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八十五章 扛鼎之力

第六百八十五章 扛鼎之力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天地阴沉,月黑风高。

    数万大魏将士,已借着夜色掩护,开出大营,悄悄的潜近了七里之外的蜀军大营。

    敌营一里外,陶商立马横刀,鹰目凝望着敌营方向,眼眸中杀机涌动。

    陶商身后,两万多的步骑大军,正肃然而立,静寂无声,一双双杀机凛烈的眼睛,死死的盯着黑夜的那一头,盯着蜀营所在。

    风起了,头顶的乌云被吹散几分,露出了一丝月牙。

    时机已到。

    陶商没有一丝犹豫,手中战刀一扬,冷冷喝疲道:“号火给本火点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号令一层层传下去,片刻之间,军阵后方的一处高地上,一道狼烟号火,旋即高高的冲天而起,照亮了半边天际。

    数路已经抵达了预先位置的魏军,将这道狼烟号火,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正面方向,陈庆之已率一万精锐,进抵了敌营正面三百步外,将敌营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眼见身后狼烟号火点起,陈庆之轻吸一口气,勉力提起一口力气,全力喝道:“白袍军的将士们,全军压上,为大王辗平敌营。”

    “辗平敌营——”

    一万白袍军齐声咆哮,震天的吼杀之声,撕碎了夜的沉寂,震到山谷都为之颤动。

    伴随着天崩地裂的巨响声,万余白袍将士,如同黑暗中杀出的幽灵白鬼,向着敌营正面方向,汹涌扑上。

    就在中路军出击的同时刻,西面和东面,华雄、樊哙等四将所率领的四路兵马,如决堤的洪流一般,几乎在同时扑卷而上,撞向了蜀营。

    五路兵马如决堤的洪流,汹涌而上,五万大军齐出,直撞敌营。

    魏军,全面进攻!

    前方天地变色的杀声,回荡在山谷之中,居于后阵的陶商,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的胸中,热血不由狂燃而起,身后的一万将士们,也个个热血沸腾,跃跃欲战。

    项羽、伍子胥等诸员大将,个个也血脉贲张,战意燃烧到几乎要爆,皆恨不得杀个痛快。

    陶商能够感觉的到,将士们的战意已如火山般蓄势已极,也该是让他们彻底喷发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陶商没有一丝犹豫,嘴角扬起冷绝的笑意,手中战刀向着敌营狠狠斩下,大喝一声:“全军压上,随本王踏平敌营,斩刘璋者,重赏千金!”

    天崩地裂的巨响之声,再度轰响于天地之间,将一切的声音都吞噬,浩浩荡荡的魏军,卷积着漫天的狂尘,向着敌营全面压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蜀营中,王帐内,勾践尚在熟睡。

    准确的来说,他才刚刚入睡。

    自弃守剑阁以来,勾践就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之中,彻夜难安,今晚也是好不容易到半夜的时候,才勉强的睡下。

    就在勾践刚刚入睡之时,老将严颜急匆匆的奔入了王帐,也顾不得士卒的阻拦,就将勾践从睡梦中摇醒。

    “严颜,你干什么,你好生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勾践因为被无礼吵醒,张口想要大骂之声,严颜急道:“大王,出事了,魏军正分数路狂攻我大营!”

    魏军袭营!

    勾践顷刻间被惊到睡意无全,吓的浑身一颤,差点又重新要倒回到床榻之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勾践立时惊醒,从榻上一跃跳了下去,连衣甲都来不及穿好,甚至是光着脚丫子,就急匆匆的冲出了王帐。

    帐外处,黄权、法正等谋士们,也都急匆匆的赶了过来,一个个看样子都是刚刚从睡梦中被惊醒。

    “魏军竟然会袭营,有多少兵马?”勾践边是穿鞋,边是喝问道,连声音都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“禀大王,营外魏军分五路正攻我大营,李将军和张将军正在两翼拒敌,中路刘璝将军也在迎敌,看这情形,魏军至少出动了六万左右的兵力,看来是想一鼓作气,攻破我大营。”法正拱手禀报道。

    六万魏军!

    听到这个数字,勾践倒抽了一口气,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他原是安营于此,跟魏军形成对峙之势,原想着能拖一天是一天,最好拖到曹操大军前来救援。

    他却没想到,陶商早看破了他的拖延之策,营才刚刚扎好,即刻就对他发动了全面进攻。

    勾践忽然间有点后悔,后悔没有早点把大军退至阳平关,却选择了在关外跟魏军对抗,给了魏军强攻的机会。

    现在说什么已经晚了,魏军进攻在即,他必须要扛过魏军这波进攻才行,否则,大营一破,必将是一场惨败,到时候损兵折将,就算退到了阳平关,又拿什么来抵挡魏军的进攻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全军给我死守大营,不得后退半步。”无可选择的勾践,拔剑在手,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接着,他翻身上马,直奔营墙,亲自督战指挥。

    正面方向,魏国大将陈庆之,正指挥着一万白袍军,对敌营正面发动着汹涌的进攻。

    勾践于大营之外,布设了四重鹿角,也算是防备森严,却被白袍军转眼间砍翻了三重,直逼最后一重鹿角。

    而在正面狂攻之时,东西两翼的华雄等四路军团,也在同一时间,狂攻李严和张任坚守下的两翼营墙。

  
无尽神器吧
战事进入到了最激烈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大王,正面方向显然是敌军主攻的方法,左右两翼还可以坚持下去,若正门一失,我大营就完了,请大王将全部兵力,都投入到正面防守吧。”身边的法正劝道。

