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零三章 终于跪了

第七百零三章 终于跪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这么一逃,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回来,什么复国的伟业,什么征服天下的梦想,都将付渚东流。

    他更清楚,曹操是个狠辣的角色,自己逃往秦国之后,所有的部将所有的臣下,都将被曹操抢走,自己也将就此被曹操软禁起来,成为一个有名无实的所谓蜀王。

    甚至,曹操还会视他为威胁,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夜晚,将他悄悄的毒死,将他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抹除。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啊,我真的不甘心啊……”勾践是仰天长叹,悲愤之极。

    左右,无论是秦军还是蜀军,都没有人同情他,李严、张松、王平等臣下们,纷纷弃他而去,先行逃走。

    到最后,他的身边,只余下了张任和法正二人,一个自己最信任的武将,一个则是最亲信的谋臣。

    “大王,大势已去,我们走吧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。”法正紧凝着眉头,沉叹着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?”勾践回过头来,痛苦的望着他,苦着脸问道:“法孝直,你告诉本王,本王这一走,还有希望再杀回来吗?”

    法正又长叹了一声,一言不。

    沉默,代表着默认,也就是说,连法正也认为,他复国的希望就此破灭。

    “那本王为什么要走,难道,你想让本王一辈子寄曹操篱下,忍辱偷生,直到曹操也为陶贼所灭,本王最后还是要屈辱的死在陶贼的刀下吗?”勾践悲愤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法正身形一震,一时语滞,不知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张任却苦劝道:“大王,只要活着,就还有一丝希望,要是今日大王死在了这里,那才一切都完了。”

    勾践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张任只好又劝道:“当年勾践卧薪尝胆,终成霸业,大王乃一代枭雄,就算暂时寄曹操篱下,忍辱偷生又如何,以大王的实力,何愁不能重复勾践的奇迹。”

    “勾践、勾践……”

    他默念着这个古人的名字,心里忽然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,觉的自己对这个名字,是那么的熟悉,就好像,那个人,就是自己的前世一般。

    “忍辱偷生么……”勾践喃喃自语,眼中那种决然已是动摇,仿佛又燃起了某种信念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前方处,魏军已滚滚而至,前锋距他们已不足三十余步。

    这时,法正终于再也支撑不住,一拱手,无奈道:“大王,正也算尽心竭力,抱了大王的知遇之恩,恕正还有宏图远志在身,不能陪大王共存亡了,大王保重。”

    说罢,法正一扭头,头也不回的就拨马而去。

    最后时刻,生死之时,法正还是选择了抛弃他,独自先逃而去。

    “法正,你”

    勾践心头一阵绞痛,精神瞬间受到重创,显然没有料到,自己最信任的谋臣,竟然会在这生死时刻,选择抛弃了他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他才恍然明白,他在法正眼里,只不过是实现宏图远志的一个工具而已,一旦失去了用处,法正便会毫不犹豫的抛弃,再去寻找另一个“工具”。

    悲愤的勾践,气到要吐血,悲愤大叫道:“法正啊,法正,枉本王那么信任你,你竟然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王啊,现在可不是抱怨的时候,敌人马上就要杀近,再不走就完了。”张任一声怒吼,打断了勾践的悲怨。

    勾践蓦然被喝醒,抬头看去,魏军前锋已冲至了二十余步,倒辗着他的士卒,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只犹豫了几秒钟,勾践心中求生的信念,还是战胜了赴死的决心,一咬牙,拨马转身就要逃。

    张任也暗松了一口气,赶紧也拨马回身,护着勾践向北逃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刚逃出十余步时,身后方向,杀到的李广,那一双鹰目,已是锁定了勾践所在。

    “刘璋,你跑不了了。”李广没有一丝迟疑,弯弓搭箭,奔行之中,瞄准了近三十步外的勾践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李广指尖一松,那一支利箭便破空而去,直奔后背射去。

    勾践武道不济,根本就没有觉察到,背后有冷箭来袭,而李广有神射绝技,这一箭力道何其之猛,度何其之快,就连张任也是在箭矢将近时,才蓦然感知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小心!”张任大吼一声,急是挥刀斩向袭来之箭,企图救下勾践。

    他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那如风的利箭,从他的刀锋底下电闪而过,只是被他的刀锋,刮到了尾部羽翼,稍稍改变了路线,依旧直奔勾践而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声惨叫,一道鲜血飞上半空,李广那偏了咫尺之箭,狠狠的射中了勾践的右背。

    勾践本就屁股上有伤,马背上坐的不太稳,这么冷不丁给利箭射中,瞬间痛到他头目晕眩,失去了平衡,一声惨叫便从马背上坠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王”张任一声惊叫,吓到脸色大变,急欲拨马转身,回头来救勾践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刚转身时,大股的魏军已冲将上来,将勾践绑起生擒活捉。
重生之万界主宰sodu


    紧接着,一员金甲魏将,手执霸王金枪,从李广身边如风而过,向着他直扑而来,口中如惊雷般狂喝道:“张任狗贼,项羽在此,留下狗头!”

