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二十九章 水陆齐显威

第七百二十九章 水陆齐显威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狼烟!

    陕县城中,为什么会突然间燃起了狼烟?

    严颜的心里立刻涌现出一个大问号。

    狼烟代表着示警,表示陕县有危,杨秋向他发出了紧急求救信号,请求他的援助。

    但求救的狼烟,历来只有一道,杨秋为什么会点燃三道狼烟?

    再说了,杨秋在北面有自己给他顶着,东面又有黾池顶着,又会有什么险情?

    严颜陷入了狐疑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刚打算,派出斥侯,前往陕县询问杨秋发生了什么时,数十名慌溃的士卒,却从陕县方向逃入了水营。

    这些败溃的兵卒,给严颜带来了一个极度震惊的消息:

    魏军从熊耳山中杀出,突袭陕县得意,杨秋已被魏将白起阵斩!

    刹那间,严颜为这个惊天的消息,震到苍老的身躯僵硬在了马上,整张老脸都凝固成了错愕茫然的一瞬。

    大营之中,闻讯的秦军士卒们,也无不是哗然惊变,陷入了恐慌震恐当中。

    “熊耳山,那座山不是人迹罕至,根本没有路可走的吗?魏军竟然能翻越!那个白起,又是个什么人物,竟然能冒充白起之名?”

    僵硬的严颜,脑海里种种思绪,如潮水般翻滚而出,刹那间充斥了他的脑子,令他陷入了思维困顿之中。

    终于,震惊许久,细思许久,严颜苍老的脸骤然剧变,终于是想通了其中玄机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韩信,想到了当年蜀中之战,魏军偷渡阴平的奇策,那时他也认为,阴平古道人迹罕至,根本无法翻越,结果却被韩信那小子,神奇般的偷渡。

    今时今日,眼前这一幕,与当年韩信偷渡阴平,何其的相似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就是,韩信换成了白起,可以确定,这个白起也定是陶商讲武堂中所藏的奇人异士。

    猛然省悟的严颜,急是回头向着河上望去,看着那徐徐退去的舰队,他才然想明白,原来魏军压根就没把算从河上登陆,攻取陕县,这支耀武扬威的般队,只不过是诱饵而已,好将他的主力都屯于渡头一线,却令陕县城中兵力空虚,正好给了那白起偷袭的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“原来,陶贼从一开始就是打算从熊耳山偷袭我陕城,一切的布局,都是为了这个目的做掩护,乐进看错了,我看错了,连陛下也都看错了,这个陶贼啊,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省悟过来的严颜,自然是又惊又怒,整个人都在打抖发颤。

    惊怒半晌,严颜深吸一口气,强行平伏下了心中动荡的情绪,冷静下来一想,魏军虽然奇袭了陕县得手,必然已是一支疲惫之师,兵力也不可能很多,若是自己此刻回师,应该还有夺回陕县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可恨,我当陛下立下军令状,必会守住陕县,若就这样被陶贼戏耍,还有何颜面去见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严颜思绪急转,即旋便做出了决断,当即挥舞手中战刀,大叫道:“大秦将士们,你们都是血性的儿郎,岂能被魏贼如此羞辱,是男儿的就随老夫杀回去,杀尽魏贼,夺回陕县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秦军士卒们的斗志,一下子被激发了出来,纷纷大叫起来,嚷着要夺回陕县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陛下训练出来的秦卒啊,军纪就是不一般的强,这要是蜀卒的话,面对这种局面,恐怕早已人心崩溃了……”

    严颜心中暗自感慨,一种身为秦将的自豪油然而生,再无多言,纵马舞刀就杀出了大营。

    数千秦军追随严颜,蜂拥着杀出大营,向着陕县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严颜一路狂奔,冲出不足里许,只见迎面方向尘雾遮天而起,数以千计的魏兵,正迎面杀来。

    那一面“白”字战旗,在狂沙中傲然飞舞,引领着魏卒无畏杀至。

    见得此状,严颜脸色一变,心中惊忖:“这个白起,竟然这么狂,胆敢主动出城迎战我!”

    他原以为魏军翻越熊耳山,偷袭陕县得手后,精力疲惫到极点,必然会据城自保,以防自己回夺。

    这位老将却万没有想到,那个白起会如此嚣张,根本不顾士卒体力的极限,竟然还敢出城前来夺取他的水营。

    吃惊之余,严颜的自尊心更是深深受到刺激,怒火熊熊,挥纵大军狂杀而上。

    两面战旗,引领着两股大军,相对呼啸而来,转眼之间,两军轰然撞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兵器摧折声,人仰马翻声,士卒的惨叫声,顷刻间交织在一起,吞噬掉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血雾飞溅,转眼将头顶的天空,笼罩在了腥红之下。

