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七十章 天要亡蜀

第六百七十章 天要亡蜀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数日后,武阳城。

    过武阳城再往北不出七十里,便为蜀国国都,成都。

    这里,已经成为成都最后的一道屏障,勾践集结了他手头可以动用的三万五千兵马,摆出一副固守武阳,决不后退半步的架势。

    当天清晨,陶商率领着八万前军,浩浩荡荡的杀至了武阳城南,后续近七万多的后军,将在一天之后赶到。

    前军安营已毕,陶商当即对武阳城,展开了一场试探性的进攻。

    这场攻城从午后持续后黄昏,进行了约有一个半时辰,陶商在付出了七百将士死伤之后,探明了敌城的守御能力,便果断的下令收兵还营。

    勾践果然如他所料,将主力尽集于武阳城,这武阳城的城防也颇为坚固,表面看起来攻之不易。

    如果这一座城池,放在江州这种山地,陶商自然会有所忌惮,但武阳所在的位置,却为平坦的成都平原地带,陶商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

    你再坚固,又能坚过黎阳、建业这等天下坚固么!

    退兵回营,全军休整一晚,次日,后续七万大军赶赴武阳,大魏十五万大军,正式集结于武阳城下。

    王帐中,陶商召集众将,共商破城计。

    诸将齐集,猎猎战意在帐中疯狂燃烧,每一个大将的脸上,都狂燃着兴奋的热血,个个摩拳擦掌,跃跃欲战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扫视大帐,看着热血沸腾的大将们,微微点头,英武的脸上,流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陶商目光看向了苏秦,下令道:“苏卿,你出使过蜀国,对蜀国上下最为了解,本王要你执笔写一道《告蜀国军民书》,将刘璋纵容蛮夷,在江阳一带荼毒蜀中百姓之事,统统都写出来,号召武阳蜀国军民背弃刘璋,归顺我大魏,否则城破之日,人畜不留!”

    这也算是陶商惯用的手段了,在攻打武阳这类的坚城之前,照例要先进行一番精神上的攻势。

    苏秦旋即领会了陶商精神,拱手道:“大王放心,臣已想好该怎么写这道檄文。”

    陶商点了点头,鹰目再次扫望众文武,豪然道:“攻破这座武阳城,就是蜀国之都成都城了,我们血战数月,覆灭蜀国的目标只差一步就将实现,本王现在要你们拿出最后的斗志,给本王狂攻武阳,把这道最后的拌脚石,给本王狠狠辗碎!”

    天神般的威喝,雷鸣般的猎猎豪言,回荡在大帐之中,震撼着每一名大魏精英的心灵。

    众将,热血顷刻间沸腾到爆。

    “踏平武阳!”

    “踏平武阳!”

