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一十章 江山轮流坐

第七百一十章 江山轮流坐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陶贼杀到了,陶贼杀到了,朕该怎么办,朕该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跌坐下来的刘协,慌到乱了阵脚,语无伦次的嚷嚷起来,慌到了不知所措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乃天子,岂可被那陶贼吓成这样,冷静点!”伏寿花容虽已生变,却依旧要镇定许多,贝齿咬着朱唇喝道。

    “冷静?你让朕怎么冷静!”

    刘协一把推开了伏寿按在他肩上的手,颤声叫道:“那陶贼有多残暴,你们不是不知道,难道你们忘了怎么对待那些他的敌人吗,这一次朕跟他翻脸,公然出逃,他抓到了朕,不知还要用什么手段来折磨朕,说不定,他还会杀了朕!”

    看到刘协这般慌张的样子,伏寿无可奈何,咬牙着朱唇,不知还能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左右杨修和杜袭二人,也是既惊恐又无奈,一种绝望感觉,已涌遍了全身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我们这点兵马,根本挡不住陶贼,赶紧快马加鞭逃跑吧。”杜袭颤声进言道。

    “此间一路平坦,无处可藏身,我们又怎么逃的过陶贼的铁骑,还不是死路一条!”杨修摇头叹息着,给杜袭泼了一头的冷静。

    杜袭彻底慌了神,嘴里叨叨道:“那我们该怎么办,难道就这么坐以待毙吗,陶贼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杨修自诩智谋,到了这个时候,却是一脸苦涩,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这时,反而是伏寿秀眉一动,沉声道:“咱们千万不可慌张,逃反而不妙,不如就原地不动,等着那陶贼过来,到时候陛下就可以说,是被陈胜劫持,被迫离开许都,量那陶贼也不敢对陛下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刘协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,瞬间眼前一亮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杜袭颤声问道。

    杨修却眼珠一转,“那也简单,我们就说我们是听闻天子被劫,前来救驾,正要护着陛下回许都,又有陛下作证,那陶贼就没有对付我们的理由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杨修又巴巴的望向了刘协,祈求刘协的庇护。

    刘协便想自己身边的忠臣已无多,难得杨修和杜袭二人肯追随自己,若是保住了他们的性命,将来对自己说不定也有好处。

    权衡过利弊之后,刘协当即正色道:“你二位皆乃大汉忠臣,朕绝不会容许陶贼伤害你们,你们放心吧,就按照刚才说的办吧,朕自会为你们作证。”

    杨修和杜袭二人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于是,刘协一众便停下了脚步,三百家兵也放下了武器,只立于原地不敢动弹,忐忑不安的等着魏军杀到,等着大魏之王陶商,来裁决他们的生死命运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陶商已率铁骑杀至。

    那一众私兵们慌到腿一软,主动的退下两边不说,还纷纷的跪伏了下来,向陶商表示投降。

    陶商纵马提刀,带着一众铁骑之师,飞奔而至,直抵刘协驾前。

    自从陶商攻陷邺城,进封魏王,定都于邺京之后,几乎就再也没有来过许都,差不多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过刘协了。

    数年之间,陶商东征西讨,连灭晋、吴、楚、蜀四,霸绝的气度更烈,如今这般杀气腾腾而来,刘协只瞟了一眼,便被陶商震慑到胆战心惊,额头冷汗刷刷的往下滚。

    勒马于御辇前,陶商横刀立马,刀锋上尚滴落着丝丝鲜血,鹰目直射车中的刘协,冷冷道:“我说陛下,本王把你供奉在许都,好吃好吃的养着你,也从不去找你的麻烦,你却跟陈胜那厮同流合污,合起伙来造本王的反,你这是几个意思啊?”

    陶商言语之间,透着一股盛气凌人的杀机,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,死死掐住了刘协的脖子,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一时间,刘协僵硬战栗在了原地,吱吱唔唔竟是忘了先前的计划,不知该怎么回答陶商充满怨气的质问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身边的伏寿就急了,暗暗扯刘协的胳膊。

    刘协便完全慌了神,脑子里一片空白,根本没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眼见刘协失了分寸,伏寿无奈之下,只好清了清嗓子,故作淡定的笑道:“魏王你误会了,这都是陈胜那叛贼袭取了许都,强行劫持陛下出城,陛下怎么可能跟那个奸贼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一瞪,喝断了伏寿的解释,厉声道:“本王在跟天子说话,这里有你插嘴的份吗!”

