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六十章 离 间

第六百六十章 离 间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魏军将士们一路穷追,肆意的斩杀蛮族,将他们熊熊的战火,统统都用蛮夷之血熄灭。

    这场惨烈的辗杀战,一直杀到傍晚时分方才结束,魏军在陶商的带领下,一直追出了三十余里,方才罢休。

    计点战损,此役魏军死伤竟不足五百余人,却斩杀近一万五千余名蛮族,蛮将木鹿、朵思等人,尽皆死在了乱军之中。

    此番得胜,陶商没有一刻的休整,当即统帅十几万大军,一路追击,直抵江阳城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军在穷追,孟获却在狂逃,从江州到江阳城,数百里的路途孟获连眼睛都没闭一下,一连逃了两天两夜,方才活着逃回了江阳城中。

    入城的孟攻,好容易才喘了口气,可一盘点战损,却立时又陷入了惶恐之中。

    五千战象军团,已是全军覆没,除此之外,他的三万蛮军步骑主力军团,也损兵过半,活着逃回江阳蚁聚的蛮卒,仅仅一万有余,再加上吴懿和李恢所统的三千蜀军,总兵力已不超过一万五千余人。

    孟获痛苦啊,痛苦到心如刀绞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号称有六万,气势汹汹的南蛮大军,几场仗下来,死伤几尽,竟只余下这么可怜的一丁兵点,实在是太惨了。

    惨到孟获几乎已丧失了信心,惨到他都无颜再回南中,去面对南中父老乡亲,惨到所有的宏伟蓝图,都随之烟销云散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就在孟获刚刚喘一口气,正品味着失败的苦果时,斥侯已带回更可怕的消息,魏军已追至江阳城东十里之外,最近天黑之前,就将包围江阳城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消息,孟获大吃一惊,即刻召集包括吴懿在内的众将,商议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江阳军府大堂,死一般的静寂。

    孟获铁青着一张脸,干坐在上首,脸上尽是慌张与萎靡,已看不到丁点南中王者的气度。

    甚至,他的眼神之中,也正流转着恐慌的气息。

    连他这个大头领尚且如此,其余蛮族将领们,个个也是垂头丧气,神情惶惶不安,多还沉浸在被象群追辗的恐怖情景之中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“孟大头领啊,他们汉人不是有句话,叫作胜败乃兵家常事么,我们不就是败了一场么,有什么了不起的,你休要丧了胆气。”一片消沉中,祝融看不下去了,站出来给孟获打气。

    孟获精神稍稍有所振作,却又叹道:“汉儿的话只是说的好听,眼下我们只余下一万多人马,魏狗却有十几万人,这仗还怎么打。”

    祝融语塞,看着孟获那没志气的熊样,紧咬朱唇,一副恨其不争的恼火样子。

    孟优却眼溜溜一眼,拱手叹道:“大哥说的对,咱们凭这点兵马是根本守不住的,赶紧弃了江阳,退往咱们的南中去吧。”

    孟获神色一动,沉吟不语,显然是被自家弟弟的提议给说动。

    吴懿却急了,忙道:“大头领啊,江阳乃通往成都重镇,大头领既然已答应我主坚守江阳,怎么能轻易弃守呢。”

    吴懿不提便罢,提起此事,孟获有气不打一处来,有种被刘璋给坑了的恼火感觉。

    他便将脸一沉,冷哼道:“你说的倒是轻巧,我若继续守江阳,就要被陶商十几万大军围死,你以为我傻啊。”

    孟优跟着马上附合道:“那陶贼实在是太强大连,连象兵都不是他的对手,眼下咱们只有一万人,只怕眨眼间功夫,就会给陶商连人带城夷为平地了。”

    兄弟俩人一唱一合,显然是铁了心要弃江阳而撤。

    吴懿便加急迫了,向着李恢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赶出吱声,劝住孟获。

    李恢眼珠子转了几转,便拱手道:“大王莫急,我主既然与大王联手对付陶贼,岂能对大王见死不救,下官这就直奔成都,请大王率我大蜀军南下,到时大头领你坚守江阳为内应,我们里应外合,还怕击不了陶贼吗?”

    孟获眼前一亮,原本动摇的决念,又被李恢这番话,说的动摇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懿则趁势又道:“大头领接连败给陶贼,声威必然大损,就算撤回南中,只怕也会引起南中人心不服,大头领难道就不想反败为胜,把被陶贼打落的威名,重新拾起来吗?”

