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三十章 连环妙计震敌胆

第七百三十章 连环妙计震敌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嘹亮的号角声,回荡在了黄河上空,点燃了大魏将士狂烈的战意。

    数百艘战船高挂起云帆,开始浩浩荡荡,向着南岸的陕津渡头,狂袭而至。

    旗舰之上,陆逊执剑而立,目光如铁。

    前锋丁奉则换上了艨冲,半赤着膀子,手提着银枪,浑身杀机凛凛,鹰目直射岸上。

    他那握枪的手臂,青筋突涌,骨节也在咔咔作响,已迫不及待用一场杀戮,来为自己闪亮登场。

    大魏各艘战舰,飞驰如风,转眼已逼近对了岸滩。

    水营处,留守的不足两千秦军,眼见已经退却的魏军,好似跟岸上的魏军约好了似的,竟然去而复返,会在这个关键时刻,再度杀至。

    鸣锣示警之声,立刻在水营中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两千秦军在将官的催促下,慌忙奔至了岸边,拉弓的拉弓,列阵的列阵,慌张不安的准备应对魏军水军的进攻。

    转眼间,魏军战舰已逼近了岸边两百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岸边千余秦军弓弩手,纷纷仓皇放箭,千余支不太整齐的利箭,腾空而起,向着水中魏舰袭去。

    区区千余利箭,如何能阻挡魏军前进的脚步,位于前边的车船舰队和艨冲舰队,士卒们高举着大盾,顶着落下的利箭,无畏的前进。

    丁奉更是一马当先,冲锋在最前头,手中银枪乱舞,将袭来之箭尽数挡落。

    转眼间,那一艘艨冲舰顶着箭雨,以势不可挡之势,冲上了河滩。

    未等船停稳,丁奉便一跃跳下了战船,手中银枪挥出,瞬间将两面阻挡上来的敌卒刺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杀上岸滩,杀尽秦贼——”丁奉召唤着身后的将士们,向着河滩腹地冲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数以百计的战船,纷纷的冲上了河滩,数以万计的魏军将士,争先恐后的从船上跳下来,如潮水一般,向着慌张的敌军杀去。

    两千秦卒,如何能抵挡十倍魏军进攻,稍作抵抗之后,转眼便被魏军杀到血流成河,扭头崩溃而逃。

    魏军无可阻挡,只用不到一刻钟时间,就全线攻破了敌军水营,向着旱营腹地追辗而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旗舰车船也驶入水营,陆逊也跳上了栈桥,抬头望去,那一面“陆”字帅旗,已在河滩上傲然飞舞

    “今日一战,我陆逊终于可以扬名天下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陆逊明朗的眼眸中,燃起了意气风发的笑容,手中长剑一挥,大喝道:“全军继续进攻,杀向陕县,围歼敌军主力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渡头与陕县之间,那一片旷野上,秦魏两军尚在进行着一场激烈之极的厮杀。

    秦军占有上风。

    正如严颜所料,魏军虽强行一战,但到底太地疲惫,怎么比得过他麾下这些养精蓄锐的生力军。

    况且,秦军的数量还比魏军多出了近一千余人。

    交手不及半个时辰,魏军死伤已近千,整个旷野已被鲜血赤染,魏军渐已处于下风,开始陷入不利的局面。

    乱军中,严颜手走刀落,手走刀落,无情的将疲惫的魏卒斩翻于地,一路狂辗狂杀。

    蓦然间,严颜发现斜刺里一员魏将,杀气凛烈,正舞刀狂杀己军士卒。

    那种前所未有的强大杀气,竟让严颜相隔十余步,就能清楚的感觉到,竟有种不寒而栗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那厮就是魏将白起不成,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杀气?”严颜心中吃了一惊,眼不由掠起几分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严颜定晴一看,很快又看出来,那白起杀气虽盛,但真实武道却似乎并没有多强,远在自己之下。

    “杨秋竟然被这样的货色所杀,真也是个废物,好吧,老夫就替你报仇雪恨,斩了这姓白的家伙!”

    严颜看穿了白起武道,胸中傲意如狂,拍马舞刀,斩破乱军,就朝着白起杀奔而去。

    血战中的白起,蓦然也感觉到一股杀气袭来,抬头一瞄,便瞧见乱军中,一员须发皆白的老将,向着自己狂杀而来。

    秦军中,能有如此实力的老将,非严颜莫属。

    白起一眼认出严颜,再看严颜刀式,似乎要强于自己,远胜于那杨秋,已达到了当世绝顶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老家伙武道远胜于我,任我现在所聚积的杀戾之气,就算是催动‘杀神’状态,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……”

    乱军中的白起,眉头一凝,横刀在手,心中便在犹豫,要不要跟那严颜一战。

    严颜却狂傲如火,舞刀大叫道:“姓白的小子,人头给老夫留下来吧!”