    王帐中,一干大将们热血激荡,纷纷咆哮响应,杀声震天回响,回荡在大营上空,将三军将士的斗志,也为之沸燃。

    陶商的杀令已下令,十五万大军,对蜀国发动的前所未有的猛攻,就此展开。

    五日之内,苏秦就将他所写的《告蜀国军民书》,复写了数万余份,射入了武阳城内。

    苏秦以其犀利的文笔,痛斥了刘璋为保自己的王位,勾结南蛮,纵容蛮夷烧杀抢掠,荼毒自己的百姓,把刘璋骂成了罄竹难书的昏君,号召蜀国军民群起反叛刘璋,归顺大魏之王。

    刘璋,也就是勾践,结连南蛮人对付陶商,江阳一带倍受蛮夷催残的消息,早就遍传蜀中,蜀国军民对勾践这一决策,皆是暗存不满。

    而自魏军攻蜀以来,勾践是连战连败,损兵折将无数,最终竟让魏军打到了武阳这种益州腹地来,勾践的无能,更加激发了蜀人以他的怨言和不满

    这种埋怨和不满,就如同火药桶一般,随时都可能爆炸,而陶商这道《告蜀国军民书》,只不过是点燃这火药桶的导火索而已。

    很快,本就人心惶惶,怨声载道的武阳城,陷入了人心怨恨,群情激愤的境地,未战,人心已动荡不安。

    在陶商的精神攻势之下,在檄文的煽动和威胁,双管齐下之下,武阳城的蜀国军民,对勾践的不满是如暗潮涌动,本就低落的低抗意志,更加深受打击。

    而陶商为了配合对敌精神上的打击,跟着就展开了强大的军事攻击。

    曹参、华雄、樊哙、马援、伍子胥等善攻的在将们,统帅十五万大魏之军,不分昼夜的对武阳城,展开前所未有的疯狂进攻。

    除了步军进攻,天雷炮、神威弩炮等强大的攻城武器,也悉数登场,没明没夜的对敌城狂轰烂炸。

    狂轰持续了整整五天,五天的时间里,天雷炮共向武阳城中,狂射了十余万枚石弹,将包括城楼在内,城墙表面的任何建筑,统统都削为了平地。

    而强大的神威弩炮,也射出了数万支标箭,将武阳城墙上密密麻麻,钉满了硕长的标箭,几乎射成了刺猬。

    从城墙之上反弹跌落的石弹,滚落入了护城壕中,甚至直接将护城壕都为之填平,为魏军省了一道填壕的手续。

    在这等没明没夜,高强度的持续性攻击之下,本就士气低落的蜀军士卒,精神和体力皆倍受摧残,士气渐已跌落于谷底。

    终于,蜀人开始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狂攻持续到第七日,蜀将张翼率五百士卒发动叛乱,想要夺取南门,献门降魏。

    只是那张翼做事考虑不周,没有事先联络好魏军做内应,发动叛乱之时,方才派人去魏营,结果还没等陶商派兵赶到,张翼和五百叛军,就被闻讯赶来的张任给扑灭。

    张翼被杀,五百叛军也尽皆被诛灭,愤怒的勾践,下令把张翼大卸八块,尸体悬于四门,以震慑那些心存叛心之徒。

    张翼的叛变虽然最终被扑灭,但其恶劣影响,却等于是给蜀人做了一个“坏榜样”,在张翼叛变后的近一个月时间里,蜀军中接二连三的发动了叛变。

    这些叛变虽规模不大,皆为勾践所扑灭,却令勾践胆战心惊不已,彻夜难眠。

    于是,勾践便在法正的建议下,改由李严等心腹将领,把守武阳各门,又加强了对城中的巡防,严防叛乱。

    那些心怀叛心的蜀军们,眼见叛乱不成,便开始趁夜越城,成批成批的逃往魏营投降。

    先是十几人,接着是百余,最后发展到数百人,半个月的时间里,便有近千人逃出了武阳城,向魏军投降。

    这正是陶商要的效果。

    陶商遂是下令,好吃好喝的款待这些越城出降的蜀国士卒,同时又派出降将吴懿,带领着这些降卒,每天在城外喊话,以招揽更多的蜀卒前来出降。

    受此影响之下,越来越多的蜀军士卒,冒着生命危险,出城投降,前来归顺大魏,武阳城的形势越
历史维修工无弹窗
发不利。

    勾践彻底的被激怒了,深恨于这些没骨气的士卒,当即下令加强对诸道城墙一线的巡视,但凡抓到的出逃士卒,一律处于极刑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勾践还采取了连坐政策,凡一名士卒出逃,其同伍的其他士卒,统统都要受到严刑处置,并奖励那些告发的士卒。

    在勾践的高压政策之下,武阳城笼罩在了血腥之中,士卒们的出逃,终于在表面上得到了遏制。

    之后的数日间,从城中逃出来归顺的蜀军士卒,数量明显减少了许久,但陶商却从这些出逃士卒的口中,得知了勾践在城中的所作所为,知道了城中人心士气的现状。

    陶商预感到,蜀军人心崩溃在即,勾践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结束了又一轮的天雷炮攻击,陶商方收兵还营,前脚刚入大帐,后脚苏秦就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王,适才蜀将李恢已密派人偷出城送来一道书信,称那刘璋唯恐支撑不下去,不得已之下,用了法正之计,想要尽起大军前来袭我围营。”苏秦兴奋的禀报着,将那一道密信奉上。

    陶商眼前一亮,一把将那书信抢过,细细一扫,果然如苏秦所说。

    李恢不但在信中声称愿意归降,还将刘璋将夜袭大营的消息,做为归降之礼,献给了陶商。

    陶商笑了。

    用了各种手段,对武阳城精神武力双重压制了一个多月,终于等到了李恢这员关键蜀将的归降。

    李恢的这封降书,不仅是令陶商大为兴奋,苏秦等众文武们,也无不为之沸腾。

    尽管陶商拥有十五万大军的绝对优势,但勾践手中好歹尚有三万多兵马,如果他拒守不战,死守武阳的,就算陶商有把握强攻下城池,至少也得需要三四个月才行。

    现在,勾践自己却先坐不住了,要主动出击动营,倘若陶商能将计就计,设下天罗地网大败来袭蜀军,便可大大削弱蜀军实力,沉重打击蜀军本就低落的士气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还怕不能速破武阳城么!

