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九十四章 定军山!

第六百九十四章 定军山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阳平关,军府大堂。

    大堂之中,美酒好肉已经摆酒,一场庆功宴正在进行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两天之内,张任第二次摆下庆功宴,以庆贺当日击退魏军对阳平关的进攻。

    自魏军侵蜀以来,蜀军几乎是百战百败,阳平关那场战役,虽然杀伤魏军不足千余人,但对蜀军来说,已经算是一场难得的胜利。

    特别是张任,连连败于陶商之手,尊严丧尽,今能成功击退魏军,心中自是十分的解气。

    他连摆酒宴,一方面是要庆贺,一方面也是在向李严等少壮派们炫耀,打压对方的气焰。

    大堂内,张任是一杯接一杯豪饮,严颜、黄权等文武们,也是谈笑风生,喝的痛快。

    “前日一战,魏军只是试探性的进攻而已,张将军这般大肆庆贺,似乎有些早了吧。”一旁的李严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。”黄权抢着回敬道:“张将军摆酒庆贺的目的,乃是提振三军将士,让大家牢记这场胜利,知道魏军也并非是不可战胜的,这才是张将军真正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张任连连点头,嘲着李严冷眼瞟了一下,鼻子一哼,继续喝酒。

    堂前,李严和法正二人对视一眼,眼眸中闪过一丝阴色,显然对张任现下的“嚣张”态度心存不满。

    就在这场酒宴,喝到兴致最浓之时,一名斥侯却风急火缭的,匆匆忙忙的冲入了大堂之中,惊叫道:“禀张将军,定军山守军急报,数千魏军突然从南面小道杀至定军山下,一举夺下了我军营寨,五百守军全军覆没!”

    咣铛!

    一道晴天霹雳当头落下,把张任所有的志得意满都统统击碎,更是震到他连手中的酒杯都惊落。

    堂中,本已酒意浓浓,大多半醉的众蜀将们,无不也身形震颤,顷刻间从醉意中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一瞬的震惊后,张任腾的跳了起来,几步冲下阶去,将斥侯手中的帛书情报,夺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急切的一扫,上边白字黑字写的清楚,果然是陶商派了韩信为将,由米仓山小道越过阳平关,袭取了定军山。

    张任脸色骤变,神情是又慌又怒,几下将手中情报撕了个粉碎,咬牙骂道:“怪不得陶贼这几日一直没有动静,原来他竟又施诡计,偷袭了我定军山,那米仓山小道,就连我蜀国中人也很少有人知道,陶贼又是怎么找到的?”

    左右众蜀将们,个个也是惊恐震愕不已,一时还没转过弯来。

    法正却率先清醒过来,口中喃喃道:“韩信……韩信……又是这个韩信,上次偷渡阴平,这一次又奇袭定军山,这个人,还真是我们的克星啊……“

    法正这边惊叹时,张任却已恼羞成怒,恨恨道:“定军山乃阳平关咽喉,绝不容有失,本将要立刻起大军出关,前去夺回定军山!”

    张任要起兵夺定军山,众人也知定军山的重要性,自然没有人反对。

    那王平却站了出来,劝道:“张将军,千万要冷静才是,那陶贼定是因为攻不破我阳平,方才使出这阴招,偷袭了我定军山,其目的必是为了诱我军主动出关一战,张将军这么率军前去,岂非正好中了陶贼的诡计。”

    张任神色一动,似乎明悟了什么,却又皱着眉头道:“你说的不无道理,只是这定军山事关重大,倘若魏军由定军山向西,直接攻取南郑,那我们守着这阳平关还有何有,此山我是非夺回不可!”

    王平略一沉吟,又道:“陶贼虽袭了定军山,但那米仓山小道极是难走,想来这支敌军必是轻装而来,只要将军迅速支会大王,命阳平关以东诸县关闭城门,坚守不战,就算这支敌军向东威胁南郑,也必无用武之地,到时他粮草一尽,自然会不战而退。”

    张任神色一动,沉吟不语,似乎为王平说动。

    这时,法正却道:“王子均所言固然有理,但你有没有想过,我军本就士气低落,若是听闻魏军竟然绕过阳平关,出现在了我汉中后方,对人心,对军心会是怎样一种沉重打击,那个时候,万一东面诸城人心动摇,直接向敌军开城投降,让他们在我们的后方占稳了脚根,到时候敌军东西夹击,后果岂堪设想!”

