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三十四章 玉面寒枪

第七百三十四章 玉面寒枪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石门津以南数里。

    天色渐明,晨光初现,前方的道路已经越来越清晰。

    策马飞奔中的乐进,举目远望,隐隐约约已经看到了帆影,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乐进回头看了眼,见身后的尘雾还远,魏军的追兵离他至少还有三五里的距离,这短短的空隙,已足够他攻下兵力空虚的石门津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这一招当真是妙啊,既能让我全师突围,又能大破魏狗,陛下神机妙算,才是真正的天命之主啊……”

    乐进是越想越兴奋,拼命抽打马鞭,加速狂奔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前方涛声渐起,那一座渡头水营,已清楚的映入了眼帘之中。

    营中魏军不过千余人,战船却有百艘之众,这一座几乎空虚的大营,简直是送到乐进嘴边的肥肉。

    “乐将军,为我军羸得一场大胜的机会,就摆在你眼前,接下来就看你的了。”程昱也遥指魏营,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乐进脸上杀机狂燃,兴奋的笑道:“程先生,你就且在此稍侯片刻,看乐某将魏狗杀个片甲不留的好戏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乐进手中战刀一扬,狂吼道:“大秦将士们,我们成功突围,成就奇功的机会就在眼前,随本将杀入敌营,杀光所有的魏狗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狂吼声中,乐进如狂风般射出,舞刀直取魏营。

    身后,那不足两万的秦军士卒,也燃起了前所未有的希望之色,追随着乐进狂杀而出,在求生意志的激励下,如潮水般向着魏营涌去。

    尘雾遮天,声势浩荡,秦军的冲势,看起来已无可阻挡。

    石门津渡头里,鸣锣声警之声,已然大作,千余守营的秦军们,正慌慌张张的拿着武器,赶赴营墙一线,准备迎战。

    望着大营之外,铺天盖地杀来的秦军,这一千魏军将士,无不为之色变,面露惊怖畏惧色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以为自己看守渡头,乃是一份远离战场的闲差,却万万没有料到,秦军竟然能突破己军近二十万主力的围城,杀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一片慌张不安中,却只有那名领军的年轻的银袍小校,俊俏英武的脸,冷面如冰,银枪横于马前,如星的眼睛,冷冷注视着滚滚而来的敌兵,眉宇间没有一丝惧意,只是剑眉微微暗皱而已。

    “罗校尉,秦兵太多,咱们恐怕挡不住啊,怎么办?”身边一名屯长惊慌的问。

    玉面如冰的小将,剑眉微微一凝,没有半分迟疑,银枪一横,喝道:“传令下去,把渡头的战船,给我一把火统统烧掉!”

    这号令一下达,旁边屯长大吃一惊,急劝道:“我说罗校尉,你疯了吗,咱们的职责是看守渡头,保护战船,没有上峰的命令,咱们若就这么把战船烧了,那可是死罪啊!”

    “敌军杀往咱们这里,就是想夺船逃走,只有烧了船,才能阻击他们突围,快去给我放火!”玉面小将决然喝道。

    左右屯长士卒们,一时间都犹豫不定,没人敢动手。

    玉面小将见势,银枪一横,厉声道:“我以石门津守将名义下令,即刻放火烧船,谁敢不从,军法处置,上峰若是怪罪下来,我罗成一个人担着,与尔等无关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上,左右部下们不敢不从,那屯长急是召唤着一帮着人,奔往岸边点起了火。

    片刻间,一艘艘的战船便熊熊起火,转眼间,沿河一线的百余战船,便尽竭被燃起,烈焰冲天而起,将整个渡头水营都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罗成眼见战船火起,方才松了一口气,回过头来,鹰目无畏的射向冲涌而近的秦军,冷面如玉的脸上,只写着四个字:无所畏惧!

    “弟兄们,陛下的追兵一定就在后边,只要咱们能撑过片刻,陛下大军一到,咱们就能反败为胜,立下奇功一件,大功就在眼前,都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,决死一战!”

    罗成银枪高高扬起,向着左右士卒们狂吼,鼓舞着他们的斗志。

    一众士卒们人数虽少,但到底乃是大魏精精之时,在罗成的鼓舞下,皆是打起了精神,抱着必死的决心,列阵于营墙一线,决死不退。

    前方处,秦军滚滚兵流,已冲至了五十余步。

    一马当先的乐进,瞧见魏营中大火忽起,脸色陡然一变,惊忖:“不好,魏营中也不知是谁在守营,竟然看穿了我的意图,放火烧了战船,这可如何是好!”

    惊愕之下,乐进不及多想,急是吼道:“快,全军给我冲破敌营救火,一定要保住战船,绝不能让魏狗烧了!”

