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零四章 带着我的秘密下地狱吧

第七百零四章 带着我的秘密下地狱吧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陶商……”

    从地上爬起来的勾践,咬牙切齿的盯着陶商,脸上青筋抽动,那表情,看样子好似恨不得即刻扑上去,把陶商撕碎了,然后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陶商俯视着他,冷笑道:“刘璋,咱们终于见面了,怎么样,当年趁火打劫,围攻本王的时候,有没有想到会有今天的地步?”

    面对陶商的讽刺,勾践是满脸憋红,又痛又气,咬牙道:“我只恨当年没有倾尽全力,若是我起倾国之兵去攻你,又何至于让你这般猖狂的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陶商笑了,笑的讽刺,笑的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冷笑声中,陶商不屑道:“本王早知道你们几国各怀鬼胎,都想渔人得利,围攻本王之时,谁都不肯出全力,你今日之败,早已注定。”

    勾践被讽到哑口无言,憋红着脸死死瞪着陶商,咬切到牙关都咔咔作响,几乎出血。

    “大王,此贼如何处置?”李广拱手请示道。

    陶商盯着勾践,片刻之后,突然间站了起来,拔剑在手,喝道:“来人啊,把他拖出去,本王要亲自处斩了他。”

    勾践也算一代枭雄,陶商打算给他个痛快。

    左右众文武们,神色皆是一动,流露出意外的表情,他们的大魏之王要杀勾践,这自然是意料之中的事,但这回却要亲自动手,自让他们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要知道,陶商已经很久没有动手处置一名敌人了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左右士卒拥而上,将勾践拖了出去,如拖死狗一般,拖至了校场之上。

    闻讯的大魏将士们,纷纷赶来围观看热闹,陶商还专门下令,将一些蜀国降卒也带来,让他们一起看自己的大王被斩首。

    陶商就是要通过这些降卒,将自己亲斩勾践的消息,偏传全益州,用血腥来震慑那些心存不臣之心者,让他们知道勾践已死,从今往后,彻底断了不臣之念。

    片刻后,勾践被拖至高台上,脑袋便被按在了断头桩上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陶商手提长剑,大步昂首走上了高台。

    魏王出现,校场上成千上万的将士们,纷纷躬身见礼,不敢仰视。

    那些蜀国降卒们,则个个吓到双腿发软,一个个扑嗵便跪倒在了陶商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软蛋,贪生怕死之徒,你们的骨气在哪里,给本王站起来!”被按在断头桩上的勾践,歇厮底里的的吼叫着。

    那些降卒们却无动于衷,依旧长跪不起。

    勾践那些恨啊,临死之前还大骂不休,满嘴喷着唾沫星子,失去了那种王者从容赴死的气度。

    陶商俯下身去,凑到勾践的耳边,冷冷道:“我说勾践,临死之前,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吗,你是不是经常有一种错觉,自己其实并不是刘璋,而是几百年前的那个勾践?”

    骂声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勾践身形猛然一震,深深的打个冷战,就仿佛突然间被鬼摸到了自己的脖子般,眼中闪过深深的惊悚,蓦的扭过头来,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惊恐目光,惊望向陶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……怎么……”勾践震怖到舌头都在打结,那惊慌的眼神,就仿佛看到了魔鬼一般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勾践的眼中,陶商确实比魔鬼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自从他被随机召唤到刘璋身上以来,他时刻都有一种莫名的感觉,觉的自己的灵魂,跟这具肉体并非天然而生,自己的灵魂完全是另外一个人,那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勾践。

    他自己也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错觉,而这个秘密,这么多年来,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一人,哪怕是自己最亲近的妻子也没告诉过。

    勾践却万没有想到,自己这深埋于心底的秘密,竟然会被陶商,这个从未曾谋过面的敌国君主知道。

    一瞬间,勾践心头就产生了一个巨大的疑问:

    难道说,眼前这家伙,真的是天策真龙,圣人传世,不然,焉能窥破我的心中秘密?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到底是谁?”勾践有些癫狂了,厮歇底里,却又满脸惊怖的冲着陶商吼叫。

    陶商冷冷一声,低声道:“如果我告诉你,我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,而你,本就是勾践的英魂,只是因为我的一次随机召唤,才被从地狱召唤出来,附在了刘璋这个废物的身上,你会相信吗?”

