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六十七章 瞎了眼!

第六百六十七章 瞎了眼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江阳城以西,六十里。

    蜀军大营。

    王帐内,勾践正踱步于帐中,目光时不时向地图上瞟向一眼,眉宇间难抑焦虑不安。

    踱步许久,勾践又坐回了王座,将案几上一杯酒一饮而尽,杯子重新放回案几上时,发出了一声无奈的轻叹。

    勾践确实很无奈,准确来说,还很郁闷。

    他原本还指着孟获那五万蛮军,能够击退强大的魏军,再不济,也要守住江阳,拖到陶商粮草不济,被迫退回魏国去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魏兵既退,蛮军也实力被消耗削弱,他就可以轻易的玩死孟获,抱得祝融这个美人归,彻底解决南蛮的隐患,实乃一举数得的好事。

    可惜,法正给勾践设计出来的美好前景,却在几天前泡汤了。

    勾践实在是没有想到,陶商能强大到那般地步,接连大破蜀军,甚至连强大的战象军团也被他击溃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就杀到孟获损兵折将,只余下了一万多兵马,龟缩于江阳,不得不派李恢前来向他求救。

    勾践彻底的被震惊了,无奈之下,只能立刻改变坐山观虎斗的计划,即刻由武阳城起兵南下,前去江阳援救孟获。

    勾践没有选择,江阳城一旦失陷,十几万魏国大军就要彻底的进入到蜀中平原,兵锋直逼武阳这座成都南面最后一道屏障。

    而武阳城又座落于平原地带,几乎无险可恃,单凭他手头这三万多的兵马,如何能敌得过十几万魏军的狂攻。

    所以,勾践无论如何也要去救孟获,只有在江阳,他才有里应外合,逼退陶商的希望。

    一路疾行,再向东南六十里,便是江阳城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且放宽心吧,孟获好歹还有一万兵马,再加上吴懿的三千兵马,坚持到我们赶到,还是应该不成问题的。”法正看出了勾践的焦虑,便出言宽慰道。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吧……”勾践这才松了口气,紧紧握住手中酒杯,恨恨道:“陶商,这一次本王亲自出马,绝不会让你拿下江阳,绝不会!”

    “报——”斥侯急促的叫声,打断了勾践的神思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神经,立时都紧绷了起不,不安的看向气喘吁吁而入的斥侯。

    那斥侯匆匆而入,一脸的凝重,拱手颤声叫道:“大王,江阳急报,陶商已于昨日攻破江阳城,孟获被俘,吴懿降魏,江阳守军全军覆没!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道惊雷,无情的轰入了大帐之中,瞬间,蜀国君臣尽皆石化。

    勾践惊到脸形扭曲,法正惊到目瞪口呆,张任、黄权、李严等众蜀国文武,也无不愕然变色。

    每一个蜀人的脸上,从王到士卒,脸上都写着“惊怖”二字。

    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然后,整个王帐便如炸开了锅一般,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惊哗之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江阳城怎么可能失陷的这么快!?”勾践第一个惊醒过来,从王座上一跃而起,一把夺过了斥侯手中的战报。

    战报之上,吴懿如何暗通魏国,打开东门,放魏军大举入城,孟获如何出逃被俘的经过,白纸黑字,写的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事实虽然残酷,但那就是事实,容不得勾践的不相信。

    手中帛书情报脱手而落,勾践一脸的失神错愕,摇摇晃晃倒退几步,一屁股跌坐在了王座之上。

    法正这时也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起身上前,颤巍巍的将那道情报捡起,细细看了数遍,方始接受了这残酷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啊,这陶商强到这等地步,我们都小看了他,都小看了他啊……”法正连连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这时,勾践猛然又想起了什么,急喝问道:“祝融呢,那祝融可逃了出来?”

    斥侯忙道:“情报上写了,祝融也被那陶商给活捉了。”

    勾践身形又是一震,再次跳了起来,将情报重新夺回,细细再看,方才发现自己看漏了几行,原来被俘的不仅是孟获,连祝融这南中第一美人,第一武者,竟也被陶商所俘。

    刹那间,勾践心头是一阵的绞痛,一股羞愤之心,狂涌上头。

    那可是南中第一美人,是他勾践看中的女人,是他钦定的后妃,却被陶商这个死敌所俘。

    恐怕此时此刻,祝融已然被陶商给玷污,臣服于陶商的胯下……

    “可恨,陶贼,你竟连本王的女人也——”勾践咬牙切齿,牙缝中都要咬血丝来,眼睛充血,眼珠子几乎就要迸炸出来。

    江阳城失陷,成都平原的门户大开也就罢了,连自己看中喜欢的女人,竟然也为陶商所俘,又失土地又失女人,勾践不气到肺要炸掉,气到要吐血才怪。

    王帐之中,一片唏嘘黯然,惊恐惶然的情绪,如瘟疫般在蜀国君臣之中,疯狂的传染。

    一片沉默之中,法正深吸一口报,默默道:“江阳已破,魏国侵略军将势不可挡,直入成都平原,为今之计,我们也只有全力
变身绝色少女全文阅读
固守武阳,若是武阳再不保,成都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阳城,满城满气飘香,回荡着欢声笑语,狂欢依旧在继续。

