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八十章 暗渡陈仓

第六百八十章 暗渡陈仓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七天之后。

    头顶的日头火辣无比,几乎将人的头皮都能烤干,那崎岖的山道之上,一支万人的队伍,却在顶着烈日前行。

    更确切来说,他们是在边凿山开路,边艰难前进。

    脚下的那一条栈道,乃是沿着几乎陡直的峭壁凿建,一侧是山壁,另一侧则是深不见底的深渊,让人只看一眼,就有种晕眩的错觉。

    在这样危险的栈道上行走,必须要极度的小心,哪怕是再善于山地行走的士卒,也不敢有一丝马虎大意,因为只要稍有不慎,脚踩偏了那么一丁点,就可能直接坠落入深渊之中,摔成肉泥。

    “韩”字大旗下,韩信正深一脚浅一脚,小心翼翼在悬空的栈道之上行走,整个人都在大口喘着粗气,浑身都被汗浸了个透。

    突然间,前方便来了一声尖锐的惨叫之声。

    韩信下意识的抬起头来,就看到前方转弯处,一名踏空了脚的士卒,正在飞速的下坠,转眼间便坠入了深不见底的暗渊之中,发出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打了个冷战,即使看不到,也能想象的出来,那名倒霉的士卒撞在地面之上,摔成肉饼的惨样。

    韩信轻吸了口气,心情并没有太大的波动,继续扶着崖壁前进。

    前后的那些士卒们,也仅仅只是战栗了一下而已,随后便低下头,继续默默的前进。

    他们早已经麻木了。

    自从踏上这条荒无人迹的古道以来,不知有多少同袍坠山而死,没有一千也有八百,他们早已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哀悼叹息没有任何用处,他们必须集中所有的精力,来不得丁点分神,时刻要注意着脚下的道路。

    否则,多一秒的失神,就多一分的机会摔下去,步那些已死同袍的后尘。

    日落时分,韩信率领着他的兵马,越过了那座叫作摩天岭的山峰,终于走过了这段古道最艰险的部分。

    从这里开始,前方的道路渐渐开始好走起来,预视着他们终于要结束这段死亡之旅,从山地步进入平地。

    韩信这才长松了口气,下令士卒们停止前进,就地扎营休息,必须在天黑之前,找到一块足够平坦的地域安营。

    气喘吁吁的韩信,也一屁股靠在了一棵大树下,大口大口的灌起了水。

    “韩将军,不得不说,你的这条计策可真够冒险的,这么难走的路,我们还没走出去,只怕就要损失三成的兵力,这样一条道,刘璋就算是作梦也绝对想不到。”吴懿也坐在了他旁边,又是仰头灌水,又是感叹道。

    韩信一口气灌了大半囊水,这才渴意稍稍缓解,抹着嘴角水渍,冷笑道:“越是敌人想不到的险计,成机的机会才越大。”

    吴懿点了点头,叹道:“我现在才明白,大王为什么要让你担当统帅了,你就是一个赌徒,也只有你敢用这样的险招。”

    几天的相处,吴懿跟韩信吃了这么多苦,也算共患难,彼此了解许多,也算成了朋友,说话自然也就少了几分客套,多了几分真诚。

    “吴将军过奖了。”韩信微微一笑,“吴将军不会因为跟着我吃苦受累,就怪怨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怎么可能。”吴懿连莽摆手,“说实话,这条路走起来是吃了不少苦着,但若是成功了,就等于是立下了不世奇功,我还要感谢韩将军能带着我立此大功呢。”

    韩信点了点头,目光移向了东北面,抬手指手道:“以吴将军的见识,咱们还有多久才能走到平地?”

    吴懿掐着指着算了半晌,答道:“依计我的估计,咱们过了最难走的这道岭子,前路只会越来越平坦,最多只需四天,就一定能走入平地。”

    再有四天……

    韩信眼前一亮,仿佛看到了希望,腾的就跳了起来,欣然道: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还磨叽什么,传令下去,全军继续前进吧。”

    韩信不愿再搁耽,每搁耽一分,这次奇袭之计暴露的机会就会大几分,所以他必须要马不停蹄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九千多的魏军将士们也顾不得疲惫,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,迈着沉重的步迈,继续在山路上艰难前行。

    九千人马在天黑之间,又赶了十里的山路,方才就地安营休整,其后四天时间里,都是以日行五十余里的速度在山路上前行。

    第四天黄昏时分,脚下山路已变的相当平坦,韩信大步流星的走在队伍的最前边,率先登上了那最后一道山坡。

    前方,已是一马平川,山坡下方,白水河自西向东,从眼前流过。

    韩信举目凝视,但见山坡脚下,白水河南岸的一片旷地上,一座小城巍巍而立,静静的沐浴在了残阳之下。

    阴平城,终于到了!

