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八十二章 扬名天下之时

第六百八十二章 扬名天下之时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看到吴懿的一瞬间,泠苞心中大怒,张口就想大骂这个叛贼,话到嘴边,却被他硬生生的给咽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既然跟吴懿乃旧日同僚,自然清楚的知道吴懿的武道,远在自己之上,若是激怒了吴懿,二人交起手来,自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泠苞可不想死。

    眼珠子转了几转,泠苞心中有了主意,立时便收起了一脸怒意,甚至还堆出了几分笑容,向着吴懿一拱手:“吴将军啊,看在咱们往日曾为同僚的份上,能不能放我一马。”

    吴懿却刀指泠苞,冷冷道:“泠苞,蜀国覆灭已成定局,只有投降魏王才有出逃,弃了兵器投降,我饶你一命,否则,休怪我不念旧情!”

    喝声中,吴懿刀锋已扬起,作势就要斩杀泠苞。

    泠苞自恃为蜀中悍将,岂会轻易就降魏,被吴懿这番命令式的威胁,立时就给激到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狂怒之下,泠苞大骂道:“无耻叛贼,给脸不要脸,竟然还敢跟我逞狂,我今天就替大王杀了你这叛国奸贼!”

    暴喝声中,泠苞手舞战刀,向着吴懿狂斩而下。

    “自寻死路,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!”吴懿冷哼一声,没有半分留情,身形如风纵出,手中战刀挟着狂风暴雨般的力道,轰斩而出。

    一招击出,势如开山,刀锋未至,强横的刃风便铺天盖地压来,压到泠苞喘不过气来,瞬间竟有种将要窒息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不好,我一时冲动,竟忘了这厮的武道,远胜于我……”

    泠苞脸色骤然大变,心中骇然无比,猛然惊醒后悔之时,却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吴懿那一招,轻松的摧破了泠苞的刀斩,朝着他的脖子就轰斩而下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泠苞那一颗人头,嗖的就飞上了半空,断颈处狂喷鲜血,那无头的尸首晚了几晃,轰然栽倒于地。

    泠苞被斩!

    负责守城地两员蜀将,接连被斩,城头蜀军更加土崩瓦解,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魏军在两员大将的指挥之下,登上城头,斩破吊桥,大开城门,更多的魏军将士,则从洞开的城门之中,疯狂的涌入城中,但见逃跑的敌卒,就狂杀狂砍。

    天黑之时,这一场突袭战,终于落下了帷幕,阴平城终于恢复了安静。

    韩信横刀立于城头之上,俯视灯火照耀下的阴平城,但见整个城池已是鲜血染地,大街小巷之上,到处都是蜀军的尸体。

    吴懿前来汇报战果,除了被斩的陈式的泠苞之外,城中八百蜀国守军,几乎被杀了个干净,只有不到一百人侥幸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至于己军这边,死伤将士只不过百人,反倒是在前来阴平的小路上,有千余将士坠山而亡。

    “今日一战后,我韩信之名,注定将震撼天下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俯视着被踩在脚下的阴平城,韩信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剑阁关,关城大堂。

    高座之上,勾践坐闲坐在那里,看着从汉中方向发来的最新情报,指尖敲击着案几,神情显的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那是汉中守将王平,所发回来的最新捷报。

    这员被勾践亲手提拔出来的大将,在捷报中声称,不久之前,陶商派魏延率一万精兵,由阆中出动,企图走金牛道,从巴郡一带进攻汉中,结果中了王平的埋伏,魏军死伤过千,败溃而去。

    王平这场胜利,对勾践来说,实在是一场意外之喜,由不得他不兴奋得意。

    看罢捷报,勾践将书信示于众文武,得意笑道:“当初你们还说本王提拔王平为汉中太守太过托大,现在你们看到了吧,本王并没有选错人。”

    众文武们接过捷报,轮番的观看,个个都欣喜不已,为这场小小的胜利而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“王将军能击退魏延的进攻,不但能缓解东面的压力,对我军士气也是一次激励呀,大王当好好封赏他才是。”法正也颇为兴奋。

    勾践微微点头,拂手笑道:“孝直言之有理,王平乃是为数不多几名能够击败魏狗的大将,本王岂能不赏。”

    勾践当下便传出王诏,命信使带着五百金的赏赐,前往汉中去犒赏王平。

    这时,张松也笑呵呵道:“魏延这一路兵马被击退,陶贼从巴郡方面威胁我汉中的企图就此破灭,眼下陶贼又师老剑阁关下,无计可施,看来用不了多久,陶贼就只有退兵而去了。”

    众臣们纷纷点头附合,气氛一下子变的乐观了许多,先前的消沉阴霾气氛,已是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勾践也很是高兴,当即又令拿来酒肉,要好好喝众臣们喝一杯,以庆贺王平的“汉中大捷”。

    很快,
全才相师笔趣阁
美酒好肉就被端了上下,蜀国郡臣上下难得愉快的气氛,美酒痛饮起来,堂中一片热烈高昂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报——阴平急报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急促的尖叫声响起,一名斥侯风急火缭的奔入了大堂,打断了勾践愉悦的气氛。

    奔入堂中的斥侯,跪伏于地,大叫道:“禀大王,北面传来急报,一支魏军突然杀至阴平城外,攻破了城池,陈式和泠苞两位将军战死,阴平城守军全军覆没,已被魏军所占!”