    吴懿一席话,切中了孟获的要害,将他的南逃之心,瞬间瓦解。

    孟获损兵了大部分蛮军,本就担心回往南中之后,诸部不服,他这盟主头领之位不保,若是能有机会重树威望,自然是他求之不得的。

    “江阳城乃是拱卫成都的要地,那刘璋定然不会坐视我被围不管,若真能里应外合,说不定还有击败陶贼,挽回我失去的威名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思前想后,思虑再三,孟
重生之无限梦想帖吧
获终于下了决心,猛的拍案而起,傲然叫道:“我孟获岂能就这么败给陶贼,我的尊严将何在!我意已决,坚守江阳,跟蜀王里外合,我非要亲手宰了陶商,夺回我的尊严不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阳城东十里,十五万大军沿着江岸而行,连绵不绝,浩荡一眼望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“陶”字王旗,傲然飞舞,引领着大魏将士,挟着大胜的余威,浩浩荡荡向着江阳城方向逼近。

    陶商的目标只有一个,围攻江阳,踏平江阳,把孟获和他最后的一万蛮军,统统歼灭于江阳城中。

    “大王,西面急报——”

    苏秦纵马如风,飞奔而至,拱手道:“禀大王,我锦衣卫细作最新情报,武阳城的勾践已率三万蜀军南下,正在赶赴江阳城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勾践这厮,终于坐不住了么……”陶产嘴角扬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陶商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勾践若是按兵不动,意味着孟获很可能将要弃城南逃,逃往南中七郡,这正是陶商所担忧的。

    南中地形复杂,若是发兵征伐,势必要耗以时日,付出与收益不成正比。

    但若是不发兵征伐,则孟获随时可能死灰复燃,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起兵北伐,又会成为隐患。

    今勾践率军南下,就意味着孟获决意坚守江阳,想要里应外合来对付他,陶商正求之不得,可以一举将孟获聚歼于江阳城中,一劳永逸的解决南蛮隐患。

    “孟获自己留下来求死,那就怪不得本王了,看来本王得抓紧时间,赶在刘璋到来之前,破了江阳城,灭了孟获……”陶商喃喃自语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而这时,身边的张良却轻摇着羽扇,诡笑道:“大王想要速破江阳还不容易,良这里倒有一计。”

    “子房又有什么妙计,说来听听。”陶商眼前一亮,催问道。

    张良遂是凑近了陶商,压低声音,附耳一番低语,将自己的计策,诿诿道来。

    陶商听着听着,不由也笑了,欣然道:“子房这一招够阴,很好,就依计而行。”

    当下陶商便令大军加快前进,黄昏之前赶到了江阳城,四面下寨,将整个江阳城围成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围城已毕,当天晚上,陶商便写下一封亲笔书,派信使径入朱提,将书信送与蜀将吴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阳城,东门。

    天色已暗,明月升上眉梢,却又为愁云遮挡。

    城外魏军一片安静,并无出兵的迹象,显然是刚刚下寨,准备休整一晚,并不打算在今晚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孟获却无法入睡,他站在城头,吹着冷风已经很久,黯然愤恨的目光,始终望着魏营方向。

    城外魏营方向,灯火通明,黑压压的围在城外,一层又一层,一眼望不见尽头,声势何其浩荡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孟获的拳头,恨恨的击打在了女墙上,咬牙切齿,恨恨道:“陶商小子,你别得意,你以为你围住了江阳,就能要我孟获的命么,你等着吧,只等刘璋的大军一到,看我们是怎么里应外合,反败为胜,要了你的狗命!”

    孟获正咬牙切齿,暗暗发誓之时,身后响起脚步声,回头一看,却见孟优急急忙忙,一脸忧色的爬上了城头。

    一见面,孟优连气都来不及喘一口气,便阴沉沉道:“大哥,咱们安排在吴懿附近的眼线刚才传回话来,说那陶商派了信使专程入城,给那吴懿带了一封密信。”

    “密信?”孟获眉头一凝,“那吴懿乃蜀将,跟陶贼不是死敌么,陶贼给他写什么密信?”

    孟优压低声音,一脸讽色道:“他们那些汉儿,最是没有骨气之人,眼下江阳被围,我就怕那姓吴的怕死,暗中勾结陶贼,想要投降陶贼,要是那样就不妙了。”

    孟优这番话一出口,孟获脸色立时一变,眉宇中流露出忌惮之色。

    负手踱了几步,孟获却又道:“应该不会吧,那个吴懿跟蜀王刘璋还是亲戚关系,且还是他劝我坚守江阳,不太可能会去投降陶商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。”孟优忙又道:“为了荣华富贵,就算是亲戚又怎样,而且上次咱们让吴懿去诱陶商,那一计那么妙,却被陶商识破,我就怀疑那吴懿是不是已经跟陶商暗通了。”

    孟获身形又是一震,沉吟不语,显然已深深被孟优说动,眼中疑色愈重。

    这时,那孟优又再劝道:“大哥啊,到了这个时候,哪怕一点点的怀疑,我们也不能不防,万一是真的,那咱们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孟获眼眸一聚,眸中现出杀机,沉吟片刻,拂手道:“速传吴懿前来吧,我要当面向他问个清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