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六十六章 蜀民的解放者

第六百六十六章 蜀民的解放者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他竟然把我的刀柄给斩断了!?”

    祝融是骇然惊愕,惊到花容失色,分明没有料到,陶商力道竟强到这等地步。

    刀柄破断,已没有什么能阻拦陶商那无坚不摧的刀锋,向着她的头顶轰斩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祝融嗅到了死亡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我堂堂南中第一武者,竟然就这样死在他的刀下了么,早知如此,我当初就不该跟他……”

    临死前一瞬间,祝融心头终于是涌起了一丝悔意,悔不改跟着孟获北上,更悔不该跟陶商作对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陶商在她眼前,俨然已如魔神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人与魔斗,这一是自取灭亡吗!

    可惜,祝融心有悔意时已晚,那刀锋已无情斩下,下一秒钟就将把她送入地狱。

    死前一瞬,祝融心中长长一声叹息,闭上了眼睛,准备迎接死亡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你想死,我偏偏不叫你死,老子费了这么大的劲,不就是为了活捉你么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嘴角扬起冷笑,那几乎就要斩中祝融额头的战刀,突然间在分毫间一收,改斩为拍,向着祝融的腰间横拍而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闷响,祝融丰腴的娇躯,如断了线的风筝般,从马上腾空而起,横着被拍出五步之外,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南中第一武者,被陶商两招之间,击败于马下。

    残存的那几十名蛮族士卒,一个个都统统惊傻了,他们原还指望着他们的南中第一美人,能够带他们杀出一条血路,还抱有一丝求生的信念。

    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,强如祝融,竟然在两招间,就被大魏之王,轻松击落马下。

    陶商神鬼般的武道,彻底的惊傻了他们,惊到他们意志崩溃,万念俱灰,彻底的放弃了抵抗,束手待毙。

    左右那些魏军将士,如毫不留情,如潮水一般卷涌而上,将残存的蛮族,顷刻间辗为粉碎。

    最后一波蛮兵,就此被杀尽。

    地面上,唇染鲜血的祝融,丰腴的身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美艳的脸上已尽是惨然悲怒。

    视野中,跟随她多年的蛮族士卒,已统统被杀尽,她却无能为力,身体痛苦到连一件兵器都捡不起来的地步。

    陶商拨马徐徐上前,将她笼罩在自己巍然的身形之下,冷笑道:“祝融,本王说过你逃不出本王的手掌心,怎样,本王还算说话算话吧。”

    祝融是又羞又怒,高耸的胸脯剧烈起伏,巨峰好似要从胸腔之中炸出来一般,喘着气怒叫道:“陶商,你个狗娘养的,我要杀了你——”

    祝融摇摇晃晃的扑向陶商,张开双手,竟打算跟陶商徒手博命一般

    陶商一声冷笑,伸手轻轻一抓,便将她的蛮腰搂住,再那么轻轻一提,便把她提上了战马,横放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又惊又羞的祝融,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,拼命的扑腾,拼命的挣扎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不要再折腾,不然可别怪本王让你更没面子。”陶商皱着眉头讽刺道。

    “陶商,你个狗东西,放我下来,我要掐死你——”祝融却依旧不管不顾,疯也似的大吧个不休。

    陶商就不爽了,二话不说,大手这么一抡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响,大巴掌便狠狠的抽在了她的翘臀上。

    霎时间,祝融直接就被拍蒙了,拍到面红耳赤,羞愤难当。

    堂堂南中第一美人,第一武者,竟然被陶商当小孩子一样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公然的打了自己的屁股!

    这是何等羞辱,简直羞辱之极啊。

    惊羞过来的祝融,脸都要气炸了,作势又要大骂,陶商却冷冷的警告道:“刚才这一巴掌只是小小警告,你要是还不听话,本王就扒了你的裤子,直接抽你的大白腚,你不信的话就再给本王叫两句试试。”

    这番威胁之词一出,祝融已经涌到了嗓子眼的满腹骂言,硬生生的给陶商堵了回去,咬到粉唇都出血,都没敢骂出口,只能含恨的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没办法啊,祝融就算是蛮女,就算是再开放,被一个男人扒了裤子,当着另外成千上万的男人打屁股,这种羞耻到极点的羞辱,她也是无法消受的起啊。

    为了不受此极端的羞辱,祝融没有办法,只好选择隐忍,任由陶商以这样不雅的姿势将她驼于马上,只能在心里把所用恶毒的诅咒,在陶商的身上用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“这才乖,很好,乖的女人本王才喜欢……”陶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放声狂笑,拨马而回,昂首望江阳城而去。

