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二十章 不一样的春宵之夜

第七百二十章 不一样的春宵之夜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妹妹,你的手心怎么出了这么多的汗啊?”大乔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小乔抽出了玉手来,按向了自己的心口,声音都有些颤抖,“今天是我们做女人最重要的一天,我能不紧张出汗么。”

    大乔噗哧一声就笑了,取笑道:“这有什么好紧张的,又不是上战场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姐姐你就不紧张吗?”小乔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紧张呢。”大乔坐直了身子,故作淡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乔嘴一遍,说了声“我才不信呢”,伸手就朝大乔双峰间的心口按了过去,大乔还没反应过来时,就被小乔按在了心口。

    “还说自己没紧张,瞧你心跳的都快要从胸口里跳出来啦。”小乔得意的讽刺道。

    大乔脸顿时一红,赶忙将妹妹的手打了开来。

    整了整被妹妹抓乱的喜服,大乔轻声叹道:“先前那老嬷嬷跟我说了那么多不害臊的话,我只是担心呆会他来了,我没有伺候好他,给他留下来了不好的映象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有小妹我呢,你只管看我怎么做就好了。”小乔一拍胸脯,倒是很自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就你?”大乔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,“你还不是头一次,懂的什么,还要教我。”

    小乔小嘴却得意一笑,“这你就想错了,妹妹我虽然也是头一次,可是我好学啊,不瞒姐姐,先前姐姐走了之后,我又叫了一个宫女过来,跟她互相演示了一遍,她教了我好多花样,保准能取悦了天子。”

    “宫女?宫女又懂得什么,你问她管用吗?”大乔扁着樱嘴道。

    小乔凑近大乔,窃笑道:“这姐姐你就不知道了,我一入宫就听说了,咱们这位天子夫君甚是风流,有时候喝多了,或是兴致来了,就会随便拉一个宫女临幸,我问的那个宫女跟的天子比较久,被临幸过好几次,她最清楚天子的喜好了,问她准没错。”

    大乔这下才恍然大悟,不禁又感慨起来,暗想自己嫁了大魏皇帝这个英雄,确实是不负平生,可惜自古英雄爱美人,她这位如意郎君偏偏爱的美人又很多,嫁给了他,自己也不知道能分得几分君恩。

    感慨了一会,大乔忽然想起什么,便掐着小乔的手,笑着抱怨道:“好你个小妹啊,没想到你竟然也这么没羞没臊,竟然好意思问这样没羞的事儿,竟然还叫宫女跟你演练,姐姐我怎么就没看出来,你竟是这种没个羞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小乔娇艳的脸蛋又是一阵的红,却又无奈的叹道:“妹妹我也不想啊,可谁让咱们嫁的不是别人,而是天子呢,正所谓一入宫门深似海,咱们若是自己不主动的想着法子取悦天子,想方设法的分得更多的君恩,将来怎么在这宫中占有一席之地啊。”

    小乔一席话,道出她二人的无奈,大乔也是冰雪聪明的女子,岂又会听不明白,不由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心下感慨了半晌,大乔重新又携起了小乔的手,凑近了她,红着脸羞羞笑道:“好妹妹啊,姐姐方才那些话都是跟你开玩笑呢,你就把你知道的那些招儿,都跟姐姐说说说呗。”

    小乔噗哧一声就笑了,也取笑她道:“好啊,姐姐你还说我没羞没臊呢,原来你也是没羞没臊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咱们是亲姐妹呢,妹妹没羞没臊,姐姐当然也是一个样了,别笑了我,赶紧说啊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好吧,那我就说了,姐姐你记住了,首先你要主动……”

    红烛高烧的新房之中,两姐妹便凑在一起,窃窃私语起来,两人不时掩面羞笑,彼此取笑一声对方。

    就在两位新娘子说的热闹的时候,新房之门吱呀一声就开了。

    大小乔姐妹吓的浑身一颤,还以为是陶商进来了,顿时慌张不安起来,心儿扑腾乱跳,赶紧都坐直了身子,不敢再吱声。

    “两位娘娘,请移驾御园吧。”耳边传来宫女的声音。

    原来不是陶商来了,两姐妹都松了一口气,抬起头来,透过喜帕,果然看到只有一位宫女站在跟前向她们福身施礼。

    “陛下呢,为何陛下不来,反让我们移驾御园,这是什么道理?”大乔不解道。

    那宫女无奈道:“陛下有些喝多了,非要让两位娘娘去御园泳池那里,说要在那里跟两位娘娘行周公之礼,还请两位姐姐快些动身,莫要让陛下等久了。”

    在御园泳池洞房?

    喜榻上,那两位新娘子顿时就愣住了,完全是一头雾水,万没有料到,她们这位天子丈夫如此异想天开,完全不按常理行事,竟要在御园里跟她们洞房。

    而且,还要到那个什么泳池,听也没听说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泳池?那是什么地方?”小乔茫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两位娘娘去了就知道了,陛下已经在那里了,还给两位娘娘准备了新的喜服。”

    大小乔姐妹这下便没辙了,完全搞不懂陶商在玩什么花样,却又不敢违逆陶商的意思,只能怀着一腔的狐疑,在众宫女的相扶下,出了新房宫殿,前往御园去。

    两姐妹怀着忐忑的心情,先是来到了泳池边的那间
傲世圣帝全文阅读
宫殿,一进门,两名宫女便手托着玉盘,跪迎在她二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什么东西?”大乔望着玉盘上,那几块红色的碎布,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领头的那名女官,笑盈盈的赶过来,解释道:“两位娘娘啊,这是咱们陛下专门为两位娘娘准备的比基尼喜服,两位娘娘速速换上吧。”

    比基尼喜服?

