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六十八章 赔了夫人又陪笑

第六百六十八章 赔了夫人又陪笑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祝融在那里暗暗的怨恨之时,大堂之中的孟获,却全然不知。

    孟获万万没有想到,他的未婚妻跟他只有一墙之隔,将他卑微如狗,毫无尊严向陶商求饶的画面,看的是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陶商以讽刺的目光,欣赏孟获的求饶之时,目光又瞟向了偏堂一眼,看到祝融那一脸鄙夷怨恨的表情之时,不由也是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当年诸葛亮征南蛮,对孟获七擒七纵,最终却没有杀,反而又让孟获来治理南中,并非是因为诸葛亮仁慈,而是因为蜀国国力有限,杀了一个孟获,还会冒出另一个孟获来,南蛮人照样还要降而复反。

    陶商统治下的大魏国,却是国力强盛,对南蛮拥有压倒性的优势,在这样绝对的实力之下,陶商自然不会学诸葛亮,再玩什么攻心为上的把戏,对于南蛮叛军,自要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孟获,这个南蛮之王,非杀不可!

    只是陶商原本以为,孟获也算是个豪杰,可以给他一个体面的死活,却没想到,当日战场之上,孟获竟然那般卑微求饶,立时便暴露了他贪生怕死的软弱本质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软蛋蛮夷,陶商怎么可能让他痛痛快快的死,陶商不但要杀他的人,还要诛他的心!

    念及于此,陶商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便道:“本王是向来不做亏本的买卖,眼下你和你那位绝色的未婚妻祝融,皆已是本王的阶下之囚,本王想杀就杀,饶了你,本王又能有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陶商看似无意的提及祝融,实际上,却是在有意的给孟获提个醒。

    果然,孟获听到祝融也被陶商所俘之时,脸色微微一变,神色中流露出几分痛苦,再看看陶商那表情,似乎对祝融还有意思,张口便想说出什么,话到嘴边,却又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犹豫再三,纠结了半晌之后,孟获还是狠狠一咬牙,苦着脸道:“祝融虽与获有婚约,但身子却冰清玉洁,获连她一根手指都没有碰过。她又是我南中第一美人,正所谓美人配英雄,大王乃天下第一大英雄,大王若是喜欢那祝融,获愿解除跟她的婚约,把她献于大王。”

    陶商笑了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他所料,孟获为了苟且偷生,已经无耻到令人发指,连自己的未婚妻都愿意献出来的地步。

    字字句句,偏堂之中,祝融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那第一个字,都仿佛是一把刀子,无情扎在了祝融的心头,扎到她心痛欲绝。

    她是完全的僵固了,怔怔的坐在那里,满脸的骇然,满脸的痛苦表情。

    孟获伏跪于地,巴巴的无耻向陶商求活,虽然令人厌恶,祝融也只是恨其不争,对他失望之极罢了。

    祝融却作梦也没有想到,她的这位未婚夫,不但贪生怕死,而且还无耻之极,竟然无耻到了要把自己献给陶商,来换取自己活命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祝融算是彻底的看清了孟获的嘴脸,这个自己曾经的未婚夫,原来竟是彻头彻尾的一个懦夫,一个虚有其表的胆小鬼而已!

    甚至,祝融那悲愤的心头,还悄然掠过了一丝庆幸。

    她在庆幸孟获被陶商击败,庆幸自己及时看清了孟获的嘴脸,否则,如果真让自己嫁给这一个无耻胆小的男人,岂非要后悔终身?

    “这个南蛮之王,看来我还是高看了他,他不仅胆小,还很无耻啊……”看着地上求饶的孟获,陶商的脸上,也浮现出了厌恶的冷笑。

    其实,他提起祝融,也只是先给孟获点暗示而已,然后再慢慢威胁孟获,逼他不得不撕毁跟祝融婚约,这样一来,陶商就能让祝融看清孟获的软弱胆小本质。

    但令陶商意外的却是,他仅仅只是提到了“祝融”的名字,孟获就立刻要把祝融献给他,以换取自己的活命。

    这也太无耻了点吧!

    陶商笑了,放声大笑,充满讽刺意味的大笑声,回荡在大堂之中,听的孟获是毛骨悚然,身形颤抖,不知陶商是高兴还是愤怒。

    笑声渐止,陶商以看小丑的眼神,冷眼瞟着孟获,冷笑道:“孟获,你耳朵是聋了吗,本王跟你说过,祝融也是本王的阶下之囚,本王想怎么处置她,那是本王的事,你又凭什么把早已不属于你的东西献给本王,来换取你的狗命呢。”

    这一席话,立时把个孟获呛到哑口无言,不知该怎么回答,脸上是又羞又急滚烫通红,身上汗出如浆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目的已经达到,也该是让他们见面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陶商遂是一声冷笑,抬手喝道:“来人啊,把偏堂之门打开,把她给本王请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王令传下,左右亲兵士卒,便门偏堂之门,当即推了开来。

    偏堂之中,祝融虽羞于见到孟获,却在悍妇们的推动之下,还是带着一脸的羞愤之色,红着脸不情不愿的走入了正堂之中。

    趴在地上,正在巴巴求饶的孟获,压根就不知道祝融也在偏堂之中,听到偏门开了,本能就向一旁看去。

    抬头一望,迎面正撞上了祝融的目光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两人都
界灵之斗灵大陆txt下载
凝固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祝融的目光中,毫不掩饰埋怨、厌恶和恨怒。

