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五十六章 杀尽,一个不留!

第六百五十六章 杀尽,一个不留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祝融慌了,彻底的慌了。

    她完全被陶商避飞刀的神奇所震惊,只顾夺命而逃,面对陶商这一击重刀,竟是不敢回刀相挡。

    身后风声呼啸压至,祝融回眸一瞥,惊见刀锋斩至,惊慌之下,几乎是凭着本能斜身一侧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刀锋贴着祝融头顶斩去,虽未斩伤她的头颅,那强劲之极的刃气,却将她束起的长发斩落。

    刹那间,漫空断发飞舞,祝融披头散发,狼狈之极。

    前番被斩破衣甲,已经够狼狈,这一次又被陶商斩到披头散发,再受羞辱,祝融是气到面红耳赤,羞恼之极。

    可惜,她却没有时间,也没有胆量却发动,也顾不得乱舞的头发,拼命抽打马鞭,催马狂逃。

    陶商一刀斩空,又怎会放她逃走,一声冷笑,纵马再追而上,第二刀就要斩出。

    就在祝融惊慌之时,蓦然瞧见了前方高定,急是大叫道:“高头领,救我!”

    高定听到求救声,举目一扫,只见祝融正被一名年轻魏将追击,似乎还很狼狈的样子。

    高定知祝融是孟获的未婚妻,若是不出手相救,将来孟获怪罪下来,自己可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他又不知追击之人是陶商,不知厉害,遂也不及多想,拍马舞枪,就向陶商截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又来一个送死的么,谁挡本王的路,谁就得死!”

    陶商鹰目移向那截来敌将,狂傲不屑的啸声如雷响起,手中战刀卷起狂澜怒涛之力,向着高定斩轰而出。

    刀锋未至,那强如海潮般的刃风,便袭卷而来,相隔数步,便已压迫到高定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高定此刻方才惊恐的意识到,眼前魏将的武道极是强悍,要不然也不会杀到祝融这南中第一武者都败逃的地步。

    惊异之下,陶商刀锋已轰至,高定骑虎难下,别无选择,只能屏住气息,尽起全身之力举枪相迎。

    刀枪,瞬间相撞。

    哐

    震天的惊鸣声中,高定气血翻滚激荡,几乎就要吐出血来,全身剧烈一震,虎口五指处浸出丝丝鲜血,手中那柄大枪,竟然拿捏不住,脱手被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力道竟然强到这……”

    他惊怖的思绪,被那汹涌灌入身体的巨力打断,口中鲜血再难抑制,张口喷出,身躯竟如纸扎的一般,倒飞了出来,重重的摔落于地。

    落地瞬间,高定第二口鲜血还来不及吐出来之时,陶商已如赤色的闪电般,从他身边掠过,手起就是一刀。

    咔嚓嚓。

    高定连闷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,瞬间人头滚落于地。

    大魏之王,再斩一将!

    左右蛮卒们,眼见高定被斩,无不闻风丧胆,纷纷溃散。

    陶商立马横刀,举目远望,搜寻祝融身影之时,却发现这匹南蛮烈马,早已逃入乱军之中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祝融也溜的真是够快的,趁着高定为他拖住陶商片刻间的功夫,就逃的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“好吧,祝融,算你走运,让你又逃了一次,你就祈祷不要撞见本王第三次吧,下一次,你绝对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……”陶商嘴角扬起冷傲的笑容,俨然在他眼中,早晚会将祝融拿下。

    轻吸一口气,陶商杀机再取,挥纵着大魏将士,再度向蛮军辗压而上。

    中路方向,陶商已彻底打穿了蛮军的包围圈,而左右两翼,马援和曹参两员大将,也将蛮军的围阵撕破,形成了反包围之势。

    围阵中间的华雄,瞧见己军援军杀到,斗志狂燃起来,杀势更烈,指挥着被围大魏将士们,疯狂反击。

    终于,蛮军彻底崩溃了。

    五万蛮军就此崩散,纷纷败逃,陶商杀破围阵,径直与华雄会合。

    华雄在敌阵中心开花,三面魏军从外绞杀,形势就此逆转,变成了魏军反围蛮军。

    祝融败逃,阿会喃、高定等蛮将,尽皆陨命,蛮军士气尽失,四散逃窜,被魏军如过街老鼠一般,肆意的追辗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我明明在围魏军,怎么转眼间,反被陶商那狗贼给围了?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小山坡上的孟获,吃惊的望着狭地上的战局演变,整个人惊到僵化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孟优,这就是你的妙计吗!?”惊醒的孟获,怒瞪向了自己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……陶贼……这……”孟优吱吱唔唔,又惊又羞愧,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小山坡下面,披头散发的祝融,已慌慌张张的奔上了山坡。

    就在未久之前,祝融还是挟着复仇怒火,气势汹汹而去,谁想这时再回来时,却变成了这披头散发的狼狈之样,把孟获看的又吃一惊。

    孟获拨马上前,未等祝融近前,便惊问道:“融儿,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祝融美艳的脸上,燃烧着羞恼之火,咬牙道:“还不是那陶贼,我又被他给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“败”字,祝融实在是说不出口,羞于启齿。