    咆哮声中,乐进纵马如风,越发的焦急。

    那近两万多的魏军,眼见战船火起,一个个也都吓坏
异尸争仙录sodu
了,拼了命的发足狂奔,向着魏营冲来。

    转眼间,敌军冲至。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

    咔嚓嚓——

    撞击声轰然大作,设防并不坚固的魏营营墙,眨眼间便被秦军撞破,入营的秦军士卒,如虎狼一般扑向了仅仅一千人的魏军。

    鲜肉横飞,杀声大作,一声数量对比悬殊的战斗,就此在渡头水营中展开。

    一名名魏军士卒倒下,防线很快便被冲破,千余魏卒,陷入了几十倍秦军的辗压之下,转眼便被斩杀大半。

    幸亏秦军急于去救火,并没有集中力量先灭魏军,冲破防线之后,数以万计的士卒,急奔栈桥而去,抄起任何能盛水的东西,疯也似的向着起火的战火泼去,试图灭火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一百多条战船,因是上游陆逊等已经夺下陕津渡头,便从战场上退了下来,充当运船队的,船上今天正好装载了数万斛粮草,还没来不及卸下。

    而现在,这数万斛的粮草,正好充当了易燃物的角色,加快了战船的燃烧,等到秦军冲到岸边,想要灭火之时,大部分的战船皆已熊熊火起,根本无法灭掉。

    很快,百余条战船,皆已烧毁,没有一条能够再乘坐。

    冲至岸边的秦军士卒们,个个都惶恐震愕,望着成灰的战船残骸,脸上转眼便被绝望所袭据。

    罗成烧的不仅是战船,还一把火烧掉了他们逃命的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“难道,当真是天要亡我大秦不成,我程昱注定要败给陶贼,注定要死在这里吗?”岸边的程昱,望着熊熊烈火,整个人悲怆万分,俨然已陷入了绝望的谷底,放弃了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一身是血的乐进,同样是一脸的震惊,却又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只差那么一点点,只差一点点,本将就能够逃出升天,成就一场大功了,是谁,到底是哪个狗贼,破坏了本将的好事!”

    盛怒绝望之下,乐进蓦然拨马回身,又杀回了水营腹地。

    他纵马舞刀,疯狂的杀向那些残存的魏军士卒,将所有绝望的愤怒,都化成滚滚杀意,宣泄在了血腥之中。

    血雾中,他一双血目,陡然间搜索到了那白马银袍,玉面寒枪的魏军小将。

    只见那小将一杆银枪快如疾风,将己军将士轻松刺倒于地,看起来武道颇为不弱,这么一座小营中,能有如此武道者,必是这水营守将。

    下令烧毁战船者,定是那玉面寒枪的小将!

    乐进怒了,勃然大怒,大骂道:“无名小卒,竟敢坏我大事,我乐进今日就算是战死,也要先杀了你不可!”

    雷鸣般的暴喝声中,乐进拍马舞刀,斩破乱军,直取罗成而去。

    乱军中,罗成在疯狂杀戮,96点的武力值,只使出了不到三成,便足以纵横于万军之中,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魏军将士们,看着大显神威的罗成,一个个都震惊无比,万没有料到,这个年轻俊俏的小校尉,竟然深藏不露,武道如此之强。

    可惜,罗成强,并不代表罗成就能挽救他们,最多也就是自保而已,依旧看着左右的魏军兄弟们,一个个都倒在血泊之中,一千士卒是越战越少,几乎就要被杀尽。

    己军几将覆没,罗成却决死不退,凭着一手罗家枪法,纵横万军中,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一枪连着刺倒数敌,罗成蓦然感觉到,身后一股强烈的杀气,向着自己滚滚袭来,拨马回枪,只见一员秦将凶神恶煞,正向自己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看那气势,看那武道,显然来敌必是秦将乐进无疑。

    罗成非但没有一丝惧意,眼见乐进杀来,星眸之中,反而是涌起了无尽的狂喜。

    他仿佛看到了一只不知死活的猎物,正在自己往枪口上撞来。

    “很好,看来这乐进不知我武道虚实,想要强杀我,我正好拿他当我扬名天下的垫脚石……”

    罗成胸中斗志狂燃,陡然间一声低啸,纵马射出,白马银枪,如一道白色的流虹,迎着乐进杀去。

    两骑猛将,踏着长长的血路,将左右阻挡的士卒统统掀翻在起,相对而至,瞬间相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一声震天金属嗡咆,回响在天地之间,撞击中心处,瞬间膨胀出一圈冲击波,四面八方轰散开来,将三丈范围内的士卒,统统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错马而过的罗马,身形纹丝不动,气息吞吐如常,勒马转身,没有一丝迟滞的再度杀上。

    乐进身形却是剧烈一震,胸中气血翻滚,脸色顿时立时惊变,心中惊忖:“这无名小卒的武道,竟然这么强,他方才竟是隐藏了真正实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