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七十六章 剑阁!剑阁!

第六百七十六章 剑阁!剑阁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结好曹操,引秦兵入川?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大堂中,顿时一片哗然,就连勾践也是脸色一变,显然没有料到,法正竟然能够提出这样的献计。

    “不可,孝直此计万万不可!”话音方落,便有跳出来厉声反对。

    反对之人,正是黄权。

    法正眉头一凝,目射向黄权,“为什么不可?”

    黄权站起来,走到阶前,向着勾践一拱手,正色道:“大王,那曹操乃虎狼之心,向来对我益州存有觊觎,我们若是引曹贼入川,就等于是引狼入室,到时候外有陶商这头恶狼,内里有曹操这只猛虎,内外受敌,我大蜀就真的是要完了。”

    黄权一跳出来反对,其余王甫等益州本土旧派文武们,纷纷也跳了出来,皆反对法正的献计。

    法正却冷哼一声,不以为然道:“尔等都是危言耸听了,难道你们以为我不知道,那曹操对我们大蜀国有觊觎之心么?”

    一句反问,就将黄权等人问糊涂了。

    勾践也面露疑色,皱着眉头问道:“孝直,既然你知道曹操狼子野心,为何不要劝本王引他入川?”

    法正便一拱手,正紧不慢道:“大王,曹操虽然狼子野心,但眼下对我们来说,那陶贼才是第一大敌,若是不能击退陶贼,一切都将是空谈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出口,黄权等人的反对之声,稍稍变弱下来,大堂中重新恢复了安静。

    法正趁势又解释道:“所以,到了这个地步,为了能够击退陶贼,我们也只有借助曹操之手不可。至于曹操,他虽对我们大蜀存有觊觎,但只要我们把守好阳平关、白水关等诸处要害,把汉中郡牢牢的握在手里,就算曹操到时候跟我们翻脸,我们又有何可惧。”

    勾践沉默了,脸上质疑的表情渐渐平伏下去,陷入了沉思之中,似乎已被法正渐渐说动。

    诚如法正所分析,想要攻打益州,先就要攻取汉中,而要攻取汉中,就必须要取阳平关。

    只要他能把阳平关,死死控制在的中,哪怕是曹操以百万雄师进入益州,也休想对他构成实质性威胁。

    而若借曹操之手,能将陶贼这个头号敌人击败的话,倒似乎是一个极佳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那曹操也是奸滑之人,他会出兵帮我们吗?”勾践终于是松了口。

    法正忙是自信一笑:“大王放心吧,那曹操也是枭雄,唇亡齿寒这个道理,他岂会不知,一旦我们大蜀为陶贼所灭,他的秦国就要面临陶贼从并州、荆州、司州和益州四面同时夹攻,离灭亡也就不远了,为了自保,他一定要抛弃前嫌,出兵相助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法正又冷笑道:“再说了,曹操确实也对我们存有觊觎之心,如今我们主动邀他入川,这么难得的机会,他岂会错过。所以说,无论如何,他是一定会兵帮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勾践微微点头,沉吟不语,权衡着法正献计的利弊,看那情形,似乎已经倾向于请曹操出兵相助。

    这时,老将严颜却站了出来,正色道:“大王,法孝直所言固然有理,但他也说了,那曹操极是奸滑,我们能想到的,他未必不会想到,若这样他还肯兵入川来帮咱们,只怕他必会有什么阴险诡诈的计谋,到时候叫咱们防不胜防,那个时候一切就都悔之晚矣。”

    勾践身形再次一震,眼眸中透出一丝惧色,本已被法正说动的心思,顿时又被严颜的提醒动摇了。

    法正脸就沉了下来,瞪着严颜道:“你的担心那都是后话,我们先要渡过眼前的危机,击退了陶贼,才有机会去担心曹操的威胁,否则一切都是空谈!”

    “击退陶贼,焉用请外人来相助!”严颜一拍胸膛,豪气干天道:“咱们剑阁关乃天下第一险关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,我严颜敢以项上人头担保,只消给我五千兵马,就算陶贼有百万雄师,也休想越过剑阁半步!”

