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九十八章 联 手

第六百九十八章 联 手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几天之后,斜谷南口。

    五千蜀军士卒,正匆匆忙忙,惶恐不安的向着谷口奔行,不时的会回上一眼头,看看身后,生恐魏军会追击而来。

    那一面面“蜀”字王旗,有气无力的耷拉在他们的肩头,整支队伍都弥漫着逃亡的凄凉气息。

    勾践趴在马背之上,一步一咧嘴的在队伍中前进,让他痛苦的不仅是屁股上的伤,更是心头的伤。

    整个大蜀国都沦落于敌手,他这个大蜀之王,被陶商追到如丧家之犬一般,只余下五千兵马,前去灰溜溜的投靠别人,惨到了这个份上,勾践不心痛欲绝才怪。

    不过,痛苦之余,勾践总算还有一丝庆幸,庆幸自己弃却南郑的选择是对手。

    魏军果然在他离开南郑后不到一天,就杀至了城下,比预计的还要提前一日,勾践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,逃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逃离的勾践,不敢有一刻停歇,率领着他的残兵,日夜赶往斜谷口,希望早一日望见秦军的旗号。

    苦行两日,是日黄昏时分,勾践终于等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前方前出的斥侯,飞马赶来禀报,声称前方十里已出现秦军的旗号,正向着这边快赶来。

    勾践自然是大喜,左右残兵败将们,也都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张任便建议勾践就地安营扎寨,等着曹操前来会合,张松却提议,为了向曹操示好,勾践应该主动前去迎接。

    勾践权衡之后,便想曹操若是想吞并他,即使他不前去见曹操,就凭对方八万大军,分分钟就能轻易吞了他。

    与其做无谓的防范,倒不如大方一点,向曹操主动示好。

    权衡之下,勾践便也不顾张任的提醒,带着伤残之躯,继续北向而行,前去迎接曹操。

    日落之前,前方谷道口处,终于出现了滚滚尘雾,狂尘之中,数不清的秦军士卒,浩浩荡荡而至。

    看到秦军那一刻,勾践心中是五味杂陈,说不出什么滋味,即是欣慰,又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不过,到了这个份上,任何担心也无济于事,勾践只能硬着头皮,去面对这个曾经跟他为敌很久的枭雄了。

    前方,秦军队伍。

    浩浩荡荡的大军之中,曹操身裹红袍,神色冷肃,深陷的眼眶中,透着深不可测的目光,焦黄的脸上,时刻都闪烁着某种阴冷。

    “大王,前方刘璋正率五千兵马等候大王。”策马飞奔而来的曹真,拱手报道。

    “刘璋?”曹操脸色一变,目露疑色,“刘璋人不在南郑城中,为什么会跑到这斜谷口来,他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曹真叹了口气,拱手道:“禀大王,真也是刚刚得到消息,陶贼已于数日前攻破了阳平关,大军紧接着就直奔南郑,那刘璋想来是走投无路之下,才只好弃了南郑,赶来投奔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阳平关已破?”曹操眉头一皱,深陷的眶眼中,顿时迸射出了一丝惊色。

    左右,郭嘉、田丰等谋臣,以及夏侯渊、马等大将们,也无不神色震动,显然对这道消息,颇感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阳平关乃汉中喉咽,天险所在,陶贼怎么会这么快就攻下了阳平关?”郭嘉干咳着问道。

    曹真当下便将陶商如何袭取定军山,韩信如何伏击斩杀黄权,趁乱杀入阳平关,陶商又如何东西齐攻,一举破关的情报,默默的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耳听着曹真的解释,秦军上下无不为之震动,个个是哗然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“又冒出来了个韩信,那陶贼的麾下,到底藏了多少卧虎藏龙之士啊,真是叫人羡慕啊……”就连曹操,在震惊之余,也忍不住流露出了艳羡之色。

    一片慨叹之中,夏侯渊沉眉道:“大王,眼下阳平关已失,南郑恐怕也已失陷,我们先机已失,还要继续入汉中吗?”

    曹操沉默不语,权衡起了利弊。

    “大王,臣以为,这个时候,万不可退兵!”田丰却用肯定的语气力劝进兵,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曹操看向田丰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理由。

    田丰便郑重道:“汉中若是落入陶贼之手,则魏国就可以从并州、司州、荆州和益州,从四个方向对我大秦形成包夹之势,那时形势便于我大秦极为不利,这应该是大王万万不想看到的,也是大王此次出兵南援刘璋的主要原因。”

    曹操脸色阴沉起来,显然被田丰说中了要害。

    田丰顿了一顿,继续道:“所以,这汉中是绝不能落入陶贼之手。眼下陶贼虽已得阳平关,甚至是
陌殇的奇幻漂流笔趣阁
南郑城,但其军连战近半年之久,士卒必已到了强弩之末,而我军却经过两个多月休整,精力体力充沛,与陶贼争汉中,未必就没有取胜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田丰一席话,令曹操精神为之一振,眼中原本的顾虑之色,顿时消减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田大人言之在理,汉中绝不可以落入陶贼之手啊。”郭嘉也咳嗽着进言道。

    曹操沉思良久,拳头一握,决然道:“汉中得失,关乎到我大秦安危,本王心意已决,非争不可!”

