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一十九章 就喜欢肆无忌惮

第七百一十九章 就喜欢肆无忌惮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陶商这算是听明白了,苏秦这可是真管的宽啊,看出自己昨天风流快活,有些失去了节制,竟在劝他要注意个度,莫要被酒色伤身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陶商轻咳几声,表情稍稍有些尴尬,“苏卿你还真是关心朕啊,连朕的私生活都要管。”

    苏秦忙正色道:“臣先前也说过,陛下身系天下,私事就是国事,臣冒昧进言,也是为了大魏江山社稷,还请陛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陶商也只是稍稍有些尴尬而已,又岂会怪罪苏秦,相反,他心里边对苏秦的忠言进谏,还很是感激欣赏。

    酒色伤身,绝对是至理名言,古代皇帝为什么诸多短命,就是因为他们皇权在握,内宫佳丽三千,沉浸于美色之中失去节制,把自己活活耗干。

    陶商熟知历史,这种被酒色弄死的短命皇帝,随随便便就能抓出一大把来,就比如那汉成帝,便是因为宠爱赵飞燕姐妹,荒淫无度,最后年纪轻轻就暴毙在了龙榻上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很有道理啊,朕当然没有怪你,这样的实话以后要多说才是。”陶商收敛了笑容,夸赞了苏秦一番。

    苏秦这才满意,又拱手赞了一番“陛下英明”,以为陶商听进去了他的劝。

    谁料,陶商话锋一转,却又道:“朕就是因为重视自己的身体,才要迎娶大小乔姐妹的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苏秦就茫然了,不光是他,张良和张仪二人也是面面相视,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要保重龙体,就要远离美色,要远离美色的诱惑,最好的办法就是宫中少纳几个妃子,而他们这位天子,却说多纳妃子,是对自己的龙体负责,这又是哪门子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有点听不懂陛下的意思啊……”苏秦一脸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听不懂也没关系,总之朕身体的事,你们就不用担心了,从今往后,你们只会看到朕身体越来越好。”陶商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诡笑,却也不再多言,挥手示意他们退下。

    陶商当然不可能告诉他们,自己娶了大小乔姐妹之后,可以得到她们身上的“雄风”和“耐久”天赋,有了这两样天赋,他就可以肆意纵游花丛,哪怕是真的达到“佳丽三千”的地步,也丝毫不用担心自己身体被掏空。

    几位谋臣们皆是一头雾水,听不懂陶商的言外玄机,但这毕竟乃天子家事,却也不好再多嘴什么,只得拱手告退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陶商便开始休养身体,不敢再跟众妃子们胡来,只等着迎娶新妃的洞房之夜,再集中火力大展威风。

    三日之后,这场盛大的纳妃仪式,正式在皇宫之中。

    为了彰显大魏皇帝的威仪,这一天晚上,整个邺京城都是家家张灯结彩,整个皇宫都被装点到彩灯高挂,炫丽无比。

    因是天气正好,当天的酒宴,一直从金銮殿内,摆到了殿外的广场上,京城中四百石以上的官吏,除了当值之外,统统都有幸参加了这场大宴,一享天子所赐的琼浆玉液。

    大婚仪式后,两位新娘便被送入内宫新房,陶商则照例于这金殿之中,与众臣痛饮,接受文臣武将们的敬酒拜贺。

    今日这场婚礼,乃是陶商在登基称帝之后,第一次迎娶后妃,也是他称帝后头一次比较重大的仪式。

    这样的仪式,自然比前几次陶商在军中纳妃之时,要庄重得体的多,群臣们自然不敢太过放肆豪饮,敬酒也都是点到为止。

    不觉已是月上眉梢,陶商酒已尽兴,想着今晚还有正事要干,不能喝醉了,遂是起驾而去。

    “恭送陛下!”群臣们纷纷起身,跪送陶商离去。

    陶商在众婢的相扶上,步下了大殿,大众臣恭送下,扬长向着殿门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要迈过门槛之时,鼻间突然传来一阵香气,便停下脚步来,寻着香气的方向瞟去,目光落在了那个容貌骄艳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异域风情的女子身上。

    是祝融。

    这位南蛮第一美人,自从在江阳城被陶商所俘之后,就一直被陶商留在身边,从成都到南郑,再从南郑到邺京,一路被带到了这北都皇宫之中。

    英雄无不爱美人,祝融虽野,但却长的骄媚无比,不愧为南蛮第一美人,陶商岂能不为之心动。

    何况,她身上还有联姻附加武力值,陶商更要想方设法,得到她的心。

    只是这祝融可不比大小乔姐妹,毕竟跟陶商有着不愉快的敌对关系,她性情又野烈,想要驯服她自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不过,经历过数月相处之后,祝融身上的野性已被磨掉了不少,忠诚度也升到了0以上,所以陶商就给了她一些自由,甚至让她以臣子的身份,来参加自己的这场婚宴。

    只是,众臣都在跪送自己,却唯有祝融,只自顾自的在那里喝着闷酒,也不向陶商行送别之礼。

    陶商停下脚步来,也不说话,就那么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祝融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,抬起俏脸来,目光正撞向了陶商的眼睛,一瞬间丰躯一颤,眼中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目光很是复杂,说不清是隐恨,还是嫉妒。


