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三十七章 平步青云

第七百三十七章 平步青云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程昱竟然掉进黄河里啦!

    在场的大魏将士们,看到这一幕,都着实为为之一震,先前的嘲笑已荡然无存,一个个脸上都浮现出了赞叹的表情。

    显然,这些将士们以为,程昱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,宁死自己跳河而死,也不愿死在他们天子的刀下,更不愿意归降大魏。

    这个人,真是个忠臣啊!

    所有人的脑海中,都不约而同的浮现出同要的念头。

    只有陶商知道,程昱并不是主动跳河,而是脚下一踩踩空,不小心掉进了河里,临了之前,还在叫着“等等”,看样子还有向自己求饶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竟然这样莫名其妙的死了,到最后还落下了个忠臣之名,程昱,也算是你运气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望着滚滚黄河,遥头笑叹,手中战刀方收。

    拨马回营,收拾战场,陶商便叫派人查看守军还剩下多少,结果是一千多的守军将士,竟然统统被秦兵杀尽,只剩下了一名小校。

    陶商便令将那小校叫来参见,片刻后,一名俊俏的冷面年轻人,跪伏在了自己跟前,拱手拜道:“末将罗成,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罗成!

    竟然是他。

    陶商神色一动,望着地上跪伏的这年轻小校,嘴角不由扬起了会意的冷笑。

    怪不得渡头的守军,竟然敢在没有命令的前提下,放火烧光了战船,阻止了秦军抢船逃跑,陶商先前还在好奇,守将是谁,竟会有这等魄力,没想到竟是被他随机召唤出来的后世武将罗成。

    这罗成可是隋唐猛将,传闻其武道在隋唐群豪之中,排名前七,比秦琼尉迟恭之辈还要强。

    以罗成的见识和胆量,烧了战船也在情理之中,而以他武道实力,能孤身一人撑到自己大军杀到,也不算什么奇事了。

    先前陶商还有点埋怨那系统,不告诉自己效忠于自己的武将,召唤在了什么地方,只说会在特定的时候,主动的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他是万没有想到,罗成竟会以这样的方式,出现投奔于自己,为他立下了一场大功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陶商心情甚好,一拂手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。”罗成又一拱手,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看到他腰间,还悬了一颗人头,便问道:“你腰上的人头,是谁的首级?”

    罗成这才想起,忙将人头卸下,拱手奉上,“禀陛下,这是敌将乐进的人头,末将适才与他交手,将他刺死,正要献于陛下。”

    乐进人头!

    此言一出,陶商倒是没什么,左右曹参、樊哙等大将们,则是神色震动,无不面露奇色。

    乐进那可是声名在外的秦国大将,其武道对曹参这样绝顶实力的大将来说,自然不在话下,但他们没想到,眼前这个叫罗成小小校尉,竟然也有这等不可思议的武道,竟能杀了乐进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个小子挺利害的,没想到除了陛下的讲武堂,咱们大魏军中也藏了不少人才啊。”樊哙也惊喜的竖着拇指赞道。

    陶商嘴角却扬起一抹会心之笑,心想这罗成武力值可是达到了96点,灭一个只有80出头的乐进,岂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年纪轻轻,竟然有此武道,很好,斩将这大功,朕给你记下了。”陶商先是赞了一番,突然间脸色一沉,喝问道:“朕问你,这水营中的战船,是你下令放火烧的吗?”

    陶商语气陡然肃厉起来,分明有质问的意味在内,左右诸将身形微微一动,皆是感觉到了那霸道威严的压迫感,不由都呼吸加重起来。

    罗成却没有丝毫惧意,依旧面色如常,从容道:“回禀陛下,确实是末将下令烧毁战船的。”

    见得罗成这般沉得住气,陶商心中愈加欣赏,表面上却依旧肃厉,沉声道道:“这百余战船,得耗我大魏多少人力物力才能造出,你不得上峰命令,竟然敢擅自放火烧毁,你可知罪!”

    罗马眉头微微暗凝,终于有所动容,却依旧没有伏地求饶,只是正色道:“禀陛下,末将见数万秦军望我大营而来,料想是黾池秦军突围而来,生恐被他们抢到战船,所以才放火烧了战,请陛下明鉴。”

    陶商脸色缓和几分,却又问道:“那朕倒要问问你,你凭什么说秦军前来,是为了抢夺战船。”

    罗成没有一丝吞吐,当即答道:“末将是想,黾池之敌已是孤军一支,如果要突围,按理来说应该从西面突围,前往陕县会合曹操主力,却突然间反常的向石门渡所在的北面河岸而来,末将当时就想,这必是秦军
超级金钱帝国全文阅读
知我营中兵力空虚,想要破营抢船,从水路前往陕县,出其不意的攻击我陕津水营,事出紧急,臣来不及请示,只能擅作主张将战船烧毁。”

