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四十四章 暴雨连弩

第七百四十四章 暴雨连弩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羌胡铁骑,倾巢而出。

    彻里吉率领着四万铁骑,狂涌而出,他要借着骑兵的优势,一举冲破魏军薄弱的左翼。

    四万铁骑奔腾,踏地之声是震天动地,几乎将天都要捅个窟窿一般。

    从天空中俯看下去,漫卷的铁骑狂潮,如铺地的黑压一般,卷起无尽的狂尘,轰然涌出。

    四万铁骑冲锋,这是何等恐怖的场面,即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魏军将士,看到这等可怕的画面,也不由捏了一把汗,下意识的就神经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,部分新加入大魏军团未久的新兵们,更是露出了恐惧的表情。

    即使是陶商,心头也为之微微震动。

    这是继当年对战八万燕国铁骑后,陶商所面对的最大规划模的骑兵冲锋了,其恐怖庞大的景象,丝毫不耻于当年的战象军团冲锋。

    只轻吸一口气,陶商就压制诠了那一丝震动,英武的脸上,始终是淡然自若,从容不迫的自信。

    片刻间,前方敌军的铁骑狂潮,已冲至了左翼三百步之内,挟起的狂尘几乎将天空遮住。

    左翼处,乃是白起所率的五万多步军,多以刀盾手为主,人数虽多于敌军一万,但面临的却是四万铁骑。

    五万步军抵抗四万铁骑的冲击,难度何其之大,若非有强弓硬弩,根本无法阻挡。

    即使有强弓硬弩,也未必能够挡的住,毕竟,骑兵的冲锋速度实在是太快,任何的强弓硬弩,哪怕是神射营和破军营的利箭,临阵也不过三发,根本无法阻挡。

    军阵中,白起杀戾的目光,没有一丝畏惧,战刀在手,傲立不动,镇压着左右将士。

    五万魏军将士们,面对着狂涌而来的敌骑之潮,神经虽已紧绷到了极点,却没有半点退缩之心。

    即使没有白起这样的统帅镇压,身为大魏将士,他们也绝不会临阵而逃!

    潮水般的铁骑之流中,彻里吉的脸上,却燃起了得意的冷笑,脑海之中,不由浮现出了魏军被他辗到人仰马翻的地步,仿佛看到,陶商被他亲手宰杀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只要胜了这一仗,我就能娶了秦帝的女儿,还能要回自己的儿子,那个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彻里吉是越想越得意,禁不住放声狂笑起来,将胯下战马抽打的更猛。

    一百七十步!

    转眼间,羌军铁骑已冲至了一百七十余的范围,这个距离,早已进入到了魏军弓弩的射程。

    可反常的却是,魏军却仍然没有发动箭射,依旧任由敌骑冲近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曹操神色微微一动,心中忽然间涌起了一股不好的感觉,喃喃道:“以陶贼的用兵之能,这个距离应该早发动箭射了,为何却一箭不发,这个陶贼,莫非他真的又有什么诡计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曹操狐疑之时,里许之前,皇旗下的陶商,嘴角已扬起了一抹冷绝讽刺的诡笑。

    那种诡笑中,流转着一种鱼已上钩的得意。

    眼见敌骑已冲至一百五十步距离,陶商再无犹豫,手中战刀一扬,大喝道:“摇动令旗,给李广发出信号,该是他亮相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皇令下达,中军那面巨大的赤色皇族,如此旋转摇动,向着早已就位的李广所部,发出了号令。

    李广瞧见信号,亦没有一丝犹豫,大喝一声:“盾兵,开阵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前排的万余刀盾手,即刻侧身,让出了一条空隙。

    “连弩手,就位!”李广跟着又是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身后,近五千余名弩士,手端着一张张奇形怪状的弩机,飞快的从缝隙中穿出,在盾兵之前,结成了三列弩阵。

    看到这画面,白起脸色一变,暗忖:“原来陛下的破敌妙计,竟然是五千弩兵而已,这五千弩兵怎么可能挡得住敌骑冲击,就算是破军营来了也挡不住,陛下到底……”

    白起不敢再想下扶持,敌骑已逼近,他已做好了李广的弩兵被垮之后,用他的步兵去抵挡敌骑的冲击。

    陶商的身边,樊哙见到这阵势,也吓的脸色惊变,颤声叫道:“陛下啊,我还当你是啥奇兵呢,原来就是五千弩兵啊,你这玩笑也开的太大了点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却淡淡一笑,刀锋一指,“朕是不是在开玩笑,马上就见分晓,好好看大戏吧。”

    樊哙是一脸的茫然,一脸的担忧,完全是蒙了的样子,只能捏着一把汗,战战兢兢的向着左翼看去。

    左翼处,敌骑飞奔如风,转眼已逼近了七十余步的范围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魏军突然变阵,彻里吉本来还脸色一变,担心魏国突然间使出了什么变招。