    “等了这么久,终于等到这个天赐良机了,不容易啊……”陶商哈哈笑着,将手中密信,示于了众将。

    伍子胥接过书信看了几眼,却道:“大王,蜀军突然要主动出击,那李恢又在这个时候提出归降,这会不会是勾践设下的诈降之计?”

    “倒不是没有可能。”陶商微微点头,目光看向了张良,“子房,你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张良接过那道书信,凝视了半晌,却道:“刘璋已失尽人心,武阳城中蜀军军心已接近崩溃,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士卒,甘冒着死亡的危险出城投降,勾践应该很清楚,依照这等情势发展下去,用不着我们动手,他的军队就要不战而溃,这等情况之下,勾践背水一战,倒也合情合理。”

    张良这番话,显然是认为,李恢归降是真,勾践将要出城劫营也没有可疑。

    听得张良这番分析,伍子胥也微微点头,似乎也认同张良的分析,改变了自己的观点。

    “你当初曾跟那李恢共事过,你怎么看?”陶商的目光又看向了吴懿。

    想当初,正是吴懿和李恢二人,被勾践派去协助孟获,只是江阳城破之前,李恢前去向勾践搬救兵,才躲过了一劫而已。

    吴懿沉吟片刻,拱手道:“据臣了解,李恢当初也是暗中反对刘璋勾结南蛮的,只是人微言轻,不被重视而已,他心下对刘璋应该也心存不满,今他主动归降,臣以为倒有七八是真。”

    有了张良的分析,再听吴懿这员降将的判断,陶商更无疑惑,坚信了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陶商拍案而起,浑身燃起猎猎杀气,大手一挥,欣然喝道:“李恢归降,实乃天要亡蜀,刘璋既然要送份大礼给本王,本王怎么能不领情,传本王之命,今晚在营中摆下天罗地网,本王要送给刘璋一个大大的惊喜!”

    号令传下,诸将群情高涨,战意如火狂燃而起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与众将们,拟定了反劫营的计划,向诸将各自安排了任务,便令他们散去,各作准备。

    三军将士饱餐一顿,皆和甲而睡,随时听候号令。

    半夜时分,李恢所透露的劫营时间已近,诸将们便暗中将将士们叫醒,悄无声息的进入各自的位置,严阵以待,只等蜀军入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阳南门。

    勾践神色凝重,目光阴沉,扶剑立于城头之上,阴冷的目光,远视着灯火通明的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身后响起了脚步声,蜀中第一大将张任匆匆上城,拱手道:“大军,诸军皆已就位,随时可以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勾践身形微微一震,将目光看向了法正,眼神中尚存有几分犹豫。

    法正却一脸决然,拱手沉声道:“如今我军已人心离乱,再用不了多久,就要不战自乱,主动出击才是我们反败为胜的唯一机会,我们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勾践微微点头,深吸几口气后,眼神中已再无迟疑,唯有决然。

    “把那些人带过来吧。”勾践一挥手,喝道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片刻之后,街道上便响起了妇幼的哭泣声,列阵已久的蜀军士卒们一看这架势,个个都是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那些老弱妇幼们,不是别人,正是他们的妻女父母。

    众蜀军们顿时皆茫然慌张起来,全都望向了城头上的勾践,不知他们的大王,在这个即将出战的时刻,把他们的妻女带到城前是何意。

    勾践立于城头之上,冰冷的目光俯视着他的士卒,冷冷道:“我大蜀已到了存亡的关头,今晚一战,关系重大,尔等若能全力一战,本王必有重赏,若是谁敢临阵降敌,谁的妻儿老小,就活不过今晚!”

    城前列阵的蜀军士卒们,身形剧烈一震,无不为之愕然震怖,一个个恍然大悟,方才明白了他们大王的用意。

    原来,他们的大王,竟然是要拿他们的妻儿亲人做人质,威胁他们去死战,防止他们叛国。

    勾践这也是没办法,眼下军中人心惶惶,降魏之心如瘟疫般扩散,今晚这么多兵马去劫魏营,若是临阵的关键时刻,这些士卒趁机降魏,岂非大事休矣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之下,勾践只能出此下策,用这等甚至有些“卑鄙”的手段,来威胁他的士卒,让他们顾念亲人的生死,不敢临阵降魏。

    番外篇《乐毅》已发布,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关注下燕子的微信公众号:堂燕归来,燕子会持续更新,番外会更精彩,更有趣;大家也可以加燕子的微信号:tygl84,有什么好的提议,都可以留言给燕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