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三十八章 曹操的杀手锏

第七百三十八章 曹操的杀手锏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无尽的悲愤,无尽的震愕,顷刻间将曹操浑身包裹,那张焦黄的脸,也扭曲到变形。

    皇帐中,马超、郭嘉、法正等文臣武将,无不也是愕然变色,深深为这个惊人的噩梦而震撼。

    尤其是郭嘉,更是惊到气血翻滚,精神恍惚,张口就狂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道计策,正是他郭嘉所献,他算出了一切,算到了陶商绝不会想到,乐进会从不可能的北面突围,前去石门津夺取战船,由水陆西撤。

    这条计策,可以说是郭嘉倾尽了所有心力想出,他料定,就算陶商有张良这等谋士,也绝计无法识破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到头来还是一场容,乐进、程昱,还有那两万大军,统统都覆灭一空。

    再一次被陶商击败,郭嘉谋士的尊严受到前所未有的伤害和羞辱,焉能不怒急攻心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突然间,郭嘉一声惨叫,张口狂喷着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包括曹操在内,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等扶向郭嘉之时,这位绝顶谋士,已然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曹操大惊失色,一时也忘了眼前败仗,急是喝令医官前来,为郭嘉紧急救治。

    数名医官很快赶到,忙乎了半天,又是用药,又是扎针,才勉强稳定下来郭嘉的气血。

    曹操这才松了一口气,向医官问道:“郭奉孝的身体如何,有没有性命之忧?”

    医官叹了口气,拱手道:“禀陛下,郭大人本来就体弱气虚,今又受到了这样的刺激,内脏受到了重创,恐怕必须要做长期静养才行,否则必有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曹操心头又如被针扎了一般,却又无可奈何,只得挥挥手,下令将郭嘉连夜送回长安城静养。

    送走了郭嘉,皇帐中恢复了平静,众人的精神这才从郭嘉身上,回到了现实中的黾池大败来,一时间皇帐中议论份起,人心动荡。

    “乐进他们是怎么败的?莫非陶贼又识破了奉孝的妙计不成?”曹操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刘晔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这一次倒是没有,奉孝此计确实是瞒过了陶贼,让他误以为乐进要从西面突围,将魏军主力成功的引往了西面,乐进才他们顺利的从北面突围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为何又会全军覆没,难不成他们没能攻下石门渡不成?”曹操愈加不解。

    “石门渡守军只有不足一千,如何能抵挡我两万大军进攻,乐进他们轻松便攻下了水营,只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刘晔又是一声苦叹,无可奈何的说道:“那石门渡的魏军守将,乃是一个叫罗成的校尉,此贼在关键时刻,果断下令烧毁了水营中一百多艘战船,使乐进他们即使攻下了水营,也无船可用。”

    罗成?

    听着这个陌生的名字,曹操脸色茫然,左右文武也神情惊异。

    刘晔却接着道:“而且,这个罗成不光烧了战船,听闻这个小子还武道过人,乐进跟他交锋,正是被他所斩。”

    曹操身形又是一震,眼眶中迸射出出惊愕的神色,显然是没有料到,这个小小的校尉,竟然还能斩杀乐进。

    “这个罗成,是否又是陶贼讲武堂中出来的奇人异士?”曹操沉声喝问道。

    刘晔摇了摇头,“陶贼素来会给那些讲武堂中出来的武将,冠以古人之名,这个罗成之名,臣根本没有听说过,想来应该不是讲武堂的,也许只是普通一个无名小卒,却深藏不露,正巧给乐进不幸撞上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听到这里,身形又是晃了一晃,以手扶在了案几上,方才勉强的站住,焦黄的脸已被愤恨所占据。

    他是打心眼里恨天不公!

    陶商麾下暗藏了诸多奇人异士也就罢了,竟然还运气好到,连罗成这样的年轻将才,也在他军中效力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这个罗成,早不显山露水,晚不显山露水,偏偏在乐进要夺船而逃的关键时刻,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的运气也未免太好了吧,朕不信啊,朕不信……”曹操拳头击打着案几,咬牙切齿,似乎胸中憋了一口重重的闷气,越梗越是难受。

    见曹操气到浑身发抖,左右臣下们又紧张起来,纷纷劝曹操保重身体。

    半晌后,曹操连着深吸几口气,方才平伏下了胸中闷气,无力的拂了拂手,“传令下去,全军即刻拔营,向潼关方向撤退吧。”

    众臣默然无语,皆是摇头暗叹。

    他们原想指着乐进击破水营陆逊所部,然后挟着一场胜利,全师而退,却没想到突然冒出来的一个罗成,坏了他们的全盘布局。

    低落的情绪,开始在秦国君臣间传染开来。

    这时,法正眼前中掠过一道精光,忽然想到了什么,便站了出来,拱手道:“陛下,这一仗我们虽失了两万精兵,还失了乐进和程昱两位重臣,但未必就非要采取守势。”

    “
阴阳师养成计划吧
孝直莫非有何良策?”曹操精神顿时稍稍振作。

    法正便道:“今陶商已胜,必尽起二十万大军直逼潼关,他兵马虽众,但骑兵却不足一万,陛下何不尽调西羌五万铁骑赶赴关外,利用羌人之兵,发挥我们骑兵占优的的优势,一举在弘农大破陶贼。”

    西羌铁骑?