    孟获却知,他的未婚妻,这位南中第一武者,再次败给了陶商。

    不但败给陶商,而且还被杀到披头散发,极尽的羞
尸碎诸天sodu
辱。

    “陶贼,你竟敢屡屡羞辱我融儿,我孟获若不杀你,我就不是男儿好汉!”恨极的孟获,咬牙切齿大骂。

    就在孟获大骂时,前方蛮军已倒溃而至,大股的魏军已似潮水般,向着孟获所在位置涌来。

    孟优第一个惊醒,急道:“大哥,魏军就要围到这里来了,咱们赶紧撤吧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孟获被从羞愤中中叫醒,举目一望坡山局势,顿时脸色一变,虽是万般不甘心,咬了半个的牙,恨了半天,却还是只得不甘的下令撤退。

    号令传下,孟获第一个策马下坡,向着江阳城方向撤去。

    大头领的旗帜一撤,其余蛮军更是土崩瓦解,如溃巢的蝼蚁般,纷纷向西面溃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后一抹残阳落尽之前,这场漂亮的破围之战,终于以大魏大获全胜而结束。

    陶商立马于山坡之上,鹰目向着战场扫去,只见方圆数里的战场上,层层叠叠的布满了蛮军留下的尸体,一面面的蛮军战旗,被遗落于战场之上。

    而“魏”字战旗,却在如血的残阳照耀下,傲然飞舞,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诸将们纷纷上得山坡,向陶商汇报战果,这一场仗下来,五万蛮军至少被歼灭了一万六千之众,还有四千蛮卒被俘,孟获只率不到三万蛮卒,向着江阳城方向逃去。

    “大王,这四千蛮族降卒如何处置?”马援拱手问道。

    陶商扫了一眼伏跪于山坡下,密密麻麻的蛮族降兵,战刀一扬,冷冷道:“有蛮人向来言而无信,降而复反,留之无用,把他们统统给本王斩首,一个不留,让蛮人知道跟本王做对的下场!”

    “大王英明,末将也正是这个意思,正当以血腥杀戮,震慑残存蛮人。”马援拱手附合,策马将陶商的号令传下。

    很快,惨嚎声又再度响起,跪伏于的蛮卒,成片成片的斩掉首级,鲜血再次将大地赤染。

    陶商将四千蛮卒,统统都斩杀,以他们的首级,在江边堆了一座人头山,一来纪念这场大战中牺牲的将士们,二来也以此永远来震撼南中蛮族,叫他们世代难忘跟大魏做对的下场。

    杀戮结束,陶商会合得胜大军,稍适休整,继续浩浩荡荡的向着江阳城开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陶商的得胜大军,正浩浩荡荡的向着江阳城开进之时,孟获则率领着残兵败将,惊魂落魄的向着江阳逃窜。

    连逃一天一夜,孟获连停下来喝口水的喘息都不敢有,一口气逃回了江阳城。

    各各蛮军们听闻孟获还活着,纷纷赶往江阳复聚,孟获清点败兵,麾下兵马已不足三万。

    除了折损近两万兵马之外,阿会喃、高定等数员大将,皆也战死在那场大败中,孟获可谓是损兵惨重。

    这一次,孟获终于是亲身体会到了陶商的强大,再不敢对陶商有半分小瞧。

    甚至,他更对陶商产生了深深的恐惧,意识到那是一位实力远胜于刘璋的强者,自己只余下区区三万兵马,根本不可能挡得住陶商。

    心惊胆战的孟获,很快就萌生了退意,就想放弃江阳,向南逃回南中去。

    至于跟刘璋达成的协议,在保住性命面前,自然就没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就在孟获心思动摇,打算逃走的关键时刻,陶商突然送到的一封劝降书,彻底的把孟获激怒,促使他又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陶商在劝降书中,用几乎是命令狗一般狂傲的口气,命令孟获将自己绑了,滚到陶商跟前来投降,并把他的未妻婚祝融降上,陶商才考虑饶他一命,否则,陶商便将他蛮族统统杀尽,一个不留。

    这一道极尽羞辱的劝降书,差点没把个孟获气吐血。

    他好歹也是南中诸部盟主,陶商竟把他当狗一样,叫他自绑了前去投降。

    这也就罢了,陶商竟然还要叫他献上自己的未婚妻,来苟且求活!

    羞辱啊,这简直是孟获这辈子作梦也无法想象到的羞辱!

    孟获深深的受到了刺激,当场把陶商那封劝降书,撕成了粉碎,南逃的念头也一扫而落,咆哮大叫着要跟陶商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孟获大怒,那些蛮族头领们,各部大将们,也深感愤怒,叫嚷着要跟陶商一决死战。

    这些蛮人们智谋不足,当然看不出来,这是陶商怕他们逃走,故意以劝降书羞辱激怒他们,好叫他们因怒而战,正方便于陶商将他们聚歼于江阳一线

    吴懿和李恢二人对视一眼,却各自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二人显然看了陶商这封书信的用意,却自然不会点明,他们还正担心孟获会南逃,陶商的书信,反而是帮了他们的忙。

    “大头领啊,陶商实在是可恶,不过咱们眼下只余下三万兵马,魏军十几万大军正在向江阳杀来,光凭咱们这点兵力,似乎不太好对付魏军啊。”一片叫战声中,头领雍闿却冷静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孟获涌到嘴边的愤怒,立时便噎了回去,一时僵在原地,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堂中,众蛮将顿时也沉寂下去,你看我,我看你,个个又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死一般的沉寂中,孟优忽然间兴冲冲的奔了进来,惊喜的嚷道:“大哥,我们击败陶商的神器到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