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二十七章 我就是人屠

第七百二十七章 我就是人屠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白起,他就是人屠白起,战国四大名将之首。

    长平一役,他率领着秦军在那场决定性的战役中,全歼赵军,坑杀四十万赵卒,从此东方六国再无人能与大秦抗衡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白起,为秦国东征四讨,杀人无数,传闻灭在他手里的敌国军队,总数竟在百万之上。

    人屠这个恐怖的称号,正是因此而得名。

    袭取陕县之役,乃是陶商攻灭秦国的关键一役,陶商本打算用韩信,这个同样善于奇袭的大将,来担当此重任。

    只是前番灭蜀之战,韩信三战名扬天下,若派他出战,势必会引起秦军方面的警觉。

    陶商思前想后,遂是决定召唤白起,以他满100统帅值的实力,去完成这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使命。

    陶商更是要人屠白起,再度横空出世,彻底杀到秦军丧胆。

    此时的白起,带着六千精锐的山地步兵,历经近十日的艰幸,终于是穿过了熊耳山,看到了计划中的目标:

    陕县!

    而他更知道,根据战前拟定的声东西击之计,驻守陕县的严颜,应该已将主力尽数调往北面的黄河渡头,城中当是一片空虚。

    今日,正是他趁虚击破陕县,一战扬名天下之时!

    白起的心头,燃烧着狂烈的兴奋,一阵狂笑之后,却转眼已恢复了冷绝肃杀的气质。

    他环扫一眼左右将士,深吸一口气,厉声道:“大魏的的将士们,尔等随本将历经千辛万苦,终于走出了这该死的熊耳山,陕城就在眼前,你们拜爵领赏的机会就在眼皮子底下,我白起命令你们拿出最后的力气,随我杀入陕县,屠尽秦兵!”

    “杀入陕县,屠尽奏兵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入陕县,屠尽秦兵——”

    左右疲惫的将士们,仿佛被打了鸡血一般,潜能个个被激发出来,狂烈嗜血,兴奋的挥臂怒吼。

    山林间,回荡着野兽般的杀声,震到天地为之变色。

    白起再没有过多的言语,手中大刀提起,向着山坡下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身后,数以千将衣衫褴褛的大魏将士们,如从山中而出的野人,如饥饿的野兽一般,漫山遍野的向着山下扑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里城,陕县城,南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正值正午时分,南门城门正大开,一队队的粮车正缓缓的驶入城门。

    陕县乃黾池的后援所在,又是整个弘农郡的喉喉所在,既要策应东面的黾池,又要防范着黄河上的魏军水师,可谓重地。

    然秦军发动的是一场突袭战,拿下弘农之后,为应对魏军进攻,大部分缴获的粮草,都优先被运往了黾池城,陕县所留之粮并不多。

    这一万多的秦军,每天消耗的粮草,单靠就地掠夺当然是不够的,故大批的后续粮草,还需要从关中源源不断的送来。

    今日,又是三百车粮草,被从关中运来,为了加快入城的速度,近半数的粮草被发往了南门,分从西南两门入城。

    北门面对黄河,东门又面对着黾池方向,故守将杨秋将大部分的留守军队,都派往了那二门驻守,南门的防守就相对而言要松许多,守卒不过百人而已。

    此时已到了开饭的时候,守卒们都在催促着粮队赶紧入城,完成了这差事,别耽误了他们吃饭。

    伴随着车轮吱呀吱呀的声响,近半数的粮车已入城,只余下了不到十几辆,士卒们的心情也放松起来,都等着最后几辆粮车入城,就赶紧去吃饭。

    城门处,那名负责的小校,肚子里已经打起了咕噜,不耐烦的抬起头向远处张望,想看看还有多少辆。

    只是,就在他这一抬头的功夫,神色忽然一动,似乎在远处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军人的本能,促使他产生了警觉性,凝目向着城南不远的山坡上,仔细的瞧了去。

    视野中,他似乎看到山坡上,漫山遍野的影子,正在漫卷而下,那些黑色的影子从山上卷下,更是向着城门这边涌来。

    “奇怪,山上怎么突然间冒出这么多人?那应该是一片荒山啊?

    小校先是一阵愣怔,旋即眼珠陡然爆睁出无尽的震怖,脱口惊叫道:“魏军,是魏军杀到,快,快关闭城门,快去向杨将军禀报,快啊——”

    他这一声尖叫,如炸雷一般,把城门内外,所有的秦军统统都惊醒,一双双惊异茫然的眼睛,齐刷刷的向着南面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然后,几乎在瞬间,那几百双眼睛,立刻便迸射出了极度的恐慌,仿佛见到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“是魏军!真的是魏军啊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南面是熊耳山,魏军怎么可能从那里出来?”

  
无敌三国志系统小说5200
“魏军长了翅膀了吗?”

