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二十五章 英雄所见略同

第七百二十五章 英雄所见略同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日落之前,陶商率领着主力魏军,进抵了弘农城下。

    大军安营已毕,陶商也不急于立刻攻城,先等着后续的更多兵马到来,他则带着数十骑,登上一处高地,观察这黾池一线地形。

    虽说这弘农郡地处中原腹地,但说实话,这些年来一直由周亚夫镇守,陶商放心的很,这还是他头一次君临。

    陶商立于高地上,一观远望着山川,一面听周亚夫对比着地图,讲解着弘农地形。

    弘农一郡属于司州,地处于汉朝两座都城,洛阳与长安之间的一片狭长区域。

    该郡多山,北面是滔滔黄河,渡过黄河就是河东一郡。其郡东面则是起伏不绝的崤山,而向西南方向,则是秦岭延端的熊耳山。

    可以说,弘农郡就是被黄河,还有熊耳山脉南北所夹,中间的一段狭长之地。

    而这黾池城,就是弘农郡最东端,位于狭口上的一座城池。

    根据现有的情报,周亚夫已探知城中守将为乐进,有精兵两万,还有谋士程昱协助,城中屯集了近五个多月的粮草,可以说是要兵有兵,要粮有粮,文武结合的十分默契。

    至于黾池城以西的陕县,则位于弘农郡的中间位置,是连通关中与洛阳的交必经之路,更有大将严颜,还有副将杨秋率一万精兵镇守。

    而且,根据情报称,严颜正在陕县大肆收集船筏,很明显将要北渡黄河,配合着蒲坂津的曹操主力,想要夹攻河东的英布所部,将烽火引入大魏的并州所在。

    审视了地形许久,陶商打心里暗赞曹操这条计策确实是妙,这黾池城看起来极是坚固,再加上两万多的精兵,有乐进和程昱这样的组合镇守,陶商想要短时间内破城,还真不是一件易事。

    倘若陶商大军僵持于黾池城下太久,就等于给了曹操机会袭破河东,以英布的能力,未必就是曹操的对手,到时河东一破,形势就真的被动了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,曹操,你的这条计策虽妙,可也抵不过朕之张子房,这满百的智谋……”陶商嘴角扬起冷笑,拨马下坡,还往大营。

    还往皇帐,众文臣武将们,便来齐聚商议破城之计。

    樊哙第一个冲着周亚夫嚷嚷道:“我说老周啊,你咋早不说这黾池城这么坚固啊,今天我老樊看了之后,可是倒抽了一口冷气啊,照这形势,咱就算有二十万大军,不攻个五六个月,怕也拿不下来啊。”

    周亚夫却面无表情,向着陶商一拱手道:“陛下,是臣一时疏忽,让曹贼袭破了弘农郡,还请陛下治罪。”

    “曹操也不是省油的灯,你玩诡诈是比不过他的,百密一疏也是情理之中,不必太过自责。”陶商却挥了挥手,大度的没有追咎周亚夫的责任。

    皇帐中,众人们便开始纷纷议论起来,琢磨着怎么能速破黾池。

    陶商看着热议的众臣,却笑而不语,悄悄的看上张良一眼,君臣二人的眼中皆是闪过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很显然,众臣都不知道,陶商已经用张良之计,在实施破城之策了。

    一片热议中,忽然间,韩信站了出来,手指着地图道:“陛下,既然这黾池城兵精粮足,又如此坚固,我们把攻击的目标放在这里,显然不太明智,与其如此,何不变通一下,将目标放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韩信的手指,指向了“陕县”所在。

    话音方落,樊哙便讽刺道:“我说小韩啊,你在开玩笑么,你难道没有看到么,这陕县可是在黾池后边啊,咱不攻下黾池,怎么去破陕县,难道叫咱几十万大军,都插上翅膀从黾池上边飞过去么?”

    樊哙的直白,引的皇帐中,响起一阵的笑声。

    韩信却淡淡一笑:“咱们的大军是没办法从黾池飞过去,但大王不是调了水军入黄河么,由水军前去进攻陕县,有什么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水军袭陕县倒也不是不可以,臣听闻陛下所调的水军,已经进入了黄河,还正在接近陕县渡头。”周亚夫接过了话头,却又皱眉道:“只是我水军入黄河,目标这么显然,秦军不可能没有察觉,那严颜只需将重兵屯于渡头,我军别说是攻下陕县,只怕就连顺利登陆也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周亚夫一番话,引的众人纷纷点头附合。

    樊哙也冲着韩信一挑鼻子,哼道:“是啊是啊,我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韩信不说话了,目光继续在地图上瞟来瞟去,忽然间眼前一亮,指着地图再道:“咱们若是能派一支山地精兵,翻越陕县南面的熊耳山,出其不意的杀至陕县南门,那时严颜的大军正在北面渡头防范我水军,陕县必然空虚,我们这支奇兵不就可以出其不意,一举袭破陕县了吗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皇帐之上,所有人都精神
郭大炮的文娱生涯帖吧
为之一振,目光不约而同的集中向了那熊耳山。