  
凡人圣尊全文阅读
韩信立在高坡之中,眼眸中闪烁着几分兴奋,回头看一眼左右将士,这些吃够了苦头的将士们,个个也是激动万分,激动到就差要狂吼狂叫。

    “翻越七百里不毛之地,咱们可算是走出了这阴平小道,看样是蜀军完全没有任何防备,韩将军,恭喜你这条绝世奇计,成功就在眼前了啊。”吴懿在身边感慨万千的笑道。

    韩信凝望着山坡下那座阴平城,眉宇之中,不禁燃起了几分傲意。

    走阴平小道,偷袭阴平城,这就是他给陶商献计的破敌妙计。

    或许是韩信深埋于灵魂深处,那种对蜀中地形的了解,让他在稍稍分析过地图之后,就看出来了这阴平城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此城地处于剑阁以北,处于交通交隘之上,向西可走陇西大道,前往陇西,向东则可威胁阳平关,进取汉中,向南而行,则可威胁剑阁关。

    韩信这支奇袭之军,若是袭取了阴平城,就等于是绕过了剑阁关天险,直插入蜀军侧翼,在刘璋的背后狠狠的捅上了一刀。

    当韩信献上这一计后,陶商猛然觉醒,想起了历史上,邓艾偷渡阴平的故事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魏国大举入侵蜀国,攻陷汉中,钟会率十几万大军,全力进攻剑阁关,企图一举覆灭蜀国。

    钟会所面临的情况,跟陶商何其之相似,也是因为剑阁关太过险要,十几万大军为蜀军所拒,不得破关而过。

    在此僵持之际,名将邓艾铤身而出,率一支奇兵走阴平小道,绕过了剑阁天下,一举夺下了江油城,杀入了蜀国腹地,最终直取成都,逼降了后主刘禅,立下了不世奇功。

    历史之中,邓艾这条偷渡阴平之计,乃是由北向南偷渡,而韩信这条偷渡之计,则是反其道而行,由南向北偷渡。

    方向虽然相反,结果却皆有异曲同功之妙,皆是绕过了剑阁关天险,插入了敌军侧后。

    显然,曾经历史之中,韩信曾向刘邦献上“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”之计,帮助刘邦瞒过了敌人在正面的防范,而走陈仓小道偷袭关中,一举杀出了汉中。

    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之计,与这偷渡阴平之计,虽然时间不同,地点不同,但同样有着异曲同工之妙,那就是攻敌不备,出其不意。

    陶商听到韩信献上此计之后,立时就想起了邓艾的计策,也想起了韩信暗渡陈仓的事迹,便确信此计可行,更确信唯有韩信才能担此重任。

    所以,陶商便没有任何犹豫,敢大胆的给了韩信一万精兵,让他去放心大胆的去实施此计。

    远在几百里之外的陶商,此刻还不知道,韩信离成功,只差那几丁点距离。

    深吸过一口气,韩信将手中大枪扬起,向着山坡下的阴平城一指,傲然喝道:“大魏的儿郎你们,你们翻山越岭,可以说是吃够了苦头,本将绝不会让你们白白吃苦,眼下大功就在眼前,你们建功立业,封爵得赏的时候到了,随本将冲下山去,踏破阴平!”

    “踏破阴平——”

    “踏破阴平——”

    九千汗流满面的将士们,热血已沸,放声咆哮,叫杀声震天而响,回荡在山谷之中,仿佛瞬间驱散了他们一身的疲惫,将他们的热血,将他们的战意燃烧到爆。

    韩信没有一丝犹豫,大步流星,手执大枪冲下了山坡去。

    吴懿也一声狂笑,紧随于韩信之后,狂杀而下。

    九千大魏儿郎们,挟着积蓄已久的战意,轰然杀山,如决堤的洪流一般,漫山遍野的向着山坡下冲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翻越阴平不毛小道所凿受的痛苦,皆已微不足道,人人都被立功得赏所诱惑,被建功立业的荣耀感所刺激,抛弃了所有的疲惫,挟着滚滚如涛的战意,狂冲而下。

    九千将士,心中只余下一个共同的念头:

    踏破阴平!

    杀声震天而响,惊起漫空的鸟雀,决崩而下的魏军将士们,转眼之间,便如天兵天将下凡般,滚滚冲至了阴平城前。

    这阴平一城,虽然战略位置颇为重要,但主要的作用,乃是防范于曹操从陇西的进攻,而不是防范南面的魏军。

    此时的曹操才刚刚平定西羌,大军尚远在凉州,根本对阴平城构不成什么实质性威胁,故勾践为了集中兵力于剑阁抵抗陶商,不可能把太多的军队投入在阴平,城中兵马不过八百人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,这八百兵马,皆为战斗力低下的郡兵,没有经历过了什么战火的洗礼,领兵驻守的蜀将,也为泠苞和陈式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傍晚,正是白天与夜晚两班值守士卒的交接时刻,魏军目标的西门一线,兵马不过三百余人,因是交接之时,警惕心反而是最弱之时。

    韩信时机选的极佳,正是选了这个最好的时机,向阴平城发起了致命一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