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零七章 陈胜的野心

第七百零七章 陈胜的野心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大王,陈胜这杂毛竟敢造反,还敢劫了皇帝,实在是找死,你就让老樊我去许都宰了他吧!”大怒的樊哙,哇哇的叫嚷道。

    苏秦却提醒道:“那陈胜已经携裹了天子,逃出了许都,你赶去许都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地图拿来!”陶商挥手喝道。

    荆轲立刻喝斥左右亲军,将一幅巨大的地图撤开在地上,陶商跳下马来,以剑撑地,俯视着这幅地图,目光在上面扫来扫去。

    “陈胜此人颇有些见识,他应该知光凭几千暴民是掀不起什么波澜,他既然弃许都而逃,就应该是知道自己守不住,照他出逃的方向,会不会是想逃往洛阳,然后西逃入关中去依阳曹操?”苏秦在旁边分析道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从许都延伸而去,扫向了洛阳,再往西,是函谷关和潼关,然后才是关中大地。

    这条路线,也是陈胜和刘协逃出大魏版图的最近路线,至于北面的燕国,显然离许都太远,他们不可能傻到去依附刘备。

    “不!陈胜绝不是想去投奔曹操。”陶商却一拂手,断然否定了苏秦的判断。

    苏秦神色一怔,狐疑的望向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便道:“当年曹操借陈胜之乱,夺下了汉中,陈胜可以算得上是功臣,后来却不知所踪,说明此人要么是不甘屈居人下,要么就是曹操也对他心存猜忌,使他不得不逃离汉中,既然是这样,那他现在也没有理由去再投奔曹操。”

    苏秦若有所思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陶商接着又手指西面,“他们出逃关中,固然是逃出我大魏王土的最近路线,但要知道,洛阳至函谷关一线,还有周亚夫驻扎着两万精兵,就以陈胜那些暴民,别说过洛阳,只怕连虎牢关都破不了。你既说到陈胜又些见识,他又怎么会出此下策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苏秦完全的信服了,连连点头,却又道:“既然天子和陈胜不是去投奔曹操,那他们想要逃到哪里,难不成他们想过黄河,远赴幽州投奔刘备不成,这似乎也太异想天开了吧。”

    左右众臣们纷纷称是,就连樊哙也嚷嚷着不可能,毕竟从许都到幽州,中间隔着大半个中原,甚至还要经过防备森严的邺京,除非刘协和陈胜都傻了,不然根本不会选这条件。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去投奔曹操,更不是去投奔刘备,他们是想去这里!”

    陶商手掌一挥,拍在了地图上一隅,断然道:“本王料他们是想北渡黄河,逃入太行山。”

    苏秦等众臣的目光,立刻跟着陶商所指,射向了并州与冀州交界,那么广袤的山脉。

    苏秦思绪一转,陡然间省悟,忙道:“大王所言极是,这太行山脉地势险要,群山叠起,最易藏身而不利于大军征讨,当年张燕的黑山黄巾就是藏于这太行山脉中,无论是汉廷还是袁绍,都始终无法将之剿灭,天子和陈胜他们若是逃入太行山中,咱们倒确实奈何不了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刘协那厮是想逃往太行山啊,大王,咱现在咋办?”樊哙就有点着急了。

    陶商略一沉吟,不屑哼道:“放心吧,有本王在,他们逃不出本王的手掌心!”

    陶商当即下令,命樊哙统帅步军,打着前往许都平叛的旗号,继续由大道北上,赶往许都,以让陈胜一众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陶商本人,则亲率五千轻骑,倍道兼程,赶往黄河渡头,去阻截陈胜刘协渡河。

    同时,陶商又下令给后续项羽等诸将,率主力大军加快速度,尽快班师,以防止那陈胜利用攻心天赋,煽动起更多的无知百姓追随其叛乱,进而造成许都所处中原一带,掀起更加的叛乱风暴。

    陶商相信,陈胜这厮,确实是有些过人的能力和胆色,若不然,他也不会起兵造秦国的反,掀起了历史上所谓的“第一次农民起义”,继而点燃了群雄反秦的导火索,六国余孽们纷纷起兵反秦,最终将秦国车翻。

    只可惜,陈胜虽有胆色才华,却毕竟眼光能力有限,虽首义反秦,却很快因为接连的失误,很快被秦军所灭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,陶商岂会真将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当下王令传下,陶商过叶县而不入,率领着五千铁骑,长驱北上,直奔黄河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河南岸,延津渡以南二十里。

