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八十九章 魏王之威

第六百八十九章 魏王之威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韩信虽然统帅能力满百,高到惊人,但武力值却相当平常,与吴懿之流不相上下,他的弓马水平,也是一般。

    这一箭若是换作是养由基,李广,或是后羿这等神射手,一箭射去,以勾践那种武力值的反应能力,根本来不及躲避,必然一箭要命。

    韩信这一箭射出去,无论力道还是速度,都远逊于李广等人,甚至准头也偏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这一箭,本是奔着勾践后心而去,就算勾践伏身避箭,利箭也该从勾践的头顶上空掠过才对。

    谁料到,他这一箭射出时,就偏了数寸,正好射中了勾践屁股缝。

    勾践那个痛叫,被这一箭射的不仅肉痛,而且还有种被灌肠的酸爽,瞬间痛到他嗷的一声杀猪惨叫,整个身子绷的就弹了起来,差点直接就从马背上给弹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王——”法正吓了一跳,赶紧拨马上前,伸手将勾践扶住。

    左右士卒们也纷纷停下脚步,围了上去,将勾践护住。

    勾践一瞬间的刺痛后,精神好容易缓过劲来,扭头一瞧,发现那一支利箭,正插在自己尴尬的部位,顿时又羞到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“快……快走……本王能撑住……”勾践也顾不得痛,甚至顾不得拔腚上的利箭,颤声大叫。

    还是迟了。

    就在勾践中箭,放慢马速的这会功会,韩信已催纵着魏军四面八方围裹上来,眼看就要把勾践一众重新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勾践受伤不说,麾下士卒的冲劲已到强弩之末,若再被围上,能冲出去才怪。

    似乎,勾践已无路可逃,就要死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北面方向,突然间尘雾大作,杀声震天而响,一支兵马沿着谷疲乏,狂杀而至。

    “王”字大旗,飞舞如风,一员年轻的蜀将挥纵疾冲而至。

    勾践本来已万念俱灰,几乎就要放弃希望了,突然间北面己军杀来,不由精神大振,举目一扫,正瞧见那面“王”字战旗。

    “大王,是王平,是王平率军杀到了,我们有救了!”法正最先反应过来,激动的叫道。

    勾践也狂喜万分,也顾不得屁股上的痛楚,沙哑大叫道:“快,全军继续给我冲,去跟王平会合!”

    周围那些本已希望灭绝的蜀军士卒,眼见己军援军杀到,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又重新鼓起勇气,向着北面狂杀上去。

    北面方向,那杀来之将,正是王平。

    他本为汉中人氏,当年勾践攻下汉中之后,慧眼识英,把王平提拔了出来,更委任他为汉中太守,镇守汉中。

    前番韩信偷渡阴平成功,王平唯恐阳平关有失,便率数千精锐,赶赴阳平关驻防。

    就在王平担忧勾践安危之时,听闻到勾践已然大败,向着阳平关方向撤来,王平不及多想,便率五千精兵出关,前来接应。

    也算勾践运气好,王平率军方出关十余里,正撞上勾践被围,当即催军杀了上来,前来救勾践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王平,这厮来的还真不是时候……”韩信眉头一凝,显然对于王平一军的出现,并不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当下韩信只得喝令将士们再度结阵,试图阻挡王平北面之军,避免被两面夹击。

    片刻后,王平军杀到,转眼间魏军战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魏军战斗力虽强,但到底兼程赶路,体力消耗极大,而王平所统这支兵马,却是一支体力充沛的生力军,综合战斗力实际上已压倒了魏军。

    乱军中,王平更是舞刀狂杀,刀锋过处,无人能挡,将一名名的蜀卒斩为粉碎。

    韩信也不甘就此错过大军一件,手中大枪狂舞如风,射出漫空流光,将阻路的蜀卒无情收割性命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狂杀,几乎在同时锁定了对方的身影,二人一声长啸,二话不说就纵马冲向了对方。

    踏过血路,两骑瞬间相撞。

    吭吭吭!

    火星飞溅,刀影重重,枪影如电,二将转眼间交手数十合,战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王平统兵能力虽强,但毕竟年轻,武力值并非达到巅峰时期,跟韩信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二将武道相当,棋逢对手,一时片刻间,又怎能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就在韩信被王平缠住,无力分神之时,勾践便抓住这关键的机会,在法正等几百残众的护送下,趁机突围出了魏军的围杀,也顾不得王平能否战得过韩信,夺路逃出了重围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勾践脱围而出,前方已是一片坦途,后面则有千余己军掩护,为他拦下魏军追兵。

    勾践这才得以喘一口气,将两片臀腚间插着的利箭,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一箭插
金牌主持无弹窗
的位置恰到好处,这箭拔出,把勾践痛的又是一阵惨叫,差点就痛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韩信,这个冒充古人的小杂种,竟敢这样伤本王,可恨啊——”痛到咧嘴的勾践,嘴里骂个不休,恨恨的回头瞪向韩信所在。

