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八十八章 生死追击

第六百八十八章 生死追击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严颜凭着一己之力,尚能跟陶商抗衡百招,但他麾下的那些士卒,却没有那么幸运了。

    魏军铁骑踏过,无论战力和斗志,还有数量,都远胜于敌,一顿狂冲狂辗,便将三百敌卒斩杀大半。

    耳听左右惨叫声不绝于耳,眼瞟跟随自己多年的亲兵部下,一个个被斩翻于地,严颜是心如刀绞,又急又愤。

    再战下去,士卒死光,他就要陷入魏军全面包围之中,无处可逃,非死在陶商刀下不可。

    陶商看出了严颜的焦虑,出手之际,便是大声道:“严颜,蜀国大势已去,刘璋非是真命之主,归降本王吧。”

    面对陶商的招降,严颜身形一震,苍老的脸上顿时狰狞出恼怒之色,恨不得跟陶商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转眼,他却又平伏下怒火,意识到眼前形势不利,非是因怒行事的时候。

    眼眸一转,严颜心中有了主意,当即反攻几刀逼退陶商,拨马便望北逃去,口中大骂道:“陶贼,我严颜岂会降你这等残暴之贼,今天先放你一条生路,他日老夫再斩你狗头!”

    严颜逃也就罢了,还出言不逊,分明是想诱使陶商因怒追击。

    果然,陶商当然不会轻易放他逃走,一拍战马,尾随着就狂追而上。

    严颜逃出二十余步,回头斜眼一瞟,看到陶商穷追不舍,苍老的脸上悄然掠过一丝冷笑,暗忖:“陶贼,你这么狂,老夫就叫你为你的狂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冷笑时,严颜将自己战刀挂住,悄悄摸到了弓箭,弯弓搭箭,猛然扭身对着数步之外的陶商就是一箭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箭破空而至,直奔陶商的面门而来。

    可惜,严颜小看了陶商。

    就在陶商决定追击之时,就料定严颜这是激将法,追击过程中,很可能会使诈,故从一开始就时刻密切观察严颜的动作。

    严颜悄悄的挂住战刀,卸下弓箭,陶商都看在眼里,就在他开箭一瞬间,便有所防范。

    眼见流光袭来,陶商想也不想,手中战刀狂舞而起,便在身前化出一道铁幕。

    铛——

    利箭撞在了刀锋之上,轻轻松松被弹落开来。

    严颜一箭没有射中,恼羞成怒,遂也不再躲向藏藏,接二连三的开弓放箭,一支支利箭呼啸而出,直奔陶商而来。

    陶商却从容不迫,手中战刀连舞,将袭来之箭,无一例外的挡退开来。

    严颜很郁闷,没想到陶商反应这般敏捷,眼见弓箭偷袭不中,只得放弃了暗伤陶商的念头,把弓箭一扔,拍马只顾拼命狂逃。

    他这一波箭袭,虽然没能射中陶商,但好歹也迟滞了陶商的追击速度,待他全力逃跑之时,离陶商已有十几步距离,陶商再想追上已是不易。

    陶商便也不屑再追击,勒住了战马,横刀狂笑道:“严颜老匹夫,今天本王且放你一马,看你还能逃到几时。”

    面对陶商羞辱似的喝骂,严颜心中是怒火熊熊,胸腔都几乎要气爆了,却不敢有一丝回头,只能忍气吞声,纵马狂逃。

    击逃了严颜,陶商拨马转身,回身再次杀入了阵中,将未尽的杀戮怒火,统统都宣泄在了残存的蜀军士卒上。

    战刀过处,杀他个天翻地覆,几百号残存蜀军,被他杀到一干二净,一个不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里许之前,勾践还在夺路狂逃,一步也不敢停,直奔阳平关而去。

    由于严颜的拖延,身后追兵越来越少,渐渐已有溃散而来的士卒,前来蚁聚,法正等谋士也都纷纷赶上来跟他会合。

    勾践身边不知不觉中,又聚了近千的士卒,稍稍有了些底气,却依旧不敢有片刻喘息,疯也似的奔跑狂逃。

    狂逃了整整一天,黄昏时分时,前方阳平关终于将近,勾践这才松了一口气,下令放慢速度,稍稍喘息一下。

    于是勾践一面跳下马来,叫战马饮水解渴,一面令斥侯飞奔往阳平关,叫守将王平前来接应。

    下马的勾践,一屁股坐在了一颗大树下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一副惊魂难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残存的士卒们,个个也是惊魂落魄,萎靡不振,全都是劫后余生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到勾践那副惊慌的德性,法正便宽慰道:“大王,今日我们虽然败了,但收拾败兵,至少还能凑起七八千兵马,再加上汉中王平所统的一万兵马,还是有希望守住阳平关,守到曹操率军来援,大王不必再太过灰心丧气才是。”

    法正一席话,让勾践信心稍稍恢复,看着左右落魄惶恐的将士们,意识到自己必须要说点什么,来安抚人心,提振将士们的士气。

    思绪转了几转,勾践脸上突然扬起了讽刺的冷笑,大声道:“看来本王还是天命所在,陶商这么多兵马,都没能拦住本王,还是让本王脱困,待本王回到阳平关,定要让陶贼尝尝折戟关前的滋味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勾践狂笑起来,好似根本没有把这场失败放在眼里,笑声何其自信。

    左右众臣下士卒们,也被勾践的狂笑所感染,惶恐的情绪渐渐缓解下来
真镜笔趣阁
,心情也跟着开始平伏。

    “杀刘璋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刘璋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这里,前边谷道两侧,突然间杀声震天而响,惊破遍山鸟雀,数不清的人马骤然间杀出,填住了前方道路。

    魏军伏兵!

