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一十二章 亡国之君

第七百一十二章 亡国之君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许都,皇宫。

    金殿之上,陶商高坐于龙座,正喝着小酒,坐等着最后期限的到来。

    只隔一堵墙的偏殿里,刘协却枯坐在那里,唉声叹气,愁眉苦脸,整个人都陷入苦闷惶恐之中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陶商只给他三天的时间考虑,如今只余下了一天,也就是说,汉室的存亡,他这个末代皇帝的生死,必须要在这一天之内决定。

    刘协很郁闷,这汉室四百年基业,他实在是不想毁于自己手上,更不愿背上一个亡国之君的骂名。

    可他却又知道,无论他答应不答应,这汉朝是必然要亡的,任谁也阻止不了陶商改朝换代,称皇称帝的野心。

    “唉,早知道,朕当年就该跟着曹操一块逃往关中了,曹操虽然也是个奸贼,但好歹还会顾虑着点名声,绝不会这样逼迫朕吧,哪象这个陶贼……”

    刘协是连连叹气,懊悔不已,真恨不得时光倒流,能够重新回到决定他命运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吱呀——

    偏殿之门被推开,刘协吓的打了个冷战,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身子,还以为是陶商进来了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看到进来之人是萧何时,刘协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陛下,时间已经差不多了,该是做出决定的时候了。”萧何上前几步,拱手劝道。

    刘协眉头深深一皱,他知道,萧何乃陶商的心腹之臣,乃是奉了陶商之命,前来给自己做最后催促。

    “萧卿,能不能让朕再见魏王一见,让朕跟他好好求求情,朕实在是不愿看到大汉江山社稷,断送在朕的手中啊。”刘协苦着一张脸,向着萧何哀求道。

    萧何却轻叹一声,“魏王说了,只有陛下决定禅让皇位,他才会再见陛下,否则,下次再见面,就是魏王为陛下治丧祭拜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萧何轻描淡写几句话,却把刘协听到狠狠打了个冷战,身形剧烈一颤,一股冰寒彻骨的寒意,瞬间凉透了他的身心。

    萧何的意思已经很明白,他要是不答应禅让,陶商就要宰了他。

    眼见刘协畏惧的样子,萧何又劝道:“陛下又何必自欺欺人,所谓汉室江山,皆掌握在魏王和秦燕二王手中,大王手中可有寸土?”

    刘协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再说这汉室社稷。”萧何又是一叹,“其实早在当年董卓之乱时,汉室社稷已荡然无存,两汉四百年,所剩下来的,无非只有陛下这个徒有其名的傀儡皇帝,还有那些沉埋在地下的寂寞皇陵而已,除此之外,还有什么呢?”

    刘协脸上涌动起了无尽的悲凉,仿佛最后一道自欺欺人的心理安慰,被萧何无情的撕了下来,在残酷的真相面前,他的尊严已无处藏身。

    看刘协的那样子,离妥协已经只差一线之隔。

    萧何见势,话锋一转,温和了许多,安慰道:“陛下其实也不必自责,汉室的败亡,其实早在桓灵二帝手中已经种下了祸根,董卓之乱,汉朝灭亡便成定局,哪怕是汉高祖复生也无力回天,至于陛下你……”

    萧何的脸上,浮现出几分慈祥的笑容,就像是一个历经世事的老者,在教育一个小伙子那般,淡淡笑道:“后世史书上,只会说陛下在大厦已倾之时,被迫继承了皇位,尽管想力挽狂澜,却无法扭转大势所趋,汉室的灭亡,并非陛下之过,史书上自会对陛下有公正的评价。”

    这一席话,令刘协惶恐不安的心情,渐渐平伏了下来,心中那种负罪感,也在渐渐的减弱。

    这时,萧何上前几步,跪坐在了刘协的身边,手抚着他的肩膀,最后宽慰道:“陛下,你已经尽了全力,对得起你们汉室的列宗列祖了,没有人会责怪,该是放手,为自己的未来打算的时候了,毕竟你还年轻,用一旨禅让诏书,换取后半生的荣华富贵,衣食无忧,何乐而不为呢。”

    “荣华富贵,衣食无忧么……”刘协心里反反复复默念着这八个字,若有所思,久久不语,陷入了最后的权衡之中。

    萧何知道他的心理防线,已被陶商的生死威胁,加上自己这番晓之以理所击溃,便也不再多言,只退下阶去,静待他做决定。

    刘协思绪飞转,心潮澎湃,脑海里不断闪烁着尊严、性命、富贵、生死、江山……种种字眼。

    最后刘协的思想,定格在了“富贵”二字之上。

    长叹一口气后,刘协那原本纠结的表情,忽然变的如释重负一般,轻轻的拂了拂手,有气无力的叹道:“罢了,朕本就是一
极星天尊txt下载
平庸之人,担不起中兴汉室的大任,既然汉室灭亡已成定局,朕只能顺应天命了,魏王要这皇帝宝座,朕禅让给他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刘协终于妥协了,不愧是名字当中,有一个“协”字,在所谓皇帝的尊严与性命富贵之间,正如曾经历史中那样,他选择了后者,做出了相同的选择。