    午后时分,战争彻底结束。

    江阳城四门之上,已高高的飘扬起了大魏王旗,宣
最强逆天改写系统小说5200
告着这座北通成都,南接南七郡的重镇,被并入大魏版图。

    除吴懿所率的一千蜀卒,投降于大魏之外,城中一万余名蛮族守军,统统被歼灭。

    至此,五万蛮军皆灭,包括孟获祝融在内,蛮族的精锐之士,或死或被俘,再也无法掀起波浪,无法对大魏构成威胁。

    当陶商进抵江阳南门之时,吴懿已经跪迎在那里,听候陶商的处置。

    吴懿乃一员将才,更是勾践有姻亲关系,在蜀中颇有人望,他的归降势必会对蜀中人心士气,造成极大的影响,比当初孟达的投降,影响力还要巨大。

    况且,吴懿还有开城献降之功,对于这样的降将,陶商自然是再欢迎不过了。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翻身下马,将吴懿扶了起来,笑道:“吴将军归降的何其之慢啊,怎么直到今天才来降本王。”

    吴懿脸上既是无奈,又是敬畏,一拱手,苦笑着叹道:“大王神机妙算,只一纸书信,便差点要了懿的命,早知大王乃天命之主,神武雄略,懿早应该归降才是。”

    吴懿倒也诚实,坦然表明自己是无奈之下,才选择降魏,顺道又拍了陶商一番马屁。

    陶商就喜欢这种既能说实话,又能拍自己马屁的人,听着极是舒服,不由哈哈一笑,抚其肩道:“本王就喜欢听大实话,放心吧,你助本王拿下江阳,立下大功一件,本王岂会亏待于你,今后跟着本王打天下,就等着世代荣华富贵,名留青史吧。”

    荣华富贵,名留青史!

    天下英雄豪杰,无论文武,所追求的,不就是这两样么。

    陶商一番许诺,也正好打在了吴懿心坎上,听的他是心情激动,胸中燃起一股豪情,先前的忐忑顷刻间烟销云散,只盼着能追随陶商左右,建功立业。

    再无犹豫,吴懿旋即又再跪于地,拱手正色道:“诚蒙大王赏识,末将愿为大王赴汤蹈火,再所不辞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快快起来。”陶商更加满意,笑的合不拢嘴,挥手道:“走,进城喝酒去,今晚咱们不醉不休。”

    陶商将吴懿扶起,翻身上马,径入江阳。

    “嘀……系统扫描,宿主陶商取得江阳攻防战胜利,获得魅力点1,宿主现有魅力值98。”

    陶商的脑海中,响起了系统精灵的提示音,而与此同时,耳边则响起了江阳士民山呼海啸般的万岁声。

    “魏王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“恭迎魏王入城——”

    “谢魏王救草民于水火——”

    原本紧闭的民舍房门,早已大开,江阳百姓们自发出来,跪伏于街道两旁,迎接陶商这个新占领者的进入。

    陶商能感觉的出来,江阳百姓们的欢呼之声,不同于江州和鱼腹诸城,而是发自于内心,由衷的在感激陶商的归来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勾践为了对付陶商,把江阳城和这一城的百姓,无情的送给了蛮族。

    那些蛮族皆为凶蛮之徒,一入江阳便大肆的奸淫虏掠,无恶不作,江阳的蜀国百姓们,可谓是深受其害,个个对南蛮人都恨之入骨,却又无从反抗。

    而今,陶商攻破江阳城,灭尽蛮族,等于是把江阳百姓,从蛮人虎口中救了出来,江阳百姓自然是对他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在这些百姓眼中,陶商不再是入侵者,已然是以解放者的形象,深刻于他的心中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这些江阳城的百姓们,才能自发的上街,山呼万岁,来表达对陶商的感激和敬意。

    陶商眼睛明亮,当然也知道蜀民为何这般拥护他,也不虚伪不做作,坦然的接受了江阳蜀民的感恩拜谢。

    至于孟获这个蛮族的失败者,运气显然就没有那么好了。

    陶商为了让江阳百姓解气,特意下令把孟获关进笼子里,以游街示众的形式,把孟获用马车拖进江阳城。

    当江阳城的百姓,在跪谢完陶商后,紧跟着就看到了那个南蛮酋首,那个害他们饱受摧残,害他们多少人家破人亡的罪愧祸首。

    于是,愤怒的百姓们,便开始破口大骂孟获,口水疯狂的吐向孟获,什么烂菜叶子,石头子儿,四面八方的扔向了孟获。

    断臂的孟获无从反抗,只能跟狗一样趴在牢笼里,把头缩在头发里,不敢以面见人,任由蜀民们大骂和唾弃。

    当孟获穿越整条大街,被押入大牢之时,整个人已被口水和菜叶子覆盖,变的肮脏不堪之极。

    “刘璋啊,你这个狗东西,早知道我就不该被你蒙骗,为了一点小利去跟魏王作对啊,不然我也不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啊……”

    牢笼之中的孟获是后悔莫及,却别无办法,只能一遍遍的埋怨刘璋,追悔莫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