罗成也纵马提枪而去。

    嗵嗵嗵——

    众将已出,中军处,数十面牛皮鼓敲响,隆隆的鼓声震破天地,令风云变色。

    紧接着,雷鸣般的杀声,冲天而起,一路路的大魏雄师裂阵而出,直扑敌很而去。

    左翼军团,右翼军团,中路骑兵军团,左翼铁骑军团,四支大魏雄师,十余万大军,如潮水般漫出,汹涌的扑向了各处的敌军。

    左翼方向,羌胡骑兵已然崩溃。

    暴雨连弩铺天盖地的打击之下,五万铁骑片刻间便损失了近七分之一的兵力,人仰马翻成了天然的障碍,阻挡了后面大批骑兵的冲击,余下的四万多羌胡,陷入了进退无度,彼此拥挤倾轧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魏狗这是什么弩,竟然这么厉害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混乱中的彻里吉,丑陋的脸上已被无尽的惊怖所袭据,整个人限入了恐慌之中,先前的狂傲早已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就在彻里吉惊撼惊恐之时,魏军阵中,那恐怖的连弩雨,终于结束,就如同暴风雨骤停一般。

    “撤退,全军撤退——”喘过气来的彻里吉,哇哇尖叫。

    混乱的羌胡们,纷纷拨马倒退,生恐走慢一步,又会被魏军的神弩狂射。

    只是这几万骑兵失去了速度,彼此拥挤在旷野上,又岂是那么容易转向掉头的,还没等他们转头,侧面方向,罗成已率领着滚滚铁骑杀至。

    震天的杀声中,罗成一马当先,率领五千大魏铁骑,如一柄锋利无双的巨戟,掀起漫空狂尘,挟着隆隆的惊雷声,轰天而来。

    转眼间,铁骑撞向了混乱的敌骑军团。

    又是人仰马翻,又是血雾冲天,整片战场,倾刻间被血与尘的漫空腥雾所笼罩,天空中充斥着惨烈的叫声,俨然变成了一片修罗屠场。

    罗马铁骑无双,无人能挡,从东翼撞入敌骑军团,直接从西翼杀了出去,一举将敌军撕成两半。

    这时,列阵已久,热血已沸的白起,手中大刀一扬,大喝道:“步军将士们,随本将裂阵出击,杀尽羌贼!”

    “杀尽羌贼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尽羌贼——”

    又是雷鸣般的杀声,冲天而起,天噬掉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,仿佛上天之旨,宣告了羌胡的灭亡命运。

    白起纵马舞刀,拖着狂尘杀出,身后五万大魏将士们,轰然而动,如决堤的狂潮般,向着敌军铺天盖地的辗去。

    无法撤
火影之朝佚千名小说5200
逃的羌骑们,被罗成魏骑牵制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魏军步兵,如海潮般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庞大的魏军步兵军团,轰然撞向了混乱的敌骑。

    失去速度优势,又被撕破了阵形的骑兵,面对强大的步兵军团的冲击,只能任由宰割。

    一柄柄利枪刺去,将惊慌的羌人捅成了马蜂窝。

    一杆杆大戟扫出,将敌人从马背上拖下。

    一把把大刀无情的斩出,将落马的羌人,剁成了片片碎块肉泥。

    数以千计的羌人,成片成片的被宰杀,顷刻间,整片战场便已被敌人的尸体覆盖,鲜血将脚下的地面都染成了泥泞。

    魏军将士们恨极了羌人在弘农郡的烧杀抢劫,胡作非为,早就憋了一口复仇的怒火,此时此刻,正是他们尽情宣泄怒火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们要尽情的杀,尽情的复仇,让犯我大魏的胡贼们尝到他们应有的惨烈下去。

    乱军之中,敌军头领雅丹被罗成轻易所杀,杀破乱军的罗成,纵马舞枪,直奔那面“帅”旗所在。

    杀一名敌将还不够,罗成今日的雄心,乃是要斩杀羌首彻里吉,立下不世奇功!