    萧何并没有感到太意外,早已料到刘协会答应,便是一拱手,笑道:“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,这应该是陛下此生所做的最明智的决定,臣这就去禀报魏王。”

    说罢,萧何告退而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萧何步入了正殿,将刘协的决定,报于了陶商。

    大堂之上,众文臣武将们,无不欣喜若狂,整个大殿都陷入了亢奋的激动当中。

    刘协妥协,意味着他们的魏王,可以名正言顺的登基称帝,改朝换代,开创大魏皇朝。

    陶商由魏王进位为魏帝,他们这些做臣下的,自然也能跟着水涨船高,统统都成为开国元功之臣,升官的升官,加爵的加爵,这等普天同庆,皆大欢喜的好事,他们自然是乐到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一片兴奋的气氛中,高座之上的陶商,嘴角也微微上扬,流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早料到刘协没那个骨气死扛到底,眼下果然是不出所料,刘协果然妥协了,倒也给他省了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杯中之酒一饮而尽,陶商豪然大笑,拂手令道:“传令下去,即刻于许都之南筑高台,三日之后召集文武百官,三军将士,举行禅让大典,本王要代汉立魏,登基称帝!”

    一句“代汉立魏,登基称帝”,霸绝自信的豪言,瞬间点爆众臣的情绪,让他们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亢奋激动之中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俺老樊从海西城就跟着大王你了,这么多年啦,终于熬到大王你要当皇帝啦,俺真是快要高兴死啦。”樊哙激动的大叫大嚷,激动到热泪盈眶

    麾下那些文臣武将们,个个也是感慨万千,由衷的感到高兴,纷纷的跪伏下来,恭贺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带着一脸欣慰的笑容,站起身来,向着众臣大声道:“本王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没有你们这些英雄豪杰辅佐绝无可能,本王称帝之王,绝不会忘记你们的功劳,荣华富丽,本王当与你们共享!”

    “谢大王隆恩——”

    “谢大王恩德——”

    群臣们无不是感恩戴德,对陶商是再度下拜,感恩拜谢之声,回荡在金殿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遂是令众臣散朝,各自前去准备,为三日之后的禅让大典做准备。

    众臣散尽后,陶商方才宣刘协入殿,打算对刘协的识时务,给予几分表扬。

    宦官前往偏殿去宣刘协,陶商忽然想起了什么,便又向荆轲吩咐下去,令将那被软禁的伏皇后带来,让她在另一间偏殿候着。

    片刻后,离正殿不远的伏寿,便被一众悍婢们带到了另一侧的偏殿之中。

    “陶商那奸贼,他又想怎么羞辱本宫!”伏寿虽然坐下,却愤愤不平的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莫激动,我家大王他很快就要当皇帝了,还有很多正事要做,没功夫逗你玩,今日传皇后娘娘来,只不过是来让你跟汉帝告别,见最后一面而已。”

    荆轲冷笑说着,一拂手,将偏殿拉开一点,正好可看到正殿的情景。

    听到荆轲这番话,伏寿娇躯一震,顿时安静了下来,眼中闪过一丝惊色,暗忖:“听这贼将的口气,难不成陛下禁不住陶贼的威胁,竟已决定把帝位禅让给了陶贼了吗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伏寿心中打了一个深深的冷战,眼中顿时闪烁出了慌意。

    尽管事实已经很明了,可伏寿却实不愿接受这残酷的事实,又暗暗摇头,强行安慰自己:“陛下乃天子,乃是刘氏子孙,就算他再软弱,又怎么会把大汉四百年江山,拱手让给那陶贼,不会的,陛下绝不会做这样无耻之事,绝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伏寿自我安慰之时,正殿中,脚步声响起,一名形容黯然,神色惶恐不安的男人,步入了金殿之中。

    “是陛下!”伏寿心头一震,一眼就认出了刘协。

    只是金殿中的刘协,头上已不再戴在皇冠,身上的龙袍也已卸出,这样的装束,令伏寿心中愈加不安。

    就在伏寿不安的注视下,刘协深吸了一口气,不情愿的跪在了陶商脚下,拱手颤声道:“亡国之君刘协,拜见大魏皇帝陛下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伏寿刹那间花容愕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