    严颜的豪言装语,顿时感染了在场蜀国文武,一时间,众人的议论,又倾向于不向曹操求助。

    纵然是李严这样的少壮派,也委婉的表示不赞成法正的提议。

    毕竟,身为大蜀武将,无力保国抗敌也就罢了,竟还要请外敌前来帮他们对抗魏军,武将军人的荣誉感,实让李严无法忍受这样的耻辱。

    “大王,严老将军说的对,我们眼下手头是没有多少兵马,但这一道剑阁关,足抵十万雄兵!我们既然自己有能力击退陶贼,又何必冒那个风险,请曹操这头恶狼来相助,请大王三思啊。”黄权再次诚恳凝重的向勾践
霸道总裁强宠成瘾笔趣阁
劝说。

    勾践站了起来,挥手示意众臣不要再说,他要静静的想一想,权衡利弊。

    大堂中,顿时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不敢再吱声,只以复杂的眼神,看着勾践。

    沉重的脚步声回荡在大堂之中,勾践负手踱步,眉头紧锁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勾践轻吸了一口气,紧皱的眉头松展开来,似乎已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法孝直之计虽不错,但风险太大,严老将军说的对,本王现在还有剑阁在手,还没有到山穷虽尽的地步,现在还不是冒险引曹操入川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勾践道出了自己的决断,严颜黄权,包括李严等大多数人,都长松了一口气,唯有法正暗暗摇头,略显失望。

    “大王英明,老朽以性命担保,剑阁关固若金汤,陶贼就算插上翅膀,也休想破我关城!”严颜深深一拱手,再次慨然出自信的誓言。

    勾践脸上的愁云这才散去,满意的点了点头,眼神中重燃起了自信,傲然道:“咱们虽失了南面诸郡,但不要忘了,还有剑阁关在,这一道关城,才是咱们大蜀国最险要之关,什么江州鱼腹,跟剑阁相比,都不值一提!从今天起,本王要你们打起精神来,咱们君臣齐心协力,共守关城,定要叫那陶贼折戟剑阁之下!”

    “臣等愿为大王死战”

    “臣等愿为大王死战”

    大堂中,众臣山呼海啸,齐声响声,一股猎猎的豪气,充斥大堂,让每一个人似乎又重染起了希望。

    勾践满意的笑了,嘴角扬起冷笑,目光射向南面,他仿佛已经看到,陶商正率领着魏国的千军万马,向着剑阁关浩浩荡荡杀来。

    “哼,陶贼,有胆你就来吧,这一次,我就让你见识见识,什么叫做真正的天下第一雄关,这一次,也该是你败一次的时候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剑阁关以南。

    那一支无边无际的大军,正沿着北上的大道,浩浩荡荡的由成都出,向北开进。

    战旗翻滚如涛,一眼望不到尽头,兵甲森森,反射着慑人的银色寒光。

    从天空中俯看下去,十几万魏军组成的行军队伍,如同一条银色的长龙,绵延北上。

    陶商坐胯战驹,手提战刀,意气风的走在他浩荡的队伍中。

    他的身边,新纳的爱妃孙尚香,也身着巾帼衣甲,追随在陶商身边,二人不时的彼此相望一眼,各自暗笑,眉宇间的含义,是只有夫妻之间才能领会的私密含义。

    陶商在成都城整整休整了七天,七天的时候里,几乎夜夜与孙尚香翻云覆云,尽享鱼水之欢,把连月来征伐益州所积蓄下的甘霖,统统都滋润给了孙尚香这匹江东小野马身上。

    当然,陶商在纵情放肆,享受帝王该有的快活之时,也没有忘记正事。

    仅仅用了七天,陶商就安抚定了成都人心,同时传邀于剑阁关以南诸地,令各郡各县的蜀国守军官吏们,归降大魏。

    成都失陷,刘璋逃往益北的消息传出,各地自然是人心瓦解,大多数郡县未等陶商的檄文抵达,就已率先上表表示归附之心。

    陶商遂是兵不血刃,拿下了剑阁以南诸郡县,同时分兵派魏延等将,前去镇守要害之地,确保新降之地的稳定。

    在抚定人心,确保后方无恙,粮道通畅之后,陶商便率领着十四万养好精神的大军,再度北上,浩浩荡荡开往剑阁关。

    攻下成都城只是灭蜀最关键一步,陶商的目标当然不止于此,他还要拿下汉中,诛灭勾践,将整个益州都统统纳入他大魏的版图才算完。

    十四万魏国大军一路北上,连雒县等北面诸城,不日间,便抵达了剑阁关以南。

    魏军兵强马壮,士气又盛,显然是占尽优势,勾践清楚这一点。

    故魏军进抵关前之后,勾践便严守关城,摆出一副坚壁不战之势,企图据守关城,守到魏军师老城下,不战而退,那时再反守为攻,光复自己失陷的国土。

    魏军安营已毕,大军连营十余里,逼近剑阁关下寨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陶商策马出营,带着一众谋臣武将,直奔剑阁关前,亲自察看地形。

    陶商熟知历史,早就知道这剑阁之险要,没来之前还在想象,这剑阁到底有多玄乎,会险要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当陶商亲眼看到剑阁关时,却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比我想象的还要险峻些呢……”望着那巍巍剑阁关城,陶商剑眉不由暗暗凝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