    眼见曹操如此意然,夏侯渊等武将当然也没什么话说,皆慷慨表示,愿追随曹操,跟陶商血战到底。

    “大王,那刘璋大王打算如何对待?”一片慷慨叫战声中,郭嘉又问道。

    曹操却反问道:“奉孝以为,本王该怎处置刘璋?”

    郭嘉冷笑道:“刘璋沦落到这般地步,对我们来说已没什么用处,依臣之见,倒不如趁机将他拿下,兼并了他的兵马,听张松说他麾下张任李严等皆是善战之将,法正也是绝顶谋士,这些人皆可为大王所至。至于那刘璋嘛,到时候随便封他个虚职,把他软禁起来便是。”

    曹操微微点头,眼中凶光渐露。

    “大王,万不可如此。”田丰却立刻反对,正色道:“刘璋虽已败落,但他在蜀中到底还有几分号召力,对我们来说还有一定用处,再说刘璋落魄来投,大王若非但不以宾客之礼相待,反而将他软禁,又夺其兵马,实非仁义之道,只怕会遭人非议,更会寒了张任等蜀将之心,这些人未必会真心归顺大王,为大王效命。”

    “元皓言之有理,本王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曹操重重的点了点头,扬鞭冷笑道:“走吧,尔等就随本王去会一会那位落魄的蜀王吧。”

    魏军继续前进,不多时,两军相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勾践为了表示诚意,只率十余骑早早前来,等候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当勾践看到曹操的身影,出现在视野中时,神经立刻紧绷起来,心头忐忑不安,不知曹操打算怎么对待他。

    片刻后,曹操在许褚和典韦两员虎狼之将的保护下,策马徐徐上前而来。

    勾践见状,忙拨马迎上前去,相隔还有数步,便一拱手,笑呵呵道:“久仰孟德大名,今日终于有幸相见,当真是名不虚传啊。”

    曹操也哈哈一笑,向着勾践微微一拱手:“我也对季玉你仰慕许久,今日一见,不负平生之愿啊。”

    眼见曹操态度如何客气,完全没有那种因为他落魄来投,就居高临下的那种气势,这让勾践心中就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当下勾践便又一拱手,正色道:“诚蒙孟德率军前来助战,璋实在是感激不尽,璋在这里起誓,等我们联手击退陶商这个奸贼,光复了我大蜀国土,我必将剑阁关以北汉中诸郡,统统都献给孟德作为谢礼。”

    面对勾践的慷慨,曹操心中却在冷笑,心想眼下整个益州被陶商所占,你早已没有寸土,还不是凭你一张嘴空许诺,你就算是许诺把成都都割给我,自己龟缩到南中七郡,也没人能拦着你。

    心中暗讽时,表面上曹操却不露声色,忙是正色道:“季玉言重了,陶贼乃汉贼,你我身为汉臣,诛灭此贼乃是理所应当之事,我曹操岂会贪图什么谢礼。”

    “孟德如此忠于大汉,真乃忠臣也,璋在这里替大汉列祖列宗,谢过孟德对我汉室的忠诚了。”勾践感动到热泪都滚了下来,直起身子,对着曹操是深深一揖。

    曹操忙是拨马上前,将勾践扶直了,紧紧携住他的手,慷慨道:“如今你我联手,就已经是一家人,一家人之间,休要再说什么谢与不谢,你我就齐心协力,共灭陶贼,匡扶汉室!”

    勾践抹了一把眼眶中的泪,重重的点头,也激动的应合道:“共灭陶贼,匡扶汉室!”

    “共灭陶贼,匡扶汉室”

    “共灭陶贼,医扶汉室”

    他二人身后,秦蜀两军的士卒,纷纷挥舞着拳头,放声大吼起来,以响应他们的大王。

    谷道之中,回荡着震天的誓言。

    勾践心中的疑虑和担忧,此刻已一扫而空,望着前方茫茫看不见尽头的秦军,眼中悄然燃起了丝丝阴冷的复仇之火。

    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,陶商,你以为你能灭得了我么,笑话!你就等着吧,看我如何借曹操之手,把你赶出我大蜀,光复本王国土,至于这曹操,等赶走你之后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勾践在冷笑,就在他转身之时,曹操焦黄的脸上,也悄然掠过一丝冷绝的诡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