    但当彻
我的刁蛮校花老婆吧
里吉看到,魏军所谓的“变招”,仅仅只是几千弩兵之后,彻里喜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区区几千弩兵,不等射一轮我就能冲到跟前,能挡住我的铁骑才怪,那秦帝总是说这陶商用兵如神,我看也不过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彻里吉脸上的嘲讽之色更烈,狂笑大叫道:“大羌的将士们,跟着我冲啊,杀光愚蠢的中原狗,给我杀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四万羌军骑士如野兽般放声咆哮,震天的兽吼声,几乎将马蹄声都淹没。

    五十步!

    震天的兽啸声中,敌骑已冲至五十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,只够魏军弩手放一箭的时间,下一箭还不及上弦之时,敌军铁骑就要迎面撞上。

    然后,就将是无情的辗压。

    李广的嘴角,却扬起一抹冷笑,佩剑一挥,大喝道:“第一排连弩手,放箭!”

    号令下达,青色的令旗,立刻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第一排近一千五百余名弩手,即刻端起手中的奇状弩机,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机括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千鸟嗡鸣之时,骤然冲天而起,连绵百步的距离上,立时寒光爆张如潮,交织成一般密集如墙的光网,向着敌骑辗射而出。

    一万多支利箭,竟然在一瞬间同时射出!

    万支利箭结成的天罗地网,呼啸的扫出,其密集程已达到了无处可避的地步,瞬间便将正面的五百余名敌骑射翻于地。

    惨叫声冲天而起,汹涌的敌骑,立时是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“一排退后,二排上前!”李广又是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赤色的令旗即刻举起,第一排弩手忙是退兵,第二排弩士则补到了前端,第三排则随后跟上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令下,又是一万多支利箭射出,前排弩士射罢,即刻转到最后一排,后面一排的弩士立刻跟上,拉连放箭。

    短短不到二十秒的时间里,三排弩士轮番连射,竟是一口气射出了十万支利箭。

    如此狭窄的范围内,如此短的时间里,魏军弩士射出十万支利箭,这速度,这密度,简直已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等恐怖的打击之下,迎面而来的敌骑,根本来不及反应,顷刻间就被射杀了近七千余骑。

    整个战场上,鲜血四溅,血肉横飞,数不清的战马翻倒于地,数不清的士卒被钉死在地面上,尸横遍野,惨烈之极。

    白起麾下的几万将士,这一刻统统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他们原已准备好了应对敌骑冲击,抱起了必死的决心,却万万没有想到,神射营的兄弟们一顿乱射,竟然就把敌骑射成了人仰马翻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!

    全军上下,都被那神奇的弩箭,看到了目瞪口呆的地步,完全想不通,区区一张弩机,如何能发出这等密集的箭矢。

    不光是白起所部,全军将士,但凡目睹了那惊人画面的魏国将士们,统统都陷入了惊异之中。

    “陛下,那弩机……那弩机是什么玩意啊?怎么这么厉害,简直神啦——”樊哙挠着后脑勺,惊愕的吱唔道,连话都已经颤抖到快要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左右众将们,包括智谋无双的张良在内,一个个都以惊喜愕然的目光,齐刷刷的望向了陶商,等着他们的天子作答。

    陶商却横刀而立,英武的脸庞上,流转着释然和自信的冷笑,欣赏着左翼敌骑被摧毁的盛况。

    面对众文武的惊异,陶商只淡淡一笑,“朕不是早已说过,朕自有破羌胡的妙计,尔等有什么好惊讶的。”

    “臣等确是知道陛下有妙计,却没想到,陛下的妙计,竟是那奇特的弩机,那弩机实在是太……”张良连手中的羽扇也忘了摇了,满眼都是叹服。

    陶商却一挥手,向荆轲使了个眼色,荆轲便从马后面,将一张早已带在身边,却被布蒙着的那种神奇弩机奉了上来。

    陶商接过手里,又扔向了张良,笑道:“看吧,这就是你们眼中的神奇弩机,朕给它起名叫暴雨连弩。”

    暴雨连弩!

    听到这个闻所未闻的新奇名字,左右文武大臣们,个个都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“一弩十发,箭如暴雨,暴雨连弩确实恰如其名,只是这暴雨连弩如此神奇,不知是何人所造?”张良看着手中连弩,惊奇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淡淡笑道:“这暴雨连弩,乃是朕灵机一动,令英妃发明,早在半年之前就已经在秘密打造,朕倒是没想到,果真派上了用场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左右张良樊哙等众臣们,更是震动惊叹,望向陶商的目光,更加敬叹无比,那眼神如同在看神人一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