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二十八章 杀 神!

第七百二十八章 杀 神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狗东西,竟敢谎报军情,我陕县怎么可能出现魏军?”杨秋冲着他斥侯喝骂道,根本不相信。

    斥侯却苦着脸道:“这么大的事情,小的怎敢说谎,将军快出去瞧瞧吧,魏军真的杀进来啦。”

    杨秋这下就慌了神,当即把酒杯往案几上一摔,拎起刀就往冲去。

    一出府门,杨秋就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只见南门城头上,“白”字战旗和“魏”字战旗,已经高高飘扬在城头之上,宣示着南门易手。

    前方大街上,数以千计的魏军,更沿着大街蜂拥而来,追辗着他的败军一路溃逃。

    “魏军,竟然真的是魏军?”杨秋蓦然间惊醒,整个人都陷入了惊恐茫然之中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想不过,自己所守的陕县,明明是最安全的地带,为何会有这么多的魏军,突然就杀至。

    难道,魏军竟然长了翅膀不成?

    而且那面“白”字将旗,显示着魏军领兵之将,乃是一员姓白的武将,可杨秋想破了头皮,也想不出魏国之中,什么时候有员姓白的名将了。

    就在杨秋处于震愕茫然时,前前大街道,白起已舞刀策马,如狂风一般踏着血路杀至。

    那些败逃在前的秦军士卒,如纸扎的般,轻轻松松被白起斩碎,无尽的尸块被他留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他小子是谁,这么强?”杨秋神色惊变,惧意顿生。

    就在他惊惧之时,白起已如电光一般,射至了他的面前,手中战刀挟着一身杀戾之气,狂的而去,直奔杨秋的面门。

    “无名之贼,也想跟我杨秋一战,我要你的命!”杨秋不愧是宿将,即刻镇压下了惊惧之意,一声暴喝,手中大刀也反手迎上。

    两骑,瞬间相撞!

    吭!

    火星飞溅中,二人身形俱是一震。

    白起的身形震动,比杨秋还要剧烈一些,撞击瞬间,甚至胸中气血都为之翻滚。

    “这姓白的武道不及我,自己送上门来,我正好将他诛杀,才有反败为胜的机会……”杨秋心中陡然间涌起狂喜,信心更烈,一声大叫,刀锋疯狂的反扫而出。

    两骑战成一团,十余招间,白起便渐落下风。

    白起的统帅值虽然满百,但真实武力值,却不过70而已,而杨秋的武力值,却有73。

    论武力,杨秋要在白起之上,先前白起大杀特杀,只不过是没碰上敌手而已,今撞上块硬骨头,顿时便落下风。

    “无名之徒,我杨秋正犯着没有功劳,你就送上门来,我就斩了你狗头,为陛下立下大功一件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杨秋越战越得意,放声狂笑中,手中刀式愈猛,狂风暴雨般的刀幕,将白起包裹其中,逼的白起是穷于应付。

    白起却无丝毫惧意,只拼力出刀相挡,眼中的杀戾之气却越聚越浓,两眼血丝越来越密,一双眼睛,几乎就要变成一对腥红的血目。

    “小瞧我么,很好,就让你尝尝我杀神的厉害吧!”

    白起深吸一口气,陡然间一声放声狂啸,仿佛胸中积聚的杀戮之气,瞬间爆炸开来,那强烈之极的杀气,竟将他头顶的头盔就掀飞出去,一头狂发贲张,俨如发威的狂狮一般。

    那膨胀开来的杀气,竟将杨秋微微逼退三分,让他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迫力。

    下一秒钟,杨秋就看到跟前的白起,须发如钢针般倒竖,双目腥红如血,俨然如一尊杀神横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杨秋神色立时一变,心中暗惊:“怎么回事,这小子的气势好像一瞬间变了,他到底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杨秋惊异时,白起一声狮吼,手中那柄战刀,再度狂斩而出。

    这一刀击出,气势力道和速度,已远胜于先前,竟是武力大增之势。

    杨秋心中更加震撼,不及多想,急是举刀相迎。

    两刀眼看就要相撞,但在咫尺之间时,杨秋只见寒光一闪,那原本就要斩到的战刀,突然间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一刀斩空,杨秋心神一怔时,突觉斜向方向,海潮般的狂力,急袭而至。

    他斜眼一瞄,竟见白起战刀不知如何变化,竟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,变由侧面袭来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的速度,怎么突然间变的这么快了……”杨秋骇然变色,凭着本能回刀急挡。

    只是,他方才一刀斩空,招式已老,白起这鬼神一刀来势极快,又岂是他能及时挡得下的。

    杨秋刀尚在半路之时,眼前寒光已爆涨如潮,那一柄挟着狂澜怒涛之力的血刀,已轰斩而下。

    “我杨秋,竟然要死在一个无名……”

    瞬间间,杨秋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,惊恐、茫然、后悔……种种的情绪,充斥了他的大脑。

    一切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白起毫不留情,战刀瞬间斩下。

    咔嚓!