    伏寿娇躯一颤,俏脸上顿现惊愠之色,显然是没有料到,陶商竟然敢对她这等无礼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前番陶商为称王,那些轻薄她的事儿,今日对她的态度,还算是比较客气。

    心中虽怒,伏寿却不敢再吭声,只能红
仙碎虚空笔趣阁
着脸,紧咬着朱唇,满眼怨恨的盯着陶商,胸前傲峰也起气愤而起起伏伏,加剧颤动。

    陶商这一喝,却仿佛把刘协给喝醒了,他忙是暗吸了一口气,陪着笑脸道:“魏王息怒啊,皇后说的没错,朕确实是被那陈胜叛贼给强行劫持到这里来的,朕对魏王那么信任,又岂会跟陈胜那样的国之逆贼有什么瓜葛呢。”

    陶商神色这才缓和几分,鹰目又射向了一旁的杜袭和杨修,看他二人皆文士打扮,料想必是前来投奔刘协的世族名士,便动用系统精灵,扫描了他们的数据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杜袭和杨修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眼中闪过一丝讽刺的冷笑,冷冷道:“杜袭,杨修,你们两个家伙呢,别告诉本王,你们也是被陈胜劫持。”

    本就忐忑的杜袭和杨修,神色立是一震,目露惊骇之色,惊异于陶商竟然能叫出他们的名字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此生跟陶商从未谋面,他们也是在几天前才投奔了陈胜,陶商更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他们投靠陈胜的消息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陶商竟然轻松的叫出了他们的名字,仿佛,那一双锐利的眼睛有着魔鬼一般的洞察力,似乎能窥破他们的灵魂,看透他们内心所想的一切心思。

    “本王在问你们话!”陶商剑眉一凝。

    那二人这才被震醒过来,杨修深吸了口气,平伏下震惊的心情,方才陪着笑脸,拱手道:“回魏王,我等本是听闻天子被劫,前来救驾而已,跟那陈胜没有半点关系,请魏王明鉴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,我也是。”杜袭似跟屁虫似的,在后边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刘协想起了先前跟他们的约定,忙也笑嘻嘻道:“他二人确实是来救驾的,是大大的忠臣啊,魏王你一定要相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“信”字未及出口,陶商一声冷哼,手起刀落电斩而出。

    刘协视野中一道寒光闪过,眼睁睁的看着杜袭和杨修二人的人头,毫无征兆的从头上缓缓跌落,整个人惊到嘴巴都凝固成了夺张的大圆,久久没有合上。

    砰!砰!

    那两具断头的尸体,狂喷着鲜血,先后从马上栽落下来,横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刘协骇变,伏寿花容惊变,左右跪伏的那些两家私兵们,也无不骇然惊变,惊恐茫然的看着眼前血腥一幕。

    他们任谁也没有想到,前一秒钟还在正常发问的魏王,后一秒钟,竟在他们没有任何事先征兆的情况下,就手起一刀斩了杜袭和杨修二人,变脸之快,简直到了无可捉摸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杜杨两家的叛贼,给本王杀尽,一个不留!”陶商一声肃杀厉喝,如惊雷般响起。

    左右处,杀意未尽的虎狼骑士们,再度露出了狰狞的爪牙,兴奋的轰然射出,刀锋再度斩向了惊慌的敌卒。

    血雾横飞,惨叫声再起,近三百私兵叛贼,顷刻间被杀到鬼哭狼嚎,尸横遍地。

    “魏王,你这是做什么,你为什么要杀他们,你疯了吗?”望着眼前的血腥,刘协终于回过神来,颤栗的惊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干什?你竟然还好意思为本王为什么?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中迸射着讽刺,手提着染血的战刀,拨马逼近御辇,不屑的冷笑道:“你以为,本王看不出来,那两个家伙是主动投奔陈胜的吗?死到临头,却又假装什么忠诚,本王是谁,就凭他们两个,也想骗过本王吗!”

    刘协牙关都开始打结,被陶商识破了真相,是又慌又羞愧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。”陶商染血的战刀,指向了刘协,冷冷道:“你以为本王不知道,你是多么欣喜若狂的跟着陈胜逃出许都,又是多么天真的重新做起了中兴汉室的美梦,你的一举一动,每一个想法,你以为能逃得过本王的眼睛吗!”

    刘协身形剧烈一震,呼吸加剧到几站要窒息般,一屁股再次跌坐下来,看向陶商的眼神,惊怖到了极点,仿佛看到的不是一个汉室乱臣贼子,而是一个掌控一切,窥破天下人心的魔神。

    一旁的伏寿,也花容错愕,慌到呼吸急促,却还保持着几分冷静,拼命的掐刘协的手臂,想让他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刘协在痛楚的刺痛之下,勉强的清醒了几分,颤声道:“魏王,你听朕解释,不是你想的那样,你听朕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再解释了,本王不想听你的废话!”

    陶商喝断了刘协,一身霸绝肃杀之气狂燃而起,神色肃厉,以天威裁决般的口吻道:“六国本王已灭其四,三分天下二分归我大魏,汉室气数已尽,你刘家坐了四百年江山,也该是把至尊宝座让出来的时候了,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,要么是乖乖的把帝位禅让给本王,要么就是一个字——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