    北上的大道之上,尘雾滚滚,人影纷动,数以万计的人马,正杂乱无章的行走在大道上,向着延津方向前进。

    陈胜策马扬鞭,望着一
海贼王之功夫之王无弹窗
眼看不到尽头的队伍,嘴角微扬,钩起了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从许都逃出来之时,陈胜才只有区区四千人马,一路北上之后,所过之地,陆陆续续不断有士民前来投奔,不到七天的时间里,他的追随都就已经达到了三万之中。

    “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,等我抵达并州之时,说不已经聚起了十万之众,到时候不用逃入山中,直接就可以攻下并州,自立为王了……”陈胜手抚着短须,眉宇间燃烧起了丝丝笑意,沉浸在了畅想中的蓝图之中。

    追随他的人马会有这么多,就连陈胜自己也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颍川郡乃大魏重点屯田民存在之郡,光许都附近就有近一万屯田民,这些屯田民是当年陶商为应付粮草不足,沿袭了曹操的屯田政策,所一直遗留下来的历史产物。

    近年以来,萧何执掌朝政,奖励农桑,劝民归农,使大量的荒地得以重新开垦,又因陶商的天命天赋,使大魏境内连年风调雨顺,粮草多年丰收,对屯田所产之粮的依赖程度,已大大削弱。

    再加上近两年商鞅变法大获成功,从世族豪强手中解放出了大批的编户民,编户新增意味着国家粮赋的来源也大大增强,更减弱了对屯田的需求。

    故在陶商征吴之时,就有大臣提出建议,可以取缔屯田,将这些屯田民,就地编入国家编户,只是因为陶商常年征战,来不及去跟大臣们细细讨论,取消屯田的提议,才一直被搁置。

    而这些屯田民当初跟官府所签定的协议,乃是由官府出钱出牛,出耗具,由屯田民耕种,所产粮草官民六四分成。

    屯田民所得到的粮食分成,以正常的粮赋来看,确实是少了点,但在当时天下大乱,田园芜的情况下,屯田民能够得到官府的资助,能够生存下去,已经算是相当的公平。

    只是随着时间推移,中原大地,在屯田民的周围,出现了大量的自耕农,这些自耕农只需交纳法定的粮赋便可,自身能获得颇为可观的余粮,这么一对比,就显的屯田民身上的负担有些沉重了。

    过久了太平日子的屯田民们,只知道官府给他们的粮赋太过沉重,对他的盘剥严重,有失公平,却忘了当年他们跟官府自愿签定的分成协议。

    于是,屯田民们的怨气与日俱增,心中对大魏政府越发的不满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陈胜出现了。

    从汉中逃来的他,伪装成江湖郎中,在行医治病的过程中,暗中煽动屯田民对大魏的不满,私下里积聚着力量。

    陈胜本打算在下一次诸国伐魏之时,挑动屯田民造反,袭据许都,挟握天子,响应诸国,从内部给大魏以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可惜,令陈胜失望的则是,诸王无能,被陶商接连击灭,就在不久之前,更传来了蜀王刘璋被陶商所灭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令陈胜大为震惊,也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,让他意识到,指望着诸王伐魏是不太现实了,必须要即刻举事,否则等陶商班师北归,大批大魏主力回来之后,他就更加机会渺茫。

    于是,陈胜抢在陶商回师之前,纠结了四千余屯田民,借着往许都运粮的机会,杀了守军一个措手不及,一举攻下许都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刘协,正在皇宫中愁眉苦脸,得知陶商灭蜀之后,心中更加的不安,预感到此次陶商回师之后,很有可能进行逼宫,逼他将大汉的江山,禅让给陶商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陈胜造反,突入皇宫,将他从陶商“魔爪”中解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协自然是大喜,跟陈胜一拍即合,当即策封陈胜为大将军,两人跟一众保皇党们一合计,估摸着许都是决对守不住的,便定下了弃城北逃,前往太行山的战略。

    根据这个战略,刘协将在陈胜的护卫之下,由延津北渡黄河,进入到魏军兵力空虚的河内郡,从那里北上进入太行山。

    然后,陈胜再借助于刘协的天子余威,召集忠于汉室之臣,聚集力量再邀燕秦两国出兵夹攻并州,那里他再从太行山中杀下,内外夹攻一举夺下并州。

    再然后,刘协就可以定都于晋阳城,以并州为根据地,合秦燕两国之兵,扫灭陶商,中兴汉室。

    “刘协,你以为我会帮你中汉什么汉室吗,你也只不过是我手中一枚棋子而已,我陈胜只是为借你天子的号召力,成就属于我陈胜的宏图霸业而已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陈胜是越想越得意,沉浸于自己编织的美梦之中,禁不住笑了起来,脸上涌动着诡绝的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