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人读书小说站 > 穿越小说> 三国之无限召唤 > 第六百五十章 南中第一美人

第六百五十章 南中第一美人

 热门推荐:{?$top_allvote?}
    祝融主动请战,不由令孟获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他和祝融虽属于不同的部落,但也算是多年的相信,深知这位拥有“火神”之名的南蛮第一美人,不但是相貌妖艳,更是自幼习武,练就了一身超过自己的武道,且极有统兵之能。

    孟获原先想着,趁魏军未来进攻之前,主动出击,先发制人,祝融主动请缨,倒也确实是最合适不过的前锋人选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孟获便欣然道:“融儿你武道过人,勇猛无双,由你充当先锋出马,定可杀到那陶商片甲不留,叫他知道咱们南人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眼见孟获应允,祝融更加自信狂傲,妖艳美丽的脸上,绽放出强烈的自信,冷笑道:“你放心吧,我此番出马,定杀破那陶商的狗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符节城西。

    陶商率七万前军,已先期而出,一路向江阳城进发,沿途兵不血刃,连破数座小城。

    是日午后,当陶商率三万兵马,进抵荣昌小城这座通往江阳最后的小城之时,斥侯传来消息,孟获已派了其未婚妻祝融,以及蜀将李恢,率一万蛮军,抢先一步进据此城。

    “祝融,这个女人是什么来头?”陶商顿时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他只记得,这个祝融在历史上,乃是孟获的夫人,在诸葛亮南征之时,曾经亮过相,却不知其详细的底细。

    苏秦便拱手道:“回大王,据臣事先对南中的打探,南蛮诸部落中,以孟获所在的孟氏部落最为强大,仅次于后的,就是这个祝融所在的祝氏部落,孟获正是靠着跟祝融订下婚约,拉拢到了祝氏部落的支持,方才能压服南蛮诸部,被他们推举为大首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这个祝融嘛。”苏秦顿了顿,继续道:“据闻乃是祝融部落首领的长女,号称南中第一美人,不但美艳,武道还相当了得,应该是个不好对付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南中第一美人么,本王倒是想瞧瞧,这个南中第一美人,究竟能美成什么模样……”陶商嘴角却扬起一抹玩味的冷笑。

    这时,那樊哙看到陶商这副表情,便大咧咧道:“我说大王啊,你是不是听到那个祝融长的美,又想把她活捉了回来,做大王你的爱妃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陶商一怔,一时给他问住了,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大帐中,众臣们都呵呵笑了起来,都暗笑樊哙口无遮拦。

    陶商干咳几声,一本正经道:“自古英雄爱美人,本王看上她又怎样,怎么,本王在你樊大胃眼中,难道还算不上个英雄吗?”

    “算算算,当然算啦,大王你在我老樊眼里,别说是英雄啦,你简直是神啊!”

    樊哙用夸张的口气,连拍了陶商一番马屁,接着拍着胸膛道:“我就是想问问大王你想不想嘛,只要大王一句话,老樊我定把那南蛮臭娘们儿活捉了,献给大王你做妃子。”

    樊哙这番话,令陶商是一阵的感动,心想什么叫作忠臣,这才是忠臣啊。

    旁边张良却看不下去了,开玩笑道:“我说樊大胃,那祝融将来要是被咱大王纳为后妃,那就是你的娘娘啦,你怎么还敢骂她是臭娘们儿,你这是以下犯上啊。”

    樊哙一愣,赶紧搔着头,讪讪笑道:“我说错了,我说错了还不行么,她是香娘们儿,香娘们儿可以不。”

    大帐中,又响起了一阵哄笑声,陶商也忍不住为樊哙的憨直失笑起来。

    说笑归说笑,陶商注意力很快回归正题,拂手道:“好啦,玩笑话已经说够了,接下来还是说说,怎么个击破祝融所部,拿下荣昌,打通去往江阳城的道路吧。”

    陶商的目光看向了张良。

    张良早已是一脸成竹在胸,轻摇着羽扇,笑道:“孟获明知我军人多势众,不起五万蛮军全力来守荣昌,却只派自己的未婚妻率一万兵马前来,显然是不知我军厉害,对我们存有轻敌,既然如此,我们正好可在这‘轻敌’二字上做一做文章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午后时分,近四万的魏军前驱,杀至了荣昌城一线,于城东五里之处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蛮军斥侯早已密布于附近,迅速将魏军抵达的消息,报往了城中祝融。

    当下祝融便亲自出城,在李恢的陪同之前,前往窥察魏营的情况。

    由于蛮军这是首次离开南中,对于江阳一带的地形不太熟悉,所以刘璋特意派了李恢充当蛮军的参谋,同时也充当向导的角色。

    孟获令祝融充当先锋,便叫李恢这个向导,随祝融一同前来荣昌。

    那一座小山坡上,祝融立马
八百年春秋吧
横刀,明朗如星,却又闪烁着凶戾之光的大眼睛,死死的窥视着魏营。

    凝视许久,祝融将魏营看了个清清楚楚,嘴角扬起一抹轻视的冷笑后,方才策马回城。

    “魏营已经探过,不知祝头领看出了什么名堂。”回城之后,李恢便笑问道。

    祝融小嘴一哼,不屑道:“你们蜀军上下都说那陶商是个用兵的奇才,可我刚才窥视他的营盘很久,发现他择营的位置根本没有地利,既没有依仗山势险要,也没有靠近水边方便汲水,而且营盘布设也很没有章法,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用兵如神的人,你们是怎么被他杀到连连战败的?”