    这时勾践再仔细一看,才发现王平带了近五千兵马,数量还在魏军之上,这场遭遇战,己军似乎还占有上风。

    勾践眼珠子一转,心中便有了想法,当即一咬牙,喝道:“我军占有优势,正好大破敌军,传令给王平,叫他务必要斩下韩信狗头,以解本王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复仇心切的勾践,看到了胜利的希望,这时候反而是不急着逃了,勉强忍着屁股上的痛,督促士卒狂攻魏军。

    勾践的判断是对的,魏军无论在数量上还是体力上,都落于下风,且韩信又战王平不下,这般激战下去,蜀军优势渐渐显露出来,魏军开始现出支撑不住的迹象。

    胜负的天平,正在迅速的向着蜀军这边倾斜。

    此时的韩信,原本自信的脸上,开始悄然的闪过一丝焦虑,心中暗忖:“我本想截杀刘璋,立下奇功一件,没想到半路上杀出个王平,坏了我的好事,照这么打下去,我非但取不了刘璋性命,还有可能反胜为败……”

    韩信心中焦虑,琢磨着如何破解困局,心一分神,手上的枪式立刻又削弱,趁势又被王平抓住破绽,几招之间就占据了上风,开始压着韩信打。

    韩信被压制,左右魏军士卒也在步步后退,被蜀军全面压制下去,眼看就要面临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几十步外,捂着屁股督战的勾践,痛苦的脸上终于是扬起了些许得意的冷笑,冷哼道:“陶商啊陶商,你不是攻破了我大营么,我现在就用一场大胜,狠狠回敬你!”

    勾践是越想越得意,越想越痛快,如果不是因为屁股上的痛,此刻他恐怕早已哈哈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南面方向,杀声再次震天而起,遮天般的狂尘,铺天盖地的狂袭而来。

    那情形,分明是又有魏军大举追至!

    勾践脸上的得意,顷刻间瓦解一空,受伤的身躯吓的晃了一晃,差点没能立稳。

    很快,高处放哨的斥侯,策马狂奔而来,惊叫道:“大王,魏军大队人马正追过来,打着的是‘魏’字王旗!”

    “魏”字王旗?

    是陶商亲自率军杀到!

    勾践骇然变色,身形又是剧烈一震,一时间惊慌到不知所以的地步。

    正占据上风的蜀军士卒,眼见魏军追兵杀到,眼见“魏”字王旗耀眼逼近,还未接战,士气便受重挫。

    那位大魏之王实在是太霸道强悍了,光是他的旗号出现,就足以震撼蜀卒之心。

    “大王,没想到那陶贼追来的这么快,不可贪功,速速退往阳平关才是上策!”法正最先清醒过来,拱手急劝道。

    勾践是咬牙切齿,拳头紧握,又是不甘,又是惊怒。

    他本还想借着王平这一支精兵,灭了韩信这拨人马,也算用一场小胜,稍稍挽回些颜面,振奋一下士气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陶商追来的这么快!

    勾践很清楚,再强战下去,别说击破韩信,只怕他和王平的这五千兵马,统统都要覆没在这里不可。

    “撤退,速速鸣金,撤往阳平关!”勾践不敢冒险,急是放声大叫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时,勾践在左右的搀扶下,匆匆的翻身上马,趴在马背上,忍着屁股上的伤口之痛,夺命向着阳平关逃去。

    金声响起,原本占有上风的蜀军士卒,士气转眼跌落谷底,哪里还敢再战,纷纷掉头而溃。

    “该死,姓韩的,他日我王平再取你狗命,咱们后会有期!”无奈之下,王平也只得恶狠狠的丢下一句狠话,拨马而逃。

    韩信背对着南面方向,并不知道陶商率大军追至,眼见蜀军本是占据上风,却突然间纷纷溃逃。

    而眼前交手的王平,也同样压制着自己,竟然也望风逃去。

    不解之时,韩信蓦然想起什么,回头一望,果然惊喜的看到,大股的己军正狂追而来。

    当先那一员威势无双的神将,正是大魏之王陶商。

    眼见陶商杀到,韩信又是惊喜又是感激,便想若非陶商及时杀到,自己只怕今天就要首尝败绩,有损自己的声名了。

    当下韩信拍马迎了上去,拱手叫道:“末将正欲截杀刘璋,却被那王平率汉中蜀军杀到,破坏了末将的计划,大王来的正好啊。”

    陶商听到勾践果然就在前边,杀机爆涨,战刀向前一指,厉喝道:“大魏的将士们,听到了没有,勾践就在前边,给本王追上去,把勾践碎尸万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