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一十一章 我要当皇帝,不当伪君子

第七百一十一章 我要当皇帝,不当伪君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终于,陶商向刘协下达了最后通碟:

    禅让帝位!

    陶商本就没打算做一个虚伪的忠臣,他自然不会像历史上的曹操一样,明明有实力改朝换代,也知道自己死了之后,儿子必然会代汉,却偏偏为了所谓的名声,到死也不肯称帝。

    结果呢,曹操为了保全汉臣的名声,明明没有篡位,却被后世那些虚伪的道德帝,狠狠的诋毁,硬生生把曹操给树造成了一个奸贼的形象。

    陶商才不管什么所谓名声,这天下我打下来的,我就是要称帝,就是要改朝换代,就是要登上九五至尊!

    而今,六国已灭四国,大魏坐稳中原已成定局,陶商再也没必要再奉着刘协这个傀儡皇帝,也该是到了正式结束汉朝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先前鉴于这些年来,刘协一直比较乖,没折腾什么,陶商本是打算派出萧何等大臣们,轮番上表,耐心的劝说刘协让位,尽量给刘协点面子。

    但现在,刘协竟然勾结陈胜,袭破许都,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,他自己要找抽,陶商又怎么还会再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所以,愤怒之下的陶商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公然用威胁的口吻,逼迫刘协让位。

    刹那间,刘协懵在了原地,整个人都在剧烈颤抖,脑子里嗡嗡作响,表情复杂之极,竟不知如何以应。

    他早料到陶商会逼他让位,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,而且还是这么的赤果果,没有所谓的群臣上表,陶商就狂妄到直接凶言逼迫。

    甚至,还直接威胁他,不让位,就要杀了他!

    “大胆奸臣,天下是刘氏的天下,你一个外臣,竟敢篡夺九五之位,你就不怕天下人视你为奸臣吗!”皇后伏寿不知哪里来的通气,竟是朝着陶商愤怒斥道。

    这个伏皇后,倒是一个有血性的女子……

    陶商心中暗自有几分欣赏,却不屑一哼,冷冷道:“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,有实力者居之,当年你刘氏不也是从别人手里强夺来的么,所谓天道循环,今日汉室气数已尽,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再赖着帝位不放,也该是把皇位让出来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伏寿气到满脸通红,颤声斥道:“刘氏乃天道所在,理所当然坐拥社稷,你何德何能,竟敢窃居帝位!”

    陶商笑了,笑的讽刺,仿佛听到了幼稚的孩童之言。

    狂笑声嘎然而止,陶商扬起了拳头,冷笑道:“枉你为皇后,却这么没见识,你难道不知道,决定谁能坐上皇位,靠的可不是什么天命,也不是什么所谓的仁德,靠的是这只拳头,谁的拳头够硬,谁就配当皇帝!今日我陶商的拳头,乃是这天下最硬的拳头,所以,这皇帝之位非我莫属,弱肉强食,胜者为皇,这才是真正的天道!”

    陶商一番狂言,声色俱厉,猎猎如惊雷般回荡在天空,仿佛代表宣读天道真理一般。

    那气势,那言词,竟将伏寿反驳到哑口无言,小脸憋成了通红,却不知该怎么反驳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你——你——”

    伏寿抬起手臂来,玉指颤抖的指向陶商,还想要强词夺理之时,陶商已看她不爽,未等她话出口,猿臂一伸,便将她从马车中拎了出来,横放在了自己的马前。

    伏寿花容惊变,万没想到,陶商竟会这般对她无礼,羞恼之下,尖声大叫:“放开本宫,你这个乱臣贼子,你放开本宫!”

    伏寿边骂,边是扑腾着身子,拼命想要争脱陶商的束缚。

    陶商却压根无动于衷,拨马转身,就要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刘协眼见自己皇后被陶商强行掳走,猛然间从震怖中惊醒,急是跳了起来,惊恐的叫道:“魏王,你想干什么,你要带皇后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带走皇后,是对你跟陈胜勾结,发动叛乱的惩罚,本王给你三天时间考虑,三天之后若你还没有想通,本王就送你去见你汉朝列祖列宗,没有人禅让,本王就自立为皇!”

    陶商不屑于再看他一眼,冷冷的下达了最后的通牒,头也不回的纵马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左右处,三百私兵已被杀了个一干二净,只余下了刘协孤零零一人,被千余铁骑环绕,一张张冷绝的凶目,如盯猎物一般,死死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荆轲一挥手,喝道:“起程回许都,送陛下回宫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一众骑士们也不屑于等刘协的皇命,拥着御辇就往南去。

    望着陶商载着自己的皇后,扬长远去的背影,刘协扑嗵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,一脸惊魂落魄的痛苦表情。

    前方处,陶商则把伏寿驮在马前,昂首望许都而去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你这乱臣贼子,放开本宫——”身前的伏寿,尚在拼命的挣扎
巫妖王的科技之路无弹窗


    陶商就有点不耐烦了,手扬了起来,喝道:“本王警告你,不要再折腾了,不然别怪我不客气,抽你的腚。”

    伏寿顿时羞怒到满面通红,尖声骂道:“你敢,你个奸贼!”

