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一十三章 完璧之身

第七百一十三章 完璧之身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伏寿最不想看到的一面,终于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刘协堂堂大汉天子,竟然卑微到向陶商下跪,竟然自称为“亡国之君”,竟然尊称陶商为“陛下”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意味着,刘协已经屈服,已经决定把皇位,禅让给陶商这个“乱臣贼子”。

    伏寿贝齿紧咬朱唇,几乎要咬出血来,美眸眼眶已浸盈了泪光来,手心紧紧的攥成了拳头,仿佛空有一腔的悲愤,却无从发泄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他竟是这样一个软弱的男人,为了活命,竟然连大汉社稷也不要了,甘愿去做亡国之君,他竟然是这样一个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伏寿失望之极,心痛之极,对刘协是充满了失望,恨其不争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金殿中,陶商俯视着刘协的跪伏,满意的点了点头,拂手道:“刘协,你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刘协这才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,不敢正视陶商一眼,脸上依旧是忑忑不安,等待着陶商的裁决。

    尽管萧何跟他保证,只要他答应禅让皇位,陶商就会放他一条活路,还会给他荣华富贵,但没有得到陶商亲口承诺的情况下,刘协还是不太放心。

    陶商俯视着他,冷冷道:“刘协,没想到你答应的这么痛快,很好,你省了本王许多麻烦,看在你很识相的份上,本王答应饶你一死。”

    刘协长松了口气,如释重负一般,忙是一揖到底,再三谢恩。

    “本王原本是想降你公爵,让你食邑万户,算是奖励你的主动禅让,不过……”陶商话锋一转,眼中掠起一丝阴色。

    刘协身形一震,顿时又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陶商接着道:“本王向来是赏罚分明,你愿意禅让,本王自然会赏,但你先前勾结陈胜,给本王找了不小的麻烦,本王也不能不罚,所以,作为罚戒,本王只能降你为侯,食邑千户。”

    听的陶商这番话,刘协暗松了一口气,原还担心陶商要反悔,没想到只是削了他的爵位,由公爵降为侯爵而已。

    庆幸之余,刘协心头又一阵的黯然失落。

    公爵与侯爵的名份,对刘协这个亡国之君来说,已经没什么意义,真正让刘协在乎的,还是所得的食邑,那才是实打实的好处。

    若有万户的食邑,那就真的是锦衣玉食,虽然没有了皇帝的名份,但却依旧能过皇帝般的富贵生活,也算是一种安慰了。

    千户的食邑,就与万户有着天壤之别了,最多也就是衣食无忧,生活质量就要大打折扣,远逊于现在的帝王生活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,要让他从顿顿都有酒肉,变成三五天才有肉酒,让他从妻妾成群,变成只有一妻,从后者变成前者容易,从前者跌到后者,却实在是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心中虽有失落,刘协却不敢有半分表露,赶忙又向陶商跪伏下来,谢陶商没有重罚之恩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,向着偏殿那边瞟了一眼,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冷笑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,陶商语气突然又变的温和起来,“不过,本王宽宏大量,给你一个把食邑增加到五千户的机会,就看你想不想要。”

    五千户食邑……

    刘协眼前一亮,顿时又精神振作起来,那可是五千户食邑啊,虽然比一万户食邑少了一倍,却比一千户侯爵的一千户食邑,增加了整整五倍,这也就意味着,刘协这亡国之君的生活质量将大大提高,离锦衣玉食,无忧无虑也差不了多少了。

    “臣当然想了,谢过陛……”刘协忙不迭的就想叩首谢恩。

    “先别急着谢,本王还有一个条件。”陶商打断了他,“本王可以给你增加食邑,但你得写下一封休书,主动把伏寿休掉,还要写明将她献于本王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刘协神色立变,顿时愣在了原地,没有如先前那么痛快的答应。

    偏殿中,伏寿也花容惊变,由先前的悲愤,变的窘羞和不安起来,神经也极度的紧绷起来,抱着一丝残存的希望,巴巴的看向了跪伏于地的刘协,祈求着他还有最后一丝尊严,不要答应陶商的条件。

    殿前,跪伏的刘协,陷入了两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答应禅让皇位给陶商,卑微的以臣下之礼,在这里向陶商磕头谢恩,已经是够卑微的了,若再连将自己的皇后,也公然献于陶商,就为求得几千户的食邑,那他就要彻底的声名扫地,成为天下人,后世之人唾弃不耻的对象。

    刘协迫于性命之危,被迫向陶商屈膝,但心中还残存着一丝高贵的矜持,又岂能这么痛快的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看着犹豫不决的刘协,陶商的眼中只有冷笑。

    伏寿身上可是有着天赋属性的,这样的女人,放眼天下也是屈指可数,他怎么可能放过。

    以陶商现在的霸道实力,其实根本不用刘协点头答应,他之所以这么做,无非是想让刘协暴露出他的软弱和无耻,让偏殿中的伏寿看在眼里,看看刘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窝囊废,让她彻底的对刘协
再世九歌吧
死心。