    倾刻间,魏军便结成阵形,一面“韩”字大旗,傲然飞舞,耀眼无比。

    阵前处,韩信徐徐上前,立马横枪,冷冷道:“刘璋,我韩信已经等了你很久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

    面对突然杀去的魏军,这些残存的蜀军,无不骇然惊变,个个肝胆俱裂。

    狂笑中的勾践,笑声嘎然而止,望着黑压压的魏军,望着那面“韩”字大旗,整个人都石化在了原地,脸上被无尽的惊惧所吞噬。

    法正、黄权等大臣们,变是骇然变色,一时失了分寸。

    他们原以为,逃出了魏军的追击,离阳平关这么近了,已经是安全,却万没有想到,在这种地方,魏军仍藏有伏兵。

    韩信就是这么料事如神。

    早在陶商决定对蜀营发动全面进攻之时,韩信就猜想到,刘璋可能脱困,向阳平关逃来。

    所以,韩信便向陶商请命,率一支数千人的轻兵,一路轻装前进,翻山越岭绕往敌营之后,专程赶来阳平关以南附近设伏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韩信预料无误,逃出升天的勾践,果然是撞在了他的枪口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难道本王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么,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啊——”勾践是咬牙切齿,心中悲怒万分,嘴唇都被他咬出了血。

    前方魏军看起来数量有三千之众,是己军的三倍有余,而己军却多披红挂彩,士气低落,这要是还能冲过去,那真是奇迹了。

    勾践尚且还失了信心,那些残存的士卒们,个个皆是惊魂丧胆,吓到浑身颤抖,连手中的兵器都握不住,谈何一战。

    一片惊慌失措中,法正率先冷静下来,深吸一口气,慨然道:“大王,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退路,只有冲过去才有活路,拼死一博吧!”

    勾践猛然被喝醒,法正的话也激起了他求生的意念,狠狠一咬牙,拔出手中长剑,大叫道:“大蜀的将士们,想要活命的就随本王杀出一条血路来,给我杀啊——”

    在勾践的喝斥下,蜀军士卒的求生本能,在这一刻也被激发出来,强行鼓起勇气,拼着性命向着魏军呼喊杀来。

    韩信横枪傲立,面对挣扎而来的敌卒,手中战枪一扬,厉声喝道:“弟兄们,前边刘璋就在其中,大王有令,得刘璋首级者,直接爵封县侯!”

    “杀刘璋!”

    “杀刘璋!”

    三千魏军将士震天咆哮,斗志昂扬如火,完全没有轻装急行军的疲惫,个个猛如虎狼。

    刀已握枪,枪锋已指向敌人,三千将士蓄势已足,就等着一场血腥的大屠杀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一千蜀军残卒,拼着必死的信念,狂冲而来,撞向了魏军军阵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而起,化成一道倒流的瀑布,顷刻间将两军头顶上空染成了一片血腥之雾。

    惨叫声,兵器撞击声,肢体摧折声,刹那间震天而响,盖天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蜀军埋头狂冲,不惜生死,发挥出了非同寻求的战斗力,竟然是将魏军之阵撞开了一条口子。

    勾践看到了逃生的希望,喝斥着他的士卒,从缺口处拼死前冲,将口子越冲越大。

    这却是因为韩信轻装前来,来不及带大盾长戟等重型武器,所有士卒携 带的不过一柄环首刀而已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无法结成大盾,魏军人数虽多,阵形却并非坚不可摧,被蜀卒这么博死一撞,方才能撞出一道口子来。

    韩信急行军至此,吃了不少苦头,就是奔着杀刘璋的奇功而来,又岂会就这么轻易放刘璋冲过去。

    “全军围上去,杀尽敌贼,谁敢后退半步,军法处置!”韩信放声厉喝,手舞大枪也杀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韩信的喝斥之下,魏军将士全力围堵上去,转眼间将数百蜀卒,斩倒于地。

    魏军攻势虽猛,但毕竟没有占据绝对的优势,蜀军凭着求生的意念,在付出了半数死伤的代价下,终于是突破了魏军阻挡。

    勾践心中大喜,几乎要激动到哭出来,一过魏阵,拼命的抽打战马,向着阳平关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韩信眼见蜀军战斗力如此之强,眼中掠过一丝异色,似乎是没有料到,蜀军在生死时刻,竟能爆发出这般不可思议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枪斩数人后,韩信举目一瞟,见勾践已逃出十余步外,眉头一凝,二话不说就挂住大枪,弯弓搭箭,瞄准了奔逃中的勾践。

    指尖一松,一箭破空而出,直扑勾践后背而去。

    “大王小心!”身边黄权尚有些武道,觉察到冷静来袭,急是疾呼提醒。

    勾践想也不及多想,几乎是凭着本能往马背上伏,企图避箭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声闷响,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那一支袭来利箭,不偏不倚,正好射在了勾践的两片臀腚之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