    此城已破,前方地形将越来越平坦,蜀军已再无足够的兵力和险要,能够阻挡大魏的兵锋了。

    陶商遂也不急于进兵,只令大军于江阳城好生休整数日,恢复将士们的体力士气,然后再长驱北上,直取通往成都的最后一座城池——武阳。

    又是一场酒宴,诸将喝到明月高挂之时,方才散尽。

    陶商喝了七八分醉,尚不尽兴,忽然想起他还有两个人没有处置,便叫前祝融和孟获二人,先后传来堂中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祝融先行被带入了大堂之中。

    陶商举目一瞄,不由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今日的祝融,已被那些悍婢们强行卸去了蛮装,换上了汉女装束,灯火照映之下,那丰腴却不失窈窕的娇躯,那美艳却又冷冰冰的俏脸,那充满了异域风情的气质,每一寸肌肤,都让陶商有种新鲜感,心头烈火悄然燃起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来做什么,是不是要杀我,要杀就快点动手,我祝融绝不皱一皱眉头!”祝融杏眼瞪着陶商,美艳的脸庞到通红,一副慷慨赴死的气势。

    显然,这位南中第一美人,眼下对陶商还充满了敌意,她的态度距离陶商所希望的“心甘情愿”,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。

    不过,这点“距离”并不算什么,曾几何时,江东弓腰姬孙尚香的泼辣,不亚于她祝融,时隔数月,不也被陶商**到,几乎就要甘心情愿的嫁给他了么。

    越是刚烈泼辣的女人,征服起来,才越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而今天,就是陶商征服祝融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杀你,早就杀了,还用等到今日,好喝好穿的给你,白白浪费粮食么。”陶商冷笑着反问道。

    祝融丰躯一震,瞪眼喝问道:“那你到底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不要激动,不要紧张,本王召你前来,只是让你看一出好戏而已。”陶商嘴角微扬,拂手道:“去吧,去偏堂坐着,看戏就可以了,没有本王之命,不要出声。”

    祝融目光看向了偏堂,美艳的脸蛋上浮现出了狐疑,不知陶商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正狐疑时,已被身后几名悍婢,连推带搡的推进了偏堂。

    堂门关上,只留出些许缝隙,足够祝融看清楚堂前一线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淫贼,他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,想让我看什么……”祝融枯坐在偏堂里,眼睛溜溜的盯着正堂中的陶商,嘴里嘟囔着。

    蓦然间,她想到了什么,杏眼一般,丰盈的身儿微微一颤,眼神中立时闪过一丝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脚步之声再次响起来,一名衣衫破烂,面目灰白,且双臂已断的男子,被数名魏卒,从堂外拖了进来,扔到了陶商阶前。

    祝融身儿顿时一震,呼吸立刻加速起来,双手紧紧握起了拳头。

    她已一眼认出,那个惨样的男人,正是孟获。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孟获,用头支撑着残躯,吃力的直起了身子,抬头向上望去,当他看到陶商之时,蓦然间身形剧烈一震,灰暗的眼中,迸射出了无尽的惧意。

    那种眼神,就像是看到了一个魔王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,才过了不到一天,你这么快就不认识本王了吗?”陶商俯视着孟获,冷冷喝问道。

    孟获吓的身子一哆嗦,猛然间惊醒过来,忙是以额叩地,颤声道:“南中罪臣孟获,拜见大王。”

    曾几何时,威风凛凛,放言要称雄蜀中,根本不把陶商放在眼里的蛮王,而今却如此卑微的趴在地上参拜,南蛮之王的气度,早已灰飞湮灭。

    “孟获,本王早警告过你,让你带着你的人马滚回南中,可你偏就是不听,非要和本王作对到底,现在,你还有什么话可说。”陶商目光如刃,语气中透着凛凛杀机。

    孟获是越听越慌,忙辩解道:“大王恕罪啊,获也是因为子侄被那刘璋扣押,受刘璋的威胁,不得已才冒犯大王,请大王恕罪,请大王开恩啊。”

    孟获卑微的求饶也就罢了,还把原因归咎于子侄被刘璋所扣,字字句句,祝融都听到一清二楚,听的她是花容阴沉如铁,明眸之中,燃起了深深的轻视。

    她分明记得,当初孟获跟他道出心里话,根本就不顾子侄死活,之所以为刘璋对付陶商,无非是想积累称霸南中的资本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孟获能够拿出点南蛮之王的气概,宁死不屈,哪怕是被陶商所杀,祝融也会视他为英雄。

    祝融却万没有想到,孟获竟能这么胆小软弱,尊严丧尽的向陶商摇尾乞怜,只为苟活性命。

    这一刻,孟获原本在祝融心中,那种英雄豪杰的豪杰形象,轰然倒塌,塌到连点渣都没有剩下。

    恼恨失望之下,祝融暗暗咬牙骂道:“我呸啊,孟获,你这个胆小无耻的家伙,我祝融真是瞎了眼啊,当初怎么看中你,选你做我的未婚夫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