    六千魏军和七千秦军,在这陕县以北,黄河以南的旷野之上
不死武尊吧
,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厮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河之上,魏军舰队。

    那一艘旗舰车船上,年轻的陆逊正立于船首,环视着左右徐徐退却的舰船,儒雅的脸庞上,涌动着几分深遂。

    站在他身边,手执银枪的那小将,是同样年轻的丁奉。

    他二人皆是陶商在征吴之时,所收降的江东年轻一辈的英杰,此番伐秦之战,陶商便令陆逊为水军都督,令丁奉为水军前锋,统帅着近两万水军进入黄河。

    此时,善于指挥水军的伍子胥,已被陶商派往了汉中,统帅汉中诸军。

    至于大将甘宁,则被派往了冀北,却辅佐乐毅抵御刘备的入侵。

    另一员精通水陆作战的大将马援,陶商还要用他在陆上对付曹操,故而也没有用他去统领水军。

    还有员大将徐盛,陆战能力差了一点,本是可以统领水军的,但陶商考虑到刘备得到了太史慈这样精通水战的大将,很有可能也会组建水军,从海上袭扰大魏青徐沿海。

    为了防范刘备会出这一招,陶商便将徐盛调回徐州老将,令他兼领徐州都督,率海军七千,驻守于沿海一线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陶商还收到了一些传闻,说是孙策并没有死在海上的大风暴中,而是漂浮到了海外之国,所以陶商调徐盛往徐州,也是想利用他熟悉海外的能力,让他去调查一下。

    于是,陶商在权衡再三之后,便决定启用陆逊和同样年轻的丁奉,来统领水军参加这次伐秦之战。

    “伯言将军,陕县方面这么久没有消息,会不会那个什么白起失败了,根本找不出翻越熊耳山的路?”丁奉担忧的问道。

    陆逊沉吟片刻,却摇了摇头,“应该不会的,陛下的识人之能,当今世上无人能及,既然他敢用白起这个无名之辈,就证明此人确实有过人之处,我们要相信陛下。”

    丁奉这才宽心了几分,点点头道:“说的也有道理,你当年在孙策麾下,不过一裨将,而我不过一校尉,陛下却敢用我们参加这样重大的战役,可见陛下在用人方面,确实有不同常人的胆量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确实没想到,我陆逊以一降将身份,竟能统领大魏水军,与众豪杰一起,追随陛下参与这灭秦的伟大战争中来……”

    陆逊在心中这样感慨着,表面上却没有说出来,不想表露太多对陶商的感激,毕竟他身出名门,心中还有几分自恃,认为自己的才华绝艳,虽然被陶商越级提拔,却也足以担此重任。

    表面上,陆逊却只淡淡一笑,“是啊,所以你我更要全力以赴,向天下人,向陛下证明我们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想了。”丁奉却摇头苦笑,“只是陕县方面迟迟没有动静,严颜那老匹夫在岸边屯了九千多兵马,光凭我们手头的两万水军,根本无法攻上岸去,又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丁奉还在絮絮叨叨的抱怨之时,陆逊神色忽然一振,明亮的眼眸之中,陡然间涌起了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“谁说没有动静,你要的动静,这不是就来了么。”陆逊兴奋的笑着,抬手向着北面方向指去。

    丁奉停止了絮叨,也抬头望北面看去,先是一怔,旋即脸上涌起无尽的狂喜。

    黄河北岸,陕县方面,赫然已升起了三柱狼烟,直冲云空!

    “三柱狼烟,是三柱狼烟信号,白起那小子成功了,陛下真是神了,他用的这个白起真的成功了!”丁奉是惊喜万分,激动的大叫。

    战船之上,两万水军将士们,此刻也皆看到了那冲天而起的狼烟,个个兴奋无比,挥舞着刀枪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陆都督,狼烟已起,我们还等什么!”丁奉握紧了手中银枪,一身杀气已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陆逊本是儒雅的脸上,早已也燃起了猎猎杀机,恨不得即刻率军杀上岸去,跟白起水陆夹击,一举击溃严颜。

    不过,他却压制住了冲动,并没有急着发动登陆进攻,而是令全军不动声色,继续向北岸退去。

    陆逊是不想打草惊蛇,想佯装出他并不知道陕县发生了什么,好让严颜放心大胆的尽调水军之兵,前去跟白起争夺陕县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才是他趁虚进攻的时候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不觉半个时辰已过,河上的舰队已慢慢吞吞的驶往了北岸,眼看着就要靠岸。

    左右战船上,三军将士皆已憋足了劲,就等着杀向南岸。

    陆逊瞟了眼天边残阳,估摸着严颜已率主力离开水营,便再无犹豫,长剑愤然拔出,向着南岸一指,大喝道:“水军将士们,我们为大魏立功的机会就在眼前,给本督擂鼓向前,一鼓作气杀上南岸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