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五十四章 雕虫小技,岂入我法眼!

第六百五十四章 雕虫小技,岂入我法眼!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“很好,本王就瞧瞧你有几分本事,敢跟本王叫板!”陶商一声不屑狂王,立马横刀,如泰山般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鹰目中,流转着不屑的火焰,目光冷绝如冰,似铁塔般屹立不动,冷眼笑看吴懿杀近。

    陶商的不屑一顾,更加激起了吴懿武者骄傲的自尊,拍马更快,卷着漫空尾尘,狂奔而至。

    厉啸声中,吴懿手中大枪螺旋刺出,卷起涡状气流,轰然撞至。

    瞬息间,枪锋已至。

    陶商鹰目陡然一聚,喉头滚出雷鸣般的怒吼,手中战刀狂舞而起,卷起天崩地裂的狂劲,正面轰出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刀枪瞬间相撞,震出刺耳的尖鸣声,撞击中心膨胀出一圈强劲的冲击波,将周遭地面的尘土都扫出一道环形痕迹。

    狂尘之中,陶商巍然屹立,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吴懿错马而过,身形却剧烈一震,胸中更是气血翻滚,急提一口气,方才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陶贼的武道,果然如传言中那么强,我不是他的对手……”吴懿心中震动,深深为陶商武道之强而震撼。

    一招交手,强弱已分。

    陶商根本不给他喘息机会,拨马转身,手中战刀狂舞而起,正大雄浑,霸绝威猛的刀势,如狂风暴雨般轰击而出,转眼间就将吴懿压制在了层层叠叠,漫空无尽的刀幕之中。

    89对82点的武力值,陶商领先了吴懿整整7点武力值,对付起来就比当日战祝融之时,就要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三十余招走过,陶商已压制到吴懿喘不过气来,只能穷于应付。

    “这陶商武道实在太强,不行,我不是他的对手,再战下去非丧命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吴懿心中惧意大作,况且他此番挑战,本来也只是诱敌之计而已,又岂会真的跟陶商玩命死战。

    数招走过,吴懿强攻数枪,将陶商的战刀逼近,便马便向己军阵中狼狈逃去。

    吴懿人还没有回归阵中,口中便惊慌大叫:“撤退,全军速速给我撤退——”

    眼见主将败归,又大叫撤退,五千蜀军斗志轰然瓦解,纷纷掉头向西北方向溃散而去。

    “大王万岁——”

    “大五威胁——”

    魏军阵中,万千大魏将士们眼见他们的魏王大显神威,战退前来挑战的敌将,无不为之激动,喝彩声响彻云空。

    “果然要逃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看着吴懿,看着数千蜀军败逃的身影,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冷笑,手中战刀一扬,大喝道:“华雄上前听令!”

    蓄势已久的华雄,没有一丝迟疑,纵马提刀便奔上前来,拱手道:“末将在此,请大王吩咐。”

    陶商战刀一指敌军败逃逃方向,下令道:“华雄,这个建功立业,扬名天下的机会,本王就送给你了,即刻率一万兵马追击敌军!”

    华雄被陶商新近提拔,正憋着一股子劲,想要建功立业,以向魏军众将们,以及天下之人显示自己的才华,正巴不得能有显威的机会。

    耳听陶商交给他重任,华雄既是感激,又是兴奋,当即慨然道:“末将多谢大王给我机会,末将去也!”

    热血沸腾激荡的华雄,挟着一腔战意,拍马而去,直奔阵中。

    此刻,三军将士蓄势已久,战意如火山般时刻将要喷发。

    华雄战刀一扬,大喝道:“大魏将士,随我辗杀蜀贼,为大王而战,为大魏而战,杀——”

    狂烈的暴喝声中,华雄如黑色的疾风,狂袭而出。

    “杀——”

    一万前军大魏将士,轰然裂阵,追随着华雄辗出,向着败溃的蜀军穷追而上。

    “大王既已料到吴懿是在施诱敌之计,大王为何还要那华雄去追击?”张良拨马上前,皱着眉头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不追击,本王怎么能将计就计,趁机大破蛮贼吗。”陶商鹰目之中,闪烁出一丝诡色。

    “将计就计?难道说大王已经……”张良目露奇色,旋即恍然大悟,不由也笑了。

    笑容一收,陶商豪然喝道:“曹参马援何在!”

    那二将应声出现,拱手齐声道:“末将在此,请大王下令。”

    陶商战刀向着西北方向一指,冷笑道:“本王已料定,那孟获必已设下伏兵,想要伏击华雄所部,本王命你二人各率一万兵马,尾随于华雄所部之后,但见敌军伏伏一起,便分从两翼突破,给本王大杀蛮贼!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命!”马援和曹参二将齐声令兵,纵马而去。

    魏军再次裂阵,数万魏军将士,分从两路,追随着马援和曹参二将,如潮水般漫卷而出。

    “大王,那华雄虽然武道不弱,但到底是从一小卒刚刚提拔起来,以他担当此大任,他能撑得住吗?”张良又顾虑道。

    陶商一笑,目光中透出几分玩味,“你可别小看这华雄啊,他可不是一般人……”

    陶商的脑海中,顿时浮现出了华雄的辉煌战绩,当年十八路诸侯,兵犯虎牢关,华雄以一己之力,可是扛住诸侯联军进攻,还连斩数员大世大将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员见过大世面,挑得起大梁的大将,让他去对付区区蛮军,陶商还觉的有些大材小用了呢。

