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五十七章 战象军团

第六百五十七章 战象军团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击败魏军的神器?

    大堂中,包括孟获在内,所有蛮众们皆是眼前一亮,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。

    唯有吴懿和李恢二人,却互看一眼,目露疑色,猜想能有什么神器,竟能击败强大的魏军。

    “二弟,你什么意思?什么神兵到了?”孟获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
    孟优便嘿嘿一笑,拱手道:“大哥,是木鹿头领和他的战象军团到了。”

    战象军团!

    听到这四个字,祝融等蛮将们立时象打了鸡血似的,兴奋到爆,激动的疯狂大叫。

    孟获也是兴奋到一跃而起,猛然省悟,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南中往南,丛林地带多大象,其中有一八纳部落,人数虽然不多,却最善长养大象,甚至还有大象为武器。

    当初孟获在跟勾践开战之时,就想邀那八纳部头领木鹿率象后作战,谁想八纳部所太远,孟获还没等到木鹿的象兵,就急着跟勾践开战,结果兵败被围,被迫请降。

    那木鹿倒也是守信之人,既然答应了孟获出兵助战,便未因孟获降蜀而收兵,依旧率领着他的战象军团北上,正好赶在孟获惨败的这个关键时刻,赶到了江阳城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木鹿自己率军前来,孟获几乎就要遗忘了,他们南中还有这样一支威力强大的军团。

    战象军团有多强大,孟获最清楚不过,自信民瞬间被引爆,一拍案几,豪然叫道:“来人啊,给我写一封书回复那陶贼,叫他洗干净脖子,等着被我砍下他的狗头吧!”

    有了战象军团的助战,孟获当然是信心爆涨,自以为必胜陶商无疑,当然是立刻又狂了起来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孟获当即兴致勃勃的带着一众蛮将们,前去营外迎接木鹿的战象军团。

    吴懿和李恢二人,虽为蜀人,也曾听说过南中最南面,有蛮族部落以象为兵器,却从未曾亲眼见过,只当那是传说而已。

    眼下听闻传说中的战象军团,竟然来到了江阳,二将是又惊又喜,忙也跟着孟获前去见识。

    片刻后,吴懿二将,跟随着孟获来到了营门外,一众人瞪大眼睛,瞧着南面方向。

    然后,某一个瞬间,所有人的表情,不仅是吴懿、李恢,就连孟获也统一变成了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伴随着脚下大地的震撼,所有人的视野中,一具具庞然大物,正如座座稳动的山丘般,缓缓逼近。

    传说中,神秘强大的战象军团,终于出现了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近五百余头大象,沿着南面大道,绵延而来,一眼望不见尽头。

    几百头大象同时行动,每踩出一步,脚下地面便嗡嗡震撼,仿佛要塌陷般可怖,令孟获等所有人,心都跟着一次次抖动。

    渐渐的象群近人,众人再仔细观察,就看到每一头战象身上都披了厚厚的骨甲,一头象背上都坐了四人,其中一人御象,两人执弓,一人执长矛。

    这种战象,让吴懿和李恢两员蜀将,想起了战车这种兵器,只是这战象的体积和威力,都远超于战车。

    一众蛮军士卒,惊奇的目光注视下,战象军团就这样浩浩荡荡的开进了大营。

    惊讶过后,孟获笑了,笑的得意,笑的阴冷,重燃起了狂烈的自信。

    正如孟优所说,战象军团就是击破陶商的神器,孟获想不出陶商还有什么招,能破这战象。

    胜算在手,孟获焉能不得意。

    正得意之时,一名相貌狰狞的蛮首,从一头战象上跳了下来,向着孟获一抱拳,笑道:“孟大头领,木鹿来的还不算晚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算晚,不算晚,你来的正好。”孟获赶紧上前,万分亲切的给了木鹿一个深深的拥护,乐到合不拢嘴,“木鹿啊,你来的真是及时,有你的战象军团到了,那个陶贼死定啦!”

    当下孟获便又哈哈大笑,拉着木鹿就回帐喝酒。

    还往帐中,好酒好肉端上来,木鹿边喝边问这几日孟获与魏军的战事。

    孟获有求于人家木鹿,自然也就不好太过隐瞒,只好把自己连战连败,为陶商所辱的经过,气愤的道与了木鹿。

    木鹿听罢是勃然大怒,拍案叫道:“没想到那陶贼这么狂妄,敢这样欺负咱们南中人,实在是可恨啊!大头领明天就出兵,有我战象军团,定将魏狗辗尽,为大头领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后,江阳城以东三十里,魏军大营。

    此时的陶商,已集结了九万大军,向着江阳城浩浩荡荡前进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全军安营已毕,陶商召集谋臣武将们于帐中,商议着怎么攻破江阳城。

    “大王,斥侯关于蛮军的最新情报送到,情况似乎有变。”苏秦匆匆入帐,将那道最
最强狂暴作弊系统笔趣阁
新情报奉上。

    “念吧。”陶商一拂手。

    苏秦便将那情报念出,情报中声称,南中木鹿酋首已至,率五千蛮军,五百头战象加入到蛮军军团中,孟获正以这五百战象为前驱,向着己军这边推进而来。

    战象!

