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四十章 别有趣味的烈马

第七百四十章 别有趣味的烈马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祝融那丰盈的身段儿,那雪白半露的香肩,那如瀑的乌发,还有那对镜更衣,浑然不觉的姿势,无不不撩动着陶商的心,令他瞬间感觉到,血脉就渐有贲张的迹象。

    陶商忽然感觉到,自己自从获得了“雄风”和“耐久”天赋后,精力就变的特别的旺盛,以往比祝融这风景,更要诱人的画面,他也能从容的把持住,眼下祝融却只是露了个香肩,陶商就感觉到自己有压不住火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冷静,这点诱惑都把持不住,还算是纵游花丛的人么……”陶商心里告诫着自己,深吸一口气,稍稍压制住了心头念火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深吸气的声音,顿时惊动了正在换衣的祝融,身儿微微一震,蓦然间回过头来,却看到陶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,正以不怀好意的邪光,瞄着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祝融低头瞟了一眼自己香肩,立刻意识到陶商在用眼神侵凌她,娇媚的脸蛋顿时掠过一丝红晕,一伸手,便将半斜的衣裳拉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就要大祸临头了,还有心情偷着占我便宜,亏你还是一国之君,哼……”祝融樱嘴一嘟,不悦的讽刺道。

    祝融显然是出身于南蛮,于男女之防没那么重视,虽被陶商私窥,只是脸微微有红而已,并没有太过的尴尬窘羞,依旧从容淡定的紧。

    “大祸临头?为什么这么说?”陶商微微笑着,步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聋,适才你们在外面议事,我都已经听到了,西羌的五万铁骑就要杀过来了,这还不是要大祸临头么。”祝融嘴里轻哼着,看到陶商走近,下意识的就想退开几步,以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未等她退后,陶商却一伸手,已从后面将她的腰揽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做什么!松开我!”祝融这下就不淡定了,还以为陶商要对她怎样,红着脸娇嗔道。

    “别激动,淡定,我只是帮着把衣服穿好而已。”陶商淡淡一笑,松了她的腰,却捡起了她垂下的衣带,帮她重新扎起来。

    祝融松了口气,不再那么慌张,却又不愿被陶商帮助,还想挣扎时,陶商说话吐出的雄性气息,就在她耳边颈间游走,瞬间将她挠的浑身一颤,一种酥**痒的感觉,便袭据了她的心房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忽然陷入了精神恍惚之中,只觉全身忽然也变的酥软起来,竟是鬼使神差的没有挣扎,而是任由着陶商帮她系腰带。

    陶商在帮她整理衣裳之时,故意吞吞慢慢,那双宽厚的手掌,有意无意的隔着一层衣裳,轻轻的抵磨她的肌肤。

    虽在隔着层衣裳,但每一次的细微轻磨,那种**的感觉,都让祝融感觉一股股电流,从自己的皮肤钻入身体,游走全身,最后汇入心房之中,就如同一双无形的小手,挑逗的轻挠着她的心一样。

    那种欲罢不能,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酥醉感,是祝融这辈子从没有感觉过的,是那样的神奇,那样的曼妙,渐渐让她忘记了对陶商的敌对情绪,双眸微微合上,玉颈轻轻后仰,丰腴的身形,不由自主的就靠在了陶商身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祝融情不自禁的就呼吸加剧起来,本就有些显小的襦衣,更加包裹不住的那起伏剧烈的傲峰。

    陶商就站在她的身后,咫尺之间,眼睛只轻轻一瞟,那呼之欲出的半边雪峦,那深不见底的深沟幽壑,便清清楚楚的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望着镜中那个神情迷离的美人,陶商心中不由暗叹:“这匹南蛮烈马,竟然这样就动情了,看来骨子里就有一种妖荡啊……”

    迷离中的祝融,更加显出了妖媚,这副表情,这副姿态,搅到陶商顿时血脉贲张,就有种把持不住的冲动,想要立刻把祝融给办了。

    “冷静啊,那可是联姻附加武力值,上到90之后,每加1点都难如登天,多少猛将穷尽一生,都无法再精进一步,你只要娶了她,轻轻松松的就能提升,这么好的事儿,岂能因为一时把持不住就不要了呢,冷静,千万要冷静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的脑海中,理智的那个念头,一遍遍的警告着他,终于将他从冲动的边缘,强行给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忽然间,陶商松开了祝融,往后退了几步,深吸几口气,强压下贲张的欲血。

    正自迷离失神中的祝融,突然间失去了陶商的抚慰,立时清醒了过来,微微睁开眼睛,看到镜中自己那妖饶扭动的姿势,顿时羞到耳根发烫,赶紧站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朕只是帮你换了换衣裳而已,用不着这么陶醉吧。”陶商平伏下了热血,反而开起了她玩笑。

