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五十一章 戏祝融

第六百五十一章 戏祝融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刀下去,陶商身首分离。

    祝融美艳的俏脸上,眼看着就要燃起无尽的狂喜之下,但下一秒钟之时,一双杏眼却瞪大,整张脸皆为惊愕茫然所占据。

    那具被斩断头颅的身躯,竟然没有喷一丁点血!

    那竟然是一具用柴草扎的假人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王帐中,为什么会摆着一个假人,陶商人在哪里?”祝融盯着地上滚落的假头,看着那具柴草所扎的假躯,眼珠茫然的溜溜转动,尽是疑惑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以她的智谋,一时片刻间,还没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她的耳边,突然间响起了冷嘲热讽的声音:“南蛮女人,本王已经等了你好久了,你来的可够慢的。”

    祝融身儿大震,蓦的从茫然中惊醒,立马横刀警觉起来,举目寻声望去。

    那眼惊异的杏眼中,内帐入口方向,一个年轻俊朗,浑身上下秀着霸绝气息的魏国武者,映入了眼帘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这名魏国武者,正在以一种冷笑的目光,肆意的欣赏着她。

    “敢自称本王,莫非他就是陶商!?”祝融思绪飞转,蓦的恍然惊悟,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看那魏国武者,再看看地上的草人。

    猛然间,她如梦初醒,惊觉自己竟已中计!

    陶商鹰目欣赏着惊异满面的祝融,提刀拨马,缓缓步入帐内,肆意的目光上下审视着她,冷笑道:“不愧是南中第一美人,果然有几分姿色,看来传闻不虚啊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陶商那略带邪意的目光,上上下下,将祝融打量了个遍人,记佛在欣赏着一件即将到手的战利品一般。

    祝融虽乃南蛮女人,远较中原女子开放,但陶商那肆意的目光,别有意味的话语,所透露出来对她的冒犯,她又岂能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祝融瞬间被刺激到勃然大怒,刀指陶商,尖声大骂道:“你就是那个陶商么,你自己送上门来,姑奶奶我非宰了你不可!”

    骂声中,祝融便拨动战马,想要冲上去斩杀陶商。

    嗵嗵嗵——

    突然间,四周响起了震天的战鼓声,紧接着,天崩地裂般的喊杀声,冲天而起,瞬间捅碎了黑夜,将天地间一切的声音都吞噬。

    祝融身儿一震,斜目向后一瞟,只见黑暗之中,数之不尽的魏军士卒,如幽灵鬼兵一般,突然间四面八方汹涌杀出,向着毫无防备,惊慌失措的蛮军扑涌而来。

    伏兵发动!

    顷刻间,魏军将士便如虎狼一般,撞入了南蛮军中,刀枪无情斩向这些受惊的羔羊,顷刻间便将他们杀到血雾横飞。

    南蛮士卒虽然凶悍,但却没有经过什么正规训练,缺乏纪律,他们和大多数的胡虏一样,只善于打顺风仗,一旦占据优势,个个凶狠如兽。

    相反,他们一旦陷入到被动不利的局势中,就很容易军心溃散,纪律全军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们就面临着这样的局面。

    原以为可以大杀一场的蛮军们,哪想到会中了魏军埋伏,眼见魏军伏兵四起,八千多号蛮军,瞬间就士气丧气,哪还顾得上什么军令,纷纷不战而溃。

    眼看着魏军伏兵,神兵天降般杀出,将她的精锐蛮军,顷刻间杀到四分五裂,祝融美艳无双的俏脸上,转眼间,就被前所未有的惊愕所袭据。

    随后,那惊愕,很快就演变成了无尽的羞怒。

    蓦然回首,祝融凶目射向陶商,刀锋一指,尖声骂道:“好你个陶商,你果然跟蜀人说的一样奸诈,姑奶奶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啊——”

    怒啸声中,祝融纵马舞刀,狂杀向了陶商。

    她显然不知陶商虚实,以为陶商乃大魏之王,擅文而不擅武,如果自己一刀杀了他,仍旧能扳回败势。

    “很好,来吧,本王倒要看看,传说中的南中第一美人,究竟有几分本事……”陶商却云淡风轻,鹰目之中透射着一种戏虐似的目光,笑看着祝融样近。

    那眼神,那姿势,那笑容,俨然胜算在握,根本就没有把祝融放在眼里一般。

    陶商这轻视的表现,更加深深激怒了祝融,要知道,这位南中第一美人,同时也是南中第一武道高手,自恃武道绝伦的她,岂能受得了陶商那般轻视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姓陶的狗贼,给姑奶奶去死吧!”

    愤怒的尖啸声中,祝融如一道流虹杀至,那**的雪白双臂,手中银白战刀狂斩而出,卷着猎猎血雾,向着陶商当头电斩而下。

    杀势已聚,陶商依旧是从容不迫,鹰目微微一聚,手中战刀如电光一般,汹涌荡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瞬息间,两柄战刀,各挟着浩浩荡荡的疯狂力道,如两座崩毁的大山一般,相对撞至。

    火星飞溅而出,耀如繁星,照亮了头顶的夜空,也照亮了视融那惊异的俏脸。

    一招交手,祝融丰腴的身儿剧烈一震,胸前那两陀肥硕的傲峰,也被震到跌宕起伏,上下垂坠,几乎就要从皮甲之中撑破撞出一般。

    这一击之下,祝融更觉胸中气血翻滚,急吸几口气,方才平伏下了气血,心中的惊骇之意,已无法克制的,如潮水般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他的力量这么猛,武道竟似跟我不
九天神皇帖吧
分上下,似乎还要略胜过我一些,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祝融心中惊骇,两骑错马而过,拨马转身之时,她脸上已再无先前那种狂傲之色,取而代之的,则是深深的震惊。

    她已深深为陶商的武道所震惊,他自以为中原人的君主,只修文而不修文,不似孟获那样凶悍强横,却万万没有想到,这位来自中原的魏国君主,人长的俊朗也就罢了,竟然还练就了这等了得的武道。

    超越自己,超越孟获!

