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七百章 再战老对头

第七百章 再战老对头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转眼又是一月已过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曹操深受乏粮之苦,营中秦军士卒的士气,不断的降低,精神斗志上已完全被魏军盖过。

    而阳平关上的陶商,日子却过的闲哉的紧,整个就是呼吃喝喝,跟文臣武将们谈天说地,纵论天下。

    成都平原的粮草,源源不断的运往阳平关,运往汉中,陶商有的是足够的粮草,尽情的跟曹操耗下去。

    相对于秦军的“节俭”来说,魏军简直堪比土豪,每天能吃的口粮,竟是秦军的三四倍之多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普通的士卒来说,国家的荣耀,战士的荣誉什么的的,统统都是其次,他们参军的最主要目的,无非就是图个吃饱饭而已。

    于他们而言,让他们吃饱喝足,就是最好的提升士气的方法。

    于是,经过一个月的休整,魏军将士们的斗志和体力,重新回到了高涨的顶点,每一个人都憋着一口气,准备再为他们的大魏之王,狠狠的杀翻秦军。

    魏军将士的斗志变化,陶商时刻在观察之中,自然是清楚的很,心中是底气越来越足。

    至于秦军方面所受的困境,陶商也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僵持到第三个月,秦军士卒再跌,陶商意识到,差不多也到了动手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于是,在经过与张良、韩信几员智谋重臣的商议之后,大家的统一意见便是,可以与秦军决战,一举将曹操赶出汉中平原,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灭蜀之战。

    陶商决意已定,便叫苏秦执笔,为自己写下了一道极尽挑衅性的战书,当天就送往了秦营。

    陶商估摸着,曹操看到那封战书之后,非气到吐血不可。

    在战书中,陶商把自己从徐州起,跟曹操的历次交手,杀到曹操大败的战绩,都耀武扬威的历书了一遍,狂傲的声称曹操只配做他的手下败将,若是现在归降,就绕曹操一命,若不然必亲手斩下曹操的级。

    而在战书的后面,陶商又称他要替卞氏和曹婴,向曹操问好,叫他不用担心她们母女的安危,这些年来,陶商把她母女“照顾”的很好,灭了他曹操之后,还会把她母女照顾的更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,秦营。

    曹死的盯着手中那道战书,整个身子都在颤动,气到胡子都在抖,整张焦黄的老都已扭曲。

    这道羞辱性的战书,前边历数自己的失败也就怕了,最后那段关于卞氏母女的话,简直快把曹操气到肺都要炸掉。

    这是曹操的伤疤,是他心头永远的痛,如今被陶商揭了出来,如何能不气到吐血。

    想他曹操,生平最喜欢的就是搜集“人妇”,享受那种占有别女的乐趣,却作梦也想不到,当年自己的妻子和女儿,竟然也会沦落到陶商手。

    那对曹操来说,简直是生平最大的耻辱,当年就差点气到他吐血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这件事就像是一根鱼刺一样,无时无刻不卡在喉咙里,让曹操每每想起,心中就有万般羞怒。

    曹操却又无可奈何,他只能假装什么也没生过,假装淡然无所谓,就当她们母女已经死了,不去多想,用这样自欺欺人的手段,来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谁料到,今日,陶商这个狗贼,竟然是哪壶不开开哪壶,偏偏又揭了他的伤疤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这个奸贼,本王必取人狗头”

    怒不可曷的曹操,将手中的战书,几下撕成了粉碎,狠狠的扔在了案前,拍案大喝道:“陶贼狂妄,敢和本王挑战,正中本王下怀,传令下去,本王明日要尽起大军,跟陶商一决雌雄!”

    左右夏侯渊、马、徐晃等大将们,眼见曹操如此愤怒,皆猜想那一封战书,必是深深的激怒了他们的秦王,不然以曹操之沉稳,如何能突然间如此愤怒。

    众将们早就盼着跟魏军一战,自然也没什么好犹豫的,当即慨然响应,个个叫嚷着要跟魏军决战。

    “大王,陶商自己来送死,真是天要灭他,臣必将陶贼人头亲手斩下,献于大王,平伏大王的愤怒。”马更是放出狂言,要取陶商级。

    马愤怒,夏侯渊愤怒,左右许褚典韦也无不愤怒如火,大帐之中,叫战声震天响起。

    秦军君臣都激愤叫战,帐中勾践法正等蜀国君臣们,却彼此悄悄对视,眼中皆流出了一丝忧色。

    勾践实在是按捺不住,便一拱手道:“孟德啊,那陶贼一连数月不战,今日却忽然挑衅,分明是有备而来,孟德千万不可因怒而战,上了那陶贼的当啊。”

    勾践吃够了陶商的苦头,对于也算有所经验了,自然是心存几分忌惮。

    “我军粮草将尽,正盼着能跟陶贼一战,季玉你这么反对本王跟陶贼交手,那你又能解决了本王粮草的难题吗?”曹操冷冷反问,驳斥勾践的反对。

    他一来是跟陶商很久没有交手,已经有些好了伤疤忘了痛,二来也是粮草受制,想要拿下汉中,就只能跟陶商交手一条路可走。

    不然,就只能灰溜溜的退回关中。

    曹操一席话,把勾践呛到哑口无言,不知该怎在么回答。

    从内心中,勾践当然想让曹操跟陶商交手,不然曹操若是退兵而去,他这个大蜀之王,岂不尴尬。

    可在经历了种种被陶商的奇兵蹂躏之
男神宠妻日常无弹窗
后,勾践又对陶商心存深深的忌惮,担心陶商这一次的主动挑衅,又有什么阴谋在内。

    此时的勾践,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之中,不知如何是好,只好默默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奉孝,依你之见,我军这一次有几成胜算?”曹操的目光又转向了郭嘉,显然他还没有完全没愤怒冲昏了头脑。