    罗成这般解释过后,曹参等大将们,皆微微点头,对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见和判断,流露出了欣赏的意味。

    解释过一番后,罗成又跪了下来,慷慨道:“末将虽不得已烧了战船,但毕竟是违了军法,陛下若要治末将之罪,末将也甘愿受罚。”

    左右众将们,这时就有点急了,纷纷看向陶商,琢磨着想要替这年轻小将求情,生恐陶商真的会处罚于他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陶商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众将们顿时一怔,疑惑的看着望放大笑的天子,就连跪伏于地的罗成,也是神色茫然,显然不知天子为何态度忽然大变。

    笑声收敛,陶商翻身一跃下马,亲手将罗成扶了起来,抚着他的肩膀笑道:“朕方才的质问,只是想试一试你的见识胆量,你果真没让朕失望,没想到啊,朕的军中还藏有这样一块璞玉,你立下大功,又有这等武道才华,朕怎么舍得罚你,朕要大大的赏你才是。”

    罗成当场就有些懵了,玉面上涌动着惊喜和意外,显然没料到天子的态度,忽然会转变这么大,方才那番质问,竟然只是在试探。

    “人言天子乃是当世枭雄,心机深不可测,果然是名不虚传,今日我算是领教了……”罗成心中,暗暗的涌起了深深的敬意。

    就在他一时惊喜失神之时,陶商已大手一挥,欣然道:“传朕旨意,罗成乃歼灭黾池敌军首功,升任为奋武将军,爵封亭侯,赏蜀锦三百匹,以示嘉奖。”

    这封赏的旨意一出,罗成整个人都剧烈一震,眼中迸射出了前所未有的狂喜,沉漠如冰的气质也再难克制,激动万分的望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现在的军职,不过是一个区区校尉而已,上面还有都尉、中郎将、裨将军、偏将军四级官衔压在头上。

    天子要赏,要他升官,他是有心理准备的,却没想到,陶商竟然为他连升五级,直接就升到了杂号将军。

    他这火箭般的升官速度,简直是平步青云,一夜之间飞上枝头变凤凰啊!

    “小子,陛下一口气给你连升五级,这可是我老樊都没享受过的待遇啊,你不赶紧谢恩还傻站着做什么,怎么,你还嫌不满意啊?”樊哙笑呵呵的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罗成这才从狂喜中清醒过来,当即再次跪伏于地,声音沙哑的拜谢道:“陛下赏罚分明,末将今日算是见识到了,多谢陛下恩赏,罗成必为陛下肝脑涂地,再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很好,今后有你展现才华的时候,好好表现吧。”陶商哈哈大笑,拍了拍罗成肩膀,翻身一跃上马。

    拨马转身,陶商鹰目射向西面,战刀一指,豪然笑道:“黾池已破,传令下去,二十万大军即刻西进,直奔陕县,朕已要迫不及待,要去会一会曹操这个老对手了。”

    狂笑声中,陶商纵马而出。

    左右将士们意气风发,大军汹涌而出,向着西面方向卷涌而去。

    罗成立在原地,望着远去的天子身影,口中啧啧叹道:“天子不愧是天子,霸绝豪迈,兼备英雄和枭雄之气,我罗成能为此等雄主效命,当真也是不负此生了……”

    稍稍感慨后,罗成也翻身上马,追随陶商而去。

    二十万大魏雄兵,过黾池,直扑陕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百里外,陕县。

    县城以东,魏军围营。

    日近傍晚时分,天色渐暗,营中的秦军士卒们,已经在借着夜色的掩护,开始悄悄的整理行装,而另外一队队的士卒在夜色中悄悄出营,向着北面陕津水营移动。

    皇帐中,曹操正凝视着地图,久久不语,神色中暗藏着几分等待的焦虑。

    根据时间推断,这个时候乐进应该已突围成功,在由水路杀入陕津的路上,这就是他为什么要向陕津围营增兵的原因,他要跟乐进所部,水陆夹击,一举灭了陕津渡陆逊所部的两万水军。

    然后,他才会挟着一场大胜,尽撤陕县之围,退回潼关,这就是他为何又下令诸军暗中收拾行装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切皆已就绪,现在,只等着乐进这一股东风了。

    神思时,刘晔匆匆入帐,带着一脸凝重,苦着脸拱手道:“禀陛下,黾池最新急报,黾池之军前日突围失败,乐进被斩,程昱投河自尽,两万大军已经全军……全军覆没!”

    瞬息间,曹操如被雷击一般,身形剧烈一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