    孟获则瞬间羞到面红耳赤,眼神中皆是羞愧,耻辱和惊愕。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孟获方才惊醒,意识到原来自己的未婚妻,刚才就一直在偏堂之内,把他刚才向陶商卑叩首求饶的羞辱画面,皆看到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祝融更是已看到,自己为了活命,不惜无耻到要将她献于陶商的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一切丧失尊严,无耻之极的画面,皆被祝融看了个清清楚楚

    猛然惊醒的孟获,陡然间羞到面红耳赤,无地自容的地步,急将目光移开,不敢再看祝融一眼。

    而当他将目光移向一旁时,却猛然间又撞上了陶商那讽刺冷笑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原来,他竟然是故意让融儿听到,故意要羞辱我,这……这个……”孟获是惊羞万分,惶恐万分,如芒在背般不自在,只得又将头叩了下去,谁的眼神都不敢看。

    近距离看到孟获这等卑贱的德性,祝融是更加气不打一处来,嘴里骂了一句“软蛋”,便将目光移开,耻于再多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吧。”陶商笑看向祝融,向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,分明别有意味,有将祝融当婢女姬妾使唤之嫌,这若是放在片刻之前,祝融绝对是气恼无比,宁死也不会理会陶商。

    但此刻的祝融,深恨于孟获的无耻,恨于孟获对她的抛弃,一时被怒火有些冲昏了头脑,有心报复孟获,便是一咬朱唇,不情愿的迈开大长腿,丰盈的身儿挪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就在她离自己还有一步之遥时,陶商忽然间一伸手,将祝融的蛮腰搂住,轻轻一用力,便将她揽向了自己。

    祝融是半推半就,当她清醒过来时,肥臀竟已跌坐在了陶商的双腿上,沉甸甸的丰腴身儿,竟已被陶商半搂于怀中。

    刹那间,祝融丰躯剧烈一震,美艳的脸蛋上瞬间云霞尽染,硕大的傲峰剧烈起伏,几乎要从衣中绷将出来,内心之中,涌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羞意。

    身为南中第一美人,就在一天之前,还跟陶商是死敌,要杀个你死我活,可现在,竟如姬妾一般,坐靠在陶商的怀中,仍由那家伙的手,不安份的在自己的身上游移来去,占自己的便宜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的羞耻啊!

    羞红满面的祝融,几乎在第一时间,就要本能的挣扎起来,拒绝继续被陶商给羞辱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雪白的臂儿,刚刚抬将起来,想要把陶商推开之时,无意之间,却又瞟到趴在地上,卑微求饶的孟获。

    看着孟获那狗似的窝囊样,祝融就怒从心起,那种想要报复孟获的强烈念头,竟是盖过了被陶商轻薄,所带来的那种羞辱感。

    “孟获啊孟获,你这个无耻的窝囊废,你不是要把我献给陶商,换取自己的狗命么,那我就让陶商摸我,气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祝融暗暗一咬牙,便忍住了内心之中的那份羞辱,为了报复孟获,气孟获,便不再抗拒,任由陶商的双手,隔着衣衫在她身上暗自游移。

    “这匹南蛮小烈马,果然是报复心理很强呢,很好,那我就不客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暗自冷笑,把个祝融的心思已猜了个透,既然她没有拒绝,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趁机过过手瘾呢。

    于是陶商便以讽刺的目光,冷笑着欣赏着孟获,一双手则更加的肆意,游移于柔软之间。

    阶下的孟获,微微抬起头来,一眼便瞟见了祝融坐在陶商腿上,二人亲密的画面。

    刹那间,孟获就感觉到,胸中气血翻滚,一口老血涌到了嗓子眼,眼看就要气到喷血。

    孟获不过是为了求生,表面上对陶商畏惧求饶罢了,实则是内心之中,对陶商恨之入骨,恨不得扒了陶商的皮,吃了陶商的肉,喝了陶商的血。

    而今,看到自己美艳的未婚妻,被陶商这个害他如此惨烈的死敌,那样肆意的抱在怀中,尽情的侵凌,孟获是气到肺都要炸掉,真有种想跳起来,一头撞死陶商的冲动。

    那冲动,也不过是一瞬而已,转眼间,便已被强烈的活命欲望击碎。

    “我要活下去,只有活下去,才有机会向陶商报复,那贱女人算什么,不过是个未婚妻而已,只要能诱惑陶贼心软,放我一条活路,就算是把我的老娘献给他又怎么样!他们汉人不是有句话,叫作大丈夫能屈能伸么,我孟获是大英雄,大丈夫,这点羞辱忍下了又怎样……”

    孟获在心中,引经据典,不断的安慰自己,终于平伏下了那一丝拼命的怒火,压制住了复仇的冲动。

    仔细再看陶商,似乎更满足于祝融的屈服,这让孟获看到了活命的希望。

    于是,深吸过一口气后,孟获便厚起脸皮,笑嘻嘻的赞道:“祝融乃南中第一美人,果然跟大王才最般配啊,简直是人中龙凤啊。”

    番外篇《乐毅》已经发布,兄弟们可以关注燕子的微信公众号:堂燕归来,欢迎品读;大家也可以加燕子微信号:tygl84,燕子期待跟大家的交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