    这些话,陶商当然不可能跟张良明说,只能用自己的绝对自信,来打消张良心中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大王识人之能向来超乎凡人,也许这个华
抗日之无敌战神吧
雄的确是员大将之才,只是我们肉眼凡胎,看不出来吧……”张良心中暗暗思忖,遂是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陶商轻吸一口气,挥刀喝道:“余下将士们,随本王一同追击敌军,坐看三员大将成就大功吧。”

    豪烈的笑声中,陶商拨马提刀,也狂奔而出。

    余下近三万多的步骑大军,轰然而动,追随着陶商,向着西面奔涌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残阳如血。

    江阳以东二十里的一段狭窄地带,杀声震天,血雾笼罩大江两岸,俨如修罗杀声。

    血染的战场之上,近五万的蛮军,正在疯狂的围杀着五千魏军将士。

    漫空血雾中,华雄手纵战马,狂杀狂斩,无情的将一名名蛮卒,斩成肉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自己的追击只是陶商将计就计之策的一部分,穷追吴懿到这里,突然间道旁成千上万的蛮军涌杀而出,转眼间他和他的一万将士,就陷入了五倍之敌的包围分割之中。

    虽身处重围内,华雄却无一丝惧意,当年那个威震虎牢关的华雄,再度大显神威,面对重重蛮军的围困,狂杀无惧。

    华雄个人虽勇,怎奈蛮军却有五倍之多,转眼已将一万魏军分割,占尽了优势,华雄凭一己之力,也能挽回败势。

    西北角,那一道小土坡高地上,孟获立马横刀,脸上洋溢着得意,冷眼看着狭地上的战局。

    凝视片刻,孟获的目光转向了身边弟弟,拍着他的肩膀赞道:“二弟啊,你这一招诱敌之计,当真是妙啊,那陶贼果然是上当了,看来为兄当年把你送往汉地学习果然没有错,你果然也学了汉人一肚子的奸诈,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听着兄长的夸赞,孟优也得意不得,跟着一声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狭地之上,战势已依在继续,魏军虽处绝对不利境地,但战斗力却相当顽强,被包围了近半个时辰,竟然还没有崩溃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孟获便有些不高兴了,便喝令斥侯前去打探,为何魏军还能支撑这么久,是何人在统帅。

    半晌后,斥侯飞奔而回,报称是一员叫华雄的魏将,正在统兵。

    “华雄?华雄是谁,魏军之中,还有这么一员了得的大将吗?”孟获狐疑的目光看向了孟优。

    孟优却脸色一变,眼中迸射出惊色,“大哥啊,我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个华雄应该是当年董卓的一员大将,武道极是了得,可是他应该早被关羽所杀,又怎么可能出在陶商麾下?”

    孟优对中原诸侯之事,也是一知半解,并不知陶商麾下有讲武堂之事,也不知陶商素来喜欢给麾下将领,赐以亡者之名,故听说华雄之名后,显的很是惊奇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个冒充死人之名的家伙。”孟获却不屑的一声冷哼,“我若是连这么一个无名之将都杀不了,颜面何在!”

    当下孟获便被华雄的顽强所激怒,传令高定、朵思、阿会喃等部将,全力围攻华雄,务必要在一刻钟之内,将华雄斩杀,否则提头来见。

    孟获的死命令传达下去,朵思等蛮将们心生畏惧,生恐被孟获治罪,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,催逼着蛮军士卒,集中兵力向着华雄所在的围团逼去。

    蛮军终于也发狠了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,数不清的蛮军,如潮水一浪接一浪的扑卷过来,将华雄左右近千名士卒,越杀越少,一层层斩开。

    华雄舞刀力战,不知不觉中,脚下已叠起了厚厚一层蛮卒尸体,可左右的己军士卒,也越战越少,眼看着他就要陷入孤军奋战的不利境地之中。

    华雄却依旧傲然无惧,反而是越战越勇,仿佛敌人的压迫,反而击起了他的斗志。

    刀斩如风,血光扫过,又是两颗蛮卒人头,被斩上了半空,血染征袍的华雄,口中狂叫道:“来啊,你们这些蛮贼,有多少我就杀多少,我华雄正好用你们的人头,向魏王证明我的实力,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华雄杀到几乎疯狂,狂厉的笑声中,层层叠叠的刀锋轰斩而出,将涌上来的蛮卒,无情的轰为粉碎。

    只是,左右处,只余下了三百余名士卒,就算他武力再猛,也终究将被蛮军的兵潮所淹没。

    “哼,华雄么,就算你再猛,又岂抵挡得住我的千军万马,我今日就先斩你立威,让陶商为轻视我孟获,付出惨重的代价……”

    观战已久的孟获,眼见魏军越来越少,那面“华”字大旗,眼看就要被己军的兵潮所淹没,心中不由得意起来。

    “杀孟获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蛮贼——”

    东南方向,突然响起震天杀声,由远及近,飞逼而来,瞬间将孟获的得意神思给打断。

    孟获身形一震,急是举目寻声望去,却见东南方向,万余魏军突然神兵天降般杀至,从己军围团的侧翼方向杀入,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东北方向,一面“马”字大旗,也跟着袭卷而至,引领着一支魏军如洪流一般,从另一翼杀至。

    两路魏军突然杀至,顷刻间,便在蛮军背后侧后狠狠的捅上了两刀,杀到蛮军措手不及,崩溃四散。

    孟获惊到脸色骤变,沙哑愤怒的咆哮大叫:“怎么回事?哪里又冒出这么多的魏军?”

    咆哮之时,孟获的眼睛急瞪向了孟优,显然是质问他这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那陶贼……明明只派了一路兵马来追击,怎么还有……还有两路?”孟优也已是骇然变色,结结巴巴不知所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