    霸王项羽杀到。

    张任心中残存的战意,顷刻间被项羽的杀到,轻松给击碎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项羽武道有多强,自己绝非是对手,若强行一战,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况且,刘璋坠马,已被魏军活捉,别说自己战不下项羽,就算是能击败项羽,也绝对救不回刘璋。

    大势已去,哪怕是远古的战神蚩尤再生,恐怕也没办法在这千军万马之中,将刘璋救去。

    “大王啊,张任已经尽力了,可惜天不佑我大蜀啊!今日我若战死在这里,将来谁为你报仇,不是我张任苟且偷生,我要活下去,我要为你报仇,为咱们大蜀国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张任在转瞬之间,心头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,最终还是成功的说服了自己,恨恨一咬牙,拨马转身,狂逃而去。

    “张任,为什么连你也抛弃我,为什么……”被按在地上的勾践,望着狂逃而去的张任,悲愤怨恨的大叫。

    左右魏军将士,却将负伤的勾践,无情的拖走。

    杀戮依旧在继续。

    张任等蜀将们树倒猢狲散,只能夹杂在秦军败兵之中,一路溃散。

    大魏的王旗,却引领着十万魏军,一路辗杀,一直追到了秦营一线。

    败归的曹操赶到大营,现营中粮草果然已烧尽,曹休正与韩信华雄所率的奇袭之兵,在营中进行混战。

    曹操连大营也不敢夺回,直接绕营而过,向着斜谷口方向逃去,同时下令给曹休放弃大营,与大军一起逃跑。

    曹操前脚刚走,陶商后脚就率大军杀至,夺取敌营之后,即刻统领大军,向着斜谷追击。

    陶商也知道,这一战自己想杀了曹操是不太现实的,他的目标只是尽可能的重创曹操,让他滚回关中去舔食伤口。

    惊魂落魄的曹操,一路逃往了斜谷之中,而谷道难行,曹操不得不放弃了半数以上的战马,丢弃了装备,甚至是兵器,轻装狂逃。

    在付出了近万人的死伤,丢弃了万匹战马之后,曹操才狼狈不堪的将魏军追兵甩开。

    已成惊弓之鸟的曹操,又下令将栈道烧绝,连喘息一口的时间都没有,星夜兼程的奔谷道中狂奔,向着关中逃去。

    陶商看到秦军大部已逃远,栈道也被烧毁,谷中到处是秦军丢弃的装备和战马,这些东西也堵塞了道路,迟滞了魏军追击,他遂是下令停止追击,大军收兵还往汉中。

    这一役,陶商可谓是大胜,至此,整个益州都被他彻底的并入大魏版图。

    益州已得,曹操也被赶出汉中,杀伤敌军万余不说,还缴获了近马匹凉州健马,以及数不清的兵器旗鼓,这场伐蜀之役,实可谓是完美收场。

    得胜的陶商,则率领着十几万大军,浩浩荡荡的还往汉中,陶商打算先往汉中治所南郑暂歇几日,好好庆祝一场,待抚定了人心之后,再起程还邺京。

    当日傍晚,陶商踏着遍地的伏尸,先抵达了阳平关东的秦军大营。

    那时,粮营的大火已经熄灭,一面面秦军王旗已被践踏在脚下,大魏的战旗在四面飘扬。

    陶商一入大营,便召见了韩信,盛赞了他奇袭之功。

    先是偷渡阴平,又是定军山奇袭,接着又是火烧秦营,三场奇袭之功,奠定了陶商攻下汉中。

    可以说,韩信乃是陶商平定汉中的第一功臣。

    鉴于韩信的奇功,陶商赏罚分明,当场就封他为征西将军,食邑五千户。

    “征西”官号,也寓意着在将来讨灭西秦的战争中,陶商依旧要重用韩信,对他寄于了厚望。

    韩信对陶商的封赏,自然也是感激兴奋不已,当即拜倒于地,表示对陶商的感恩戴德,愿舍身赴死,以报陶商的知遇之恩。

    抚慰过韩信之后,陶商将其余诸将,也皆抚慰奖赏了一番,唯有李广却姗姗来迟,最后一个步入王帐。

    “老李啊,你可来的够迟的,今晚酒宴,你要先罚酒三杯不可。”陶商笑道。

    李广作为最早召唤的大将之一,也算是陶商的元老功臣之了,陶商一句“老李”,也体现着自己对这位元老功臣的亲近。

    李广一拱手,淡淡道:“大王,臣之所以来迟,是因为要带一件礼物给大王,路上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礼?什么大礼?”陶商顿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李广便一拍手,喝令部下,将那五花大绑之人,拖入了大帐,扔在了陶商跟前。

    “这人就是刘璋,他就是臣献给大王的礼物。”李广指着地上那人,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刘璋么……

    望着地上那灰头土脸,浑身是血的男人,陶商笑了,笑的意味深长的,心中暗想:“勾践,你这个被我随机召唤出来,却跟我作对的英魂,终于跪到我面前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