    勾践深以为然,当即下令余下的全部万余兵马,统统都压向正门营墙一线,拼死防守魏军猛攻。

    老将严颜也没一丝含糊,也冲到了第一线,往来奔走,指挥着蜀军士卒,做顽强的反击。

    战事,进入到了胶着状态。

    魏军的兵力数量确实是蜀军数倍,士气也远较于蜀军旺盛,但蜀营乃是依山就险而立,布设的极为险要,魏军一时片刻间想要攻下,也非是易事。

    左右两翼的蜀军,在张任和李严两员大将的指挥下,苦苦支撑,抵住了魏军一波又一波的进攻。

    而正面方向,严颜集中了一万蜀军精锐,拼死抵御,也勉强守住了阵线不退。

    勾践眼中渐渐看到了希望之色,心想着只要再坚持个把时辰,天色一亮,魏军的突袭就失去了意义,必然会退兵而去。

    勾践的眼中闪烁着希望时,几百步外,横刀立马的陶商,鹰目中却流转着狂烈的杀机。

    正面方向,火光照耀下,敌营正面的战势,他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勾践猜的不错,他确实是是把正面大门一线,视作了主攻方向,不但有陈庆之一万白袍兵,后面还有他亲率的一万精锐亲兵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但见敌营上空箭光交织成一道天网,乱箭之下,大魏的将士们正奋勇前进,前赴后继的向着敌营发起冲击。

    然己军数量虽众,敌军坚守却甚是顽强,纵然是陈庆之的白袍军,一时片刻也难以撼动敌营。

    “也该是全军压上,发出最后一击的时候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中杀机凛射,深吸一口气,战刀向着前方一扬,厉声喝道:“项羽,率余下大军杀上,给本王一鼓作气,荡平敌营!”

    早已跃跃欲试的项羽,杀机如火山般瞬间喷发而出,一声长啸,纵马舞枪,电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震天的杀声在耳边响起,万余大魏精锐亲兵将士,如决堤的潮水一般,跟随着项羽冲涌而去,扑向了坚守破的敌营。

    一万亲兵压下,魏军用于正面进攻的兵力数量,达到了两万之多,攻击力瞬间剧涨。

    项羽挥军杀上,喝斥着士卒扑向那一排排残破的鹿角,一面高举着大盾,一面疯狂砍伐。

    养由基则率领着破军弩营,居于攻击梯队之后,破军重弩向着敌营狂射而去,将敌营的弓弩反击,狠狠的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敌箭压力一减,魏军顿时轻松了许多,两万多号人一起用力,转眼将最后一重鹿角砍翻在地,向着最后的营墙涌了上去。

    项羽跃马横枪,立于众军之中,大叫道:“大魏的儿郎们,给我撞破营墙,杀尽蜀贼!”

    在项羽的激励之下,魏军将士越发战意如狂,一个个如饥饿的虎狼一般,前赴后涌的扑向营墙,狂推狂撞,迫不及待的要撞破营墙,将后面的蜀军羔羊撕碎。

    魏军攻势爆涨!

    面对魏军这等疯狂的攻势,斗志本就低靡的蜀军,精神终于开始支撑不住了,一个个都现出了畏惧退缩之势。

    蜀将刘璝也神色惊变,口中慌道:“完了,魏军全军压上了,我们就要顶不住了,该怎么办,该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失了分寸的刘璝,无奈之下,只得急是派人支会严颜,令他带兵来增援他所防守的这一线。

    斥侯飞马而去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霸王项羽已亲至冲到了营墙之外,指挥着他的士卒,疯狂的砍撞营墙。

    大魏的勇气们无畏无惧,如浪涛一般,一浪接一浪的向着营墙撞去,一人被探出栅缝的敌枪刺倒,另一人马上顶上来,前赴后继,,视死如归。

    他们冲近营墙,一面用手中大盾,死死挡住营墙缝隙,一面用手中的战刀,疯也似的乱砍,砍到漫空木屑横飞,与飞溅的鲜血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都是废物,我自己来,都给我滚开一边去!”项羽怒了,一声咆哮,翻身跳下马来,大步向着营墙冲去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魏军士卒,如浪而开,纷纷让出一条道路来。

    项羽大步流星,几步就冲至营墙前,迎面方向,三名敌卒将三柄大戟,狠狠的刺了出来,直奔项羽要害。

    项羽身形如风而转,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,将三柄长戟卷到了腋下,虎臂轻轻一夹,三柄长戟便咔咔崩断。

    三声惨叫之声响起,那几名执戟的蜀卒,被反弹之力震飞了出去,重重跌落在几步之外,将一片蜀卒都压倒在地。

    眼前空隙已出,项羽没有一丝迟疑,大步上前,一手便如虎钳般,狠狠的抓住了营栅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项羽的喉头乱滚,发出了虎熊般的低吼,手臂上青筋爆涨,骨节卡卡作响,千斤之力动用起来,将手上那道营栅推到吱吱作响,竟是渐渐向着里面倾斜下去。

    今晚上不出意外的话,燕子会继续更一章番外,《陶商与众妃子那些事儿》,大家可以关注燕子微信:堂燕归来,欢迎品读大魏之王的生活趣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