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九十一章 走错帐篷了

第六百九十一章 走错帐篷了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没有?”大乔笑的更加讽刺,“那你为什么几次晚上睡梦中的时候,都暗暗的提到魏王的名字?”

    “哪有,姐姐你胡说八道。”小乔羞的脸色更红,轻轻掐了一下大乔。

    就在她姐妹二人,私下里说些心里话时,帐帏突然间被掀了开来,一身酒气的陶商,摇摇晃晃的就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大小乔姐妹吓了一跳,赶忙起身相见,盈盈下拜,二人的脸上就涌动着羞涩和不安。

    “好热啊,还是你们这里凉快些。”陶商大咧咧的就走了进来,几下将身上的衣衫扯了个零乱,露出了坚实的胸膛。

    大小乔姐妹二人,往陶商那肌肉密布的胸膛一瞟,顿时羞红满面,心跳加速起来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心情更加不安起来,眼看陶商这副模样闯进来,又如何放肆,便猜想陶商很可能不怀好心,想要对她姐妹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么晚了来找我们做什么,莫非是要听琴听萧吗?”大乔按定心神,笑盈盈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过来。”陶商半仰在榻上,向她们笑眯眯的召了召手,眼中的坏心思已尽显无疑。

    小乔迟疑了一下,只得含羞走了过去,轻轻坐在陶商身边。

    未等她坐稳,陶商便紧紧将她一搂,顺势在她晕红的脸上,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”小乔又羞又慌,瞬间脸红到了耳根子,一声娇怨。

    陶商嘿嘿一笑,又向大乔伸了伸手,示意她也坐过来。

    大乔却僵在了原地,脸蛋通红如霞,素手揉着衣角,紧张到傲峰剧烈起伏不定,不好意思上前。

    她已经看出来,陶商今日是喝到七八分醉,兴致上头,要借着这酒劲,要了她们姐妹二人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早已看出陶商对她二人有心思,早晚也必会占有她们的身子。

    而且,大乔已然有了心理准备,但她一直想的是,自己跟妹妹被陶商明媒正娶之后,再行周公之礼方才符合礼数。

    她却没想到,陶商如肆意,竟然连纳妃之礼都没举行,就要跟她姐妹……

    “过来啊。”陶商又向她召了召手。

    小乔也暗向她使眼色,显然是在暗示自己的姐姐,顺从魏王,莫要逆了陶商的心思。

    大乔秀眉暗凝,眸中流露出埋怨的神色,便想自己这个妹妹,方才还在否认对陶商的爱意,这会功夫竟就这么顺从,真是不害臊。

    埋怨归埋怨,大乔却知道,自己没的抗拒的理由,自己早晚也将是陶商的人,此时献身于陶商,虽然有些不合礼法,那也是没办法的事。

    谁让陶商喜欢呢。

    扭捏了片刻,大乔终于是深吸一口气,强抑下那份羞耻之心,压制住尴尬的羞意,扭动着丰腴的身儿,向着陶商步步而来。

    未等她近前时,陶商就一伸手,将她也揽入怀中,没等大乔反应过来时,脸蛋也被陶商狠狠的啄了一口。

    大乔瞬间羞到面红耳赤,低眉羞笑,心儿砰砰的加速跳动,只依偎在怀中,不敢正视陶商肆意的目光。

    陶商是酒劲上头,将两姐妹往塌上一扔,如雄狮一般,便要征伐自己的猎物。

    大小乔两姐妹,则是满面羞红,紧紧闭着眼睛,双手下意识的护在剧烈起伏的胸前,一副期盼却又紧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提示,对象大乔小乔未与宿主举行正式联姻仪式,宿主若是强行占有对象二人,将无法获得对象身上‘雄风’与‘耐久’天赋。”

    半键时刻,脑海之中,突然间响起了系统精灵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这一句提示不要紧,如当头给陶商浇了一头的冷汗,瞬间把他炽烈的欲念浇灭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我靠,你不早提醒,差点误了我大事啊……”瞬间清醒的陶商,一跃从大小乔的身上爬了起来,衣服往身上一披,就要走人。

    毕竟,“雄风”和“耐久”才是长久的性福,若非是今晚喝的有点高了,一时念火焚身,陶商又岂会因为一时的快活,就舍得放弃了长远的快活。

    榻上,大小乔姐妹却是糊涂了,两姐妹睁开迷离的双眼,对视一眼,又看看要走的陶商,眸中尽是狐疑迷茫。

    她两姐妹可是已经放开心怀,准备甘心情愿的服侍陶商,成为陶商的女人,却万没有料到,这位大魏之王,箭已在弦上,就差射出一步,却竟会在关键时刻,竟然收箭而去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,你这是……”小乔坐了起来,娇声疑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本王喝的有点多了,没想到走错帐篷了,天不早了,你们先休息吧,回头本王再来跟你们谈琴论箫。
重生西游之最强天兵帖吧
”陶商呵呵一笑,随口编了个不太靠谱的理由,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大帐。