    法正一席话,顿时打消了张任的念头,他当即一拍案几,决然道:“本将心意已决,定军山是非救不可,正好可趁势击退这支魏贼,用一场大胜,再次鼓舞我军士气。”

    “张将军英明。”法正忙拍马屁,跟着道:“张将军乃三军统帅,不可亲自出马,李将军当年曾驻守过汉中,对定军山也算有所了解,我以为派他率军去夺回定军山,再合适不过。”

    张任想也不想,张口就想答应。

    这时,那黄权却眼珠子一转,猛然间意识到什么,不等张任开口答应,便抢先道:“张将,权当年也曾在汉中为官,对定军山的地形
重生弃女当自强全文阅读
也十分了解,不如由我去夺回定军山吧。”

    张任一看黄权也要争着率军出战,还在暗暗向自己使眼色,顿时便明白了黄权用意。

    此番去救定军山,没有五千兵马是不可能夺回的,这就等于张任要派出近半数兵力,倘若派李严出手,就等于把手头一半兵权,都交给了李严他们所在的少壮一派。

    而且,失了定军山乃是张任失察之职,夺回定军山,却成了李严的功劳,到时候这奏表送到了南郑,刘璋看到了又会怎么想?

    “幸亏黄权反应及时啊,没错,这笔功劳绝不能让李严他们得到,我也绝不会把半数兵马交给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张任眼珠微微一动,心中便已明悟,当即道:“本将还要依仗李将军为左膀右膀,以防陶贼趁势来攻阳平关,夺还定军山的任务,就交由黄将军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严被看穿了意图,眉头暗暗一凝,却又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,张任当即派出黄权为主将,严颜和王甫二人为副将,率五千兵马出关东去,前去夺回定军山要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日后,定军山。

    山前,魏营大营,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大帐中,韩信正看着关于阳平关之敌的动向,密布于关城一线的细作,已将第一手的最新情报,送于了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嗯,正如我所料,张任果然派了五千兵马前来,吴将军啊,看来你我又要成就奇功了。”韩信微微笑道,将手中帛书情报,示于了吴懿。

    此次奇袭定军山,陶商考虑到吴懿先前辅佐韩信偷渡阴平成功,便又派他为将,继续辅佐韩信,希望他们这对组合,能再立奇功。

    吴懿脸上燃起了兴奋,接过情报看过几眼后,连连点头,却又道:“敌军确实已被咱们诱出来,不过我军轻装而来,所携干粮不过七日,必须要在七天之内,击灭了这支蜀军才行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早有破敌之策,吴将军就等着跟我一起被大王封赏吧。”韩信自信的笑道,眉宇之中,皆流露着胜券在握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韩将军果真有妙计,快说来听听。”吴懿更加兴奋起来,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韩信便不紧不慢,将自己的计策,诿诿道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妙计,果然是妙计啊,看来我吴懿真是运气好啊,跟着你韩将军,又能立大功一件,哈哈——”兴奋的吴懿,禁不住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大帐中,回荡着畅快的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天之后。

    六天时间里,魏军没有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黄权也不傻,他虽然反对了王平的意见,但却记住了王平对魏军的判断,知道魏军粮草不多。

    所以,当他率军赶到定军山前,见魏军于山前分别下了东西两座大营,以为犄角之时,便也针锋相对,也下了两座大营,跟魏军形成对峙之势。

    只是对峙,他却并不急于进攻,只想着耗到魏军粮草吃尽,不战而退,那个时候,他便可不费吹灰之力,便能夺回定军山。

    “已经第六天了,我料魏军最多只带了六七天的兵马,咱们只需跟他们再耗上了一两天,魏贼必不战而逃。”黄权一脸自信的判断道。

    “黄将军,我看这个韩信是个极厉害的解色,前番他就偷渡阴平,让我军弃守剑阁不说,还大败于魏军,万不可小看了他啊。”老将严颜却从旁提醒道。

    黄权却不以为然一笑,“老将军,我看你是多虑了,敌营就在眼前跟咱们对峙,他的任何举动,都逃不过我们的眼睛,那姓韩的小子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。”

    严颜一时无言以应,想想黄权说的似乎也有道理,可他就是觉的哪里有点不对劲,却又一时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西营急报!”

    斥侯突然间奔入,拱手叫道:“禀黄将军,西营王大人急报,数千魏军突然出营,对我营发起了急攻,敌军攻势太猛,王大人快撑不住了,派人来请将军即刻派兵相救。”

    魏军终于有动静了,一连六天按兵不动,却在这个时候,突然间对西营发起了猛攻!

    黄权不及多想,当即道:“严老将军,你留下来守东营,我率两千兵马去救西营。”

    严颜神色一动,忙道:“黄将军,你是全军统帅,不如你来守大营,我去救王大人。”

    黄权却摇了摇头,意味深长道:“我猜想这可能是那韩信在玩声东击西之计,趁着我军分兵去救西营,他却突然率军急袭我东营,我留严老将军守东营,正是因为严老将军你守营的能力远胜于我。”

    黄权的判断也不无道理,严颜也想不出哪里有不妥,遂也不再反对。

    当下黄权不敢有一丝迟疑,即刻率两千兵马出营,前去救西营,却留严颜率一千精兵,继续坚守东营,以防魏军趁机来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