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八十六章 大势已去

第六百八十六章 大势已去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蜀军骇然变色,身后的魏军也神色惊变,一个个吃惊的瞧着项羽大显神威,一时间竟忘了自己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任谁也没有想到,项羽竟然能有这等不可思议的狂力,单凭一人徒手之力,竟似要推翻一道营栅。

    霸王举鼎!

    要知道,史上的项羽,不仅武道绝伦,更有扛鼎之力,先前未遇机会,只是不屑于显露而已,今日正逢这关键时候,正是天下人重新认识他霸王扛鼎神威之时。

    “都愣着做什么,给我杀了此贼,杀了他!”惊醒的刘,声音沙哑的大叫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目瞪口呆的蜀军士卒们,方才惊醒了过来,纷纷冲了上去,数不清的枪戟狂刺而出,想要杀了项羽。

    正当这时,陈庆之已如狂风一般,手舞着巨斧,飞射而至,大叫道:“项羽军不用分心,我来以付这些蝼蚁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陈庆之已扑至营墙之前,手中巨斧呼啸斩出,顷刻之间,将刺出的敌枪咔嚓嚓尽皆斩碎。

    他的手心处,赫然已淌出了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为了保护项羽破营墙,陈庆之再次自残,开启了狂暴天赋,武力值在短时间之内,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。

    有了陈庆之相护,项羽更无顾虑,另一只手也抓在了营墙之上,用尽全力向前推去,整张脸都憋红到几乎快要爆掉。

    耍那些惊醒过来的魏军将士们,重新又冲了上去,不是拼力帮项羽推营墙,就是狂舞刀枪,阻挡营内的敌人逼近营墙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天空被撕裂般的巨响,项羽正面三丈余营的营墙,被他轰然推翻在地。

    敌营已破!

    项羽凭着一己之力,竟然将坚不可摧的敌营之墙,生生的给破出了一道口子来,此等天神之力,将敌军惊到恐慌丧胆的敌步。

    这时的项羽,长吐了口气,手中霸王金枪一扬,厉声喝道:“大魏将士们,给我辗入敌人,把所有蜀贼杀尽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震天的狂啸声中,项羽金甲金枪,金色的披风,如一道金色的流星一般,挟着霸王的威势,狂冲入敌营。

    挡在他前面的七八名蜀卒,这才惊醒过来,下意识的高举起刀枪,想要阻挡眼前这“疯子”的杀入。

    “蝼蚁,也敢挡老子的路,去死吧!”项羽不屑的咆哮声中,手中金枪卷起一道金色铁幕,横扫而过。

    噗噗噗!

    七颗人头飞上半空,那倒霉的七名蜀卒,根本都没有看到项羽是如何出招,便被削飞了人头,喷血的尸体一声不吭的倒落于地。

    余下的蜀卒们,完全被项羽的威势吓懵了,步步后退,竟是丧失了抵抗的勇气。

    可惜,营墙已破,他们想逃也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数以千计的白袍兵,在陈庆之的指挥之下,如洪水般从那三丈宽的破口之处狂灌入敌营之中,追随着项羽的脚步,疯狂的辗往惊慌失措的敌人。

    惨叫之声如潮而起,鲜血四面飞溅,转眼间便弥漫敌营上空,数不清的蜀卒,如脆弱的草人一般,被收割在地。

    整道蜀营营墙,就如一道脆弱的玻璃墙,一点被击碎,转眼演变成了整道墙全面崩碎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破碎摧折的巨响声,不绝于耳的响起,一处接一处的营墙被撞破,成千上万的魏军将士,如洪流般灌入敌营。

    蜀营,全面失守。

    刘璝是惊恐万分,拼命的喝斥自己的士卒,喝令他们不得后退一步,要拼死抵挡住魏军的进攻。

    可惜,无济于事,蜀军士卒崩溃,抱头而逃,纵然是刘璝挥刀连斩数人,也阻挡不住败溃之势。

    大营外,陶商瞧见敌营被冲破,欣喜如狂,挥刀大叫道:“敌营已破,还在等什么,全军给本王压上去,得刘璋首级者,本王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“杀刘璋!”

    “杀刘璋!”

    杀声震天而起,吞噬掉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,几乎将两翼的山谷都震塌,万千将士不顾一切的扑涌而上。

    东方发白,天色亮了。

    正面处,突入敌营的项羽,如金甲神将,霸王枪左右荡出,溅出漫空的金光,肆意的收割着敌卒人头。

    霸王枪过处,一命不留,统统杀尽!