    混乱中的彻里吉,此刻心中是后悔莫及,悔不该被曹操指使,后悔自己小看了大魏之皇的实力,才落到眼前这步田地。

    “可恨啊,今日一战,我大羌铁骑死伤惨重,必然元气大伤,早知如此,我宁可不要曹操的女儿,不要自己的儿子,也绝不会响应曹操的征召,前来这里送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彻里吉是懊悔不已,一面暗暗叫苦,一面拨马狂逃。

    只是,这混乱的局面,却迟滞了他前进的脚步,纵马半晌,才逃出不足二十余步。

    就在彻里吉焦急的狂逃之时,蓦然听到身后惨叫声大作,回头一瞟,只见一员年轻的魏将,玉面寒枪,如一道银色的流光射至,所过之处,自己的部下如纸扎的般被掀翻在地,无人能挡。

    那银枪小将,撕破乱军,直取他彻里吉而来!

    彻里吉慌了。

    他并不认识罗成,但他却看得出来,那冲来的年轻小将,武道当世绝顶,战力非凡,绝对在他自己之上。

    心中已慌的彻里吉,哪里还敢回身一战,只顾拨马拼命逃跑。

    转眼间,罗成已纵马杀至,手中一杆银枪,卷着腥浓的血雾,撕破狂尘,直取彻里吉而来。

    感觉到身后枪风袭来,彻里吉别无选择,只得一咬牙,回头一记狼牙棒挥出,硬着头破想要扛下这一击。

    只是,狠牙棒尚在半路之时,彻里吉就惊愕的看到,罗成这一枪不但力道凛烈,更是快如疾风,电光一般穿越自己防御,直扑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的武道,竟然——”

    彻里吉不及震愕之时,那电光火石的一瞬,银枪已似流虹般射至。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一枪穿胸,透心而过。

    彻里吉一声惨叫,手中狼牙棒脱手跌落,身形剧烈一晃,抱着鲜血突涌的心口,便即栽倒在了马下。

    武力值只有79的西羌之首,就此被罗成一枪秒杀。

    “大头领被杀啦——”

    “大头领死啦!”

    “大伙已快跑啊,连大头领也被魏人杀听——”

    残存的众羌骑们,眼见自家大头领被杀,个个都惊破了胆子,哪里还有一丝抵抗的勇气,如过街老鼠一般,抱头狂窜。

    血染银枪的罗枪,一声冷笑,纵马舞枪再杀而上。

    骑兵往来冲插,步军正面辗压,五万羌胡被杀到血流成河,几乎全面。

    大翼的羌胡被血腥辗杀之时,正面处,三路大魏之军,近十万大军,已经在向五万掠阵的秦兵发动了冲击。

    中军皇旗之下,曹操整个人已僵硬在了马上,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强大的羌骑,被魏军的神弩射到人仰马番的惊人画面。

    不光是曹操,左右马超、徐晃、张任等一众大将,还有那五万秦军士卒,统统都陷入了恐慌愕然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那是什么弩?竟然能……”震怖中的曹操,声音沙哑,已不知用什么词,来表达自己的惊愕不解。

    他和他的秦军将士们,作梦也没有想到,魏军在关键时刻,竟然能使出这等一弩十发的神弩,轻轻松松的破了五万羌军的冲击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曹操方才恍然惊悟,明白了陶商为什么会连连后撤,原来就是为了诱使他主动出击,好在这一战中,歼灭他的五万羌骑。

    曹操更是蓦然省悟,原来陶商调来的李广一军,并非是什么神射营,而是十倍威力的连弩营,专门克制他骑兵的冲击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子,竟然造出了这等神弩,可恨啊,朕又一次被他算计了,可恨——”惊醒过来的曹操,又怒又懊悔,咬牙切齿,怒火填胸,就感觉到脑袋又有炸裂的迹象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震天的号角声,再次吹响了战场上空。

    正面方向,余下的五万魏国步军,轰然裂阵,如潮水般奔涌而出,铺天盖地般的尾随着前路项羽骑兵发动了冲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