一号红人笔趣阁


    愣怔了一下,祝融才回过神来,迟疑片刻,还是不情愿的向着陶商跪伏了下去,低低道了一声:“恭送陛下。”

    从当初那人对陶商恨之入骨,到如今主动跪下来,尊敬的恭送自己,虽说还有几分言不由衷,但祝融的态度转变,已经跟当初大不相同,让陶商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“下一回,就得重点培养跟这匹南蛮烈马的感情了,雄风耐久我要,满百的武力值我也要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脸上流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,哈哈一笑,继续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天子离去,众臣这才起身,大殿上又恢复了热闹,没了皇帝在场,他们少了许多拘束,反而喝的更放肆起来。

    祝融跪坐在那里,望着陶商远去的身影,却有些怔怔出神,美眸之中,闪烁着异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她幽幽一声轻叹,坐将下来,抬手将一杯闷酒饮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殿外,陶商已摇摇晃晃的,在宫女们的搀扶下,望着内宫而去,在那里,两位新纳的妃子,早已进入洞房多时。

    陶商已迫不及待的想要拿到“雄风”和“耐久”天赋,自不愿让两位新妃独守洞房太久。

    只是今日天公有些不作美,虽时值夏末,天气却依旧炎热,况头顶乌云已经聚了几日,就是不肯下去,致使到了夜晚的时候,气温更加的闷热。

    天气本就这么闷热,偏巧陶商今天高兴,又喝了不少,酒精的作用之下,身体更加的燥热难耐,几乎每走出一步,身上都会刷出一层汗来。

    这么热,浑身都黏糊糊的,实在是大煞风景,还有什么情调去跟新娘子巫山云雨!

    陶商走几步就热的不想走了,响了几口气,忽然眼珠子一转,灵机一动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去洞房了,去御园睡。”陶商半道上改变了方法。

    左右宫女们就急了,带头的一名女官忙道:“陛下,两位娘娘还在洞房里等着呢,这般大喜之夜,陛下怎么能去御园睡呢。

    “谁说朕要自己睡了,去把两位爱妃一并给朕请到御园的泳池那里去,朕要在泳池里洞房。”陶商狂放的命令道。

    左右宫女们顿时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们也算是“见多识广”了,见惯了她们的天子在各种地方纳妃,却没想到,今晚的天子不知又犯了什么邪劲,竟要在御园泳池这种露天之地,行洞房之礼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周公之礼当在房中,在泳池那种地方,似乎有些不太合理吧……”女官是位老婢,也算跟随陶商多年了,才敢出言相劝。

    陶商却不以为然的一挥手,狂笑道:“朕是皇帝,朕想在哪里洞房,就在哪里洞房,朕才不管什么狗屁礼数,快去请两位娘娘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商是丝毫不听劝,继续往御园方向大步而去,那女官也没办法,只好赶紧安排下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陶商便来到了御园。

    在几十棵参天大树的环饶之下,一座长方形的泳池,赫然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这座泳池乃是几年前陶商异想天开,为了避暑之用,特命了鲁班精心修建,泳池之水通过地下水道,连通邺京外的玄武湖,安装有过滤装置,而周围的参天大树的繁茂枝叶,则相当于天然的遮阳伞。

    自这泳池建成之后,每每入夏时节,只要陶商人在邺京中时,就必然会带着众妃子们来这里鸳鸯戏水,消暑寻乐。

    今晚上陶商实在是热的受不了,突发奇想,便要在这泳池中,进行洞房之礼。

    一见着泳池,陶商便眼睛冒光,迫不及待的将自己扒了个干净,一头就栽入了泳池内。

    游过几个来回,陶商爬上了泳池中央漂浮着的,那个用牛皮缝制的方形水床气囊上,四仰八叉,仰面朝天的躺了下来,口里念叨着“舒服啊”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个宫女们,虽然是见惯了陶商这样“肆意”的样子,这时还是免不了个个脸色羞红,低头抿嘴暗笑。

    “都傻笑什么,有什么好害羞的,又不是没见过咱们天子随意的样子。”女官们却瞪了她们一眼,挥手喝斥道:“都别给我傻站着了,还不快去用纱幔把泳池围起来。”

    宫女们这才反应过来,赶忙从旁边的宫殿之中,搬出了一卷卷有一人多高的纱幔,在女官的指挥下,沿着泳池周围的大树,里三层外三层的环绕起来,很快就立起了数道纱墙,将整个泳池都遮挡在了其中,从外面谁都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宫女们虽然有些羞,但工作还是进行的很利索,毕竟这活她们已经是轻车熟路了,要知道她们的天子是个肆无忌惮的人,一旦兴致起来了,在这泳池中跟哪位娘娘就……

    所以,作为宫女们,就要及时的把纱幔遮起来,天子和娘娘们的龙体凤躯,她们这些宫女们看得,又怎么能让那些宦官和侍卫们看到呢。

    陶商在水床上享受着难得的清凉时,另一名宫女已急急忙忙的赶往了洞房。

    红烛摇曳的洞房之中,大乔和小乔两姐妹,正身着喜服,头遮红帕,两姐妹手手相握,坐在喜榻上,不安却又期盼的等着陶商的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