    勾践刹那间身形又是一身,身体剧烈的的颤抖起来,就像是被鬼上般了一般,脸面狰狞扭曲到可怕的地步,两个眼珠子都惊到几乎要从眼眶中迸烈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在胡说八道,你到底是什么?你是魔鬼,你是魔鬼啊”

    勾践疯了,彻底的被陶商刺激到疯了,口中一个劲的大叫“你是魔鬼”,声音恐惧惶恐,俨然陶商真就是魔鬼一般。
超级造化炉笔趣阁


    陶商笑了,哈哈大笑,笑的很是畅快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从没有今天这般,笑的这么轻松,这么畅快。

    人是需要分享交流的。

    陶商虽然知道,自己是穿越者这个秘密,绝不能跟任何人透露,哪怕是花木兰这样,自己最新近的人也不可以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他也是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人心里藏了这么一个天大的秘密,每天都憋在心里,长年累月之下,难免有些会感到有些沉重,有些憋闷。

    今天,陶商终于把这秘密,一吐为快,分享给了勾践,自然是心里通畅无比,如释重负一般。

    而勾践,却全然不相信他所说的每一个字,将带着他的秘密,即刻告别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现在舒服多了,带着我的秘密下地狱去吧,到了那边,去跟孙权、孟获,还有刘表和袁绍他们,好好分享去吧!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陡然一凝,眼中杀机毕露,手中长剑高高举起,奋然斩下。

    “他是魔鬼,他是魔鬼,他是魔鬼啊”

    长剑落下,那疯狂的吼叫声,嘎然而止,鲜血飞溅中,勾践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那血腥一剑,只把跪伏的蜀军降卒们,一个个如砍在了自己脖子上般,吓的浑身跟着一颤,前所未有的恐惧感,袭据了他们全身,将他们灵魂就深深的刻上了恐惧的烙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这些降卒的心里边,已经彻底被大魏之王的威暴所慑,任何不安份的念头都荡然无存,只剩下一个念头:

    与魏王作对者,必死,只有忠于魏王,才能活下去。

    而这个念头,也将随着陶商不久之后将他们释放,传遍整个蜀中大地,让每一个投降的蜀国君臣,都在陶商的恩威之下,安心臣服,永不敢心生他念。

    校场上,三军将士们则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之声,一名名年轻的士卒们,挥舞着手中的兵器,庆贺着勾践伏诛。

    自伐蜀以来,过去了一年多,大大小小的战斗,打了不知多少场,更不知有多少同袍兄弟们,永远被埋葬在了益州这个异乡之地。

    血战余生,整个蜀国终于被他们纳入大魏版图,刘璋这个敌国之君,也在他们面前,被他们天神般的魏王亲手斩下,三军将士们如何能不长松一口气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陶商则把手中沾血的长剑,高高的举了起来,朝着众将士们,高声道:“大魏的儿郎们,谢谢你们为本王拿下益州,谢谢你们让本王能亲手宰了刘璋,荣耀属于你们,功劳属于你们,今天晚上,好酒好肉管够,本王跟你们喝他个天翻地覆!”

    猎豪的声音,如天雷般,回荡大营之中,回荡在众将士的耳边,震撼鼓舞着他们的心灵。

    “吾王万岁!”

    “吾王万岁!”

    万千上万的将士们,成片成片的跪伏下来,向陶商山呼万岁,一张张年轻的脸上,燃烧着喜悦和兴奋,还有由衷的崇敬。

    脚踩在勾践的尸体,手提着染血长剑,看着遍地跪伏的将士们,听着他们发自内心的万岁声,陶商是心潮澎湃,意气风发,不禁再次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那笑声,那山呼声,震撼天山,回荡在汉中大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斜谷北口,秦军大营。

    一座简易的营盘,刚刚被安扎完毕,那面“秦”王旗,插的还有一点斜,显的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南面的谷道中,成千上万的秦军士卒,一个个正垂头丧气,无精打采的默默前行。

    当走出谷口,踏上关中平原的那一瞬间,每一个人都长松了一口气,回望那条谷道,人人心中皆有一种从鬼门关里逃出来的错觉。

    曹操立马于谷口,远望着他士气低迷的队伍,一言不发,焦黄的脸上一片沉重。

    视野中,一队不足千人的蜀军队伍,终于也从谷口中走了出来,那是残存的最后蜀军。

    曾经的十万蜀军,就此灰飞烟灭,就只余下了一千人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蜀卒,曹操心中是感慨万千,心中忽然产生了一个担忧:

    会不会有一天,我大秦国,也会沦落到只剩下一千残兵败将的地步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曹操不由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这时,刘晔飞马而来,拱手道:“大王,这是汉中刚刚送抵的情报,刘璋已于不久前被陶商亲手斩杀。”

    曹操身形又微微一震,好似那一刀是砍在了自己的脖子上,竟让他背上涌上了一股不寒而栗的寒意。

    “袁尚、刘表、孙策,现在又加上一个刘璋,六国只剩下了我大秦和燕国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看着手中那道帛书情报,喃喃自语,那表情眼神,忽然间变的有些落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