    听到这陌生的名字,大帐之中,众文武皆是神色一变,面露奇色。

    纵然是张良这等见多识广的智谋之士,也为之一奇。

    陶商却只是眉头微微一凝,对此虽有所动,却并没有太过吃惊。

    他熟知历史,知道历史上诸葛亮平定南蛮之时,就曾遇上过南蛮象兵。

    不过,陶商以为那只是演义中的夸张而已,却没有想到,南蛮真的存在象兵,还给自己撞上乐。“

    “什么战象啊,那是啥玩意啊?”樊哙哇哇叫嚷道。

    陶商目光看向了苏秦,先前只有他出使过蜀国,也只有他对蜀地最为了解。

    苏秦皱眉略一沉吟,搜索着脑海中所藏的记忆情报,忽然眼前一亮,忙道:“臣记起来了,我记的当年路过江阳城中,曾听这里经常往南中行商的商人说起来,说南中最南面的丛林之中,有一个部族,平时喜好养大象,就跟咱们养巴一样,战时便驱象上阵,极为神奇,臣也没想到,南中竟然真有这战象军团。”

    樊哙听苏秦把这战象吹的这么神,就不服气了,不屑哼道:“什么狗屁战象,有啥了不起的,我就不信他能强过咱们大魏的强弓硬弩,破军弩营一波弩射,照样不把那些畜牲放倒!”

    苏秦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樊大胃啊,你可是小看了这大象,这种动物的个头是马的数倍,皮也比马厚数倍,我还听说蛮人还在大象身上,又裹了一层厚甲,这样的防御力,就算是咱们的破军重弩,只怕也未必能射穿。”

    王帐之中,顿时是一片哗然,众臣无不为之咋舌,就连樊哙也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连破军重弩都无法射穿,这战象的防御力,那得恐怖到什么程度!

    陶商心头也为之震动,鹰目中闪烁着忌惮之色,指尖敲打着案几,喃喃道:“这样看来,这战象还真是很难对付了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沉吟不语,脑子飞快转动起来,回想着历史上,诸葛亮是怎么对付南蛮象兵的。

    张良等谋臣武将们,也个个眉头紧皱,默不作声,苦思起了破敌之策。

    一片沉默之人,忽然有人道:“大王,末将或许有一个法子,可以击破南蛮象兵。”

    大堂中,所有人都眼前一亮,不约而同的寻声望去。

    陶商也抬头一看,却见进言之人,正是大将马援。

    瞬间,陶商精神为之一振,想起历史上时,马援也曾率军深入南方,前去平定南越,专门对付这些西南夷,既然如此,说不定马援就曾跟南蛮象兵交手,他知破象兵之策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个破法,说来听听。”陶商便欣喜的催促道。

    其余诸将众谋士们,也纷纷竖起耳朵,好奇的想听听,马援能有什么妙计,击破这威力强大的象兵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这战象虽然表面看起来强大,实际上却……”当下马援便从容不迫的,将自己的破敌妙计,诿诿道来。

    陶商听着听着,不由就会心笑了,心想这马援的破象兵之策,果然跟诸葛亮的一样,看来果然是智者所见略同。

    其余众臣们,却无不是面露奇色,似乎惊奇于马援这个异想天开的计策,实在是有点离奇。

    樊哙听罢,第一个嚷嚷道:“我说老马啊,你这个什么法子,也太过奇特了吧,不会是你一拍脑门,瞎编出来的吧,能行吗?”

    其余众人,也纷纷向马援抱以质疑的目光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质疑,马援却自信一笑:“我此计若破不了象兵,这世上就没什么法子能破象兵了,放心吧,此计必成!”

    众臣们对马援心存有怀疑,陶商却对他深信不疑,一拍案几,欣然道:“本王就觉的老马此计甚妙,对付战象这种离奇的武器,就应该用比它更奇的手段,就这么办了!”

    陶商决策已定,众臣们也只好压下质疑,毕竟,这个时候他们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。

    马援松了一口气,又拱手道:“大王放心,末将对我的计策,有十成的把握,只是要赶制这破敌之器,尚需要点时间,可眼下敌军将近,我们似乎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时间么,咱们有的是,传令下去,全军即刻拔营,向江州方向撤退。”

    陶商没有一丝犹豫,摆手欣然下令,英武的脸上,却又浮现一丝诡绝的冷笑,“孟获得了象兵,自以为必胜无疑,必然得意之极,那本王就以退为进,先让他得意几天,然后再让他知道哭字怎么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