    走出大帐,一股晚风扑面而来,陶商打了个冷战,头脑清醒了几分,这才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酒后乱性,这句话果然是没错的,差点误了大事啊,要是真把她姐妹给那个了,那我就是亏大了……”陶商指尖敲打着额头,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一边叹息,陶商一边大步离去,生恐多逗留片刻,会忍不住再冲进去。

    毕竟,大乔小乔姐妹可是国色天香,沉鱼落雁之容,任何男人只看一眼,都足以被她们姐妹勾魂夺魄,陶商方才能够强行忍住,自己都觉的有些不可思议了,他可不敢保证,若是再进去的话,还能忍住第二回。

    一路想还往王帐,没走几步,酒劲又上来了,浑身又开始躁热难受起来,那积蓄已久的念火,又开始在身体里折腾起来,搅的他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忽然间,抬头一看,陶商发现,自己已不知不觉中,走到了孙尚香的大帐之外。

    “我差点给忘了,军中可不止大小乔两位美人,还有我刚刚娶了的江东小烈马呢!”陶商一拍脑门,血脉再度贲张起来,二话不说就闯入了孙尚香的帐中。

    方一入帐,迎面就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陶商抬头一看,却见孙尚香正准备上榻入睡,身上刚刚卸下小衣,不想他突然间就闯了进来,急忙将抓起小衣,慌慌张张的遮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孙尚香正准备斥骂时,发现进来的人是陶商,便小嘴一嘟,笑嗔道:“大王,你怎么也不吱一声就闯进来,想吓到臣妾啊。”

    孙尚香那一声娇嗔,如同一双小手,在他关键之处轻轻一挠,瞬间挠到他酥**痒,心痒难耐。

    再看眼前美人,小衣虽遮在身前,但却掩不住傲人身段儿,雪峰的边际若隐若现,玉劲香肩,还有那藕似的雪臂儿,更是清清楚楚的映入陶商的眼底之中。

    这香风美景,刹那间,更是搅到陶商念潮澎湃,血脉贲张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陶商便如一头饥饿已久的狮子,再也顾不得什么,疯狂的就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大王,你这是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干夫妻间该干之事了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讨厌啊,臣妾还没有准备呢……”

    大帐中,烛火摇曳,屏风上的那两个身影,很快纠缠在了一起,满帐春雨淋漓而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一晚,陶商不知跟孙尚香折腾了多久,几次共巫云端,总之是将积蓄已久的火气,统统都发泄一空。

    征伐一晚,次日陶商一直睡到午前之时,方才从孙尚香的温柔乡中醒来。

    一晚的快活后,陶商是重新恢复的旺盛的精力,目光立刻就放在了阳平关之上。

    此时阳平关上守军不过万余人,勾践又已因受往南郑养病,这正是他一鼓作气攻下阳平关,扫荡汉中,彻底覆灭蜀国的最好时机。

    陶商最低限度的目标,也是要在曹操的秦军入川救勾践之前,拿下阳平关这座汉中咽喉不可。

    于是,午后时分,三军饱餐一顿后,陶商便下令拔营北上,率领着十几万大军,杀气腾腾的向郑阳平关杀去。

    大军于谷道间前行,当天黄昏之前,大魏雄师抵达了阳平关以西,逼城下寨,形成威逼之势。

    大军安营已毕,次日天色一亮,陶商便起十万雄兵,逼近关前,以探敌人守备的虚实。

    旭日东升,将那面“魏”字王旗,染上了一层金黄。

    十万大军列阵于阳平关前,黑压压无边无际,一眼望不到尽头,声势何等浩荡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下,陶商提刀纵马,直抵阵前,鹰目扫望向阳平关。

    看到这关城所在的地势后,陶商不由剑眉暗暗凝起,口中喃喃道:“传说中的阳平关,果然是名不虚传,不逊于剑阁关之险啊……”

    与剑阁关一样,这阳平关最大的优势,就在于他关城是建在谷道最狭窄之处,关前地势极为狭窄,最多只能容纳不到两千人同时进攻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陶商就算有十万大军,每次能用于攻关的兵力,也不过两千余人。

    而且,这阳平关所处的地势,比关前旷野要整整多出三丈之高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关前乃是一道自下而上的斜坡,魏军若想攻关的话,还要爬上这道斜坡,才能进抵关城之下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阳平关乃夹山而建,两翼山峰高耸入云,飞鸟难渡,很好的护住了关城侧翼。

    光从表面上看起来,这阳平关之险,相比剑阁而言,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