    “这个南中第一美人,武道果然是不弱啊,她算是我见过的武道最强的女人了,比木兰还要强……”此时的陶商,也已拨马转身,看向祝融的目光中,暗添了几分欣赏。

    他以一国之王,就算要亲手对战敌人,又岂会以身涉险,就在交手之前,他已用系统扫描过,看穿祝融的武道有88,比自己的89点武力值,只差那么1点。

    正因略胜于祝融,陶商才敢跟她一战。

    勒马横刀,陶商冷笑的目光,再次审视这位一脸震惊的南中第一美人,她一身彩装,紧身的皮甲包裹不住那呼之欲出的硕大双峰,裸现在外的雪白双臂,紧紧握着战刀,她就像是一只骄艳无双的五彩凤凰,在陶商的眼中闪动。

    欣赏的注视下,陶商战刀一指,冷冷道:“祝融,下马归降,本王饶你一命!”

    陶商那语直白,如同在命令一般,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本是震惊的祝融,再次被陶商激怒,厉声斥骂道:“陶商小子,你敢小看我南中第一武者,今天我非取你狗头不可!”

    大骂声中,祝融拍马舞刀,向着陶商再杀而至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烈啊,比孙尚香都要烈,本王喜欢,哈哈——”面对狂冲而至的祝融,陶商放声狂笑。

    瞬息间,祝融已如七彩流虹般再撞而至,手中那一柄战刀,挟着她的羞怒,狂斩而至。

    陶商沉稳如山,手中战刀从容击出,挟着正大雄浑之力,正面迎击。

    吭!

    两柄战刀,再度相撞,挟起狂风暴雨般的刃风,将周围的士卒,统统都掀翻出去。

    二人各展所长,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陶商的武力值只高出祝融1点,两人可谓是势均力敌,转眼已杀出了五十余招,却依旧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以他二人这样的武力值差距,若祝融是一个男的,陶商就算想要拿下她,至少也得在五六百招之后。

    可惜,祝融终究是个女流之辈,女人生死在体力上,要逊色于男人一筹,祝融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百招过后,祝融已是累到香汗淋漓,娇喘不体,呼吸渐渐加重,胸前傲峰也因剧烈的喘吸,愈加起伏跌宕,令人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体力上的不支还是其次,更令祝融影响巨大的,则是左右的战势。

    魏军伏兵四起,五六万的士卒,四面八方的杀向八千惊慌蛮军,很快就杀到他们血流成河,四散溃败。

    祝融眼见左右士卒越战越少,自己再拼下去,只怕就要战马光杆司令,那时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蛮军的败溃之势,严重打击到了祝融的精神,令她斗志大减,越战越弱。

    精神上受打击,体力上又不支,双重打击之下,祝融招势越来越弱,百招已过,已是完全被陶商压制,越发被动。

    一百五十招走过,祝融更是被压制到气喘连连,破绽百出。

    陶商发威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“南蛮小烈马,本王就不跟你玩了,让你见识下本王真正的实力吧!”

    陶商陡然间一声长啸,臂上青筋爆涨,招式速度和威力,骤然倍增。

    刷刷刷!

    层层叠叠的刀影,如漫空流光一般,挟着天崩地裂之势,四面八方的扫割向祝融,刀锋斩过空气,竟发出“哧哧”的摩擦之声,产生的摩擦热量,竟令祝融感觉自己被烈火包围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厮的武道,竟然……”祝融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,心中震撼无比,已到了惊恐的地步。

    又是一记重刀,狂轰而至,威势无比,体力不支的祝融,只能咬牙勉力相挡。

    陶商那一记染血战刀,却在轰至之前,陡然间变道,改当头重劈,为拦腰横斩。

    哧哧哧——

    尖鸣的破风声中,战刀自左而右,如闪电般袭至。

    这一记变招极快,快到祝融招势用老,根本来不及回刀相挡的地步,惊异之下,只能本能的将身体向前伏兵,企图躲过这神鬼一刀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刀锋从祝融的肩膀上空,咫尺分毫之间,扫刮而过。

    那刀锋虽未直接斩中,强劲之极的刃风,却将她左肩部的皮甲,直接斩碎,连同碎甲下的肩膀,也斩出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鲜血飞溅中,祝融一声痛苦的尖叫。

    她肩上虽已受伤,但总算是避过了这致命一招,背后已惊出一身冷汗,残存斗志顷刻间瓦解一空。

    惊恐的祝融,哪里还敢再战,直起身子,拨马就要逃。

    只是,她右边甲带已被斩破,这么突然间直起身来,失去搭靠的半边衣甲,哗的一下就脱落下去。

    瞬息间,祝融的半边香肩玉颈,还有那大半个白花花的雪物,就抖落了出来,撞入了陶商眼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