    狂喝声中,严颜如风而至,转眼已杀至七步之外。

    白起已没有选择
消防兄弟帖吧
,是战是避,必须要即刻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可恨,我白起是什么人物,今日正是我成名之日,岂能被一老匹夫吓退,岂非染上了污点!”白起雄心大作,战国第一名将的傲气也被激发出来,横刀便欲强行一战。

    呜呜呜——

    就在二人即将交手之时,北面方向,突然间响起了嘹亮无比的号角声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号角声,吸引了战场上所有人的注意力,敌我双方的士卒,一时间都分了神,下意识的向着北面方向瞟去。

    冲锋中的严颜,听到号角声在身后响起,心头蓦然间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,急是放慢马速,向着身后回头瞟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一眼,严颜那张苍老的脸,陡然间震怖到扭曲变形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一面“丁”字将旗,正如烈火般在天空中飞舞,看到尘雾遮天而起,看到数不清的魏军人马,正从渡头那边,向着战场袭来。

    “渡头竟被……竟被魏兵趁机攻陷了?”严颜的脑海中,刹那间迸现出这个惊人的念头。

    蓦然间,他恍然惊悟了。

    原来,陕县城头那三堆号火的意义,并非只是白起宣告攻陷陕县,更是向漂浮于黄河上的魏军水军发出使信,叫他们趁着自己分兵之际,前来进攻渡头水营。

    原来,白起并非是狂妄到极点,竟敢以疲惫之师,放弃守城主动前来进攻他,而根本是想把他的主力从水营中调出来。

    “陶贼的计策,一环套一环,步步诡诈,阴险到了这般地步,我竟然……”望着身后滚滚而来的魏军,严颜是惊叹到了极点,对陶商是又恨又佩服。

    而左右己军,本是占据着上风,却被后方攻来的魏军吓破了胆略,转眼间军心崩溃,开始四散而逃起来。

    严颜知道,大势已去,陕县陷落已无法挽回。

    他心中虽有愧咎,恨不得在这里大战一场,拼上一条性命也要与陕县共存亡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,严颜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,咬牙喃喃道:“不行,我不能死在这里,我要保住有用之身,我还要向陶贼报仇雪恨……”

    心念一转,严颜再也不敢去战白起,只得恨恨一咬牙,拨马转身向着西面逃去。

    七千魏军,轰然溃散,如蝼蚁般向西面潼关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丁字大旗引领下的登陆水军,很快就蜂拥而来,两支大魏雄师会合,展开了对秦军疯狂的追辗。

    白起勒马横刀,望着狼狈而溃的秦军,杀戾的脸上也难得浮现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,大刀一挥,笑道:“陕县大功已成,速向陛下发捷报去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陕县以东百里,黾池城。

    敌城东门外,陶商横刀立马,远扫着旗帜漫卷,刀枪森严的城头,他能感觉的出,乐进是在用严整的阵势,向他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左右的将士们,皆是恨的牙痒痒,恨不得即刻攻城,把嚣张的秦军辗为粉碎。

    樊哙按不性子,忍不住叫嚷道:“陛下,咱都围城这么多天了,怎么还不菜城啊,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,再等下去,将士们的心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樊哙不知陶商另有妙计,包括他在内,诸员魏将也不知真相,都跟着樊哙叫战。

    “陛下,那白起执行计划已经十余天了,陕县方面至今也没传来消息,臣只怕他最终还是没能走出熊耳山山,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们也只能强攻黾池城了。”

    韩信也表示了质疑,但他却不是质疑翻越熊耳山,奇袭陕县的计策,而是质疑白起的能力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连张良也不说话了,只轻摇着羽扇,眉宇间也闪烁着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连张良也觉的,白起到底是个新提拔之将,不比韩信那般了得,这么多天没消息,极有可能是困在了熊耳山中。

    要知道,按照计划,白起早在三天之前,就应该已对陕县发起了奇袭才对。

    “白起啊白起,你可是战国第一名将,朕就不信你做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却目光如铁,心中燃烧着对白起的信任,沉吟片刻,却只拂手道:“尔等要相信朕的识人之能,要相信白起。”

    看到陶商如此信任那个什么白起,旁人不好说什么,樊哙却咧着嘴道:“陛下啊,老樊我不是不相信你的识人之能,不过老话说的好,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,你就算是再牛,也总得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吧,不然你就真的是神了……”

    樊哙还在那里叨叨的时候,一骑斥侯从西而飞奔而至,滚鞍下马,兴奋叫道:“禀陛下,陕县捷报,白起将军奇袭陕县成功,陆丁两位将军也攻取渡头成功,我军两路大军皆大胜,陕县已破!”

    “啊???”樊哙嘴巴张到老大,瞬间就哑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