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一十七章 想朕了没有

第七百一十七章 想朕了没有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一文钱?

    大殿上,从曹操到众臣,一双双惊奇的目光,统统都盯在了那枚铜钱上。

    “法孝直,你开什么玩……”

    马当场就要质问,曹操却一拂手,冷笑道:“有意思,让孝直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马只好闭嘴。

    法正便扬着手中铜钱,一本正经道:“这一枚铜钱有正反两面,咱们就由掷这铜钱来试探天意,倘若落地之时乃是正面朝上,那就证明天意要大王称帝,澄清天下,倘若是反面朝上,便说明天意不想让大王称帝,不知大王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,这才明白了法正的意思,原来不过是用掷铜钱的手段,来赌运气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这叫什么试探天意,这不就是赌博么,太荒唐了。”曹昂马上跳出来反对。

    其余赞面曹操称帝的大臣们,也皆点头附合,不同意法正这个办法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这掷铜钱正反面朝上的机会,是五五分成,这就意味着曹操有一半的机会不能称帝,风险太大,众人们当然反对。

    曹丕见自己大哥反对,也想跟着反对,开口之前,不忘再看向贾诩一眼,却不料,贾诩在向他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曹丕就惊奇了,心想这位毒士是怎么回事,怎么难赞成自己支持法正这种儿戏般的荒唐手段呢?

    “贾文和素来料事如神,既然他也支持法正的把戏,想来必有其道理吧……”

    曹丕思绪一转,很快打消了疑虑,便站了出来,正色道:“我倒是以为,法孝直这个办法可行,就算是赌博,赌的就是气运,所谓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气运不就代表着天意么。”

    眼见二王子也支持法正,不少臣子们便改了口,转而也支持法正。

    王座上,曹操沉默不语,那一双锐利的目光,始终在盯着法正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中,有种无形的压迫力,仿佛能看穿法正的身体,洞察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旁人面对曹操这等眼神的直视,必会感到背上毛,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,不敢正视。

    法正却是个例外,他就那么手里把玩着那枚铜钱,神色淡然从容,迎视着曹操锐利如刃的目光。

    曹操从他眼中,看出了一丝深味深长的诡色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曹操微微眯头,目光看向了荀彧,问道:“文若,孝直的这个提议,你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荀彧手捋胡须,陷入了权衡之中。

    作为汉室忠臣,他当然是反对曹操称帝,却又见今日这种阵势,自己似乎是势单力薄,只怕要拦不住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决定赌一把,就还有五成的把握,那铜钱反面朝上,让曹操碍于先前的誓言和所谓的天意,不敢称帝。

    思前想后,荀彧轻吸一口气,拱手道:“大王,臣以为法孝直的这个办法不错,若真天意要大王登基称帝,臣自然全力支持。”

    曹操点点头,向着众臣道:“本王本为汉室之臣,一心只想匡扶汉室,但眼下汉朝已亡,尔等又劝本王称帝,本王到底该如何抉择,一切尽看天意吧。”

    曹操都忆开口,群臣自然不敢再多言,就连那曹昂虽然觉的荒唐,却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见群臣再无异议,曹操便向法正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法正便手执着那一枚铜钱,走到大殿的中间,高高举起,深吸一口气,大声道:“上天啊,你是否要我主称帝,澄清天下,就用这枚铜钱,昭示给我们你的天意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法正将铜钱高高抛起,扔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那枚铜钱升上半空,又随着它跌落于地,就看到它在地上翻滚旋转,最后落定。

    大殿内,众人皆伸长了脖子,望眼欲穿的盯向了落地的铜钱,个个都心情紧张不已。

    唯有王座上的曹操,却双目微合,神情淡然自若,仿佛对结果毫不关心,又好似对结果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“是正面朝上,正面朝上啊!”曹昂第一个看清,激动的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其余众臣也跟着看着,无不面露惊喜之色,大殿中顿时陷入一片欢腾兴奋当中。

    唯有荀彧却呆在了那里,目光呆滞的望着那正面朝上的铜钱,神情苦涩,喃喃道:“竟然是正面朝上,难道天意当真要大汉灭亡,要让曹秦取而代之吗……”

    一片慨叹唏嘘之中,法正捡起了那枚铜钱,随手收入了袖中,上前一步,跪在了曹操跟前,正色道:“天意已然明了,大王理当登基称帝,谁敢不服,就是逆天而行,人神共愤!”

    郭嘉也跟着跪了下来,拱手道:“四百年前,正是汉灭亡了故秦,而今大王据秦国故地,登基称帝,取汉代之,正应了天道徇环的至理,臣请大王顺应天意民心,进位为帝!”

    “请大王顺应天意民心,进位为帝”

    “请大王顺应天意民心,进位为帝”

    大殿之中,秦国众臣们黑压压一片悉数跪伏于地,齐声呼喊,恳请曹操称帝。

    曹操目光中掠过一丝满意的意味,微微点头,目光却又落在了荀彧身上。

    众臣中,唯有荀彧还站在那里,没有跪下的来劝进,显的有些突突兀。

    曹操锐利如刃的鹰目,冷冷的注视着荀彧,君臣二人就那么无声的对峙着。
最强反派系统帖吧


    荀彧知道,他没有选择,今日已是骑虎难下,必须做出选择:

    支持还是不支持曹操称帝!