    他无人能挡,一路狂冲狂杀,血目之中,蓦然锁定了刘璝所在。

    那一名蜀将,尚在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,喝斥着蜀军士卒,做最后的拼死抵挡。

    “顽抗的蝼蚁,本将就送你下地狱去吧!”项羽一声狂啸,如金色飓风般,撞破乱军,电射向刘璝。

    知战中的刘璝,蓦然间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凛烈杀气,
厨神之三界纵横笔趣阁
向着自己呼啸而来,猛然抬头,便见一道金光射向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项……项羽!”刘璝刹那间认出了袭来之将,慌到了精神大乱的地步。

    魏营之中,武道以项羽为首,与吕布齐名,并列为天下第一。

    项羽的威名,刘璝如何不知,适才远处瞧见项羽凭一己之力,将营墙推翻,更是令刘璝对项羽产生了深深的畏惧。

    眼见项羽杀到,刘璝瞬间是信心丧尽,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,拨转马头,掉头就狂逃而去。

    项羽要杀之人,又岂能逃走!

    就在刘璝刚刚转身,不及加速之时,斜刺里方向,项羽已挟着狂风暴雨般的杀气,滚滚驰近,手中一柄霸王金枪,轰射而去。

    刘璝没料到项羽来势如此之快,根本没有机会逃跑,只好一咬牙,拼起全身的力气,回刀一挡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猎猎的激鸣之声,震天而响,飞溅的火星,将刘璝的脸皮都烫出了一星烧痕。

    脸上的灼痛还是其次,那汹涌灌入他身体的天崩巨力,瞬间震到他虎口开裂,五内崩裂,胸中气血狂喷上口,一股血箭就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喷血同时,刘璝再难在马上坐稳,竟被那巨力轰击到连人带刀,从马上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陶贼麾下,竟有这么强的……”

    空中的刘璝,还来不及惊痛之时,项羽已如闪电般从他身边抹过,手中金枪刷刷刷一顿连式狂绞。

    “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惨烈之极的惨叫声中,半空中的刘璝,便被绞成了一块块的碎尸,如天女散花般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项羽不费吹灰之力就斩杀刘璝,威势震慑敌卒,本就士气崩溃的蜀卒,更是望风而溃。

    冲入敌营的魏军将士们,却大受鼓舞,个个如虎如狼,疯狂的追辗敌军。

    沿营一线,魏军全面突破,已没有什么力量,能够阻挡他们辗平敌营。

    营门四十步外。

    此时的勾践,才刚刚披齐了盔甲,正扶剑立马,压阵督战。

    经过了第一时间的惊动之后,勾践到底乃是枭雄,很快就平伏下了心情,恢复了些许淡定。

    东面方向,第一缕曙光已然升起,勾践已渐渐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看着各条战线上苦战的将士们,勾践嘴角扬起几分冷傲,喃喃道:“陶商,你想一口气吃掉我两万大军,你也太小看我了,只要再坚持一会,我就能杀到你不得不退兵而去。”

    就在勾践刚刚得意之时,突然间,正面方向传来一声轰天巨响,赫的勾践身形一震,急是举目扫望。

    刹那间,勾践惊到目瞪口呆,整个人都石化在了马上。

    他看到,正面坚不可摧的营墙,竟然不知为何,突然间就被推倒了一大片,成百上千的魏军士卒,汹涌如潮水般,从破口处狂灌而入。

    “严颜和刘璝是怎么回事,营墙怎么会被突破!?”勾践骇到声音都在发抖,急声喝问。

    就在勾践惊怒的转瞬之间,营墙一片的破碎,转眼就演变成了处处的破碎,只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沿营一线,数十处营墙便被突破,数以万计的魏军将士,狂灌而入。

    营墙全面失守!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我的营盘扎的如此坚固,陶贼竟然给攻破了……”勾践惊慌到语无伦次,满脸的惊愕表情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景象。

    身边处,法正、黄权等谋臣们,个个也是惊怔无比。

    就在蜀国君臣们震惊的转眼间,数万魏军将已破营而入,攻陷了沿营一线,追辗着败溃的蜀军,向着腹地方向辗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身是血的老将严颜,策马飞奔而来,惭愧的叫道:“大王,魏军攻势太猛,刘璝已被敌将项羽所杀,我军兵力太少,抵挡不住啦!”

    勾践身形又是一震,心头如遭重锤一击,瞬间气血上涌,就有种想要喷血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败了,又一次被陶商无情的击败,而且还将是一场惨败。

    勾践心中那个痛苦,那个羞愤,气到要吐血,口中咬牙切齿的仰天大骂:“贼老天啊,你为什么这么不公平,为什么运气总在那陶贼身上,为什么你要我一次次的败给他,为什么啊!?”

    悲愤的勾践,仰天怒骂,左右法正等文武,也个个黯然神伤,一脸苦相。

    “杀刘璋!”

    “杀刘璋!”

    这时,震天的杀声,已狂逼而近,迎面方向,如不清的魏军将士,踏着蜀军士卒的尸体,已四面八方的向着勾践所在围杀而来。

    正面方向,严颜已败退,左右两翼,“张”字大旗和“李”字大旗,也在纷纷倒溃,蜀军全面败溃。

    大势已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