    祝融一番话,连陶商带他们蜀军,一块都讽刺了一通,把李恢听的是惭愧不已,都有些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干咳了几声,掩饰过尴尬后,李恢才红着脸道:“祝头领久居南中,不知这陶商的厉害,我们先前也是因为对他有所轻视,才会连战连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说了,我看你是被他打怕了吧!”祝融挥手打断了李恢,冷哼道:“我决定今晚尽起一万大军,去劫魏营,杀那陶商一个措手不及,他要是身在营中,我正好将他一刀宰了干脆。”

    祝融这话一出口,把李恢听的脸色一变,完全没有料到,这位南中第一美人,口气竟然这么狂。

    惊恐之下,李恢忙劝道:“祝头领,那陶商用兵诡计无比,说不定他营盘扎成那样,是故意在向我们示弱,祝头领千万不可轻敌啊,还是严守城池,等着孟大头领大军前来会合,才是最稳妥。”

    祝融白了他一眼,冷哼道:“李将军,你好歹也是蜀国大将,怎的一点胆气都没有,难道你们蜀人,统统都被陶商打怕了吗?”

    李恢被讽,脸色一变,一肚子的不满,憋到了嗓子眼,却不知该怎么开口,只能尴尬的看着祝融。

    “既然李将军这么怕那陶商,今日你就守城便是,我自己去率军劫魏营,大破陶商!”

    “祝头领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不用多说了,这件事就这么定了,你先退下吧。”祝融懒的听他再废话,不耐烦的一挥手。

    当下祝融便令全军休整,入夜时分,城门大开,悄悄带着近八千兵马,前往劫袭魏营。

    夜色已深,乌云密布,头顶星月无月。

    在黑夜的掩护下,视融带着八千精锐的蛮军,摸着黑一路向数里外的魏营去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前方魏营已进入视野,灯火通明,沿营一线人影浮动,隐隐约约已能看到巡逻士卒的身影。

    祝融勒住兵马,水汪汪的大眼睛凝视许久,粉唇掠起一丝冷笑,“这个陶商,果然是没有什么提防,哼,今天正好是我祝融扬名的时候了……”

    眸中,杀机陡然如火狂燃而起,祝融二话不说,手中弯刀一扬,大喝道:“我南中的儿郎,是男儿的就跟姑奶奶撞入魏营,杀光魏狗!”

    “杀光魏狗——”

    “杀光魏狗——”

    黑暗之中,咆哮如兽的杀声,震天响起,撕碎了夜的沉寂。

    祝融一马当先,如黑暗中的一道彩虹,破空而出,挥刀纵马直扑魏营。

    她的身后,八千南蛮军团,挟着天骨地裂之势,如出山的群兽,滚滚卷向魏营。

    祝融身先士卒,策马如飞,转眼间便杀至魏营门前。

    此刻,辕门一线的魏军值守士卒,兵马不过数十人,且个个还都打着瞌睡,蛮军这般如神兵天降一般,突然间杀到,瞬间将他惊破了胆,纷纷四散溃逃而去。

    祝融横刀一扫,将魏营营门斩破,如罗刹女将般,势不可挡的撞入了魏营之中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的,是八千凶如猛兽蛮军,咆哮着追随涌入,个个杀机狰狞,准备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祝融也通兵法,知道要取魏营王帐,破营而入之后,一路挥军撞辗,径直撞向了陶商的中军王帐所在。

    她一路狂冲,沿途并无魏阻挡,片刻之间,她便杀至了王帐十余步外。

    祝融星目一扫,只见王帐之内,那王座之上,一人正脚搭在案几上,身子斜靠在座上,以手托腮,似乎还有呼呼大睡之中。

    “陶商这厮竟然还在睡觉,果然没有半点防备,什么狗屁用兵如神,战无不胜,今天姑娘娘就宰下他的狗头!”

    祝融是又惊又喜,整个人瞬间兴奋如狂,想也不想就纵马提刀,狂射入了王帐之中,口中大叫:“陶商,姑奶奶来取你狗头了!”

    狂丽得意的大叫声中,祝融毫不留情,手中战刀狂斩而下,直取陶商人头。