    此言一出,皇帐中,众人精神皆为一振,仿佛蓦然间想到了什么救命稻草般。

    曹操也是眼眸一亮,腾的又站了起来,深陷的眼眶中迸射出了几分兴奋,拍案道:“若非孝直提醒,朕差点忘了自己的优势,我大秦不正是铁骑占优么,攻城掠地乃是我军之短,铁骑破敌才是我军之长啊!”

    “陛下所言极是。”法正一笑,拱手附合道:“再者,那西羌头领彻里吉虽被迫归降,但终究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陛下若令西羌兵去对付陶贼,也可趁机将羌人从关陇调出来,二来也可借陶贼之手,来削弱羌人,其一举数得之策,陛下何乐而不为呢。”

    一举数得四个字,令曹操精神为之大振,焦黄的脸上,重新又燃起了猎猎战意。

    只微微沉吟,曹操眼中便尽是决然,拳头一击案几,傲然道:“就依孝直之计,即刻传朕旨意给彻里吉,命他率西羌铁骑前来潼关助战,朕这一次定要让陶贼尝尝我大秦铁骑之威!”

    这番旨意下达,皇帐中,众秦臣的精神们皆受鼓舞,一个个重新又燃起了斗志。

    当下,曹操便连夜拔营,率领着五万大军向着潼关退去,一面又派人星夜赶往陇西,去调五万四羌铁骑。

    前番曹操征羌获胜,羌人被迫臣服,大大小小的羌人头领们,皆不得不把自己的子女送往长安为人质,以示对曹操的忠诚。

    今曹操旨意传往陇西,彻里吉等羌人们虽说心里边不情愿,却也不敢不从,只能尽起五万西羌铁骑,一路赶赴潼关而来。

    当曹操率大军后撤时,陶商已率二十余万大军,一路追辗于后,陆续收复了沿涂诸城。

    两天后,陶商大军抵达陕县,正式与白起,陆逊、丁奉等奇袭部队会合。

    当天,陶商于陕县中设下大宴,款待有功的白起、陆逊和丁奉三将。

    当天的宴会上,白起以奇袭陕县的首功,无可争议的成为了这场宴会的主角,受到了陶商的大加赞赏。

    至于新近起来的陆逊,以及小将丁奉,也因夺取陕津渡之功,被陶商不同程度的封赏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陶商与众将喝了个痛快,并取陕县城中,曹操留下来的粮草酒肉,犒赏三军将士。

    稍整一日,士气得新恢复到旺盛的地步,陶商马不停蹄,即刻起程向西追击曹操。

    数天后,大魏皇师进抵潼关之下。

    此时的曹操已先一步退至潼关上,高悬免战牌,闭关自守,不敢露面。

    陶商率二十万大军,从容的逼关下寨,一座座营盘自南向北林列,一望望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大营安扎已毕,傍晚之前,陶商在众将围拥之下,亲自往关中察看这潼关的地形。

    立马高坡,远望潼关山川地势,陶商才头一次见识到了,历史上闻名于天下的潼关之险。

    这潼关的位置,南有秦岭,北有黄河洛水,山河包夹,本身的位置就选的极佳。

    再看关城的具体位置,四周山峰不绝,谷道狭窄,关城就建在谷道的最狭窄之处。

    这样一座关城,虽不及剑阁,阳平关那样险恶,却也可以用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可惜,陶商也仅仅是感慨潼关之险而已,却又会有丝毫忌惮,毕竟他可是连剑阁和阳平,这等天下一等一的险关都攻破过。

    观察完地形之后,陶商照例下令,命白起率数万雄兵,对潼关展开了一次试探性的进攻。

    结果可惜而知,曹操仗着关城之险,五万兵马从容抵御,白起在付出了一千多士卒的死伤后,连潼关城头的边都没摸着。

    陶商彻底也探清了关城之险,探出了秦军的守御能力,当即下令撤兵归营。

    众军还营,一众大魏精英们,很快就聚集在了皇帐之中,与陶商共商破潼关之策。

    “陛下,关中最新急报!”张仪忽然匆匆而至,将一封锦衣卫细作的最新情报奉上。

    “念吧。”陶商目光不离地图,只将手一拂。

    张仪便展开帛书,轻吸一口气,语气肃然道:“根据关中传来最新情报,曹操已调西羌铁骑前来潼关助战,目下羌族大头领彻里吉,正以雅丹和越吉为将,率五万西羌铁骑直奔潼关而来,不出三日便可抵达。”

    这道情报一出,皇帐中,众臣神色皆是微微变色,似乎受到了震动。

    “曹操,你终于也无路可走,决定要借助羌人胡虏之兵,来跟朕作对了么……”陶商剑眉微凝,鹰目之中,迸射出了冷绝的杀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