    这一招,陶商用来对付过孟获,同样的招数,陶商相信也一样可以对付得了刘协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二人都是那种看起来表面坚强,内心中却软弱之徒,陶商这双眼睛,已经将他们看的是无比透彻。

    眼见刘协犹豫不决,陶商可没那么多耐性等他,拂手道:“机会只有一个,本王已经给你了,不要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就在陶商打算收回成命之时,刘协突然间跳了起来,嘴巴已经张开,似乎已想明白了什么,要做出决断。

    偏殿中,伏寿心头一震,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,紧张到浑身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“我这亡国之君,把大汉江山断送,早已成了万人唾弃之人,还有什么尊严好谈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,下半生也会一直被软禁在府中,天下人的议论我也听不到,还不如锦衣玉食实惠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,他既然对皇后起了觊觎之心,就算我现在拒绝,他只消一道命令就能把皇后从我身边抢走,与其拒绝得罪了他,倒不如顺水推舟,把皇后送了他,换取他高兴……”

    思前想后,刘协终于做出了抉择,遂是上前一步,拱手道:“陛下之命,臣岂敢不从,那伏寿,臣愿拱手相送。”

    偏殿中,伏寿整个人都僵住了,花容惊愕无比,双眼眸中涌动着前所未有的怨恨和失望。

    她早知刘协软弱,没什么骨气,却没有料到,他能没骨气到这等地步,为了区区几千户食邑,竟然无耻懦弱到要将自己献给陶商!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先前还大骂陶商为篡汉奸贼,过不了多久,却要卑微的去屈服于陶商,成为陶商的女人,任他玩弄,伏寿心中就涌起了前所未有的羞耻感,恨不得跳将起来,找一根柱子当场撞死了。

    大殿中,陶商却已哈哈大笑起来,拂手道:“很好,看来在你心中,轻重已经自有判断,来人啊,笔墨伺候着吧。”

    笔墨端上,刘协颤巍巍的提起了笔,犹豫了片刻,还是一咬牙,写下了休书。

    休书写罢,刘协又恭敬的双手奉上,请陶商过目。

    陶商也不屑于一看,量他也不敢在里边耍什么花样,只令左右将那休书收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已遵从了陛下的意思,不知陛下……”刘协小心翼翼的望向陶商,又不敢明言,只能委婉的提醒陶商,别忘了对他先前的承诺。

    陶商大手一挥,冷笑道:“本王向来是言出必行,你有什么要担心的,来人啊,立刻拟一道旨意,禅让大典结束之后,降刘协为舞阴侯,食邑五千户。”

    听得陶商亲口许诺,刘协大喜,忙是再跪于地,连连叩谢。

    陶商也赖得再看他这副嘴脸,拂手示意他可以滚蛋了。

    刘协谢了又谢,方才心怀着畏惧却又庆幸的复杂心怀,讪讪告退而去。

    大殿上,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陶商手拿着那一丝休书,起身下阶,推开半掩的偏殿之门,走了进去,将那一纸休书扔在了伏寿跟前。

    他什么话也不说,就那么看着神色恍惚的伏寿,讽刺的目光中,意思已经很明了,仿佛在说:看吧,这就是大汉皇帝的嘴脸。

    伏寿从失魂中渐渐清醒过来,颤巍巍的拾起了那张休书,看到那白字黑字所写之时,心头再又一阵的绞痛,残存的最后一丝希望也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残酷的事实已无法否认,她的那皇帝夫君,为了锦衣玉食,为了五千户食邑,就无情的把她送给了陶商这个篡汉之贼。

    “原来,在他眼中,我只值五千户而已,可悲啊,我实在是可悲……”伏寿手儿一甩,将那休书无力的扔在了地上,脸上浮现着自嘲般的惨笑。

    陶商却冷冷道:“没什么好奇怪的,当他是大汉皇帝时,你是尊贵的皇后,当他从皇座上跌落下来时,你只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女人而已,用区区一个女人,换出加倍的锦衣玉食,大多数的男人,都会这么做吧。”

    伏寿心中本就在滴血,陶商还这么残忍的将事实说出来,只令伏寿心中又是一阵的痛。

    “罢了,他既无情,我又何必有义,也算我伏寿瞎了眼,直到今日才看清他的真面目……”

    伏寿心中,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回荡,她脸上那种惨然痛苦的表情,缓缓的平伏下去,宣告着她对刘协彻底的断绝。

    然后,她却猛然抬起来,恨恨的瞪着陶商道:“你以为,你逼着那个窝囊废,把我送给你就能得到我了么,我告诉你,就算你用强迫的手段,得到我的身体,我休想得到我的心!”

    看着一副刚烈之相的伏寿,陶商心中又在暗叹:“这个伏寿,倒也是个有个性的美人,可惜啊,已经不是完璧之身,如果不是为了得到她身上的‘死忠’天赋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正觉可惜的时候,脑海里系统精灵突然打断了他:“嘀……系统提醒,宿主对对象伏寿判断错误,伏寿至今仍是处子之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