    为难了片刻,犹豫了片刻,荀彧终于还是低下了头,摇头一声暗叹,双膝跪了下来,拱手道:“请大王顺应天意,进位为帝。”

    终于,大殿上群臣统统都跪了下来,就连素来拥护汉朝的荀彧,也公开表示了对曹操的劝进。

    曹操笑了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曹操腾的站了起来,一挥手,高声道:“既然天意如此,本王岂可逆天而行,本王就准尔等所请,不日举行祭天大典,登基称帝,继承大统。”

    大殿中,群臣欢腾振奋,尤其是夏侯氏,曹氏等宗族将领们,更是兴奋如狂。

    曹昂负手而立,眼睛中难抑兴奋的目光,仿佛已憧憬起了曹操登基,自己荣升太子之时的荣耀。

    他却没有注意到,他的弟弟曹丕,正悄悄的瞟着他,目光中透着几分阴冷。

    登基之议之下,曹操便屏退众臣,让他们各自去为祭天大典做准备。

    众臣告退,曹操却唯独留下了法正,这个今日对自己劝进的最大功臣,若非没有法正的话,曹操还真不知该怎么名正言顺的答应称帝。

    “孝直,今天之事,你可是让本王着实冒了一次险啊,如果那枚铜钱是反面朝上,你打算怎么办?”曹操将法正召至近前,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不可能生的事,臣确定铜钱必会正面朝上!”法正却一脸的自信。

    曹操眼中掠起奇色,却问道:“本王倒是很想知道,你为什么会这么自信,像你这种绝顶智者,应该不会相信真的有什么天意吧。”

    法正一笑,嘴角扬起一抹诡色,“臣是不相信什么天意,但臣却相信我手中这柄铜钱。”

    说着,法正将那枚铜钱从袖中取出,奉给了曹操。

    曹操好奇心起,便接过了那枚铜钱,左右翻转着看了一眼,先是一怔,旋即眼中浮现出恍然大悟之色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一枚铜钱,竟然两面一样,皆是正面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法孝直,你呀你,哈哈……”恍悟的曹操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法正也跟着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殿中,回荡着秦国君臣们别有意味的笑声,一切尽在不言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邺京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魏军,沿着北上的大道昂扬前进,一面面耀眼的“魏”字皇旗,在风中猎猎飞舞,彰显着霸绝之气。

    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队伍当中,陶商骑着白色健马,身着金甲,背后赤色的披风飞卷,浑身上下散着凛烈的皇者之气。

    邺京的轮廓已映入眼帘,从许都到邺城,陶商走了整整一个月,终于回到了这座阔别已久的北都。

    自许都称帝后,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,这期间陶商做了两件事,一量平定许都一带叛乱的后遗症,对那些参与叛乱的世族豪强,再次进行血腥的打击,同时宣布废除了许都都城的地位,将之重新降为普通的许昌县。

    陶商所做的第二件事,就在花了一个月时间,进行了他登基称帝以来的第一将巡狩。

    从许昌出,陶商向东先经过了梁地,再往东经由沛县,巡幸往了下邳。

    在徐州这个他起家之州逗留了数日,陶商又北上进入青州,随后又沿着黄河西归,巡视了兖州沿河的诸郡,最后于黎阳渡过黄河,才前往邺京。

    陶商这一次巡幸中原,一者是视察中原各郡县的经济恢复状况,二来也是向中原臣民,彰显自己新帝的龙威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中原兖徐青豫四州,乃是天下的根本所在,陶商正是因为据有了中原诸州,方才能北取河北,南吞荆扬,奠定了大魏今日的地位和版图。

    经过一月的巡视中原,陶商今日终于回到了邺京。

    邺京的百姓们早已得知陶商称帝的消息,天子归来这一天,是家家张灯结彩,万民空巷,跪伏于御街两旁,迎接陶商的归来。

    陶商在万民跪伏,山呼万岁的拥戴之下,策马昂入城,享受着帝王无上的荣光,意气风的还往皇宫。

    宫门处,皇后花木兰,带着一众妃子们,还有太子陶定,以及几位刚出生未久的小皇子和小公子,早已恭候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早在陶商伐吴之时,就已经得到喜讯,糜贞、吕灵姬、张春华等几名妃子,皆已怀上了身孕,陶商从张春华身上得到的“多子”天赋,终于挥出了作用。

    陶商从伐吴到灭蜀,这其间过了一年多的时间,等到他今日归来之时,小皇子和小公主们,皆已快满周岁。

    看着久别的众爱妃们,看着自己一个个骨肉儿女,陶商开心极了,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是燕国和秦国刚刚送来的情报,大王要不要先看一下。”张仪匆匆的凑上近前,拱手禀报道。

    “先别给朕看。”陶商却一挥手,打断了他,笑道:“朕跟众位爱妃分别这么久,今天就是天塌下来了,也要先放一放,朕要称好好抚慰抚慰寂寞已久的爱妃们才是。”

    张仪一怔,旋即会意,低笑着退了下来。

    陶商则翻身下马,张开双臂大步走向了众妃,大笑道:“众位美人,朕回来了,想朕了没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