    “快去禀报杨将军,擅报严将军啊——”

    城门内外,惊恐的叫声骤起,几百号秦军立刻陷入了慌乱之中,粮队们急匆匆的要入城,守卒们则手忙脚乱的要关城门。

    在秦军惊恐的目光注视下,数以千计的魏军将士,如饥饿已久的野兽般,从山林之中呼啸而出,顷刻间便已扑近。

    秦军皆也是精锐之士,若是寻常对垒,他们未必就会怯了魏军,但眼前这支魏军,却如神兵天降般,从他们绝没有想到的地方突然杀过来,深深的震撼了他们的心志,未战便摧垮了他们的精神。

    秦军陷入了慌乱,而这慌乱,却是无比致命的。

    守卒们想要关闭城门,运粮队们却想抢入城中,惊慌之下,那些运粮的民夫们,竟是弃了粮草,独自逃入城门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几十辆的粮车堵在了城门口,把城门堵了个严实,根本无法及时关闭。

    就在秦军陷入慌乱,无法关闭城门之时,白起已手拎着大刀,赤袒着半边膀子,挟着一身恐怖的杀戾之气,狂奔而至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南门一线,混乱的敌军形势,看到那关不上的城门,白起兴奋到两眼喷火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的杀来,是一场奇袭之战,必会令秦军陷入慌乱,那时他就可以趁势攻城。

    白起没想到的是,上天竟这样眷顾于他,恰巧碰上了秦军粮队入城,被他的出现吓到连城门都关不上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,他连城都不用攻,可以直接就从洞开的城门杀进去便是。

    “天助我也,天助我也啊……”

    兴奋如狂的白起,放声狂笑,如魔神般,挥舞着手中的屠刀,大吼道:“随本将杀入城中,屠尽敌兵!”

    杀神般的大啸声中,白起手舞着大刀,身先士卒,第一个冲至了混乱的敌丛之中,手起刀落,便将两名来不及逃入城中的秦卒斩飞出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白起舞动着带血的大刀,如虎入羊群般,扎入敌丛中,肆意的狂杀,管你是敌卒,还是运粮的民夫,凡是挡在他面前的一切活物,统统都斩屠一空。

    身后六千大魏虎狼,个个狰狞如兽,如出笼的群兽般,追随着他扑向了惊慌的秦国羔羊。

    血腥的杀戮开始!

    魏军个个都杀红了眼,见人就杀,顷刻间便将城门一线四百多敌卒和民夫,统统都杀了个干净,用敌人的鲜血将城门染红,惨烈的尖叫声,回荡在城门上空。

    大魏将士,无人能挡,踏着敌人的尸体,蜂拥着冲入了南门之中。

    一面“白”字将旗,旋即在陕县南门城楼上,高高的飞舞而起,宣告着南门攻陷,宣告着人屠白起,再度横空出世。

    白起从南门杀入,没有一步停歇,继续向着城中腹地杀去,口中咆哮大叫:“杀杀杀!看到人就给我杀,一个活口不留!”

    魏军虎狼之士,在白起的带领下,踏着血路,一路杀入城中,直奔县府而去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负责留守的副将杨秋,才刚刚从东门巡视完,刚踏入了县府之中,准备吃过午饭,美美的睡个午觉,然后下午再去北门驯视一轮,就可以结束他悠闲的一天。

    “我杨秋也算是西凉宿将,归顺陛下又早,陛下凭什么让我给那个新降的老卒当副将,哼——”

    杨秋一屁股坐了下来,一口小酒仰头灌下,嘴里嘀嘀咕咕的抱怨着,又开始了例行的一顿抱怨。

    作为名动西凉的一路诸侯,当年杨秋也算是西凉十虎之一,最后却作为降将,跟着马家一同归降了秦国。

    与马腾马超父子被曹操重用,风光无限不同,杨秋受到的待遇就要弱的多,至今也还只是个裨将军,已经有几年没有升过官。

    杨秋对此心里边是有怨言的,总觉的不是自己没本事,而是曹操没有给他表现的机会而已。

    这一次,杨秋奉命来守陕县,本以为机会到了,却没想到,曹操却只是让他来给严颜,这个蜀中新降之将当副手。

    更不爽的是,严颜带着大队兵马,前去岸边渡头抵御魏军,而他只能被留下来守陕县。

    这陕县东面有黾池挡着,北边又有严颜护着,西面是大后方,地面又是不可愈越的熊耳山,即使换成个傻子也能守得住。

    杨秋觉的自己是大材小用了,更觉的自己丧失了立功的机会,所以,表面上他很负责任的守城,但每每回来之后,却只能借酒销愁。

    就在杨秋喝着闷酒之时,一名斥侯飞奔而入,惊慌叫道:“禀杨将军,出大事了,魏军突然从南面杀至城下,已经杀进咱陕县啦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杨秋已经喝到嘴里的一口酒,当场就狂喷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