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三十六章 门 神

第七百三十六章 门 神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至于那个慕容垂,陶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此人乃是鲜卑一族,五胡乱华之时,是其中后燕国的创立者,也算是一代开国之君,是个人物。

    这慕容垂召唤地点在塞外,陶商估摸着很可能成为鲜卑头领,跟耶律休哥那个辽国名将一样,变成冒顿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“看来得尽快扫灭秦汉,一统天下这后,再灭了鲜卑胡虏,免的让慕容垂这样的人物崛起,给我大魏造成威胁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思绪飞转着,思绪又落在了第三名召唤武将身上,这系统精灵好歹还算有些有性,给自己召了一名效忠者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效忠者还是大名鼎鼎的尉迟恭。

    想这尉迟恭,跟上次召唤出来的罗成,同属于一个时代,都是隋唐之时的猛将,且此人武力值达到了绝顶实力,更曾救过李世民的性命,为李唐立下了赫赫战功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尉迟恭在民间传说中,乃是跟秦琼并立的猛将,传说李世民当皇帝之后,为了阻挡邪鬼近身,便令他二人立于宫门,镇慑鬼神,后来怕二人天天站岗累了,就把他二人画成画像,贴在了宫门上。

    于是,后世经过千百年演变,他二人便被民间奉为了门神。

    陶商原为那只是传说而已,却没想到,这个尉迟恭的天赋,竟然还真是门神!

    “这门神天赋是什么鬼?”陶商用意念极有兴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门神天赋就是拥有者在进入狂暴状态时,防御力可成倍增加,能抵挡两名满百武力者联手进攻,支撑百招不败,百招过后,门神状态结束,拥有天赋者恢复正常。”

    听到系统精灵的解释,陶商当场就惊喜了,心想这个门神天赋,可真是个不可思议的神技啊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可是满百武力啊,也就是说如果尉迟恭开启了狂暴状态,进入门神境界,竟然能独扛项羽跟吕布二人联手进攻百招!

    “嗯,这个尉迟恭,可真是个宝贝啊,怪不得历史上能救下李世民,原来有门神绝技,这个人朕以后一定要随身带着,到时候就算碰上吕布这样的人物,也足以全身而退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眼睛在冒精光,忘了先前的规则,忍不住问道:“这个尉迟恭召唤在什么地点,朕已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他招至麾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本系统先前已经解释过,关系效忠于宿主的后世武将,召唤地系统也无法获知,该武将会在不确定的时间,不确定的地点,不确定的机会,自行前来投奔宿主,请宿主奈心等待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朕就是随口问问而已,用不着再解释一遍,行啦,你睡吧,用不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打发走了系统精灵,目光重新回到了战场上,放眼望去,整个水营已为血染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打算派人询问一下,这水营的守将是谁时,华雄飞马而至,拱手叫道:“禀陛下,末将等把那程昱围在了江边,他就是不肯投降,末将请陛下示下,要不要宰了他。”

    程昱!

    这个名字,足以令陶商眼前一亮,要知道这个人可算是当世绝顶谋士,曹操的左膀右臂,元功之臣。

    陶商爱才,便想若能召降此人,得了一员谋臣,自然是不错。

    再则,程昱也算是曹操的重臣,若能逼降此人,也算是给秦国上下做了一个榜样,对曹操,对秦国的人心必是一个沉重打击。

    “走,瞧瞧这个程昱去。”陶商兴奋一笑,纵马向着河边驰去。

    水营西面岸滩上,数千大魏将士们,以弧形的包围圈,将孤身一人的程昱,围在了黄河边。

    身后是滔滔黄河,身前是铁桶围阵,,程昱已无路可逃。

    马蹄声响起,魏军围阵如浪而开,身着金甲的陶商,如天神下凡般如风而至,降临在了众军之前,巍巍屹立在了程昱跟前。

    看着双脚已踩在水里,手上捏着染血长剑的程昱,陶商冷冷笑道:“程昱,朕今天总算是见到你本
英雄联盟之盖世神王txt下载
人了,大势已去,你这么抵抗下去还有什么意义,弃剑归降,朕饶你一死。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就是陶商么……”