    陶商则是神色一动,目光中掠过一丝惊喜,跟张良对视一眼,张良的眼中,同样也流露出几分意外。

    “从南面奇袭陕县,倒确实是可以做到出其不意,可是你自己瞧瞧啊,这上边根本没有标出有路,咱们大军怎么过,飞过去啊?”樊哙又拍着地图嚷嘛道。

    韩信却不以为然一笑,傲然道:“这世上就没有翻不过去的山,越不过去的河,当初阴平古道那么艰险,我还不是照样走过去了,我就不信这熊耳山中,没有一条小道可通南北。”

    樊哙这下就没话说了,毕竟人家韩信有偷渡阴平的胜例摆在那里,有自信的资本。

    “这个韩信,果然不愧是一代名将啊,如果不是因为他名气太大,这一次我还真想派他出马,就不用召唤那个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暗自赞叹,陶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,将目光看向了周亚夫,问道:“周卿,你久镇洛阳一线,对弘农郡的地形应该也是了如指掌,你倒说说看,韩卿的计策是否行的通,这熊耳山中是否有小路,可通南北?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又集中向了周亚夫。

    周亚夫镇守司州一线多年,这其间数次跟曹操在弘农一线展开激烈的攻防战,对这一带的地形,可以说他最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听得陶商所问,周亚夫也起身走到地图前,目光在地图上游走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许久后,周亚夫干咳一声,说道:“要说这熊耳山,确实是人迹罕至,原始森林密布,但臣确实听说过,熊耳山中似乎有一条小道,只有往来与弘农与南阳间的猎人们才知道,只是这条路适不适合大军行走,臣就未可知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山中确实有小道,所有人都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我滴个亲娘,这山里边还真有小道啊?”樊哙惊的嘴巴张到老大。

    周亚夫瞪了他一眼,“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?小道当然是有,只是能不能大军通行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韩信的表情更燃自信,向着陶商一拱手,慨然道:“既然有路,就一定能通行,臣有这个自信,请陛下准臣带一支精兵,有这熊耳山去奇袭陕县,臣必重复偷渡阴平的成功,杀那严颜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陶商笑了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张良也摇扇而笑,笑容中,难掩对韩信的欣赏。

    韩信却怔住了,其余众臣也是一脸茫然,不知他们的天子,忽然间怎么就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为何发笑,臣所请的计策,有什么不妥吗?”韩信茫然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笑而不语,看了张良一眼。

    张良便替陶商解释道:“韩将军果然是智勇双全啊,你这条计策确实是妙,不过却不需要你亲自出马了,陛下已另派了一员大将,率精兵去翻越熊耳山,偷袭陕县,这个时候,恐怕已经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韩信神色骇变,急望向陶商,神色惊叹无比,口中颤声惊道:“原来陛下竟然……竟然早就想到了这条计策?”

    陶商收敛了笑容,指了指张良,“其实韩卿所想这条计策,子房早有邺京之时,就已经向朕献上,朕大军离京前,已密派一将前往南阳执行这条计策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陶商也不再藏着腋着,遂将他与张良的密谋,向众臣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原来,早在大军开拔前,陶商就派了那员新召唤出来的英魂大将,执了他的密旨,前往南阳与老将廉颇会合。

    那武将抵达宛城后,便从廉颇军中暗中挑选出了几名南阳藉,又是猎户出身,对熊耳山小道了解的士卒,充当向导。

    紧接着,那武将又从廉颇军中,挑选了近六千名精于山地作战的士卒,借着前往洛阳会合为名,堂而皇之的北上。

    因那名武将,乃是不知名之辈,自然也不用担心秦国细作耳目,所以可以坦然北上,再算准了时机,接到陶商的密令之后,突然间改道向北,进入了熊耳山中。

    陶商道出了真相,众臣这才恍然惊悟,看向陶商的目光中,无不涌动着惊叹之色。

    韩信更是佩服到五体投地,拱手慨赞道:“没想到陛下布局如此深远,大军未尽就已暗中实施密计,看来陆逊那支水军,明为佯从北面河上登陆,进攻陕县,实则是为了把严颜的主力,从陕县城中调出来,好为那支奇袭之军调空陕县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一笑,当是默认了韩信的推测。

    皇帐中,更是掀起了一阵兴奋的热议,众臣是又惊叹,又兴奋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,却落在了地图上陕县二字上,冷冷笑道:“严颜,你想为刘璋报仇,想要为曹操卖命,非要跟朕作对,那就看朕怎么踢你的屁股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