    “笑话,这天下间,还没有我陶商不敢的事,你看我看不敢。”陶商冷笑一声,大巴掌毫不犹豫的就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声清脆明亮的响声,陶商的巴掌狠狠的抽在了伏寿的圆丘上,抽的那块丰腴一阵颤动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伏寿整个人彻底被无尽的羞耻感给淹没了,一张脸羞红到了耳根子处,小脸如被火烧一般,几乎要憋炸了一般。

    她是万没有料到,陶商竟然放肆到这种程度,竟然公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敢抽自己这大汉皇后的腚!

    天大的羞辱啊,大汉四百余年来,有哪一位皇后,何曾受到过这样的羞辱。

    大汉四百余年来,又有哪一个奸臣,敢对皇后如此无礼,就算是当年以残暴著称的魔王董卓,也不曾敢对她如此放肆啊。

    “奸贼,你这乱臣贼子,你这奸恶淫贼,竟敢这么对本宫,你不得好死——”

    羞愤到极点的伏寿,跟疯了似的,拼命的扭动着娇躯,折腾着手脚,疯狂的挣扎,嘴里对陶商是极度的痛斥。

    陶商却不屑一顾,大手一把扯住了她的裙襟,冷冷道:“本王的忍耐限度是有限度,再敢骂一个字,本王不光要抽你,还是扒了你的裙子抽,你不信可以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伏寿瞬间闭上了嘴巴,已经憋到了嗓子眼的痛斥,硬生生的只好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知道,陶商这个“奸臣”,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,什么也敢做,自己若是敢再骂他一句,他必会说到做到,扒了自己的裙子。

    堂堂大汉皇后,被当众扒了裙子,赤袒在众人眼前,还被一个乱臣打屁屁,这等极致的羞辱,还不如直接要了她的命来的痛快。

    伏寿虽怒不可遏,但她却还保持着一丝清醒,尽管恨到陶商入骨,但为了保住尊严的底线,最后时刻,只能选择了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看到伏寿不敢再吱声,陶商就笑了,那笑容,显然是对伏寿的反应早有所料。

    这一招算是他对付那些不听话,自恃高贵的女子们的杀手利器了,之前也对付过其她几人,她们当中几人,现在还心甘情愿的成了自己的妃子,可以说这一招是屡试不爽。

    陶商就知道,伏寿看似骂的凶,却还摆脱不了自己所谓高贵的皇后身份,对付这种女人,撕掉她们所谓的高贵尊严,就是她们最大的软肋,她们不服也得服。

    伏寿终于是安静了下来,只能恨恨的瞅着陶商,那副表情,显然是恨不得把陶商给活活吃了。

    “这才听话,终于耳根清静了,皇后娘娘,准备好颠簸吧。”陶商一声狂笑,纵马飞奔而起。

    战马加速,颠簸也剧烈起来,伏寿的身体在马背上起起伏伏,姿势极是不雅,却只能忍气吞声,只能在心中把陶商诅咒个没完。

    大魏铁骑沿着延津一路向南,除了陈胜的几千嫡系人马之外,那些前来投奔陈胜,来不及逃跑的反贼,也被一路辗压,斩杀近万人。

    南下的大道上,绵延十余里,到处都是遍地的伏尸,整条大道都为之血染。

    陶商就是要用这血腥的杀戮,在来惩罚那些胆敢造反之贼,用他们的人头,来震慑那些被陈胜鼓动起异心之徒,让他们知道,背叛大魏之王会是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,陶商率军抵达了许都。

    此时,樊哙等率领的万余步军,也已赶到了许都,重新夺回了许都的控制权,平定了城中残留的叛贼。

    陶商此番回许都,不仅带回来了天子皇后,还带回了陈胜的尸体,以及杜袭和杨修等近万叛贼的人头。

    一入城,陶商便下令,将以陈胜为首,一万叛贼的人头,统统都悬挂于四门之上,以宣示他坚决镇压叛乱的决心,并警示那些心存异心者,让他们感受到深深的恐惧。

    同时,陶商也意识到,屯田制度差不多到了该改革的时候,入城第二天,他便授命给尚书令萧何,颁布诏令,分批次撤退各地的屯田,将这些屯田民,就地转变为正常国家编户,以彻底消除隐患。

    叛乱彻底被平定,现在的陶商,只剩下一件事:

    逼刘协禅让,登上皇帝宝座!

    (番外篇《邹玉娘的秘密日记》持续更新,越来越精彩了,喜欢无限召唤的朋友,搜索关注燕子微信公众号:堂燕归来(或tangyanguilai),品读番外,跟燕子近距离交流,还差一点点就要上两千粉了,兄弟们加把劲儿啊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