中华客栈全文阅读
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骨肉斩裂声响起,一道鲜血溅上半空,一颗人头飞落而去。

    那无头的躯体,断劲处狂喷着鲜血,晃了几晃,栽倒在了马上。

    白起,阵斩杨秋!

    杨秋是到死也想不通,本来武道逊于自己的白起,为何突然间实力大增,竟达到在两招之间,就能秒杀自己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知道,与他交手的这姓白武道,就是大名鼎鼎的武安君白起。

    白起之所以强悍,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统帅值强,还因为他拥有专属于自己的隐藏天赋——杀神。

    这“杀神”天赋,源自于白起与生俱来的杀戾体质,这种特殊的体质,可以通过不断的杀戮,将血腥的杀气积聚到自己的身体里,一旦需要,他便可以开启“杀神”状态,将这些积聚的杀气释放出来,提升自己的武道,爆发出远胜于自己真实水平的武力值。

    杀人越多,爆发出来的战斗力也就越强,换句话说,白起就是越杀人实力越强。

    先前攻城之时,白起一路狂杀小卒,连斩四十余人,所积聚的杀戮之气爆发出来,足以将他的武力值,提升至了84点的实力,这等武力值,虽只不过是当世一流,但要对付杨秋这种73点的货色,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斩杀了杨秋,白起一身杀气尚未用尽,继续舞刀狂斩败溃的秦卒。

    秦兵也算是精锐之士,本来还想抵抗一下,但见杨秋被斩,顿时为白起的杀神之威所震慑,纷纷丢盔弃甲,望风而溃。

    白起挥纵着如狼的大魏将士们,一路辗杀,从南门一直杀到了北门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北门上,一面“白”字将旗,也被高高扬起。

    这时的白起,方才用尽了杀气,回到了正常状态,横刀傲立于城头,俯视着脚下血腥的城池。

    四面皆已被夺取,城中留守的近八百秦兵,几乎被杀了个干净,只有少部分侥幸逃出城去,向着北面渡头的严颜军逃去。

    白起转过身来,血丝未尽的目光,向着北面遥望,隐隐约约似乎能看到滚滚黄河,看到在黄河之上游弋的大魏水军战船。

    “第一步计划已成,传本将之令,速速点起号火来,该是给陆逊发信号的时候了!”白起战刀一挥,厉声下令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很快,三道狼烟便在城头被点燃,滚滚黑烟冲天而起,直扑云宵之上。

    三柱狼烟,方圆数十里的范围,都将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白起只稍稍喘了口气,便向着北门城下聚集的将士们,大声道:“大魏的将士们,这场战斗还不算完,拿出你们最后的勇气来,随本将杀出北门,与河上的水军同袍们南北夹击,一举击灭渡头之敌!”

    六千将士们虽已疲惫不堪,但这场大胜激起了他们的血性,令他们沉浸于亢奋之中,发挥出了超乎于寻常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当下六千将士,没有人一人喊累,皆挥舞着战刀,誓言要杀尽敌寇。

    白起也是斗志狂燃,策马下了城头,大喝一声:“城门给老子打开!”

    本已紧闭的北门,轰然大开,吊桥也旋即放下。

    “随我杀尽敌军——”白起一声长啸,染血的战刀,向着前方狠狠划下。

    震天厉啸中,白起没有一丝迟疑,纵马拖刀,如杀神一般,从血雾弥漫的城池中,狂射而出。

    六千将士义无反顾,挟着未尽的杀机,追随他冲出北门,向着几里外的渡头方向杀去。

    北面数里外,陕县渡头。

    水营中,近九千魏军已是严阵已待,兵甲森林,反射着残阳之光,一支支已上弦的箭矢,流转着慑人的寒光。

    严颜横刀立马,傲望着河面之上,渐渐逼近的魏军舰队,苍老的脸上没有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一连多日,魏军舰队或早或晚,不时的就会逼近渡头水营,摆出了一副将要攻岸的架势。

    严颜没有丝毫懈怠,每一次都令全军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他知道魏军的强大,虽然自信,心中却不敢有丝毫的轻视,只怕有一次放松,就会给魏军瞅准时机,趁机冲上岸来。

    列阵已久,逼近水营的魏军舰队,终于又徐徐退去,显然看到了秦军防备森严,找不到破绽,只能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望着远去的敌舰,严颜暗暗松了一口气,捋须冷笑道:“算那个陆逊小儿还算知趣,没有强行进攻,否则老夫必要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岸上秦军士卒们,也皆松了口气,挥舞着手中兵器,向着河上退去的魏军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整个水营,都是一片得意昂扬的气氛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身边副将忽然对严颜叫道:“老将军快看,陕县城怎么突然间起了狼烟?”

    严颜随意的转过头来,果然看到城头上,三道狼烟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看到这忽起的狼烟,严颜神色一动,苍老的双眼中,立时浮现出了狐疑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