    郭嘉沉吟不语,心中暗暗计算着,半晌后,方道:“我军加上蜀军数量,约在九万左右,陶贼虽有十五万大军入川,但除却留守益州诸郡的兵马,以及战斗减员,可战之兵应当在十万左右,兵力上与我军相差无几。”

    咳了几声,郭嘉接着又道:“我军经过几个月的粮草短缺,士气体力都颇受打击,而魏军却养精蓄锐,士气恢复的很快,这方面,我军处于劣势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话锋一转,郭嘉又自信一笑:“这劣势也并非不可弥补,要知道,我军骑兵的数量,要远多于魏军,这就是我们最大的优势,这样考虑多方面优劣的话,嘉以为,我军此战的胜算,至少有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五成胜算么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站了起来,踱步于王帐之中,权衡着利弊。

    于他而言,五成胜算确实是稍稍有些风险,但这风险跟退回关中,无功而返之后的弊端来说,似乎又处于可接受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思量了许久,曹操蓦然转身,腰间佩剑拔出,决然喝道:“本王战意已决,明日全军尽出,跟陶贼决一死战,这一次,本王要一雪当年屡败于陶贼之耻!”

    曹操决策已下,大帐之中,狂烈的叫战声,再掀而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北风猎猎,天地阴沉。

    黎明时分,阳平关上的魏军将士们,早已饱餐,蓄足了精神。

    随着陶商一声令下,关门大开,“魏”字王旗飞舞而出,引领着数以万计的大魏将士,浩浩荡荡的开出了关城。

    每一名将士的脸上,都燃烧着猎猎如狂的斗志,将今天视为他们收割功劳,封官拜爵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养精蓄锐近三月,今日便是他们一显身手之时!

    天色大亮以前,十余万魏军将士,已结成大大小小,数百座军阵,如一只只巨大的怪兽般,向着东面秦营方面推进而去。

    滚滚的战旗,随着北风翻滚,如浪涛般汹涌。

    那一枚枚的战刀,反射着猎猎寒光,几乎要将头顶的乌云都刺破。

    “魏”字王旗之下,大魏之王陶商横刀立马,巍巍如天神般,霸绝天下的气势,让全军将士为之仰望。

    他鹰目扫望处,但见漫漫兵潮之中,项、陈、曹、马、樊、魏等一面面将旗,在风中耀眼飞舞,引领着各种大魏将士,井然有序,气势昂扬的慷慨向前。

    十万大军,排开数量稳进,每一步的推进,都令脚下大地都为之震颤,仿佛远古的巨兽,从地底苏醒,要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东方大道的尽头,漫漫洪流开始从尽头泛涌而起。

    一面面飞舞的秦字战旗,数之不尽的枪锋刀刃,数以万计的秦军士卒,如无声的兵马俑般,黑压压的铺天盖地而至。

    秦军出现!

    “曹操,你果然来了么……”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挥一挥刀,示意大军停止前进。

    令旗摇头,号令一层层的传递下去,十万大军缓缓停步,裂阵以待,杀气渐聚。

    迎面方向,万的秦军也停止前进,相隔里许,横亘而立。

    陶商举目一扫,绝顶武将的敏锐感知能力,让他感觉到,秦军表面上士气昂然,实际上却有些虚有其表。

    那些秦军士卒,在经历了近三个月缺粮的折磨之下,士气能够旺盛才怪!

    这时,身边的樊哙眼尖,指着斜方叫道:“大王,你瞧啊,秦军的侧后方有大片黑影在动,还卷着尘土,依我看,曹老贼这一战定是带了不少骑兵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你说么,曹操敢跟咱们抗衡的优势,就是他的西凉铁骑,他要是不带骑兵来,今日一战不成了前来送死。”张良冷笑着瞟了樊哙一眼。

    樊哙眉头一皱,眼睛不满的瞪向了张良。

    陶商却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他麾下骑兵数量虽远不及燕秦两国,但对骑兵的运用却了然于心,更曾用少量的骑兵,接连击败过秦燕两国优势的骑兵,岂能不知曹操的优势,就在于骑兵的强大。

    无论数量还是质量,西凉骑兵绝对可堪称天下第一骑兵。

    而骑兵破敌,战术向来都不复杂,多是以步军正面对战,骑兵瞅准破绽,迂回侧后,从薄弱处破敌,进而使敌军全面崩溃。

    蜀地多山,故此番征蜀,陶商只带了七千铁骑,而曹操的西凉铁骑,却近有两万余人。

    这一场决战,表面看起来,似乎是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甚至,骑兵略战上风的曹操,还占有几分优势。

    陶商英武的脸上,却没有丝忌惮,傲视着敌军,淡淡问道:“子房,韩信和华雄出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王放心,韩华二将昨晚就已出,这个时候,想必已经快到指定地点了。”张良轻摇着羽扇,嘴角扬起一抹诡笑。

    番外篇今晚继续更新,请大家搜索关注燕子微信公众号:堂燕归来,番外有惊喜,新鲜大不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