    咣铛!

    勾践那举到嘴边的酒杯,被这一道惊人的急报,惊到手指一颤,拿提不住,竟是脱手跌落。

    刹那间,勾践愕然变色,神怀凝固在了惊骇的一瞬,仿佛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大堂之中,群臣立刻也鸦雀无声,欢声笑语瞬间全无,一张张脸也凝固成冰,每一个人的脸上,都写着“匪夷所思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阴平城,怎么可能被魏军攻下呢?

    蜀国君臣们的脑海中,几乎在同一时间,迸现出了这同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惊醒的勾践,也顾不得沾了一身的酒湿,腾的从王座上跳将起来,三步并作两步的匆匆奔下高阶,奔向了侧面所悬的地图前,着急的搜寻着阴平城的位置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在剑阁的西北面方向,在自己的后方位置,找到了那座看似不起眼的小城。

    然后,勾践的就嘴巴微微张开,惊到目瞪口呆,满脸都是匪夷所思的困惑之色。

    “陶贼的兵马,是怎么越过我剑阁关,攻下数百里外的阴平城的?难道魏军长了翅膀不成?这不可能啊!”勾践喃喃惊语,发出一连串的惊叹和质疑,整个人都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勾践懵,,其余蜀国文武们,又何尝不时,所有人都陷入了惊疑之中,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这时,那法正却突然跳了起来,几步也冲到地图之前,抬手在剑阁的西面山间比划起来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法正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,沉声道:“大王啊,那陶贼恐怕是派了一支轻军,由江油城出发,走了七八百里的阴平小道,绕过了我们剑阁关天险,才能出其不意的出现在阴平城下。”

    阴平小道!

    这个听着很陌生的词,似乎是头一次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,勾践一时有些糊涂,想不起还有这么一条小道,竟然能绕过剑阁天险?

    这时,那张任也猛然惊醒,急是跳了起来,颤声道:“大王,臣记起来了,好象确从江油向西面山里行进,是有一条阴平古道,可绕过剑阁大道,绵延前往阴平城。”

    张任乃益州土著大将,对益州山川的了解,比勾践这个外来君主都要深,他说有这么一条小道,自然不会错的。

    勾践神色再变,怒道:“既然有这么一条小道,可绕过剑阁天险,尔等为何不早提醒!?”

    面对勾践恼火的质问,张任只得一脸愧然道:“这阴平古道虽然存在,但已荒废了多年,且此路极为难走,平时除了一些猎户,几乎是人迹罕至,臣也着实没想到,陶贼竟然能发现这条小道,而且还敢这么大胆的派兵由此路偷袭我阴平。”

    勾践满腔的骂言,听得张任这番话后,却硬生生的憋了回去,没能再骂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,他心中不仅仅是愤怒,更是深深的自责懊悔。

    他后悔自己不长记性,又一次麻痹大意,再次小看了自己,让陶商又钻了这个空子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致命的空子!

    阴平城位置那般重要,魏军袭取之后,向东可威胁阳平关,向南则可直插剑阁关侧后,这简直是要他的命啊。

    “这个陶贼,竟然……竟然……”勾践是又急又气,一时间乱了阵脚,竟有些语无伦次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还是法正最先冷静下来,宽慰道:“大王莫要太过心急,陶贼袭了阴平城,这确实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,不过这支魏军走了七百里阴平道,就算能袭取了阴平,必然也是一支疲惫之师,为今之计,大王当速分一支兵马回师阴平,趁着敌军立足未稳之时,或许还能夺回阴平,亡羊补牢啊。”

    法正前脚话说完,张任便立刻一拱手,慨然道:“大王,这战报中未写明领军敌将是何人,必定是一员无名之将,任愿率一支兵马北上,不出十日,必可为大王夺回阴平城。”

    听过法正的分析,再有张任的自信请战,勾践这才稍稍宽了几分心,当即下令拨给张任一万兵马,命他即刻北上去收复阴平城。

    送走了张任,勾践方才松了一口气,拳头暗暗握紧,咬牙道:“陶贼,你以为你玩了一记阴招,就能击垮我吗?休想!我正好趁势灭了你那支偷袭之军,狠狠挫一挫你的狂妄气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