    听到这熟生新鲜的名字,两姐妹彻底的就懵住了,俏脸上全都是茫然不解。

    这比基尼其实就是泳装,那还是前年夏天时候,天气实在太热,陶商让鲁班修建了这座泳池,想要游泳避暑,叫众妃子们一块享受清凉。

    只是众妃子们到底不比他这般肆意,才不肯“袒诚”下水,陶商没办法,灵机一动便发明了这泳装,名字也不改,就叫比基尼。

    这两件比基尼,原本是陶商贴心,叫女工们提前为大小乔姐妹缝制,想让她们也来泳池游泳消暑,颜色是红色的,正好配今晚喜庆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几块布,穿上去能遮住什么啊,羞也羞死了。”大乔拾起玉盘中的“碎布”,在眼前晃了几晃,脸不自禁的就红了到了耳根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自古以来,哪有在什么泳池里洞房的啊,还要叫我们穿这样的什么比基尼喜服,这也太……”小乔也是一样窘羞,都不知该怎么抱怨。

    正当两位新娘子扭扭捏捏之外,宫殿外边响起了陶商的声音:“是两位妃子到了么,朕已经等了你们多时了,春宵一刻值千金啊,你们还等什么,赶紧换了比基尼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大小乔姐妹二人,本来还颇为扭捏,怎么也不敢换泳装,但听到陶商的声音之后,便不敢扭捏了。

    陶商乃大魏皇帝,乃是天子,九五至尊,无上的权威所在,既是她们的丈夫,又是她们的君主。

    而陶商对她们说的话,在某种意义上,君主的身份大过于丈夫,有着不可抗拒的威力。

    大小乔姐妹虽然是大家闺秀,心存着千金小姐的矜持,明知陶商让她们做的事,有违礼数体统,但她们却更知道,抗旨不尊,违背圣意,是比有违礼数体统更加不可饶恕之事。

    何况,她们也知嫁于陶商已成定局,将来最重要的事,就是如何取悦君王,尽快的为君王诞下皇子,在这深宫大内之中,站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倘若今晚,在这新婚之夜,她们公然违抗圣旨,若的天子不喜的话,将来对自己宫中的立足,可是没有半点好处。

    两姐妹都是冰雪聪明之人,略一权衡,心中便有了轻重之分,彼此对视一眼,交流了一个无奈的眼神,便都摇头一声苦笑。

    “罢了,只要陛下喜欢,我们换便是了。”小乔最先放下了所谓的矜持,便拿起了那几件“碎布”,不太情愿,一脸羞意的换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乔也没办法,也只好默默换上了泳装。

    片刻后,大小乔都换上了红色的泳装,彼此看了一眼对方,都是不好意思的低眉羞笑。

    眼见两位娘换好了,女宫便令将殿门打开,把大小乔请了出去。

    两位新娘子穿着红色绣着金凤的比基尼,雪白的胳膊耷拉在身前,遮遮掩掩,扭扭捏捏的步出了殿门,顿时杏眼瞪大,樱嘴缩成了夸张的圆形。

    一个四四方方,规模硕大的水池子,赫然撞入了她们的视野。

    她们终于是明白了,什么叫作泳池,原来竟是她们那新异想天开的天子丈夫,竟在这御园之中,修了一座可以游池的水潭,所以叫作泳池。

    她二人一脸的惊奇,走到泳池边,便看到水上面还漂了一只大气囊,陶商就大咧咧的斜躺在上面,向她二人召手。

    看到陶商那副样子时,两姐妹顿时羞到面红耳赤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而水床上的陶商,看到大小乔姐妹,穿着火红的泳装,娇艳羞涩的样子时,顿时是血脉贲张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他便一召手,迫不有待笑道:“两位爱妃,还等什么,快游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大小乔姐妹又犹豫了一会,无可奈何之下,只好怯生生的下了水,如美人鱼一般,游向了陶商这边。

    她二人自幼生于江东那种水乡之地,都精于水性,这小水池对她们来说,当然不在话下,几下便游了过去,哗啦啦的从水里钻了出来,爬上了水床。

    那一幕,简直如出水芙蓉一般,美到了极致,美到令陶商都屏住呼吸,几乎要窒息的地步。

    陶商呆呆的看着她们湿淋淋的身子,看着她们窈窕的身段,看着那红艳的泳衣,看着她们因喘息而起伏的玉峦,胸中的念火,便由火山般喷发而出。

    再无犹豫,陶商一声狂笑,如狂鲨一般,扑向了那两条娇羞的美人鱼儿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获得雄风天赋。”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获得耐久天赋。”

    波光鳞鳞的泳池中,那漂旋的水床之上,响起了陶商狂烈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头顶乌云散开,一缕月光洒下,悄然为那纠缠的年轻身影,盖上了一层银色白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