    几步之外的程昱,抬头望向陶商之时,身形瞬间也是一震,仿佛被那霸绝凛烈的皇者之气所慑,深陷的眶眼中,顿时涌现出了复杂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神色,既有震撼,也有愤恨,还有深深的不甘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一次次识破他的诡诈,一次次将他的尊严扫地,一次次击败他所效忠之主,那个横扫天下,无人能敌的大魏之主,终于面对面的站在了他的面前了。

    以一种天神下凡,撑控一切的威势,高高在上的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而且,一见面,就以不容质疑的口气,喝令他投降。

    心神震动的程昱,尊严受到了深深刺激,举剑指向陶商,大骂道:“陶贼,你的确是强到不可思议,我程昱的确也是彻彻底底的败给了你,但我坚信,我大秦天子,才是真正的真命之主,你终有一天,会败我家陛下手下,终有一天——”

    看着破口大骂的程昱,陶商知道,这厮是曹操的死忠,是绝对不会归降自己了。

    倘若他是满百值的人物,陶商可能还会花点手段,逼他归降自己,毕竟,单项满百的英魂,拥有扭转乾坤的能力,就为这样的能力,花点功夫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可惜程昱不时,毕竟他差张良这样的满百谋士很多,甚至连陈平这样级别的谋士都有不如。

    这样的谋士,若是知趣归降,陶商自会重用,眼下不降也就罢了,还敢恶言相辱,陶商如何能容他。

    不降者,杀!

    鹰目中,杀机凛然而生。

    不屑的一声冷笑后,陶商驱马缓缓而出,手拖着滴血的战刀,逼向程昱,冷冷道:“不降就不降,哪里来那么多废话,本来朕打算给你个痛快,现在非把你大卸八块才行。”

    寒刃凛凛,刀锋在滴血,陶商已决心手刃程昱。

    程昱还指望着,能跟陶商对斥一番,骂一番公道天道之类的场面话,然后再舍命一战。

    他却没有想到,陶商如此“残暴”,根本不屑于再劝降,也不给他再说话的机会,说杀他就要杀他。

    程昱脸上顿时掠过一丝寒意,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半点,却忘了自己已站在了水里,一脚没有站稳,一屁股在了水里,顿时湿成了落汤鸡。

    程昱吓了一跳,双手手忙脚乱的一扑腾,狼狈不堪的手从水里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他站起来时,却突然发现剑已经跌进了水里,向下急是搜寻,早已不知被水冲往了哪里。

    还未跟陶商一战,程昱就慌到湿成落汤鸡,连手里的剑都被冲手,如此慌张狼狈的德性,把众大魏将士们看的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程昱脸色顿时是憋到了通红,气到胡子都在发抖,神色尴尬羞愤不已,如同遭受到了莫大羞辱一般。

    陶商却无动于衷,带着一身凛烈的杀气,驱马缓缓而上,手中滴血的战刀,已缓缓的扬起,作势准备斩杀程昱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程昱感觉到了死亡气息,紧紧的缠绕住了他的脖子,背上涌起深深的恐惧恶寒,令他浑身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他终于感觉到了对死亡的畏惧。

    尽管先前已做好了慷慨赴死的准备,但毕竟他也是血肉之躯,当此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,生存的本能,还是盖过了所谓的信念,让他产生可动摇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算程昱求绕,陶商也不过放过他,战马步步逼近,将程昱逼的连连后退,刀锋已高高举起,眼看着就要取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程昱心头已完全被恐惧所充斥,眼看已没有考虑的机会,本能的张开双臂叫道:“等……等等啊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“等”字方才出口,程昱脚下又是一脚没踏稳,仰面朝天的就倒在了河水之中,还没等他挣扎扑腾之时,就被卷入了滔滔黄河之中,顺流飘去,转眼就被淹没到无影无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