    祝融脸蛋又是一红,却
我的仙界商城小说5200
不似旁的女人那般窘羞扭捏,反而是转过身来,正视着陶商的笑脸,傲峰一挺,嘟嘴哼道:“谁让你趁机在我身上摸来摸去,我是个女人,被你们男人那样摸,当然会有那样的反应了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怔,眼中神色惊奇,显然没想到,祝融能够奔放到这种地步,竟然这么直白的跟他讨论“摸”与“被摸”,完全都没有汉家女子那般娇羞矜持。

    “倒是你啊,不是摸的很开心,占我便宜占的很开心么,怎么停手了呢,有种继续啊。”祝融还变本加厉起来,竟然挑衅起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就笑了,心忖:“有意思啊,真是太有意思了,别的女人都是羞耻到不行,要么是不好意思,要么心里不情愿,嘴上却不敢反抗,想这小烈马这样,挑衅的要我办她的,还是头一个,有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眼前性格奔放纵荡的祝融,勾起了陶商浓厚的兴趣,越发让陶商期待着,她心甘情愿的臣服于自己时,征伐她,占有她是何等的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现在不占有她,也绝不能让她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思绪一转,陶商便冷笑道:“祝融,你也别嚣张,朕乃大魏天子,内宫佳丽无数,个个都是国色天香的美人,随便拿出一个来,都不逊色于你,你想得到朕的临幸,还要看朕的心情如何,想不想给你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席话,尽显君王的傲慢,几句话就把祝融的嚣张气焰给打压了下去,将她降到了可有可无的地位。

    祝融被呛到无言以对,娇脸顿是不悦,贝齿紧咬着朱唇,神色埋怨,眼神中闪烁着一丝失落。

    显然,她以为陶商会把她这南蛮第一美人,视为珍宝,却没想到,陶商根本就没把她当回事,这反而让心高气傲的她,心理上有了巨大的落差,情绪岂能不低落。

    “哼,有什么了不起嘛,等到你被西羌铁骑击败的时候,你的江山妃子们统统都保不住了,还不是跟没有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祝融嘀嘀咕咕的抱怨着,显然,她虽地处南蛮,但也知西羌铁骑的厉害,以为陶商此战,胜算无多。

    陶商却不屑一笑:“当初你们南蛮战象,看起来不也是无敌的存在,还不是被朕给灭了,区区五万西羌铁骑,还入不了朕的法眼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不一样,战象是战象,骑兵是骑兵!”祝融狡辩道。

    陶商不以为然道:“有什么不一样,不都是表面看起来无懈可击,最终却仍被朕找到击破的办法,难逃覆灭的命运。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——”祝融被陶商呛到小脸又憋红起来,“你”了半天,才道:“你也太狂了,你简直是我见过最狂的男人,狂到了没边!”

    “狂又怎么样,朕狂是因为朕有狂的资本,当年你那未婚夫孟获,自以为得到战象相助,无敌于天下,难道不比朕要狂吗?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陶商脸上扬起了讽刺,“可惜啊,他和那些跟朕面前狂的诸侯一样,最终都落了个身死名灭的地步,就是因为他们跟朕比狂,却根本不知朕狂的底牌。”

    “你你……”祝融被陶商的“狂妄”呛到哑口无语,只得一跺脚,耍无赖似的嘟嘴哼道:“总之我绝不相信你能破了西羌五万铁骑。”

    “又一个不相信我的女人么,祝融,你可不是第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暗笑,嘴角扬起一抹诡色,遂道:“很好,既然你这么不信,那敢不敢跟朕赌一场?”

    赌一场?

    祝融花容一怔,抬起头来茫然的望向了陶商,狐疑道:“你要赌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赌朕能不能击破五万西羌铁骑!”陶商豪然道。

    祝融秀眉皱了一皱,微一沉吟,冷哼道:“你这么狂,我还怕你不成,赌就赌,赌注是什么?”

    陶商便道:“这一仗,朕要是打输了,击破了西羌铁骑,你想留下,还是想回南中,朕任你来去,给你自由。”

    任你来去,给你自由!

    这八个字,正是祝融期待已久的事,瞬间就激起了祝融的冲动,花容欣喜,想也不想就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,到时候别反悔。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,朕乃一国之君,自然是一言九鼎。”陶商淡淡一笑,却又道:“怎么,你就不想知道,如果是朕打胜了这仗,你会输掉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你想让我做什么?”祝融看到陶商眼神别有意味,忽然间又有些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英武的脸上,浮现出玩味的笑容,“要是你输了,你就要为朕做一件事,朕让你做什么,你就得做什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